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8】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精彩小说免费!

    “黑暗料理”最初的意思并非是菜肴难以下咽,而是料理的过程过于残忍,比如活吃猴脑、活烧鸭掌、活叫驴……这种烹饪方式只重视美味,其他都可以抛之不顾。

    杨刃和他的师傅就是这样的“黑暗料理原教旨主义者”。为了获取最珍稀的食材,炮制出最极端的美味,他们肯付出的代价普通人难以想象。

    杨刃的师傅在烹饪铁板乌龟时,被百年老龟一口咬住不可描述之物,牺牲在了自己奋斗一生的厨房;杨刃为了接触到更多珍稀食材,也不得不忍受金世杰的愚蠢,天天给他做菜,陪他胡闹。

    “杨少,宿舍楼底下好像是陆瑟在搞幺蛾子,咱们去搞搞他吧!”

    金杨亲卫队当中的“金粉”比较爱钱,而“杨粉”比较看脸。杨任去便利店买山药、大葱时,有好几个“杨粉”义务跟随,帮忙拿东西帮忙出钱(在学校里大家的每周额度都是等值的,金世杰再有钱也带不进来)。

    “不可以去,”杨刃一张冷峻的脸孔出现痛苦之色,“距离还远你们闻不到,但是我……”

    冷面厨神从小接受训练,为了追求厨艺的最高境界,锻炼出了超视觉、超听觉、超触觉、超味觉、超嗅觉。林怜要是一次炖10锅这种毒鸡汤,恐怕隔着老远就能把杨刃给杀了。

    哪怕杨刃做出再美味、再能俘获心智的料理,对味觉、嗅觉迟钝的林怜也没啥作用,所以新旧两代“黑暗料理”对决,林怜完胜。

    然而林怜并不知道自己获得了“战胜黑暗料理原教旨主义者”这样的殊荣,仍然因为自己遭到专业厨师批评而伤心落泪。

    “原、原来大家都是为了安慰我,才说我做的菜好吃的吗?虽然也有说难吃的,但我以为他们一定是开玩笑……”

    小佳道:“林怜姐姐,都已经是‘他们’了,应该那样说的人也不少了吧?要不林怜姐姐你以后不要做菜了怎么样?咱们一起照顾动物吧,我还是挺喜欢动物的!”

    陆瑟的妹妹能够正常说话,是因为陆瑟已经戴着防毒面具,把汤锅端到了宿舍门口的“危险物品处理罐”旁边,打开盖子把毒汁全倒了进去。

    全世界都在反恐,青姿学园也准备了类似地铁口“防爆罐”的装备,足以应对小规模爆炸和化学泄漏。

    只不过鸡汤倒进罐子以后发出了不祥的“滋滋”声,宿管大爷害怕得直朝陆瑟挥手:“这什么玩意儿?你喜欢做化学实验也不能量产浓硫酸啊!”

    处理掉毒鸡汤之后,周遭空气为之一新,虽然还残留着一些沙林毒气和芥子气的味道,但陆瑟总算能摘下防毒面具了。

    走回桌游社长桌侧面,陆瑟想安慰一下握住胸前十字架哭泣的林怜,刚开口说了半句:“小佳的建议没错,你在厨房里的这种破坏力如果用在未来的老公身上……”

    维克多却仿佛听到了神明启示,瞪大眼睛道:“对啊!林怜寺林琴的妹妹,理论上也是你的备选女朋友!我发过誓要用最拿手的法式湿吻夺走你的所有女朋友……”

    说着也不看看场的气氛,努起章鱼嘴就亲向陷入悲伤的修女。

    包兴大惊:“你这家伙怎么趁人之危!”

    小佳却翘着二郎腿道:“放心吧,林怜姐姐是被上帝保佑的,另外我在跟哥哥说话,不是在跟你说话。”

    果不其然,维克多还没有碰到林怜,脚下便踩到了刚才掉落的鸡汤小碗,他“妈呀”一声摔了个狗啃屎,满嘴是血,好悬把门牙也给摔掉了。

    “诶?维克多先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林怜好心地想要进行救治,陆瑟牵住林怜的左手,阻止她俯下身去。

    “这是正义对无耻之徒的惩罚,会有别人给他收尸的,咱们去谈点别的。”

    没经过对方同意就牵女孩子的手,这是不够礼貌的行为甚至有非礼之嫌,哪怕被林怜的攻击都不奇怪。

    然而陆瑟偏要试一试,之前林怜给了陆瑟恶意反弹的豁免权,现在陆瑟认为林怜所受的保护跟自己受保护有内在联系,所以有必要对林怜的“神佑”进行进一步研究。

    也就是说,需要故意试探在林怜身上的表现——在危险的边缘反复试探。

    林怜被陆瑟牵住手没有反抗,她正在心情低落,便点了点头,跟陆瑟往教堂广场的方向走了。

    包兴呲牙道:“陆瑟牵手怎么这么容易啊?小佳,你说咱们俩不如也……诶?小佳人呢!?”

    ※※※

    冬季的晚八点,小教堂广场被夜色笼罩,纯洁的月光洒在穿纯白修女服的林怜身上,让她更添神圣气质。

    陆瑟走到小教堂门口还拉着林怜的手,哪怕被郭神父瞧见也我行我素,林怜竟也由着陆瑟,好像一只温顺的月下白鹿。

    破解比破解防火墙难出百倍,哪怕是美国政府的防火墙被攻破,也不可能直接用b-2轰炸机来炸你,可有千里之外夺人性命的能力,而保护林怜的跟保护自己的是否有关,是否有有共性和差异,陆瑟都不得而知。

    “有一种说法叫修女是上帝的女人,我现在这种行为可以说是跟上帝抢女人啊……不过如果遇上上帝就打退堂鼓,也就算不得12级智能生物了……”

    “诶?陆瑟同学你说什么?”

    林怜仿佛是把陆瑟当成是过马路时需要注意安全的小朋友,将他的手握得更紧。

    对于林怜只会感到罪恶感而很难感觉到羞耻感的特性,陆瑟有点头疼,换成千叶理香的话,一张结婚申请表格就能让她方寸大乱,林怜却纯真得让人下不去手,很多时候即使下了手对方都察觉不到。

    “我刚才复习了一下印第安语……话说林怜你任何时候都戴着十字架吗?我听小佳说你洗澡的时候也不摘?”

    “嗯,洗澡的时候虽然会有些硌得慌,但是我戴着十字架就会非常安心!”

    问女孩子洗澡时的细节,已经接近骚扰,但是林怜并未发觉。

    陆瑟的眼镜片反射出阴险的白光,低声道:“那么,如果有人扯断你的十字架,你会不会生气呢?你生气的话上帝会不会使劲惩罚他?”

    话音未落,陆瑟猛然抬起没和林怜交握的那只手,一把将金十字架给拽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