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4】将军
    ,精彩小说免费!

    这天下午,林光政秘密飞抵冬山市,由5名保镖护送至近郊的一栋民宅。

    “林总,这里就是……”

    保镖有些不相信这栋外表破旧的二层小楼里,住着林总要找的人。

    林光政挥了挥手让保镖们停步,然后独自一人走进了黑洞洞的大门。

    门并没有锁,门前停着一辆军绿色吉普车,林光政打听到行踪诡秘的陆子东今天要回老宅拿东西,想见老同学的话,机会只有现在。

    这栋老宅,林光政上大学时不知来过多少次了,却不曾带有现在这样的心情。

    “子东……子东你在里边吧?”

    走上楼梯,来到记忆中陆子东埋头打代码的书房外面,林光政想要敲门,没有关严的门却自己开了。

    “谁?”

    陆子东仿佛干坏事被发现一样转过头来,他穿着科研人员的那种白大褂,材质很好,他双手正捧着一沓边角发黄的打印资料。

    “是……是我。”林光政尴尬道,“我知道给你打电话你未必会接,就抓住这个机会来了……是我错了,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陆子东一皱眉,布满灰尘、光线昏暗的书房里,仿佛回荡着当年四人约会时的欢声笑语,当年谁也想象不到陆、林两家会搞成这样。

    “你回去吧,我现在有自己的事干,也并不想报复你……”

    “可是你儿子想报复我啊!”林光政抓住自己领口并不存在的领带,好像虚空之中有什么可怕事物使他窒息。

    “陆瑟编写的可以千里之外取人性命!连环杀人案你一定也听说了吧?”

    “是。”

    “总之我现在很危险!我女儿……你儿媳妇现在也受生命威胁!子东,你能不能想办法让陆瑟不要这么干了?”

    陆子东看了看身体发抖快尿裤子的林氏集团董事长,叹了一口气,将打印资料放回了桌上。

    “我儿媳妇?你指责我贪污将我踢出公司的时候,不是已经正式撕毁了陆瑟和林琴的婚约了吗?”

    林光政面现愧色,他想把手放在旁边的书架上调整调整心态,却抹了满手的灰。

    “子东,我对不起你……但是你要相信我那不是我的本意!公司融资需要金洋的支持,但是金洋嫌咱们的股权结构太复杂,说至少应该减少一个联合创始人……”

    说到这里,林光政慌张地打量陆子东的表情,生怕陆子东想起陈年往事大发雷霆,然而老同学的面容却出奇的平静。

    “所以金洋的注资比多年同学情谊还要重要,我当年还以为你的想法跟我一样呢。第一次创业不成功,有好朋友在身边随时可以再来,你却觉得只要身价千亿,好朋友要多少有多少,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林光正半晌无语,他这些年穷奢极欲,“女朋友”的确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但再也没有像当初陆子东那样可以交心的朋友了,周围的人一口一个“林总”,考虑的都是商业利益。

    “我,我确实后悔了,我也通过妻子向你们支付过一些经济补偿,但是听说你们都捐给企鹅保护组织了……我身为上市公司董事长需要对股东们负责,所以才没有对你公开道歉……”

    “私下道歉也不需要。”陆志东的手再次伸向那堆资料。

    “子东,子东你听我说!”林光政冲上去拽住了陆子东的白大褂衣袖,“你不看在我面子上也要看在我老婆的面子上,咱们两家的关系也不全是那么僵!我现在除了公开道歉以外什么都可以做!我把女儿嫁给你儿子,以后你失去的公司股份就全都回来了!”

    “你要把林琴嫁给陆瑟?”

    “不,不是。”林光政的目光躲闪着老同学,“我是想把林雪——她还有一个代号叫阿尔法——嫁给陆瑟,我已经跟阿雪好好说了。林琴健康状况不好,我觉得嫁给陆瑟不太合适……”

    陆子东看着林光政的眼神,出现了一种自上而下的怜悯和鄙视。

    “林琴身体不好,出生不久就接到了数份病危通知,这件事我和妻子是知道的。但我们从来没有嫌弃过她,如果你们最后没有撕毁婚约,我现在也绝不会反对陆瑟和她在一起……儿女的婚事没必要考虑那么多利益,更不应该成为一种交易!”

    林光政被陆子东呵斥,本来差不多的身高矮了一截,他为难道:

    “可……可是林琴现在和陆瑟的关系很紧张,我也不知道这个古怪女儿心里是怎么想的……”

    “你就知道阿雪心里是怎么想的吗?”陆子东讽刺,“你确定阿雪就是你用来交易的最佳人选?”

    林光政犹豫道:“我觉得阿雪最后会同意的……爱丽丝喜欢陆瑟但是年纪太小,林怜信上帝信得脑子不太好使,恐怕和陆瑟过不到一块去,理香的话,我已经对不起她妈妈了,不想也对不起她……”

    正在这时,突然有一个20来岁警卫员模样的人,带着现役军人才有的凌冽气质走入屋内,向陆子东敬了一个军礼后,开口道:“陆将军,这个人是谁?需要我把他处理掉吗?”

    这人的语气丝毫不像开玩笑,林光政也算见多识广,他上下一打量这人,感觉对方绝对是在枪林弹雨中打拼出来的特种部队老手,擦过太阳穴的一处弹痕伤疤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他没有偷看国家机密资料,”陆子东平静道,“看了也看不懂。他是林氏集团董事长林光政,曾经跟我交情莫逆的老同学。”

    “我知道了陆将军,请您尽量快一点,刚才的电话是主……总之还有很多事需要您回去处理,我就在外面,有需要随时可以下命令!”

    说完,警卫员又行了一个军礼,用眼神给了林光政一个警告后,默默退了出去。

    林光政这下可不淡定了,他知道陆子东不是那种故弄玄虚的人,陆子东向来都非常低调,哪怕自己做出了什么天大成绩也不主动向外宣扬。

    “陆……陆将军是什么意思?刚才那个警卫员的身手恐怕我外面的5个保镖一块上也赢不了……他还配枪……子东,你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

    陆子东摇了摇头,好像很懊恼被发现了这些。

    “小美她在南极执行秘密勘探任务,国家也需要我来做网络秘密部队这档事,我又怎么能推辞呢?将军什么的是虚衔,我手底下也没那么多人……”

    林光政顿时就吓傻了,他早就发现陆子东行踪不定,却没想到是在为部队工作,在网络战越来越重要的当代,陆子东在网络秘密部队有将军军衔,这就已经不是一个企业家能惹得起了,何况又有那样的大杀器……

    “子、子东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林光政的眼泪说来就来,突然一边哭一边给陆子东跪下了。

    “我卑鄙无耻!我无耻下流!我胆小如鼠!我经不起金钱诱惑……总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就给我和我女儿们一个机会吧!我当年还请你吃过烤串儿呢!”

    一边抱着陆子东大腿一边哭求,联系到前日抱着阿雪大腿哭求,林光政还真是哭求专业户。

    警卫员听见哭声,隔着门缝朝里面看了一眼,但没进来。

    陆子东木然地任由林光政抱腿大哭,等到对方嗓子有些哭哑了,也想不出什么自贬的新词了,才缓缓开口道:

    “陆瑟的不是我能干预的,国家对此也十分关注,这里面有非常复杂的因素。但是我可以简单点告诉你,只要没有谋害我家人的心思,不会无端启动,该怎么做你应该自己明白。”

    “是,我懂,我明白了。”林光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还跪着不肯起来,“我再也不会有任何坏想法,顶多就是撮合两家的亲事而已……子东你如果有什么需要,不,国家如果有什么需要林氏集团的地方,尽管跟我说!我绝对马不停蹄马上办到!”

    这时警卫员又探进来半个头,面露难色,大概是被电话催得急,陆子东点了点头,托起那一沓资料,让林光政放开自己的腿。

    “子东,我来帮你拿。”林光政起身后想献殷勤。

    陆子东并没同意,反倒把资料挪到了林光政够不到的方向。

    “这是最高级别国家机密,你看了我就有权力枪毙你!赶快走吧,以后好自为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