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8】感情对理性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琴把阿尔法派过来坐在陆瑟右边,肯定是有阴谋的,不过陆瑟对林琴尚有三分顾忌之心,对阿尔法则完全是智商碾压。

    所以他不但没有听阿尔法的警告停止观察,反而肆无忌惮地去看她的胸。

    南宫老师为了凸显身材,经常故意穿小一号的白衬衫,导致第三第四颗扣子仿佛要被随时撑掉,阿尔法的上衣则比较合身,他和林琴共用几套相同尺寸的校服,估计在里面没穿纳米编织(丰胸)内衣,不然的话上衣里就会出现异常隆起。

    林琴贫乳是因为自幼病弱,阿尔法贫乳不知是不是在特工训练中经常钻通风管道才磨平的,不过17岁少女的含苞欲放之感别有一番风味,贫乳属性对陆瑟来说并不是减分项,比如爱丽丝哪怕永远是洗衣板陆瑟也不在乎。

    阿尔法挺直脊背认真听课,保持对陆瑟不理不睬的态度,阿尔法斜后方的理香则注意到了陆瑟的放肆眼神。

    因为老师讲课时不能说话,理香抬起左臂,向陆瑟指了指红色风纪委员袖章作为警告。

    陆瑟不以为然,并且把目光从阿尔法的胸口转移到理香的胸口,感到陆瑟恶意的理香用手遮挡保护自己,给了陆瑟一个表达抗议的眼神。

    大概是因为有日本血统的关系,理香的个子不是很高,但是发育比较均衡,陆瑟很早以前就觉得理香是“贫乳与否”的分界线,女孩们的发育不等式大概是:

    林怜>莫莉>冬妮海依>理香≥阿尔法≈林琴≈焦青青≥安芷≥小佳≈爱丽丝

    这些主要以视觉效果为依据,否则以冬妮海依的威武雄壮,把胸切下来称重量肯定是她赢,但是跟她的身高一比看上去就没那么夸张了。

    “he first invaders,the romans,left their towns and roads.the second,the anglo-saxons,left their langua and their government……”

    南宫老师开始讲课,底下的讨论声渐渐平息,但还是偶然有人交头接耳,唯有学霸项尚埋头苦读,从头至尾都没有受到新同学加入的影响。

    外面的天气是多云,从窗口洒入的阳光并不充裕,陆瑟一边用克林贡语乱写乱画,一边思考林琴这一步棋的意义。

    ——口头上说要把阿尔法送给我当祭品,直接让阿尔法坐你的位置,是因为现在局面不利,想要她代替你被我狠狠欺负吗?

    林琴毕竟是在梦境中经历百世轮回的人,陆瑟不相信她做这些只求避祸。

    ——阿尔法的事情也是,安芷的事情也是,难道林琴想用“感情”来攻击我理性的软肋,让我在长时间相处后对她们产生愧疚之心,因此自己放弃报复林氏集团?想得也太美好了吧!

    然而陆瑟不得不承认,他自觉挺对不起安芷的,今天一定要找个时间向安芷道歉——这不是因为被林琴要求才这么做,而是出于自陆瑟自己的意愿。

    没有直接给安芷发短信解释,是因为短信这个渠道已经出了问题,必须当面说话。

    林琴5岁后就被带去各国求医问药,阿尔法不久之后成为林琴的贴身女仆,因而两个人英语水平都不错,阿尔法听英语课并不吃力。

    然而后座的冬妮海依在无聊的转笔,前座的爱丽丝“刷刷刷”低头猛画草稿,阿尔法震惊的发现自己这个旁听特工竟然是学习最认真的一个。

    理香用她自费打印的“提醒表格”展示给冬妮海依看,以达到不说话就可以维护课堂秩序的效果。

    冬妮海依停下飞旋的圆珠笔,叹道:“林琴以前从来没说过我打搅她睡觉,有个好学生在前面真麻烦啊!”

    南宫老师为了活跃课堂气氛,除了教案内容以外还讲了两个英文笑话,然而这两个笑话实在太冷,除了她笑得花枝乱颤以外谁都没笑。

    项尚抬起厚啤酒瓶底一样的近视镜,举手问:“老师,这两句的考点在哪里?”

    虽然有新同学林雪的加入,英语课还是并无波澜的正常结束了,其间并没有发生特别重大(比如老师跳楼)的事件。

    下课后,阿尔法一板一眼地将课本和笔记收好,以备晚上再讲给小姐听,林怜和理香却从两个方向同时凑过来,异口同声地问:“阿雪要不要一起去洗手间?”

    女生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对于她们来说,是否结伴去洗手间是判断友情的标准之一。如果两个男生每次去洗手间都形影不离,别人肯定要说他们搞基。

    阿尔法很想强调她的代号是α,但又想起小姐说过“从今天起要彻底接受林雪这个名字和身份,不然就不要回来见我”。

    面对林怜和理香,自己实质上的姐姐和妹妹的一句简单问询,阿尔法却闭上眼睛,紧紧抿起嘴唇,下了很大决心之后才睁开眼睛,决定为了小姐,不管是阿猫阿狗阿雪,她都认了。

    不再戴假面具的她,却又在阿尔法之外套上了“林雪”的外壳,成了一个山寨林琴小姐的叫做“阿雪”的存在,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内核是阿尔法的阿雪站起身来,说:“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自己认得去洗手间的路。”

    理香一只手伸在半空欲言又止,但林怜热情似朝阳地紧紧抱住了妹妹。

    “阿雪别这么冷淡嘛!跟姐姐一起去吧,不去的话我就一直贴着你不放!”

    被林怜抱住对男生来说是福利,对女生来说却常常伴随自尊心严重受挫,阿雪被缠得没奈何,只好跟林怜一起去了。

    剩下的理香形单影只,低头看了看奋笔作画的爱丽丝。

    “爱丽丝妹妹……要不要一起去洗手间?”

    “没看见爱丽丝忙着吗!洗手间有什么好结伴去的,难道独自一人去洗手间很丢脸?”

    因为没有抢到“陆瑟未婚妻”的专属座位,小萝莉现在脾气有点暴躁。

    理香正在失望中,这时一只有力的手轻覆在她的左肩,单马尾少女转过头,视线上方出现了一张英俊逼人又眼含温柔的脸,完全是少女漫画中男女主人公相遇的场景。

    然而一身红色运动服的“男主人公”却开口道:“我陪你去洗手间!干嘛非得跟自己的姐姐妹妹一块儿去?跟我这个前室友不行吗?”

    “冬……冬妮姐,当然可以!”

    冬妮海依长得帅又是侠义心肠,虽然没看过陆瑟所著《如何给妹子洗脑》,但总是能无意中撩到妹子。

    理香跟在冬妮姐身后走出教室,暗暗庆幸及时换了寝室,否则自己因为生父的关系对男人特别失望,又多受冬妮姐照顾,长此以往说不定就弯了。

    第二节是语文课,谢鼎新老师讲解《哈姆莱特》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之乎者也的味道,即使如此,哈姆莱特为父报仇,酿成许多悲剧最后跟对手同归于尽的故事,仍然穿越几个世纪的时空震撼人心。

    楠楠被叫起来读课文,读到了哈姆莱特和雷欧提斯比剑这个片段,她情绪激动,仿佛哈姆莱特王子就是冬妮海依许多年前在丹麦的化身。

    包兴在后面悄悄踢了踢陆瑟的凳子腿,说:“哈姆莱特回到丹麦为父报仇,跟你回到冬山市给父亲出气感觉很像啊!你不会也要和林家同归于尽吧?”

    陆瑟没有回答,很快课文朗读到了尾声,最后哈姆莱特身中剧毒,他的同学兼亲信霍拉旭也要喝下毒酒陪哈姆莱特上路,哈姆莱特抢过毒酒,命令霍拉旭活下去向大家讲述一切的真相。这两人的基友之情引起了班上同学的一片唏嘘。

    “怎么感觉哈姆莱特虽然有情人,但是跟霍拉旭才是真爱啊?”

    陆瑟没听见这句话,他倒是对包兴嘱咐道:“我要是出了意外死掉,你就把我家化学实验室里边的药品都喝了,我没有什么事实真相需要你替我转告世人。”

    “我、我才不要给你陪葬呢!我会继承你的遗志好好照顾小佳,你这个经常坑我的人就放心去吧!!”

    “不会把小佳给你的,今晚我就对进行再编程,规定我一旦离世就伪造各种证据诬陷你强奸老母猪,一直把你关到小佳嫁人了再放出来。”

    “用不用那么恨我啊!我除了黑了点以外哪里不好!”

    陆瑟跟包兴的吐槽和反吐槽对阿雪的认真听讲颇有影响,她记笔记时不小心把“一只自投罗网的山鹬”写成了一只“自投罗网的老母猪”……

    阿雪像她的新名字一样冷冷道:“我没记错的话陆瑟你是班长吧,你和包兴能不能不要上课说话。就凭你这个格调还自比哈姆莱特?”

    陆瑟冷笑道:“哈姆莱特跟我比算哪根葱?我现在不靠就可以只手引爆三个国家的储备核弹……你们林家不赶快屈膝投降,最后全人类为毁灭都是你们的责任!”

    所谓引爆三个国家核弹的威胁有点夸张,但陆瑟的确有把握引爆至少一个小国的核弹,但是他没道理,没必要,也承担不了做了这件事之后的后果,尽管他有做这种事的能力。

    “我靠陆瑟你别想不开啊!”包兴在后面道,“我本来就黑,再被核弹炸一下就更黑了!我算明白了,你不是新世纪的哈姆莱特,你是超级英雄电影里面常见的邪恶科学家!就你这天赋点,来演校园恋爱剧是不是有点浪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