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6】水仙自怜
    ,精彩小说免费!

    从帝王大厦返回青姿学园的路上,阿尔法心情很复杂。

    因为温度偏低,冬山湖岸少有行人,阿尔法漫无目的地绕湖而行。

    许久之后,才有两个锻炼的人从远处跑过,落在后面的肥仔气喘吁吁的问前面的高个子:

    “师傅,师傅,您慢着点儿……您说大喇叭减肥下来以后是美女,那我减肥以后会不会变成……变成帅锅呢?”

    高个子等待肥仔追上的时候,向前打出两个刺拳,隐隐生风,阿尔法觉得其中蕴含的暗劲恐怕在冬妮海依之上。

    “孽畜,你自己长什么鸟样你不知道吗?真想减肥就继续跟着我跑,不然就回家喝你的肥仔快乐水吧!”

    小胖子没奈何只好勉强跟了上去,嘴里却嘟囔道:“其实师傅你也长得不太对得起观众嘛!等……等我像老爸一样做了导演,我不拍a片,专门拍青春偶像剧,到时候水灵灵的女演员都归我选,桀桀桀桀桀——”

    阿尔法一直等到刺耳的淫笑声消失,才从自己藏身的石墩后走出来。

    这两个不知是谁的家伙应该是大学生吧,虽说冬山市没有特别好的大学,成绩优秀的都考到外面去了,但总归是有几个野鸡、野鸭、野驴大学的。

    “回家去喝肥仔快乐水”这句话让阿尔法驻足不前,她眼望着一片湖水波光。

    “家……我的家又在哪里呢?养父母对我很好,但他们身份特殊,现在诈死出国执行任务,林光政虽然说要分给我遗产,但我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半点父爱”。

    “果然只有林琴小姐了吗?从我们一起生活开始,她就特别关照我,哪怕她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时,也是拿我当姐妹对待……”

    “这样的姐姐,这样让我感到安心的存在,为什么一度让我离开近卫女仆的位置呢?“

    湖水倒映出少女的身影,阿尔法仿佛在水面上见到了真正的林琴。

    “小姐,你说你做错了什么我们就会死,所以你不是无情,而是担心大家才把女仆近卫团解散的吗?别人不懂你的温柔但是我懂,我……”

    阿尔法把右手覆在心口,倒影中的林琴便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同父异母有血缘关系,小姐你一定是不希望我把友情和亲情扭曲成爱情,所以才故意疏远我的吧?可是……”

    阿尔法仿佛要把一湖愁绪都发泄干净似的,猛然间握住了自己的左胸。

    疼,如果我这么捏林琴小姐,林琴小姐也会疼吧?但是养父告诉我疼痛也是活着的证明,真想弄疼小姐,然后被小姐弄疼呢。

    黑长直少女的动作仿佛在猥亵自己一般,幸好此时无人路过。

    肌肤的温度升高,颜色变红,不管是岸上的那名少女,还是湖光里摇动的幻影。

    最后阿尔法的声音终于由低沉转为高亢:“女生爱女生,百合什么的,有没有血缘关系根本就不是重点吧!反正也生不了小孩!”

    抽了抽鼻子停下动作,阿尔法恢复了几许理智,她捡起地上的一枚鹅卵石,抛向水面,接连打出三个水漂。

    “林光政说陆瑟现在已经变成了非常可怕的存在,林琴小姐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如果林家不把其中一个女儿主动嫁给他的话,后果可能会非常非常严重……”

    “可恶!为什么非得是我?爱丽丝不是很喜欢他吗?把爱丽丝直接嫁过去不就好了?”

    然而这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和亲这种事没有“和”怎么亲?跟爱丽丝“和”可是要进班房的,爱丽丝自己同意都没用。

    所有的女儿现在都不到法定结婚年龄,陆瑟又不可能接受一个无名无份也无实的未来妻子,所以被选中和亲的女孩,其实也担负了以身相许稳住陆瑟,以便吹枕边风的任务。

    一想到自己可能要跟陆瑟枕头贴枕头地睡在一起,还要喊他老公,阿尔法就恨得双眼冒出激光,脸也红到了脖子根。

    “我……我是训练有素的间谍和卫士,一直拼了命在保护林琴小姐,为什么我要……”

    这时身后又有几个人路过,阿尔法收敛气息,把自己的存在感降至最低,虽然达不到爱丽丝那种进入别人盲区的被动技能,却也比较有效。

    沿着湖岸走过来的三个人,从左到右分别是书法协会会长庞大海、天海武馆馆主兼藏传神药继承人兼书法协会荣誉会员刘千鹏,以及刘千鹏刚认不久的便宜徒弟,假少林武僧,必杀技是“死亡拥抱”的释宝刹。

    刘千鹏道:“真是晦气,叶麟那小子刚才好像跑过去了,跟我不对付的有陆瑟一个还不够吗?”

    假少林武僧一边使眼色,一边做手势,那意思是师傅不必动怒,反正徒儿也打不过他。

    年纪最长的庞大海双手背在身后,看上去是这个小团体的领导,他跟叶麟没仇,跟陆瑟却不共戴天,好像陆瑟撕破的《兰亭序》书帖是他家传家家谱一样。

    “我有个主意,青姿学园现在是教委很看重的试点单位,打算把他们的相关经验在全国民办学校推广,近期可能会派观察组长期入驻,只要我通过关系安排进咱们的人……”

    几个人鬼鬼祟祟,时有笑声的慢慢走远了,阿尔法这才解除了潜匿状态。

    “这就是林琴小姐提到过的八大协会那伙人吧?终极报复程序没有干掉他们,说明他们对陆瑟不造成生命威胁,只能单纯捣捣乱罢了,就你们这种水平还自命不凡?“

    想到这里,阿尔法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站在陆瑟的角度思考问题,她不明白怎么会这样,脑中的许多杂乱想法撞在一起,气得她狠狠在地上跺了一脚。

    “谁管你的死活啊!我又不是你未过门的妻子!我根本就讨厌死你了!”

    “当啷——”

    离开帝王大厦时,阿尔法向安检处讨要回了陶瓷匕首重新藏入裙内,结果现在又被震落下来。

    刚刚获得“林雪”这个名字的不合格特工很是懊恼,她蹲下身子,捡起陶瓷刀重新挂了回去。

    然而很不凑巧,之前跑步的一高一胖不知为何又返回来了,胖子看见阿尔法的奇异举动,眼睛一亮道:

    “师傅好机会!这里有个痴女,好像是春心荡漾饥渴难耐,从地上捡了个棍子要枯木逢春,不如徒儿在这里把风,师傅您上前强……”

    “哎呦!师傅您怎么用渗透劲打我?我要是死了可是中国青春偶像剧的一大损失!现在超火的那个蔡徐坤,我以后还要请他当我的主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