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5】阿尔法的名字
    ,精彩小说免费!

    华灯初上,新雪消融。

    作为冬山市第一高楼,夜晚的帝王大厦远远看去如一根灯柱,将光影洒向紧邻的冬山湖面。

    阿尔法由平头保镖陈金炜带领着乘上玻璃电梯,目光依次扫过底层的商场、24层的健身房、36层的音乐餐厅,直至41层。

    “阿尔法小姐,”陈金炜恭敬道,“是沿着走廊左拐的028房间,这是门卡。”

    阿尔法冷漠地接过房卡,转身将自己投入走廊的昏暗灯光。

    她的心情很差。

    今天中午,林琴小姐警告她不要再招惹陆瑟之后,晚上又忽然说帝王大厦有个人想见她,让她务必去一趟。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林琴让阿尔法“易容”成自己的模样,还把自己的备用青姿校服送给阿尔法,尺码倒是非常合适。

    阿尔法想假扮林琴不需要易容,只要把凝胶人皮面具撕下来,然后找一副黑长直假发戴上就成。

    唯一的难点在于林琴看待生死的特别眼神,不过阿尔法好歹跟林琴从小一起生活,从性格上来说,她模仿林琴的眼神,总要比眼神澄澈的林怜更容易。

    于是,一个外人难辨真假的穿青姿学园校服的“林琴”,将学生鞋快步踏在天鹅绒地毯上,若说她露出了什么明显破绽的话,就是步速太快。

    028房间很快到了,阿尔法将门卡举高贴近欧式红木门的读卡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下定决心开门,踏入,关门,仿佛速度不够快,就永远也进不来似的。

    “你……你来啦?”

    大落地窗前,有一个穿西服不系领带和扣子的男人正在喝红酒,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阿尔法当然认识这个人。

    偌大的总统套房里只开了小小的床头灯,让高级家具和编织地毯仅能反射出暗色,阿尔法也懒得看清那些东西。

    往往最浮华的装饰下,隐藏着最腐朽的人心。

    “您找我有什么事?”阿尔法把下面的字咬的很重,“林总。”

    林光政脸色一白,手里的高脚杯掉在地毯上,红酒倾洒得一滴不剩。

    “阿尔法,你果然跟林琴长得好像……我……爸爸对不起你!”

    林光政作出一个敞开怀抱,希望阿尔法扑进来凑成一个父女相认的场面,阿尔法却连脚趾也没有移动。

    “阿尔法你别这样,”林光政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道,“我毕竟是你亲生父亲啊!”

    阿尔法立即就怒了:“亲生父亲?你尽到亲生父亲的责任了吗?我小时候是由养父母抚养的,后来你把我调到林琴小姐身边,明知道我的身份却不告诉我,你有多少机会跟我相认你都没有,现在还有脸说你是我的亲生父亲!?”

    “我……”林光政害怕道,“我也多次想过相认,但是又害怕你被养父母教成了间谍杀手,万一你冲动之下……”

    “养父母对我的教育方式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阿尔法双拳紧握,心脏几乎要从胸膛中爆开。

    她的确在裙内藏了陶瓷刀以备不时之需,但是进入帝王大厦时,被安检给扣了下来。

    “我……我会赔偿你的。”林光政朝女儿方向走了两步,双手仍然作出欢迎拥抱的姿势,“我会立遗嘱,在死后给你1/20的家产,考虑到我的女儿数量,这已经很多了,足够你下半生……”

    阿尔法猛的一甩右手,似乎要借此在两人之间画出一道看不见的分割线。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没有出现,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你了!我和林琴小姐在一起过得很好,我会一直守卫她,她是比你更合适的林氏集团的主人!”

    林光政只好停步,并且把眉头皱得更难看,但是没能挤出眼泪。

    “阿尔法,我感谢你多年来对林琴的保护,可现在是你换一种身份,也换一种保护方式的时候了。”

    “什么?”提起林琴来,阿尔法的愤怒语气消减了半分。

    “我是说……我是说……”林光政的情绪却忽然激动起来,不知是不是他事先服下的催泪剂延时产生了效果。

    “扑通”

    林氏集团董事长,这个曾经在企业家中间意气风发的男人,忽然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女儿面前,并且涕泪横流,表情极其夸张。

    “阿尔法,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这个做错了的父亲吧!我有罪!我该死!”

    林光政一边捶打自己胸口,一边膝行向女儿靠近。

    阿尔法的养父是资深间谍,精于各种格斗术,是铁骨铮铮的硬汉(除了有点喜欢被妻子龟甲缚),阿尔法就没见过林光政这样没骨气的男人。

    “你起来!你以为你跪着我就会原谅你?”

    林光政不但不起来,反而爬得更近了。

    “阿尔法,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是你一定要答应爸爸一件事……这是爸爸深思熟虑后的结果,也是你保护林琴的最好方式啊!”

    阿尔法一怔,林光政却趁机抱住了女儿的一只脚,阿尔法厌恶地本想踢他,但林光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又让阿尔法不想脏了鞋底。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形似林琴,神态也差不太多的少女命令。

    “是,是,”林光政点头如捣蒜,“我只想求你……求你……”

    林光政一咬牙,把那过分的要求提了出来:“我想求你代替林琴嫁给陆瑟,好让咱们这一家免去灭顶之灾啊!”

    阿尔法一脚把林光政踢了个跟头。

    “你说什么?陆瑟那种可恶的阴谋家,你居然想让我嫁给他?林琴小姐和陆瑟的婚约不是早就取消了吗!”

    林光政捂住被踢肿的左脸,跪在地上哭哭啼啼道:“阿尔法,我和别人认真讨论过连环杀人案,觉得一定是陆瑟通过终极报复程序做的,简直太可怕了不是吗?林琴是不是也这么认为?”

    阿尔法胸膛起伏没有说话,她方才踢腿引起的衣裙摇摆,到现在还未复归平静。

    林光政望了落地窗一眼,继续道:“从这里可以看见林家大宅火烧后的废墟,你当时也在场,如果你没有保护林琴逃出来的话会怎样?我以前认为陆瑟的复仇只是口上说说而已,没想到他有这么恐怖的能力……现在想让他放过咱们林家,唯一的办法就是履行以前的婚约……”

    “咱们林家?”阿尔法冷冷道,“我又不姓林。”

    “你……你怎么不姓林?”林光政试图装出一点父亲的威严,并且表现出一点他并不理解的父爱。

    “你是我女儿当然姓林!我知道你因为养父那里的奇怪传统,一直没有真正的名字,现在爸爸就给你取一个!”

    “你就叫林雪吧,这可不是因为最近下雪才随便取的!早年我和陆子东一起从外地开长途车回来,大雪纷飞,车里播放着一首叫《寒星》的最新单曲,我们一路上谈未来谈得很高兴,我即兴吟了两句诗叫‘琴瑟谁怜风中雪,一曲《寒星》到冬山’。现在陆瑟、林琴、林怜和你的名字都在诗里了,难道还看不出我对你的重视吗?”

    阿尔法并不希求林光政给自己取名字,但是如果能和林琴小姐的名字有相同的来源,她倒也不是不能接受“林雪”这个称呼。

    然而阿尔法更清晰的明白了一件事。

    “林光政,你说你重视我才给我取名,但是你现在这样做,和皇帝打不过蛮族,就把出身低微平时都想不起来的女儿临时加封为公主,送去天南海北和亲有什么区别?”

    阿尔法——或者说林雪——眼神如刀,嘴角如割。

    “你不是重视我,而是大祸临头的时候选了我当弃子——在你的众多女儿当中,你最不爱我!!”

    这句话戳中了林光政的真实想法,他的脸颊上除了鼻涕和眼泪以外,又增加了冷汗。

    阿尔法的母亲现在是一位很有号召力的女星,当初也从林光政那里得到了不少补偿款,由于阿尔法的母亲不尽责,林光政就觉得相对来说他也不需要太过尽责,或许阿尔法的母亲不要补偿费又突然被车撞死,林光政就会对阿尔法好一点。

    “我走了,以后我也不会再跟你说话!”

    阿尔法转身就去推门。

    林光政紧爬几步,死缠烂打地从后面又抱住了女儿的腿。

    “林雪……小雪……你别走,你听我说!”

    “小雪”这个昵称让阿尔法联想起林琴小姐在梦中结识的,那个命运悲惨的山区女孩,她的身体为之一滞。

    林光政不顾形象扯开嗓子大哭道:“小雪你不能甩手不管啊!嫁给陆瑟也不是要你的命,我会给你准备丰厚的嫁妆,给你们举办盛大的婚礼……你一定要救救爸爸啊!这不光是为了我,也是为了林琴啊!不这样的话,你就没办法从陆瑟大魔王的手里保护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