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6】不该惹的人
    ,精彩小说免费!

    每个特护病房有两张床位,其中一张是给病号的,另一个是预备给陪护家属的。

    陆瑟站在两张床之间跟林琴和小佳交谈的时候,做过检查没有外伤(但是脑残)的包兴在走廊上欣赏年轻护士。

    “怎么穿的都是裤子啊?跟动漫里完全不一样!”

    就像陆瑟吐槽过的那样,在医疗机构中,为防溅射,三次元的护士服一般都是裤装,二次元的护士服却都是裙装,而且特别容易吸引人主动溅射……

    外貌非常二次元的爱丽丝接受过检查后,却在三次元世界里当起了代理护士。

    起因是她去找陆瑟的时候路过处置间,发现里面的一个护士弄丢了老花镜,给对面的老大爷抽血好几次都不成功,老大爷似乎被扎得麻木了,一脸生无可恋。

    “好、好难看!”

    爱丽丝吃惊的原因是这个老大爷长得特别丑,比养老院的那个凶老头有过之而无不及,更适合当“耄耋精怪”的模特。

    “爱、爱丽丝可以给你抽血,作为奖励能让爱丽丝拿你当模特画一幅素描吗?”

    护士跟老大爷同时抬起头来,看见金发紫眸、满脸期待,并且只有1米38的爱丽丝,都以为她是某个从外国来的熊孩子。

    “中文说的倒是挺好,穿着青姿学园的校服,你是初中部的留学生吧?”护士说,“你要是真想帮我,就帮我找找老花镜掉在哪儿了。”

    “爱丽丝、爱丽丝明明是高中……不对,爱丽丝是大学生!不准看不起人!”

    金发萝莉说着就去消毒池清洗双手,虽然只是简单的洗手动作,却显示出标准的医疗素养。

    护士感到很诧异,稍后她想起林琴大小姐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小大人妹妹,可能就是对面的这个人了。

    “你……你真能行?”护士半信半疑道,“这位患者的血管不太好找的。”

    爱丽丝洗过手后很快进入状态,她从护士手中接过针头,因为聚精会神而瞳孔微缩,一瞬间就将针头刺入了老大爷的静脉,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堪称艺术。

    “好厉害!”护士这次真服了,“你年纪这么小是怎么练的?”

    爱丽丝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大人,听到别人夸奖自己,倒也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容易开心。

    “还好啦~当初帮同伴做药理实验,给实验小鼠注射香烟提取物,不到3分钟它们就……哈哈哈总之是平常练出来的!”

    护士跟爱丽丝相谈甚欢,这时患有老年痴呆症及并发症的老大爷忽然缓过神来,气道:“你们扎的是我的仿真假手!这要是能抽出血来就出鬼了!”

    爱丽丝和护士搞出抽血乌龙的时候,林怜认错了人,跟着一个发际线高的年轻大夫走了很远,才发现对方不是陆瑟。

    “诶?还以为陆瑟同学乐于助人,临时穿上了白大褂,给需要的患者展现他的德国骨科技术呢……”

    站在走廊上无所适从,纯白修女服十分扎眼的林怜,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你好,上帝保佑你……诶?是南宫老师?”

    陆瑟等人是以学校名义去养老院探望的,结果返程中出了如此大事,冬山市新闻也有所报道,南宫梦作为班主任不可能不闻不问。

    “林怜你还好吧?有没有人受伤?新闻里说行凶者被当场击毙,目标真的是你姐姐?”

    南宫梦连珠炮一样问出好多问题,她得到的信息并不充分,一部分来自新闻,一部分是从何其美校长那里来的——由于青姿教育集团董事长曾经捐赠直升机给冬山市公安局,更是长期给抚恤牺牲干警的金盾基金会捐款,所以青姿高层有时也能得到一些相关消息。

    “我并不是特别清楚,但大概是这样子的。”林怜一边说一边去摸胸口的金十字架,表情有些心痛,“好像是姐姐揭发了一个会绑架爱丽丝那样的小女孩,供大坏蛋淫乐的跨国邪恶组织。对方想要除掉我姐姐,或者除掉她身边的人作为警告……”

    南宫梦听到这里马上担心起来:“班、班主任应该不算身边人吧?我还没买上法拉利,被当做警告给杀了的话……”

    顿了顿又觉得这么说缺少班主任的威严,于是改口慨叹道:“你们这些出身豪门的学生,遇到的麻烦跟普通学生还真是不一样啊!”

    林怜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弦搭错了,或者是受到了耶稣先生的启示,她语气天真地回答道:“南宫老师你不用担心,以你的情况应该是不会被邪恶组织杀掉的,最多被抓起来淫乐……”

    南宫梦正在尴尬,林琴从旁边拖着点滴架走过来,抢走了妹妹手中的电话。

    林琴虽然只是手指被割破,但医生检查后,认为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急需输血,然而林琴趁阿尔法不注意,拖着可移动点滴架和挂在上面的血袋,边输血边来到走廊里,引得许多人为之侧目。

    “南宫老师,这次针对我的刺杀,新闻里没报细节,公安系统也在进一步调查。总之我希望南宫老师不要过多打探内幕,事实上所谓被当场击毙的刺客,就是被他自己的雇主灭口杀掉的,南宫老师知道的太多恐怕有生命危险。”

    “我、我明白了,我以后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南宫梦忙不迭地答应,“我也会对校领导和学生老师们保密,虽然我根本就不知道多少但我也要坚决保密!”

    林琴点了点头,虽然血液正通过输液管流入她的静脉,她的脸上却没有出现多少血色。

    “这样最好,何校长那里我也会跟她联系。这个麻烦虽大,林氏集团应该能够处理,事实上可能根本不需要林氏集团动手……那么学校再见了。”

    林琴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林怜,林怜疑惑道:“姐姐,耶稣先生说过‘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这么邪恶的组织,林氏集团不动手,它难道就会自己瓦解吗?”

    黑长直输血少女白了妹妹一眼:“那是**说的好不好?邪恶组织当然不会自己瓦解,但是他们这次惹到了不该惹到的人。”

    “他们不该招惹姐姐?”林怜还是不太明白。

    “他们不该让陆瑟受到生命威胁。”林琴的语气玄奥费解,仿佛在讲述某种非常可怕的真相,“你知不知道,因为把陆瑟推下山崖,差点变成植物人的何希范也住在这家医院?”

    现在经常有人说青姿学园前副校长何希范变成了植物人,其实这个说法并不准确,他昏迷了一段时间以后,一个实习大夫忽然毫无理由地掐住何希范的脖子,虽然没有直接把他掐死反而让他意外醒来,但是何希范因为缺氧导致精神出了问题,被送进这里的精神科长期观察。

    “那个差点掐死何希范的实习大夫,到现在还是对那时的记忆感觉模糊。”林琴继续道,“他跟何希范毫无恩怨,按道理说根本没有行凶的动机,但是他回忆说当时就是从心底涌起一股强烈冲动想要何希范的命,压都压不住。”

    “我不明白。”一身纯白的林怜和一身纯黑的林琴在走廊里站成一道风景,见习修女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

    “为什么威胁了陆瑟同学的生命就要死?难道那个跨国邪恶组织,也会遭到何希范副校长一样的下场?”

    “我也不能说自己明白,”林琴惨笑了一下,“但是我有强烈的预感,这次邪恶组织的威胁太过明显,远远超过了何希范所表现出来的恶意,那么陆瑟的终极报复程序会怎样反应?或者说,5年前的陆瑟会怎样反应?”

    林琴的目光转向跟自己视线齐平的血袋,那代表生命的红色液体,此时仿佛代表了邪恶组织的笃定命运。

    “真正属于十二级智能的杀戮盛宴,我很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