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6】多年以前
    ,!

    第4节课快要开始时,陆瑟接到了2号人物弗雷的电话。

    陆瑟从老爸那里获得了奥丁的通讯权限,奥丁更是在虚拟圆桌会议当中赋予了陆瑟“紧急通讯员”的职责,当大家想联系奥丁又联系不上时,可以通过陆瑟这个中间渠道。

    “弗雷作为混沌俱乐部的no.2,更是获得了一个虚拟号码可以拨打转接到陆瑟的手机,他没有循着这条线索去查陆瑟的真实身份,因为没有必要,也会违反俱乐部成员之间的基本礼仪。

    “10号,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成为紧急通讯员,但是奥锻芙蕾雅现在双双失踪,我联系不上他们是事实……芙蕾雅估计是被奥丁给泡到手了。”

    弗雷说话时用的是英语,语速很快,陆瑟用更快语速的英语来回答他,顺便找了一个男厕所隔间并且把声音放低。

    泰龙刚好在小便池前面提上裤子,他和自己的跟班小弟议论道:“boss上厕所都在练英语,真是用功!”

    陆瑟心想:奥丁是我爸,芙蕾雅有时候是我妈用提线木偶程序扮演的——我爸不泡我妈还去泡谁?

    只不过这种内情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陆瑟故意哑着点嗓子装作年龄比较大的样子,他倒是不害怕弗雷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觉得神秘组织应该有点神秘组织的样子。

    反正他这么做很愉悦,面前陆瑟做事情以自己愉悦为优先考量。

    男厕所里有人用中文讨论着:“上一堂突击考试题可真难啊!”

    弗雷的通话背景音里也有人英语讨论着:“特朗普这个傻逼,在奥巴马任内就没有一个复仇者死掉!”

    以陆瑟和弗雷的能力,想要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和确切住址易如反掌,正是因为太容易了,所以两人都不怎么防着对方。

    陆瑟说:“有什么要紧事?我也不保证一定能联系上奥丁,你说一说是什么事,看看咱们俩能不能一起解决。”

    听声音,弗雷貌似是快速打击了笔记本键盘。

    “我还以为10号你会更敏感些呢,俄罗斯出现了一个新病毒你知道吗?电脑中毒后,画面会被替换成双眼发光的斯大林,同时循环播放苏联国歌。10分钟之内如果你没有输入自己的感染日期和苏联成立日之间的数值差,你的数据就会被全部清空……现在有人认为这件事跟混沌俱乐部有关,在俄罗斯的33号被抓起来了……”

    陆瑟苦笑着用俄语说了一句俄国俗谚:“还真是遇上了33件坏事情呢……”

    “你别显摆你的语言能力了!”弗雷道,“现在没有奥丁主持大局,我这边也有很多私事,你离俄罗斯近还会俄语,能不能想办法把33号捞出来?”

    陆瑟的通话背景音里边有汉语,得知陆瑟在中国非常容易,陆瑟也没打算隐瞒。不过他还是皱起了眉头。

    “我现在别说是出国,连上网都不方便,要不然出现新病毒的新闻我会不知道吗?不过33号的事我会想办法的,如果病毒真不是他做的,那么咱们只要揪出来真正的病毒制作者,就可以证明他的清白。”

    “没错啊,”弗雷道,“你虽然只排在第10但能力不亚于弗蕾雅,交给你办我很放心了!加油!”

    陆瑟挺不满意:“喂喂,你才是混沌俱乐部的2号人物吧?你现在上网方便手头还有笔记本,为什么你不去证明33号的清白?你的私事就那么忙?”

    弗雷“嗯”了很长时间,叹了一口气道:

    “你也知道,5号她从墨西哥来投靠我了,我们俩现在住在一起,我得先帮她解决身份问题,还要照顾孝,真的是分身乏术……”

    “哪来的孝?你和5号才在一起那么短就有孩子了!?”

    “不是我们的孩子,是5号从墨西哥带来的孩子,不过现在说成是我们的孩子也没什么问题……”

    陆瑟无语,他本以为5号是只身一人从墨西哥去投奔身在美国的弗雷的,没想到还带了一个拖油瓶。

    “好吧,弗雷你很伟大,能把女朋友跟别人生的孩子视若己出。你确实有私事要忙,33号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吧。”

    “等等,10号你说什么?”弗雷急道,“这孝不是5号生的,只能算是5号的弟弟!”

    “算……是?”

    “因为啊,你也知道墨西哥很乱,经济状况也不好,5号的妈妈早些年就当了代孕母亲。可是不知为何后来委托方没了消息,5号跟自己的妈妈也失散了,就一直照顾着这个虽然基因上跟她无关,但是感情上已经不可分割的弟弟,现在他们都来美国了我肯定得照顾他们吧!”

    “原来如此,”陆瑟松了一口气,“我刚才想岔了还以为你变成绿巨人了……总之好好照顾你女朋友和她弟弟吧!听你说的样子,他弟弟也没有几岁?”

    “嘿,没有几岁眼神可凶着呢!他又瞪我了!5号说他如果留在墨西哥的话长大后一定加入黑帮,我们好好教育他看他的眼神能不能变好一些吧……”

    上课铃很快响了,陆瑟跟弗雷交代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在体育馆门前,焦青青听见上课铃响,脚步却丝毫没有加快,仍然双手插兜吹着泡泡糖,甚至行进的方向都不是主教学楼。

    “这位同学,”严局长叫住焦青青道,“已经上课了你怎么走的还这么慢?还有你头发眼睛的颜色,还有纹身……”

    焦青青停住脚步,先是白了严局长一眼,随后看到另外四人,回想起这大概就是班主任甄世强第一堂课说过的,入住青姿学园视察的五人小组。

    关于这个哪怕焦青青想忘掉也忘不掉,因为校门立柱上悬挂着非常显眼的横幅标语——热烈欢迎教委观察小组视察我校。

    然而虽然知道了这五个人的身份,焦青青却并不打算给他们面子,整个人的态度仍然像个小太妹。

    “我逃课怎么了?我逃课学校扣我额度,哪一点不符合校规?至于我头发和眼睛的颜色现在已经弄不掉了,我入学的时候校长都没跟我谈这个,你们干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这位同学你怎么……”严局长是个很有学者气质的人,他被焦青青没上没下一顿怼,捂住胸口好悬没犯心脏病。

    刘千鹏在旁边以看热闹的心态笑道:“严局长您看,这丫头我之前忘了说,她就是林氏集团二把手金洋的女儿,小名叫青青。”

    焦青青把泡泡糖随地吐掉,恶言恶语地对刘千鹏说:“我姓焦!青青这种昵称也是你们叫的?要叫也得叫我青青姐!”

    严局长刚才给青姿学园说了不少好话,结果第一天就遇上了焦青青这货,气得他直从上衣口袋里边掏救心丸。

    庞大海看着焦青青双眼充血:“你不就是陆瑟的女朋友,在我的奔驰车上乱写乱画的人吗?你等着,我和陆瑟,还有你没完!”

    焦青青一只肩膀高,一直肩膀低,挑衅性地望着庞大海和刘千鹏:“你们两个怎么混进观察小组来了?这世界上还真是有人喜欢找不自在!”

    小娟老师冷冷对尹教授道:“这种不良少女应该很符合你的网瘾戒除中心的入学要求吧?你要不要找机会把她电一电?”

    尹教授却一直盯着焦青青的高光红裤袜,现在才回过神来。

    “哈哈,小娟老师你说笑了,这里是青姿学园的地盘,不过要是何校长让我电,那我就电。”

    这时,陆瑟的物理老师叶远峰从便利店里走了出来,他拎了个塑料袋抬头看见五人小组,尤其是看见严局长身后的小娟老师,不由得脸色发白,把塑料袋里的洗衣板和医用胶布都掉地上了。

    小娟也回望了叶远峰一眼,但是没有走过去跟对方说话。

    她已经等了16年,所以不介意再多等一点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