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9】看谁先于心不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是上课要不要说话的问题,陆瑟却扯到了消灭全人类,可见12级智能生物压抑过久,现在相当的放飞自我。

    林琴嘱咐过阿雪要避免跟陆瑟冲突,而且她还要记课堂笔记,便把陆瑟和包兴当成两头会叫的野兽,自己认真学习了。

    陆瑟见阿雪未受挑拨,本还想再搞出更多动作,却看见风纪委员理香拿起一张字体更大的打印表,上面印着

    理香之前阻止冬妮海依转笔的表格是半打印半手写,警告陆瑟的这个却是全打印,可见陆瑟上课说话有多么频繁,多么屡教不改。

    “哈,为了不出声音的维护课堂秩序,还真难为理香了呢。”陆瑟自言自语道,“搞得她在上课时间变成了第二个安芷似的。”

    想到安芷陆瑟又升起了愧疚之心,他觉得自己未能成功进阶成13级智能生物,肯定是这些多余的感情在搞鬼。

    第三节课是叶远峰老师的物理课,这个跟青姿集团董事长沾亲带故的高个子中年人除了在黑板上写公式之外,还不遗余力地赞颂了把一生献给科学事业的电学先锋法拉第。

    陆瑟在课堂上终于不再说话,而是认真写东西,不过他并不是像阿雪一样在记笔记,而是在演算程序函数中的一个输出结果。

    ——林琴以为把阿雪送来给我随便欺负,日子长了我就于心不忍了?何等荒谬!既然你把她送到交火地带,我没道理不向她倾泄火力,倒是要看看咱们俩谁先于心不忍!

    打定主意后,正赶上下课铃响起,进入了上午的30分钟大课间休息时间。

    按照青姿学园高中部的作息时间表,上午的大课间时长30分钟,其中20分钟会用来做眼保健操和跑步,某些时候跑步会换成广播体操,有时候会因为天气不好等原因直接取消。

    陆瑟当班长后也没记得组织过几次广播体操,跑步很多时候也是在体育课上进行的,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青姿学园女生校服属于裙装,不换成运动服根本没法做大幅度运动,否则就是走光给男同学看。

    像大多数时候一样,眼保健操做完后,喇叭里通知今天有可能下小雨,所以跑步活动取消,于是一帮不喜欢运动的人欢呼庆祝,笑逐颜开。

    大课间还剩下25分钟,同学们回寝室的回寝室,买零食的买零食,打球的打球,阿雪收拾好书包并且用自行车锁锁住,以免陆瑟破坏笔记,这才起身打算到操场上活动一下。

    特工必须保证每日的运动量,哪怕是散步也好,不管是有氧运动还是无氧运动,全都好过坐着不动。

    路过慕容姣座位时,吊眼角慕容大小姐用不太友善的目光瞟了阿雪一眼,结果阿雪立刻狠狠瞪回去,匕首切肤一般的刺痛让慕容姣为之一滞,表情好像是被猎犬盯上的野鸭,差点没向后摔倒。

    用锐利眼神给了慕容姣教训之后,阿雪转身便走,不理会身后传来的弱者叽喳。

    “她牛什么牛?不就是一个忠犬女仆吗?慕容小姐你别生气,有她倒霉的时候!”

    从2楼到1楼的两段楼梯之间有一块缓台,虽然天气预报说可能会下雨,此时却有一束阳光从缓台窗户射入,仿佛给地面镀上了一层金箔。

    阿雪没有跟汹涌人流争抢而放慢了脚步,她很喜欢这块缓台的阳光,如果林琴小姐能跟她一块儿上学,放学,每天从这束静谧的阳光之中穿过,那会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然而命运肯定不会遂她的愿,当人潮渐渐稀落之后,阿雪发现陆瑟双手插兜,仿佛在缓台上等着堵截自己。

    “好狗不挡道!”阿雪尽量做出毫不畏惧的样子走到近前。

    “狗?你现在叫阿雪就忘了原来的身份了?”陆瑟笑道,“你下楼要干什么去?”

    因为陆瑟不肯让开,阿雪只得在对方面前停下。

    “我干什么去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瑟的眼镜片反射出诡秘的白光,活像是某些糟糕卡通里边拿女孩子做实验的邪恶博士。

    “你跟我之间,是你爸爸要把你嫁给我的关系,虽然我不见得同意,但是对你考察一番还是有必要的。”

    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让阿雪忍不住想打人,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阿雪的内心挣扎并没有逃过12级智能生物的眼睛。

    “听好,我不喜欢太胖的女生,所以你不准去买零食,倒是可以去散散步做点轻微活动,免得以后没有充足的体力侍奉我。”

    陆瑟的无耻发言再次刷新了阿雪的三观,她本来就没打算买零食,但如果现在按照原计划去散步,岂不是像是很听陆瑟的话,要为将来的“侍奉”做准备?

    于是阿雪转身就走,打算回2楼的高二(1)班教室,陆瑟却在阿雪走到拐角将要转弯之际,猛然间抬起双手,将黑长直少女壁咚在了缓台的西北角!

    “你……你可是高二(1)班的班长!”

    阿雪本来想骂人,但是想了想之后,最终用这句话来提醒陆瑟注意影响。

    “班长就不能谈恋爱吗?”陆瑟说得理直气壮,仿佛天日昭昭、朗朗乾坤之下,世界上属他最有理。

    “你以前一直戴人皮面具,我现在要离近一点好好看你的脸。嗯……没什么瑕疵,也没有常驻林琴脸上的黑眼圈,就是表情不讨人喜欢,好像世界上每个人都欠你钱似的。”

    压迫过来的陆瑟都快亲到阿雪的脸了,阿雪真想从裙子里掏出陶瓷刀,从陆瑟的尿道口使劲塞进去,但是她又知道如果那么做的话,林琴小姐搞不好有生命危险。

    “你可以把我从楼梯上推下去,”陆瑟笑着启发阿雪的思路,“我滚到1楼说不定就变成植物人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在我生命受威胁时会做出极端恐怖的反击,并且绝不会因为我的死亡而停止。”

    虽然在当前的相对位置下,阿雪只要背靠墙壁狠狠踹陆瑟一脚,12级智能生物就要表演周星驰电影里的“无敌风火轮”,但是这样的爽快感只能在想象中体验一下,现在的陆瑟是万万不能死的,甚至都不能真正惹他生气。

    “我领带松了。”陆瑟忽然道。

    “哈?”

    陆瑟的笑容要多邪恶有多邪恶。

    “给我重新系一下领带。你想完成代替林琴嫁给我的使命的话,这是一项很基础的工作吧?还是说你不愿意做,你要惹我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