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7】印度大战美国
    ,精彩小说免费!

    陆瑟和小佳在特护病房里谈话的时候,一个印度人气势汹汹地闯了进去。

    仔细一看不是印度人,而是头顶缠了厚厚一层绷带,活像是印度阿三的焦青青。

    “林琴!你为什么吩咐医师给我这么包扎?我不就是头上撞出一个包吗?犯得着弄得跟金轮法王的大弟子一样吗!”

    实际上焦青青也不确定《神雕侠侣》里面有没有金轮法王大弟子这号人物,但是她觉得这么说能够充分表达她突然获得的西域属性。

    冲进特护病房后没看到林琴,只见到陆瑟和妹妹在小声谈话,焦青青气消了一些,顶着巨大的缠头布向陆瑟抛媚眼道:

    “你……你在啊。你看我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没人关心我,泡泡糖也吃光了……能陪我出去买一包吗?”

    焦青青一边说,一边仿佛是无意识地做出搔首弄姿的动作,但是她忘记了自己缠头布太厚,以至于让她的姿势有点滑稽,就像马里奥去救碧奇公主,然后头顶蘑菇的蘑菇奥从旁边闪出来,搔首弄姿道:“你看我美吗?”

    陆瑟正在思索5年前失去的记忆到底是什么,小佳在旁边忍不住道:

    “我哥哥对林怜姐姐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这种身材还来显摆,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吧?泡泡糖什么的自己买去!”

    焦青青本来顾忌着小佳是陆瑟的妹妹,不想起太大矛盾,但是听小佳这么说马上就火了。

    “你说什么?林怜那种乳牛有什么好的!再说你自己难道就有嘲笑我的资本吗?你看你的病号服都要在胸前贴平了!”

    “才、才没有贴平,是我坐着腰不太直才会那样的!”

    小佳说着就跳下病床,跟焦青青针锋相对。

    “而且我只有12岁上初一而已!你呢?你都上高二了!我未来还有很大的发育空间,我平不叫平,你平才是真平!”

    印度焦青青气道:“你这种没断奶的小屁孩儿还敢跟青青姐比?我哪里平了?陆瑟你过来摸摸看我平不平?”

    之所以是让陆瑟摸而不是让陆瑟目测,说明她对自己的分量确实是没有信心。

    陆瑟坐在小佳对面的空床上,双手扶膝,生无可恋地望了焦青青一眼,对方居然真的开始解胸前的红领结。

    “你这个坏女人别公然勾引人家哥哥!”小佳叫道,“我听父母讲过,你在幼儿园的时候抛弃哥哥,对他造成了很严重的精神伤害,如果哥哥变成变态的话也都是你的错!”

    陆瑟不满道:“谁变成变态了啊?”

    焦青青被这么指责,解开上衣的动作停滞下来,语含愧意道:“那时候太小不懂爱情,长大了以后发现只有陆瑟对我最诚恳……陆瑟受的精神伤害,我会用**补偿的!”

    说罢,红领结和西服外套都被她野蛮扯下,露出了里面薄薄的白衬衫,内衣的颜色也微微可见。

    小佳立即做出一个捂眼睛的动作,好像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喂喂你干什么?这里是病号房不是钟点房,就算你要肉偿我哥哥,我还在旁边好吧!”

    焦青青得意地从白衬衫的下缘开始解扣子,露出粉嫩的肚脐,同时道:“你愿意参观可以参观,不愿意参观可以离开,我和你哥哥都长大了,当然可以做大人的事,不过儿童不宜!”

    “长大个头!这一点弧度也可以说是长大了吗?你长大的只有头吧!你这个印度人!”

    被小佳提醒,焦青青想起脑袋顶上还有破坏形象的缠头,于是停止解衬衫,抬手打算先把绷带扯掉。

    “咚隆咚隆咚隆~咚隆咚隆咚隆~哒哒哒~多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大~我在东北没有家啊~”

    闭路电视里竟然播放起了印度mtv,一个缠头大叔伴随着欢快音乐载歌载舞,他的一个舞蹈动作跟抬手解缠头的焦青青非常像,以至于焦青青情不自禁地随着节拍扭动了身体两下。

    “哈哈哈哈——”小佳指着焦青青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你这个样子可以去参加印度才艺大会,运气好的话还能拿个名次哩!”

    焦青青又羞又恼,但是害怕陆瑟生气又不敢对小佳动手,这时陆瑟不声不响地举起遥控器又换了个台,屏幕中立即出现了林琴和林怜在走廊上谈话的影像。

    “哥哥你到底是黑了医院的多少设备啊?”小佳小声嘟囔。

    “我现在比较烦,不想看你跳舞。”陆瑟说,“你本来不是要找林琴算账吗?她就在距离咱们50米的第二个防火门旁边。”

    焦青青望着屏幕上正在站立输血的林琴,恨恨道:“绝对是她特意吩咐医师给我这么包扎,好破坏我不同寻常的女性魅力!我跟她没完!”

    说着便扭头跑了出去,也不顾解开两个扣子的白衬衫会在跑动中露出腰肢,西服小外套和红领结也丢在地上不要了。

    结果焦青青刚跑出门,膝盖就撞上了一个貌似有毛的肥动物。

    “嘎?”

    对方发出类似鸟类的鸣叫,焦青青低头一看,发现面前站着一只身高60厘米的大胖企鹅,正是焦青青听人谈起的,林琴从马戏团买来的明星企鹅,名字跟美国总统一样叫特朗普。

    “诶?来得正好!看我不揍你一顿提升陆瑟对我的好感度?”

    “嘎嘎嘎?”

    见焦青青挥起拳头,特朗普心知不妙,笨拙而又快捷地转身便逃,焦青青自然不能放过,在后面紧追。

    “别跑!你这个死特朗普!谁叫你发动对华贸易战的?谁叫你们在南极欺负陆瑟的?看我不把你头上的那撮黄毛给揪下来!”

    特朗普在马戏团干过,对人类表现出来的情绪比较敏感,它害怕自己的金黄色头冠被揪掉,急忙一个鱼跃,用肚皮在平整的走廊大理石上快速滑行起来。

    焦青青脑子一抽差点模仿特朗普的动作,转念一想别说自己滑不起来,滑起来也会让胸部磨得更平,于是继续用两条腿在后面穷追猛打,演出了一场印度人追打美国总统的年度大戏。

    ※※※

    小佳定在本周六出院,林琴为她举办了一个规模不大但很有格调的欢迎会,之后小佳的生活、学习开始回归正轨。

    然而在周二~周六的短短几天内,有一连串骇人听闻的事件发生。

    首先是林琴从南宫老师那里得知,自从他们离开养老院后,有两名老人相继去世。

    其中一个是戏曲协会的老太太,她的身体之前就不怎么好,第二个就是“耄耋精怪”的模特凶老头,因为他儿子借高利贷赌钱输个干净,还指着老头来还,把老头活活气死了。

    这里有个插曲,老头给爱丽丝做模特的时候,曾经开玩笑说这个可以做自己的遗像,没想到一语成谶。

    “有一个金发紫目的小萝莉给你画素描像,你就会在七天内死去”的都市传说也开始渐渐流传,一时间爱丽丝的画夹变成了死亡素描本,大家谁都不敢再让爱丽丝给自己画像。

    “有时候我倒希望自己的预感没那么准。”

    听到两个老人去世的消息时,林琴微微慨叹。

    “什么?”南宫老师更关心的是,老人去世有没有自己学生的责任,由于陆瑟他们走的还算及时,暂时没有受到指责。

    “没什么,我在说梦话。”林琴目视窗外,外面的鹅毛雪片正越下越大。

    邪恶组织的血也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