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0】新仇旧恨
    ,精彩小说免费!

    陆瑟知道养老院的老人们经过今天的“关怀”差点死了,这件事肯定瞒不久,却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班主任南宫老师知道,还专门打来电话过来询问。

    思考了0.03秒之后,陆瑟得出结论:刘千鹏作为青姿学园前任副校长,手里有老师们的联系方式并不奇怪,一定是他告的密!

    “南宫老师我明白了,这件事很复杂,与其说是高二(1)班的责任,不如说刘千鹏和他徒弟卖假药才是混乱的根源——往好处想,老人们虽然有人犯心脏病,不也没人死掉吗?”

    南宫老师嗫嚅道:“倒也是……可是书法协会会长庞大海的证词也对你们不利,他是青姿教育集团董事长任鸿德先生的朋友,这层关系……”

    “庞大海情绪失控是因为焦青青在他的车上乱画!”陆瑟道,“焦青青是7班的人,南宫老师你要尽量把责任推给甄世强他们!还有焦青青肯定是偷了门卫钥匙才能溜出来,门卫也有一定责任!”

    距离不远的焦青青听见陆瑟这么说,有点伤心陆瑟不站在自己这边。

    电话那一头传来了上课铃声,南宫老师说她会试着按照陆瑟说的做,然后就挂了电话去上英语课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陆瑟刚放下手机,就看见庞大海和刘千鹏并排走了过来,被焦青青堵在狭窄道路之间——没发现假少林武僧释宝刹的身影,大概他又去发藏传神药了吧。

    庞大海一见焦青青就想起奔驰引擎上的“sb车主全家死光光”描边字体。

    “你!你是林氏集团第二股东金洋的女儿焦青青对吧?刘大师都告诉我了!你别以为老爸有钱就可以无法无天,你只要还在青姿学园上学我就有办法治你!”

    焦青青并不害怕庞大海的威胁,她百无聊赖地吹起泡泡糖,在吹泡泡糖的间隙伸出手指了指道:

    “刘大师?就是你旁边这个胖子?你们俩一个老年胖子一个中年胖子,是以胖会友,义结金兰了吗?要不要我再介绍一个青年胖子给你们?”

    到了这时,戴棒球帽小男孩的母亲终于意识到这里是是非之地,对孩子的教育存在许多不良影响,赶忙拉着儿子走为上策了。

    庞大海性子很倔也行事莽撞,刘千鹏相比之下更在乎个人利益,不想得罪林氏集团。

    “嗯哼,这里没有这位焦青青同学的事,陆瑟这家伙可不是普通学生,他犯下了入侵学校电脑、破坏国家文物等多项罪责,说他是通缉犯也不为过!”

    被人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指名道姓地说,陆瑟扶了扶眼镜,走到跟焦青青并排,也就是跟刘千鹏、庞大海对持的位置去了。

    “喂喂喂,中国是法治社会,乱说话是要负责任的!我入侵电脑破坏文物的证据在哪里?如果造谣不用负责任的话,我也可以说刘大师你贪污公款包养女演员咯?”

    刘千鹏被噎得够呛,要知道他贪污公款包养女演员可是有真凭实据的。

    “你少血口喷人!”庞大海道,“我跟刘大师谈了一会,相见恨晚!刘大师现在已经是书法协会的荣誉会员了!我们绝对会勠力同心,把全世界书法爱好者的敌人——也就是你送进少管所!”

    “不就是因为陆瑟弄坏了那副破书法帖吗?”包兴的膝盖恢复一些了,“又不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哪用得着这样不共戴天?”

    “破……破书法贴?”庞大海火冒三丈,“王羲之真迹《兰亭序》是不世之宝,比我爸和我老婆重要得多!”

    “早说过那只是无名氏的摹本了。”陆瑟道,“任鸿德老先生不是也支持我的观点吗?”

    “我……我是书法会长!是不是王羲之真迹我说了算!弄坏的是疑似真迹也不行!”

    焦青青这时大概听明白两人为何结怨了,对于陆瑟过来跟自己站成并排,她还挺高兴的。

    “切,一个疑似真迹被弄坏了就跟死了爹妈似的,就算我家陆瑟弄坏的真是王羲之《兰亭序》,青青姐也能想办法赔给你!”

    “你……你怎么赔?”庞大海气得用颤巍巍的手指指着焦青青,他前列腺不太好,喝多了茶就想上厕所。

    这时林琴在林怜的搀扶下,从长椅上站起来,缓步走到陆瑟和焦青青的后面。

    “你家陆瑟?”林琴的不满眼光扫向焦青青,“我同意了吗,你就把陆瑟划归到你的地盘去?”

    话未说完就感觉有毛茸茸的东西蹭到自己的腿,低头去看,果然是一头金发的爱丽丝挤到了陆瑟阵营的最前方。

    “太不科学了!为了一件疑似真迹就这么指责顾问……明明用碳14测年法可以很轻松地弄清楚书帖的年代,如果跟王羲之生活的年代有差异,不就明摆着是赝品吗!”

    陆瑟悄声对爱丽丝说:“我没保留书帖残骸,那时没想到庞大海会这么当真。”

    庞大海当时气得吐血被医护人员抬走了,也没保留书帖残骸,被爱丽丝一问有些后悔。

    刘千鹏见双方有冷静下来的意思,急忙煽风点火道:“问题不在于陆瑟扯坏的《兰亭序》是真是假,在于陆瑟根本就不尊重书法艺术!我看就算他扯坏的是王羲之真迹,他也会满不在乎,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吧!”

    “没、没错!”开始考验前列腺功能的庞大海道,“总之我跟陆瑟你势不两立!我一定要报仇!你等着吧!”

    “这种语气我好像听过啊,”林琴说,“记得王宗仁、王宗奎兄弟也说过一定要报仇的话,不理智地陷入仇恨之中,是很难得到完美结局的。”

    庞大海本来要去上厕所,听见王氏兄弟的名字又停了下来,他在庞家营村遇上地震时,是越狱的王氏兄弟把他从废墟中刨了出来,不止如此还救了他的父母。

    “等等!”庞大海看着林琴道,“我听说王宗仁、王宗奎后来去劫持跟林氏集团有关的人,然后就不知所踪了!难道他们劫持的人就是你?你把他们怎么样了?他们可是我和我爹妈的救命恩人!”

    见庞大海更加激动起来,负责帮爱丽丝拿画夹的保镖陈金炜,警戒性地向前迈了一步。

    “救命恩人?”林琴微微挑眉道,“救命恶人还差不多吧?我们后来调查了他们开的奔驰车,发现是你送给他们的,他们在庞家营村救人也不是学雷锋做好事,原本有其他打算,只能说是误打误撞。”

    “但是我和爹妈被他们救了是事实,这个不会变!”庞大海双眼发红,“古人云浪子回头金不换,他们罪不至死,你们怎么可以行私刑,把他们给……给……”

    庞大海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其实王氏兄弟没死而是去海上花号表演武术了,这件事刘千鹏也通过释宝刹听说过一二,但是他成心让庞大海误会,不会说出真相。

    这时爱丽丝忽然明白过来了。

    “你……你们说的王氏兄弟,不就是绑架过爱丽丝和顾问的坏人吗?那是绑架犯好不好!怎么可以向着绑架犯说话?爱丽丝被他们绑架的时候先是没水喝后来又不让去洗手间,差点就……总之再遇上的话就用王水把他们溶解了!”

    庞大海本来要继续谴责陆瑟和林氏集团,但是他听爱丽丝提起洗手间,实在憋不住尿,拉了拉旁边的刘千鹏,意思是该撤了。

    刘千鹏装模作样地一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只跟陆瑟有梁子,希望各位早日发现陆瑟的真面目,跟他划清界限。”

    “滚!”焦青青做了个丢石头的动作,“跟陆瑟有梁子就是跟我有梁子!听说你是开武馆的?你武馆在哪里?我明天就去砸场子!”

    刘千鹏心里有气,但是顾及到焦青青的身份,没有回嘴,一转身跟着前列腺绷紧的庞大海走了。

    两人走后,陆瑟半转回头对林琴道:“你是故意的吧?提起王氏兄弟好让庞大海更加恨我,令我不得不分出精力应付他们,方便你赢得赌局对不对?”

    林琴微微一笑:“我哪有那么聪明?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而且庞大海认为是林氏集团对王氏兄弟行了私刑,更加恨我才对。如果他因为这个连你一块恨,只因为我有一个你未婚妻的身份在。”

    “是前未婚妻!”焦青青插嘴道,“你已经是过去时,能不能别再提了?”

    林琴给了焦青青一个微含怒意的瞪视:“你这个过去时前女友才应该闭嘴,不是你乱画庞大海的车,也不至于让庞大海和刘千鹏结成同盟吧?”

    焦青青和林琴在上方斗嘴时,爱丽丝托住下颌,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前女友和前未婚妻……跟顾问有关系的人怎么这么多?原来胖大海要顾问赔他的车,指的是焦青青乱涂乱画,不是爱丽丝……难道爱丽丝看上去……看上去跟顾问不太像是一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