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3】黑白双生
    ,精彩小说免费!

    “你道是天公不可欺,人心不可怜,不知皇天也肯从人愿……”

    包兴因为跟陆瑟说话的动作太明显(想象一下黑人白牙),被语文老师叫起来念《窦娥冤》课文,陆瑟只是听包兴说话没受牵连。

    “行了,你坐下吧,以后上课给我认真听讲!你在冬山一中的时候就这么不争气!”

    包兴和谢鼎新原本是冬山一中的学生跟老师,因为青姿学园托管冬山一中才来到这里。

    最早的时候,青姿学园原住民和冬山一中学生之间有过隔膜和冲突,不过仅拿高二(1)班来说,有陆瑟和林怜等人的不懈努力,现在大家已经不会因为出身而非议对方了。

    如果现在有人仍旧遭到大量同学抵制,更有可能的原因是这个人相貌猥琐,语言无味,办事缺德。

    包兴坐下以后老实了一会,他邻座的冬妮海依听《窦娥冤》听得郁闷,恨不得穿越回去给窦娥助拳。

    “boss,陆总?”冬妮海依在不被语文老师发现的前提下,跟陆瑟连线。

    陆瑟微微侧过头,表示自己已经听见了呼唤。

    “boss,那个拐卖爱丽丝的组织被一窝端了,可真解气!看来林氏集团有时候也会做好事啊!”

    陆瑟通过包兴传播舆论,让一些人认为邪恶组织覆灭是林氏集团的背后主使,实际上他们的确有动机,有实力。

    林琴没来上课,占据了他位置的爱丽丝抗议道:“什么叫拐卖爱丽丝的组织?爱丽丝什么时候被他们拐卖了?”

    冬妮海依抱歉道:“我说顺嘴儿了,应该是‘拐卖爱丽丝这么大的小女孩’的邪恶组织。”

    “爱丽丝不是小女孩,爱丽丝是大人!”

    金发萝莉一激动,发出了明显破坏课堂秩序的声音。

    “嗯哼,”语文老师灌了一口热茶后道:“爱丽丝,你虽然是来体验高中生活的不是正式学生,但也不能置身法外。下一篇课文是《雷雨》,你中文不错,但是事先不预习的话,你知道《雷雨》的主要内容吗?”

    爱丽丝骄傲地站起来。

    “爱丽丝怎么不知道?不就是因为上一辈儿胡搞瞎搞,最后导致哥哥爱上了妹妹,大结局哗啦啦全都电死了这么回事吗?”

    语文老师似乎没有料到爱丽丝能答出来,他来摆手道:“总结得不错,不过下次记住你要起立回答问题,下不为例。”

    爱丽丝气道:“我已经站起立了啊!”

    为了显示区别,爱丽丝先是坐下,又站起来,反复两次,那动作呆萌得让人联想到打地鼠。

    同学们发出一阵哄笑,有好事者道:“谢老师,你小心爱丽丝给你画肖像画!”

    陆瑟瞄了瞄右腕上的表——10:30,第四节课后面还有第五节课,之后才能去吃午饭,高中的学业真的是比较繁重。

    无意中看向窗外,高二(1)班的教室在二楼,从陆瑟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操场上有班级在上体育课。

    “陆瑟!陆瑟!”

    上体育课的恰好是高二(7)班,焦青青青好像是一直在等待陆瑟转过头来,这时一脸兴奋的从下往上打招呼。

    陆瑟翻了个白眼,正打算回来用功,却见到焦青青松开了女生运动服的上衣拉链,极其大方地,将里面白衬衫包裹的微微隆起展示给陆瑟看。

    ——你妹的你挤什么挤!这么挤才显出球形来你不感到羞耻吗?不对,年轻女孩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个动作,本身就已经不知羞耻了吧!

    焦青青看见自己成功吸引了陆瑟的注意力,竟然变本加厉,先是伸出舌头诱惑地在唇边刮了一圈,又开始做类似自揉丰胸的动作。

    7班女生队伍里没人敢惹焦青青,男生队伍里的金世杰一打眼瞅见妹妹这样,气得大跨步蹿过去挡在焦青青面前,竖起右手中指对陆瑟喊道:“混蛋!我不会把青青交给你的!”

    陆瑟也不答话,只是表情平静地用双手比出中指回应。

    这是陆瑟前座的林怜后知后觉,现在才开始讨论邪恶组织覆灭的事。

    “陆瑟同学,你在听吗?姐姐说那不是林氏集团做的,反倒跟你有关系,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不过一共有128人横死,这些人说不定也是别人的父亲,别人的儿子……”

    林怜一边说一边握紧胸前的金十字架。

    “因为自己的罪孽而让不知情的亲人伤心,他们的罪孽又加深了一层。不过如果他们的亲人也从罪孽中获得了好处,那么这些亲人也是有罪的,不能用‘不知情’来做挡箭牌。”

    陆瑟很好奇真·圣母是怎么看待整件事的。

    “林怜,你觉得那些人该杀吗?我记得每当国家枪毙毒贩时,总有人跳出来说:毒贩们干这个说不定有难言之隐呢!”

    林琴睁大眼睛,瞳孔纯洁无垢,有如天堂般空旷。

    “当然该杀啊!不杀他们他们就要继续害人,我怜悯他们的话,被他们侵犯杀害的小女孩又该由谁来怜悯呢?”

    顿了顿后,林怜十指紧扣在胸前,闭上眼睛虔诚道:“据说他们受到惩罚的方式匪夷所思,不像是人类能够做到的……这一定是神降下的正义,一定是耶稣先生显灵,一边抽他们耳光,一边把这些恶魔掐死的!”

    陆瑟一脸黑线,心想林怜想象出来的耶稣形象貌似和“别人打你左脸,你把右脸也伸过去”的传统形象不太一样。

    “嗯,果然真圣母不会慷他人之慨啊!圣母婊们代替受害者原谅加害者,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

    “但还是有点可惜……”林怜又道。

    “世界上的资源是有限的,比如说还有很多流浪动物吃不饱。如果耶稣先生肯屈尊征询我的意见,问我要怎么惩罚那些罪人的话,我觉得把他们扔给动物吃掉更加环保,也算是为低碳事业作出了贡献……”

    林怜的语气仍然是天真无邪,甚至都听不出万分之一的恶意,陆瑟却听得肝儿颤。

    ——我以前就觉得林怜是天然黑,他对于真正的恶人完全不会留情啊!搞不好做恶多端之后落在林怜手里,比落在林琴手里还惨。

    林琴大概会无精打采的挥挥手说:“拖下去喂鳄鱼。”林怜却搞不好要把恶人牢牢锁住,然后泪光闪闪地向他请求道:

    “先生,反正您已经没资格活着了,我刚捡到了18只被人抛弃的流浪狗,好几天没进食了,非常可怜,您可不可以把自己的肉分出来一些做好事呢?”

    “救命!救命啊!你不是修女吗?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我的手指……我的肠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怜站在稍远处看着血腥的聚餐场面,释然道:“先生,您做恶一生,现在您的死至少有了点价值。如果您化成厉鬼的话请来找我算账,不要纠缠这些狗狗。”

    “另外也请不要担心,这些狗狗不会从此喜欢上吃人肉,因为姐姐送给了我一些秘制调料,这些天一直加在您的饮食当中,现在已经让您全身上下都变成了宠物妙鲜包的味道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