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4】真理之巅
    ,精彩小说免费!

    时间到了第五堂课,临近中午,301寝室的林琴才从睡梦(死亡)中苏醒,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黑t恤的她无精打采的伸了个懒腰。

    宿舍里有暖气供应所以很热,林琴把自己纤细的身体从床铺上撑起来,一侧衣带因此滑脱露出了香肩。

    她虽然睡了很久,眼睛下方却仿佛烟熏妆一样涂着厚厚的黑眼圈,这时说她是熊猫的娘化形象也有人信。

    一直等待在旁边的女仆莫莉赶紧走过来问:“小姐,你要吃点早餐……不,午餐……也不是,要吃点早午餐吗?”

    来自美国的弱气卷发女孩莫莉,身高跟安芷相仿,胸部却仅次于林怜,是一只完全不具侵略性的,既可爱又忠心的女仆。

    女仆装从腰开始变成黑色,在蓬蓬裙的大裙摆处又变为白色,再往下的白色丝袜透出微微的肉感,让人看得想要上去捏一下,又不用担心受到报复。

    然而曾经在中餐馆打工的莫莉,反倒并不特别擅长端盘子。她手中的托盘里本来端了一份土豆沙拉和一份牛奶,左膝盖却不小心撞上了饮水机,托盘和上面的东西顿时飞了出去,莫莉只来得及抓住牛奶,土豆沙拉却扣在了林琴额头,土豆泥、鱼子酱等配料和林家大小姐发生了亲密接触。

    “对、对不起!”

    莫莉非常自责,双膝一软跪在地上,低头向林琴请求原谅。

    “林琴小姐,我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明明你费了很大力气把我从海上花号买下来,我却……”

    土豆泥从林琴的鼻子一侧滑了下去,却还有鱼子酱兀立不倒。

    看了看莫莉的深褐色眼睛和同样颜色的蓬松短发,林琴说:“不要用‘买’这个字,我以前用过不代表你也应该用。起来吧,我正好要洗个澡,你扶我去浴室。”

    莫莉抽了抽鼻子,很感恩地站了起来,头顶的蕾丝女仆头冠仿佛小动物的耳朵一样前后摇摆。

    浴室是生活居所中发生意外频率较高的地方,仅次于菜刀林列的厨房。林琴因为时不时会假死的缘故,入浴的时候需要别人陪伴,以防淋浴时突然摔倒,或者在泡浴缸时滑入浴缸,把自己淹死。

    莫莉小心翼翼地从后面脱掉林琴的黑t恤,一头黑长直发随着脱衣动作而向上抛洒,露出了洁白,并且在腰部有两个“美人窝”的脊背。

    为了表达自己的谦卑莫莉低垂视线,不敢直视主人的身体,林琴赤着脚,赤着身走在寝室的木地板上,却并没有丝毫羞赧的感觉——她的表情仿佛还没有完全回归尘世。

    进入淋浴间后,莫莉为了防止弄湿女仆装也将其脱下,她事先做了准备,所以下面穿的是一件蓝色的连体泳装。温顺的女仆打开淋浴器,就这样开始帮林琴擦拭身体,尤其是被食物弄脏的部分。

    洗浴还没结束,另一个非常具有侵略性的女仆便打开阳台窗户从外面爬了进来,穿着特工紧身黑皮衣、浑身油亮的阿尔法,有门不走非要从窗子进来。

    “小姐,我检查过了,窗外并没有窃听器或者可疑的设备……小姐你人呢?”

    发现林琴并不在床上的阿尔法十分紧张,她做好了战斗准备,却在这时听到了洗浴间里哗哗的水声。

    “小姐你洗澡怎么不叫我……”阿尔法说到一半,眼角余光透过浴室门的毛玻璃小窗,模模糊糊看到了莫莉的身影。

    阿尔法有些嫉妒,在很早以前都是她陪伴林琴沐浴的,现在这个职责却更多的由莫莉甚至小佳来执行,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阿尔法你进来了?”林琴一边让莫莉帮忙洗头发,一边闭着眼睛说道,“邪恶组织那边的事情已经完全搞定了,你不用杞人忧天。倒是你不应该再去招惹陆瑟,那128人的下场你应该已经见识到了。”

    阿尔法不服:“怎么能证明案件是陆瑟做的?这无论如何听起来都像是编造的谎言,他们肯定不是那么死的!”

    温水顺着林琴湿漉漉的发绺,从她的脸前分割而下,此时闭着眼睛的林琴表情温和,仿佛被双胞胎妹妹灵魂附体。

    “你们知道吗,林怜被戏称作,拥有,其实是从她五年前开始才逐渐有的。”

    “没错呢。”同样是基督徒的莫莉搭腔道,“林怜小姐跟我说,突然从一天开始她就感到了上帝无所不在的保护,这真是虔诚引起的神迹啊!”

    阿尔法并不相信有神,如果有神的话,她就不应该被生父和生母抛弃。

    她本该有一个真正的名字,但是血缘并没有给她姓氏和家庭温暖,她只用代号来称呼自己,也是对这命运不公的无声控诉。

    “林怜小姐受上帝保护,这跟连环杀人案又有什么关系……”

    林怜忽然在水流当中睁开双眼,如同念诵佛偈一般说道:“万事万物双向相连,生命之中又有生命。”

    阿尔法和莫莉都是一愣。

    林琴解释道:“这是陆瑟告诉我的一句箴言,比他的所谓‘南极三定律’更接近最终真理。当然陆瑟并不会知道他什么时候对我说过这句话。”

    阿尔法皱起细眉,觉得这句箴言仿佛内有深奥,但是又似乎难窥门径。

    莫莉则没想这么多,她继续给林琴洗刷刷,在女主人的头发上和身上搓出白白的可爱泡沫。

    林琴继续道:“几年前,冬山市曾经出现过一个叫做科学幸福研讨会的古怪组织,他们制造了一种叫做的东西,号称可以预测未来。先不说和之间是否有关联,你们觉得是怎样选择报复对象的呢?”

    “肯定是优先报复林氏集团的人,陆瑟不是特别恨……”说到一半阿尔法觉得自己的论点站不住脚,如果那128人真的是被所杀,林氏集团就并非总在第一优先级。

    “的最高纲领是要保护陆瑟和他的家人。”林琴说,“在这个前提下,它会找出当前威胁最大的敌人,根据对方的威胁度作出相应的对策。因为邪恶组织威胁要杀死我以及我身边的人,这就相当于威胁了小佳的生命,终极报复程序判断邪恶组织拥有巨大动机和巨大执行力,于是转瞬间就让那128人下了地狱。”

    “小姐,虽然这样能说得通,但我不明白……”寝室里温度较高,阿尔法把紧身皮衣的拉链拉到肚脐处散热,她在紧身衣里什么都没穿。

    “我也不完全明白。”林琴说,“但是毋庸置疑在进行‘推动力拆卸’,那128人是威胁小佳生命的‘因’,是绝对值很大的推动力,于是就被迅速拆卸掉了。阿尔法你屡次冒犯陆瑟都没大事,一方面是进化到现在需要时间,一方面也是因为你被判断威胁值并不太高。”

    “我……我是训练有素的特工,怎么会没有威胁值!”

    阿尔法急得差点被拉锁夹到肉皮。

    “不要说任性的话。”林琴重新闭上眼睛,长长的乌黑睫毛挂上了许多水珠。

    “我的生命并不重要,但如果我现在做错了什么的话,你们立即就会死。”

    洗浴完成,由莫莉帮忙擦干身体之后,林琴斜披着浴巾走出浴室,却不经意顺着打开的窗户的方向,望见了操场上绿荫如盖的大榕树。

    一线泪水忽然从她的眼角快速流下,她用手擦干,没有让任何人发现,神情却恍然若失,仿佛在榕树下看到了两个人的幻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