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9】姐夫欺负小姨子
    ,精彩小说免费!

    金子是一种很软的金属,陆瑟从林怜胸口拽断金十字架并没有花太多力气,只不过因为“万有乳力”的关系,他好像碰到了什么更软的物体。

    “啊!”

    林怜发出惊叫,但其中的疑惑大于惊讶。

    “陆瑟同学为什么要……”

    陆瑟松开了林怜的手,把金十字架攥在另一只手的手心,他环视四周,没见到有足球、篮球射来,仰望星空,也没有燃烧着的陨石降下天罚。

    ——林怜的,也就是,并没有对我发动!

    抢走金十字架还不小心摸到咪咪,换成别人这么对待修女,就算不立即去世,现在应该也只剩半条命了。

    果然不会对我造成伤害!那么林怜会不会也免疫我身上的?

    陆瑟可以故意惹林怜生气来试探,反过来却没那么简单,林怜并非是很容易被日常小事激怒的类型。

    刚才要是尝一口毒鸡汤,陆瑟倒是可以成功让林怜成为“威胁自己生命”的存在,但是代价太大,万一直接死了就太悲剧了。

    “陆瑟同学为什么要抢走我的十字架?”林怜再次问道。

    为了继续对进行试探,陆瑟做出一个邪恶的表情。

    “因为我很坏,我想要欺负你,我想践踏他教徒的尊严!怎么样,有没有对我生气呢?”

    林怜反而笑了起来,之前因为料理被批评而产生的失落感掉到了九霄云外。

    “陆瑟同学真会跟我开玩笑!其实抢十字架是假,想要非礼我是真吧?林琴姐姐已经嘱咐过我要小心这种事了……”

    陆瑟不禁无语,他攥着十字架,不明白林怜为什么可以开心地笑着来说这些话。

    不过一不做二不休,陆瑟身为一个科学家,在探索科学的路上是不会轻易回头的,哪怕是非礼女孩也是以科学的名义!

    “哼哼,没错,我是在非礼你……那你现在有没有生气,有没有打算向上帝祷告,让他惩罚我呢?”

    林怜双手在胸前合握,闭上眼睛仿佛化作了圣母玛利亚雕像,女孩手指上的绷带部分脱落了下来。

    “既然陆瑟同学强烈要求,那我勉为其难的祈祷一下吧……上帝先生,刚才有一个男人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摸了我,我并没有生气但他说我应该生气,所以麻烦您按一下天罚的按钮……”

    陆瑟立即紧张起来,对于足球、篮球以及陨石的防卫,变成了刚才的十倍。

    然而并没有天罚发生,林怜祈祷到一半吐了吐舌头,调皮道:“开玩笑的!我说过不会用神罚来对付陆瑟同学,陆瑟同学就不用担心这个!”

    撤销祈祷(召唤陨石)姿势后,林怜的语调变得没有刚才那么欢快了。

    “陆瑟同学,我知道你心里对林琴姐姐还有怨气,阿雪替林琴姐姐上课时经常被你欺负也是这个原因吧?她们俩在很多地方都惹你不高兴,想让你就这么原谅她们太强人所难了,不过……”

    “不过陆瑟同学可不可以把怨气分给我一些?如果你觉得刚才那样算是欺负我的话,以后尽量来欺负我好了,把一部分怨气发泄在我身上,别人那边就会好过一点……我不会在意的!”

    佛教里有“以身饲虎”的传说,林怜的大无畏献身精神让陆瑟的理性也稍微动摇了。

    “十字架还给你吧,你这人欺负起来真没意思。”

    “哎呀!我的眼睛!”

    林怜本来想去接十字架,却被夜风吹起的沙尘迷住了右眼,她眼睛特别大又站在风口,难免会出这种事。

    “不要紧吧?”陆瑟暂时把十字架塞进校服口袋,上去帮忙看林怜的眼睛。

    “是右眼吧?你把眼皮撑开,我帮你吹一下。”

    “好,好的,好像不光有沙子,还有睫毛掉眼睛里了……”

    林怜老老实实的让陆瑟吹眼睛,两人的脸离得特别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接吻现场。

    教堂门口的郭神父表情难以形容,向这边看的教众也窃窃私语。

    “那个发际线有点高的少年是谁呀?居然和咱们的修女谈恋爱……”

    “唉,林怜只是见习修女,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人长得又漂亮,没人追才不正常吧!”

    “没人追难道不是因为她做的饭……”

    陆瑟不去听那些闲言碎语,专心一致地帮林怜吹眼睛,掉进眼睛里的那根睫毛很快被弄掉了,但是沙粒仿佛是钻进了更深的地方。

    以前陆瑟没少帮小佳吹眼睛,这方面也算是经验丰富,但对方换成林怜总是觉得有些力有不逮,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对**夹在两人之间,每次陆瑟想要靠得更近,就会将它们压得变形,实在是有够分心。

    “不行了,有点疼,要是有眼药水就好了……”

    林怜轻轻把陆瑟推开,自己蹲在地上双手抱住白丝包裹的膝盖,开始往外挤眼泪。

    “用眼泪把沙子冲掉吧……我很擅长哭的,只要想象耶稣先生被钉上十字架的惨状……”

    林怜不愧有哭泣天使的称号,她蹲在地上想象了一下耶稣被钢钉刺传手骨的痛苦,立即有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出来摔在地上,没过多一会沙粒就被冲了出来。

    然而距离远向这边看的人不明白其中缘由,纷纷做出了很不符合事实的猜测:

    “怎么回事?咱们的修女怎么哭了?”

    “一定是那个男的想强吻林怜!太卑鄙了!把这么有爱的林怜都弄哭了,怎么还没有神罚降临到他头上?”

    “哎我听说林怜向上帝祈祷,让一个叫陆瑟的人免疫了神罚,这家伙好像就是林怜她姐姐的未婚夫……”

    “那就更混蛋了!姐夫弄哭小姨子是什么意思!不行我要过去揍他!”

    郭神父见群情激奋,连忙呼吁大家冷静:

    “不要冲动,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冲动!现在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而且青姿学园允许咱们在教堂活动,这本身已经是和市政府磋商之后开的特例,咱们再打了学生,可能以后会被禁止活动的!”

    教众们这才放弃上前殴打陆瑟的打算,不过这并没有阻止其中好几个老太太摆开阵势,念着郭神父也听不懂的经文,诅咒陆瑟喝凉水塞牙,放屁崩脚后跟。

    无独有偶,林琴由女仆莫莉陪同着,正打算过来欣赏陆瑟有没有被林怜的毒鸡汤毒死,却看见林怜被陆瑟拉到了教堂广场,而且现在的情况看上去是林怜被陆瑟欺负得蹲在地上大哭。

    “你……”林琴立马就不淡定了,她踩着高跟鞋快步走上前,大声质问陆瑟道:“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是我让她给你送鸡汤的,你有什么怨气也应该冲着我来!”

    一班教徒们这回高兴了,其中的大妈尤其喜笑颜开。

    “快看,正主来了!姐夫欺负小姨子这种事,就是应该姐姐出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