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5】特权阶级
    ,精彩小说免费!

    尹教授举了很多不利于青姿学园的例子,让刘千鹏听得心花怒放,庞大海要报复的目标却不是青姿学园,而是陆瑟一人。

    “你们听没听说过这个学校里有人大肆破坏书法界稀世珍宝……”

    书法是庞大海的命,他觉得别人也会因为这个义愤填膺,小娟老师却打断了他。

    “尹教授提的几件事里面传言居多,只有高二(8)班的班长有精日倾向这件事可以确定。不过自从国家和学校出台了相关法规政策之后,他也算收敛了不少。再搞事的话,尹教授也可以在他身上实验你先进的电疗设备,不是吗?”

    小娟老师受教育局聘任,是旅美归国的精英教育家,靠努力和耐心曾经让许多自闭症学生敞开心扉,能够正常上课,尹教授却非常擅长用电疗设备把正常学生变成自闭症,两人怎么想都不可能对脾气。

    严局长咳嗽了一声,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道:

    “我可能是年纪大了,思维有些僵化,喜欢从上到下看问题。俗话说:要想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冬山市青姿学园的现任校长是何其美女士,这是一位雷厉风行、敢作敢为的女校长,纵然青姿学园现在还存在小小的问题,我相信在何校长的带领下,将来这里一定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全国教育典范!”

    刘千鹏是何其美初恋情人的儿子,两个人因此产生了种种“孽缘”,由于何其美动不动就当面跟刘千鹏说“你差一点就是我儿子”,所以刘千鹏对何其美意见很大。

    “严局长,我境界低,看东西的角度也比较低,不过毕竟是在青姿学园里边呆过,知道一些内情。”

    刘千鹏不紧不慢的说道,无神的双眼虽然看上去不像武林高手,怨恨的表情却有点像幕后黑手。

    “何校长怎么样暂且不论,这个学校的学生,成分可相当复杂呢!“

    严局长诧异道:”怎么个复杂法?不就是原本就读在青姿学园的学生,再加上托管的冬山一中学生吗?“

    刘千鹏笑道:”严局长,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青姿学园的学生和冬山一中的学生以前是有矛盾,但放到现在已经问题不大。大家全都买好了瓜子、板凳,坐等着看真正的特权阶级演出好戏呢!”

    “特权阶级?何校长推出学生额度制度,就是先从消费力上做到人人平权,我觉得她做得很好嘛!你说的特权阶级又是哪儿来的?”

    这时一个高三男生从旁边路过,他猛然看见刘千鹏,忘了刘千鹏已经不是这里的副校长了,下意识地向刘千鹏行了个礼,之后才有些尴尬的走了。

    刘千鹏一边怀念着在青姿学园贪污公款的好日子,一边道:

    “何校长用额度限制了学生们的每周花销,但是治标不治本,除了金钱以外,特权阶级能支配的资源多着呢!”

    “咱们也不提太多,只提高二(1)班,高二(1)班有什么人?现在高二(1)班有林氏集团董事长的五个女儿!那可是跨国大集团,他们不算特权阶级谁算特权阶级?”

    尹教授附和道:“有道理,林氏集团可是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结果他们想收购我的网瘾治疗学校出价还那么低,真是不仗义!”

    小娟老师拿眼神扫了尹教授和刘千鹏一眼:“你们讨论的时候别掺杂这么多私怨好吗?”

    “不是私怨,”刘千鹏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表情,“据我所知,林光政的女儿们已经要把学校闹翻天了。”

    “大女儿林琴带了一个女仆来上学,然后每天躺在寝室里,让另一个叫做阿雪的妹妹来替她上课。这个阿雪有特工背景喜欢冒充别人,不是化妆成同学就是化妆成老师,还从二楼上跳下去引发过大骚乱。”

    “二女儿林怜呢,号称是青姿学园校花,每天一放学就穿着修女服来回溜达,逼别人吃她做的有毒料理,当初我自己都差点被毒死!”

    “还有两个混血的女儿,千叶理香跟爱丽丝。千叶理香明明到了中国还戴着在日本时的风纪委员袖章,这往小了说是不肯入乡随俗,往大了说,是践踏我国的司法独立性!”

    “爱丽丝和那个阿雪一样算是旁听学生没有学籍,但是这小丫头也不省心,前些日子高二(1)班去敬老院探访,其中一个老人很快去世好像就和爱丽丝有关。”

    严局长听到这里实在听不下去了。

    “这些事情我以前确实没有听别人讲过,也没法立即分辨真伪,但是你说那个叫爱丽丝的,去了敬老院以后就让一个老人去世了……难道是她动手打了老人吗?”

    “那倒没有,”刘千鹏心虚道,“就是她逼着老人给她当绘画模特,让老人僵坐了太长时间,身体、身体就不行了……”

    庞大海听刘千鹏提到特权阶级还挺高兴,等了好一会却还没听见提到陆瑟,他等不及刘千鹏继续铺垫了。

    “不对不对,问题最大的不是林光政的女儿们,是专门跟林光政女儿们作对的一个陆瑟的小子!这小子是个黑客,盗取各种国家秘密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没法抓他,最可气的是他为所欲为,我好不容易见到一幅《兰亭序》书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被他,被他给……”

    庞大海说着眼圈红了,他这么大人,谈起《兰亭序》书帖来,仿佛那是遭陆瑟玷污后抛尸的自己的女儿。

    小娟老师道:“虽然我不知道兰亭书帖的事,但是没有证据就不能说人家盗取国家机密。”

    “怎么没有证据?”庞大海急了,他伸手一指刘千鹏,“刘先生以前在青姿学园干的好好的,都是陆瑟黑进电脑伪造所谓贪污罪证,才害得刘先生出来干武馆……我说没有证据的意思是没有可以提交给警方的证据!”

    刘千鹏赶忙在一旁摆手,示意庞大海不要再提以前在青姿学园的事,他自己知道贪污是真的,深究下去对自己没好处。

    几人对话时,尹教授看见从体育馆走出来一名斜背单肩包的长发女学生,应该是运动完之后刚换回校服,一边走一边微微弯腰,将右腿的长筒袜提到更正确的位置,露出了肉色的绝对领域。

    尹教授的眼神忽然变得有点像狼,他舔了舔嘴唇,一直注视着女生的黑丝美腿消失在便利店大门后。

    “嗯哼!”严局长咳嗽了一声让尹教授自重,然后道:

    “这个陆瑟我倒是有所耳闻,何校长貌似是很欣赏他的才能,任鸿德先生也跟陆瑟见过面,对他颇有些正面评价……我觉得少年才俊有些任性也不奇怪,这个时候才要显示我们教育的力量,不是吗?”

    严局长好不容易镇住场子,却看见一个头发青绿,带粉色美瞳,右臂上有云彩纹身,裙子底下的裤袜如血鲜红,仿佛掉进五色染缸又爬出来的女生,双手插兜,吹着泡泡糖,姿势非常“社会”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严局长震惊道:“这个,这个人是谁?光是她身上的颜色就违反校规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