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1】拔萝卜
    ,精彩小说免费!

    黄柏发巡逻时恰好跟理香遇上,正发愁不知如何跟对方打开话题,就听见了陆瑟的高声举报。

    “什么?何校长三令五申,维克多你竟然还留着那些下流小卡片!?”

    黄柏发双眼一瞪,拎着教尺便向维克多扑去,维克多刚才还要和陆瑟来一场男人的决斗,此时却全无骨气,丢了“理香卡”拔腿便跑。

    陆瑟看着他的狼狈背影笑道:“法国踢腿术没看出来有多厉害,法国逃跑术倒是天下一绝,不知什么时候才会表演宇宙无敌的法国投降术呢?”

    “站住!”黄柏发紧追不放,“别以为丢了卡片就行了,你给我写一份1000字的检查出来!”

    “窝冤枉啊!”维克多边跑边哭,拿破仑要是见到这种不肖子孙,大概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打一套太祖长拳。

    “我是要给理香酱出气!卡片是陆瑟塞给我的!”

    “塞给你你就拿着?骗傻子吗?站住别跑!”

    维克多左蹿右跳,差点把躲在自动售货机后面当眼线的崔大星给撞倒,黄柏发随后跟上来,看见初中部教导主任正好在这,便气喘吁吁地说道:

    “崔主任,你有没有看见小卡片到底是陆瑟拿出来的,还是维克多拿出来的?”

    崔大星当然知道是陆瑟拿出来的,但是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清楚,我是过来买饮料的,我刚到!”

    “那,那你帮我追维克多!”黄柏发伸手朝法国小厨哥越跑越远的方向一指。

    黄柏发身材干瘦像旧社会的账房先生,崔大星却在冬山市精神病院当过男护士,基本就是一个没胡子也不黑的张飞,体格壮的可以。

    “好、好吧!”崔大星本想继续监视陆瑟,但黄柏发在学校里的地位比自己高,他只好双足一用千钧之力,装了柴油发动机一般向维克多追去,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缩短。

    “法……法国踢腿术!”

    维克多跑不过崔大星,打算虚晃一招把对方逼退,可是崔大星早年打败过无数狂躁型精神病,论出其不意,维可多跟精神病比起来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好哇还敢打教导主任!”

    崔大星一把抓住维克多的脚踝,顺势就把他丢进了绿化带,因为崔大星肚子里也憋着火,所以这一下把维克多摔得可以,厨师服都被树枝戳破了n个洞。

    “泥……泥们都上了陆瑟的当……窝……”

    维克多又痛又窝心,两眼一翻,也不知道是真晕过去了还是假晕过去了。

    按道理说有人违反校长的命令,风纪委员也有责任上前阻止,不过理香发现落在地上的卡片是自己的“招嫖卡”,脸颊一红,向前走也不是,向后走也不是。

    陆瑟觉得理香前不前后不后的姿势很可笑,便故意做出一个要弯腰捡卡片的动作。

    “喂!不许你……”单马尾少女急了起来,恰在此时吹来一阵大风,把“理香卡”吹得飞上了半空,急得风纪委员在下面拼命追赶,一块落雪还掉进了她的后脖领里。

    “好凉!啊……卡片……”

    最后卡片被吹进了人工湖,游鱼们以为是食物,争先恐后地轮流光顾了一番,但是并没有得到上面水手服少女的特殊服务,而浸透了水的卡片终于葬身湖底,让理香松了一口气

    “为、为什么有人做这种卡片还配这种文字?现在金世杰的那些女粉们都来问我到底是不是真是粉色……气死人了!

    陆瑟调戏完理香之后心情愉快,他沿着大路朝学生宿舍走,却在路过校园超市时听到了有女生发出惊叫。

    “唔……”

    女生这种生物非常擅长惊叫,其中翘楚可以达到130分贝,相当于喷射机起飞,和爆音手表有一拼。然而这一声惊叫如此之小,不仔细听,很容易被淹没在风中。

    陆瑟几乎是瞬间就猜到发出惊叫的人是安芷。

    回过头,果然发现高一学妹貌似要跑过来找自己,却不慎踩中了缝隙较大的排水格栅,结果一条腿卡在了两根铁管当中。

    “还真是运气欠佳啊。”

    陆瑟没等安芷呼救,便走过去向她伸出了右手。

    “哎,你这腿可够细的,除了你以外,恐怕没有哪个高中生会卡在这里吧?”

    听学长谈论自己的身体,安芷面色微红,她从地上捡起自从陆瑟送给她之后就一直带在身边的手写板,在上面写道:

    排水格栅下面有半米多的空间,双麻花辫眼镜娘被卡住的地方是膝盖,这让她只能以半蹲的姿势来保持平衡。

    裙子的长度是有限的,长筒袜也不是连裤袜,安芷这么蹲着难免露出一些绝对领域,那里的皮肤被阳光照的比雪还白。

    陆瑟拉住安芷的小手拽了一次,却没把安芷拽上来,反而让柔弱少女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

    “诶?夹得这么紧吗?”

    陆瑟只好也在安芷面前蹲下来,在近距离研究了一下女孩小腿和排水格栅之间的摩擦系数。

    绝对领域和陆瑟的脸之间只剩下20厘米的距离,只放得下一根格尺,甚至可以互相发射热辐射,陆瑟觉得安芷的体温似乎有点升高。

    “不好意思,我要用手了。”陆瑟用眼睛征求了一下安芷的意见,安芷竖起手写板上写好的字。

    “嗯……”

    用双手握住少女膝弯事,安芷脸色更红,并且发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紧张的呻吟声。

    陆瑟尽量摒除长筒袜的丝柔触感带来的心猿意马,他两手一前一后托住安芷的膝盖缓慢用力,动作好像是拔萝卜,只是这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光滑这么柔软的萝卜。

    “出来了!”

    由于惯性,安芷脱困之后险些摔倒,陆瑟及时搂住了少女盈盈一握的纤腰,从少女脖颈处散发出来的天然体香立即充满了鼻腔。

    “不好意思,弄脏了你这里。”

    陆瑟尽量自然地把安芷放开(后者已经脸红得快要爆炸),然后指了指安芷已经在排水沟里湿掉的鞋底。

    安芷把手写板抱在胸口,使劲摇了摇头,两条麻花辫跟着甩动。

    陆瑟两手插兜问道:“你是不是找我有事?”

    安芷又使劲点了点头,用力过猛差点把自己的红框眼镜给甩下来。

    陆瑟心道:枪击的人已经被同伙杀了,邪恶组织也死了128个核心成员,我报警抓谁?抓我自己吗?

    “嗯嗯……枪手的目标是林琴,林氏集团已经去处理这件事了,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在这件事里只是一个人畜无害的路人甲而已。你不用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