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2】人工呼吸
    ,精彩小说免费!

    陆瑟把安芷救上岸的时候,文学少女已经呛了不少水,眼镜也不见了,陆瑟的眼镜因为经过特殊处理所以得以保全,视野也没有受到液体浸泡而遭到过多影响。

    但是除了甩在岸边的西服小外套和鞋,陆瑟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湿了,被风一吹透体生凉。

    现在却还不是打哆嗦的时候,因为安芷体质虚弱,落水后又没有主动求生,她虽然被救上岸但自主呼吸不明显,整个人处于溺水昏迷状态。

    “以后别为了男人去死,他们不值得你这么做!”

    看到安芷双目紧闭,表情痛苦,发丝被水浸透而粘在脸颊,如同被暴雨浇淋即将凋谢的小白花,陆瑟的感情在和理性战斗时占据了主动权。

    陆瑟曾经救过溺水的爱丽丝,安芷比爱丽丝重但也没多重,在陆瑟熟识的高中生女孩中,安芷是最轻的一个。

    “怎么样?是谁落水了?”

    “我马上联系附属医院来救人!”

    吃完午饭后,有一些人会选择人工湖回廊做散步地点,发现有人救了溺水的女孩上岸,这几个人要么上来围观,要么去联系医护人员。

    “呼……呼……让出一块地方来!不懂急救的都躲开!”

    陆瑟精于水性,他体力消耗最大的不是下水救人,而是跑来人工湖的过程。

    人命关天,几个男女学生不敢耽误,在回廊木地板上让出一块空地,陆瑟将怀中横抱的安芷小心平放在这里,开始着手急救。

    多年以前,陆瑟在“少林同仁堂”老中医那里学过针灸,在南极科考站德国大夫那里学过接骨,虽然那个老中医特别爱钱而那个德国大夫同情纳粹,但医术是实打实的。

    转瞬间安芷身下就积了一滩水渍,陆瑟发现从少女的外套下方有东西露出来,用手一拽,却是自己送给她的荧光是写字板。

    ——写字板上一个字也没有,是对我极其失望所以没有话想说吗?还是说这更像武则天的无字碑,你放弃评价自己的一生?

    12级智能生物被名为悲伤的情绪萦绕,此时此刻他回归了人类群体,把自己看作了人类的一员。

    ——安芷一心求死,所以并没有像爱丽丝那样拼命打水,不过最后时刻她好像是神志不清的看到了我,将一只渴望获救的手伸出了水面……

    ——绝对不能让她死!如果连一个轻生女孩都救不活,我还有什么资格自称12级智能生物!?

    一毫秒都不能耽搁,陆瑟用滴着湖水的手指解开了安芷的西服小外套,扯掉红领结,把里面的白衬衫纽扣也解开了三个,为的是不阻碍少女呼吸。

    随后,陆瑟跪到安芷身侧,捏住少女的鼻子并抬高下巴,然后深吸了一大口气。

    “人工呼吸!我第一次看到现场版人工呼吸!”

    “话说好像接吻诶!”

    陆瑟完全不理睬围观者的议论,他忍着越来越难忍受的体温流失,一口一口将生命的气息吹入安芷胸腔,他并没有余裕去感受少女柔软的唇,他恨不得自己此时此刻变成一台没有知觉的呼吸机。

    一次又一次,反复多次。

    在陆瑟的努力下,少女的胸口终于有了波动,仿佛是一张黑白照片变得有了颜色。

    “咳……咳……”

    安芷溺水时间终究不长,陆瑟抢救及时让少女很快恢复了意识,围观群众里面顿时爆发出热烈掌声:

    “好厉害!这么专业的人工呼吸连死人也能亲醒了吧!”

    “仔细一看这不是咱们校的风云人物陆瑟吗?他救的人是……”

    安芷转醒让陆瑟松了一口气,面色苍白的少女坐起来咳出肚子里的水,并且因为失去眼镜看不清是谁救了自己的时候,陆瑟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安芷自杀的原因之一就是承受不了舆论的压力,如果让大家知道她自杀未遂,岂不是又会让她沦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陆瑟眼珠一转,他明明已经被冻得发抖,却做出一副喜剧演员才有的表情对大家宣布:

    “吓到你们了吧?这次溺水者施救演习到此为止!感谢安芷为了公益扮演落水者角色,欢迎大家今后加入游泳社学习更多技能啊!”

    “什么?居然是演习?”

    “居然是游泳社的招新活动?你们为了社团也太拼了吧!”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半信半疑纷纷散去,而在古风回廊的两个陆瑟看不到的角落里,分别有两个女孩偷偷望向这边。

    一个是想明白后跟着跑过来的焦青青,她发现安芷投水又被陆瑟救起做人工呼吸,虽然心里嫉妒得要死,却也没有跳出来捣乱。

    “我随便说了一句犯得着去死吗?我被陆瑟拒绝那么多次也没死啊!”

    另一个更隐秘的角落,阿雪穿着全黑的特工紧身皮衣,下半张脸戴着水下呼吸设备,事先做好了下水救人的万全准备。

    此时她摘下呼吸器,掏出手机跟坐镇寝室的林琴通话。

    “是的,陆瑟像小姐你猜的一样下水救人了。安芷没事,已经醒过来了。我会再观察一会儿,确认没有危险再离开的。”

    围观者散去后,安芷终于意识到救自己的人是学长,原来在陷入黑暗之前,她感到有一只来自光明的手伸向自己,并不是单纯的幻觉。

    “学长……”

    情绪决堤的安芷抱住陆瑟的脖子哭了起来,路瑟感到有许多液体滑进自己的胸膛,也分不清哪些是湖水,哪些是少女的眼泪。

    静待了几分钟,陆瑟望着方才还凶险无比现在又复归平静的湖面,轻声道:

    “安芷,是我错了,你我之间的短信虽然被人做了手脚,但最终责任还是在我。我明明可以计算出这种结果,却没有主动阻止,我沉迷于扮演可靠的学长,却任由不负责任的暧昧滋生……我对不起你。你能原谅我,并且让我做你的第一个朋友吗?”

    安芷在陆瑟怀中微微扬起脸来,表情疑惑,她因为浑身湿透而下意识渴求着学长的体温,思维呈现断档。

    陆瑟继续道:“你这次之所以会轻生,连一个知心朋友也没有是重要原因。为了修正我的错误,我愿意成为你第一个朋友,尽我所能让你变得开朗、坚强,不会再为了不值得的人、不值得的事抛弃生命。”

    “我……”安芷眯起眼睛搜索到了近在咫尺的写字板,她还是想通过写字板跟学长交谈。

    然而陆瑟忽然站起来,对失去了身体倚靠的安芷说:“不要盲目崇拜别人,崇拜是人与人之间最遥远的距离。下面我要做的是为了致歉,也是一个有相应能力的人应该为朋友做的。”

    话音未落,陆瑟跨过栏杆,“扑通”一声再次跃入人工湖,吓得安芷想要呼救却又喊不出来。

    整整3分钟之后,陆瑟从湖底返回,湖水顺着他紧贴额头的湿发分流而下——浑身湿透又经历了一次冷水洗礼的同时,他带回了安芷毫发未损的红框眼镜。

    “对不起,我现在只能说这句话,并且给你这个……阿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