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8】踢馆顺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刘千鹏说得如此夸张,严局长赶紧绕着点林怜走,结果一个穿红色运动服的高个学生跑步经过,差点没撞到严局长身上。

    “严局长小心!”刘千鹏一个贱步过去做出防护的样子,其实他反应不够快,要撞上早撞上了。

    “哎呀不好意思!”红色运动服学生停下来道歉,“您就是严局长吧?南宫老师跟我们说瘦高还有点秃的那个就是……啊总之差点撞到您对不起了,下次我锻炼身体的时候会注意的!”

    严局长非常忌讳别人提这个“秃”字,但是对方一再道歉,也不好再责怪下去。

    他抬了抬头,在正午的阳光下看到一个身材挺拔的女汉子跑得额头上微微见汗,在她身后,一个貌似是同班同学的女生上气不接下气地赶上来了。

    “冬妮姐……冬妮姐等等我……咱们要跑步怎么不去田径场跑啊?”

    冬妮海依回头道:“楠楠你加把劲,田径场现在有人训练,你想跟我再学点防身术的话,基本体能还是要打好根基的!”

    “我不学了……太累了我不学了……”同样穿了红色运动服的楠楠,在冬妮海依旁边双手扶膝喘个不停。

    “我学会八极金刚锤已经可以揍蔡登辉那种家伙了……不学了,再学就把自己累死了……”

    这时林怜已经从郭神父那里获得了,一边扫地一边走过来跟冬妮海依打招呼了。

    “冬妮海依同学,楠楠同学,你们俩跑步锻炼真起劲啊!上帝也会保佑你们的!”

    修女胸前摇摆的金十字架已经接好了链子,当然,随着扫地动作摇摆的也不仅仅是金十字架。

    严局长觉得非礼勿视就把目光扭开,林怜盯着严局长身边的刘千鹏看了半天,突然道:“诶?难道是以前的副校长刘千先生吗!听说您现在是五人观察小组的成员,一定会给咱们青姿学园说很多好话吧?”

    刘千鹏尴尬道:“不是刘千,是刘千鹏……我身边这位是教委领导,这次视察活动的带头人严局长,我们是奉公办事,不能徇私舞弊,一切得照事实说话。”

    严局长微微点头向林怜致意,林怜有林光政女儿这样的身份,还勉强算是半个宗教界人士,只要不逼着严局长吃黑暗料理,严局长也不想和林怜之间有什么对立情绪。

    “说起教堂来……”严局长半句话还没说完,身后的冬妮海依就炸了。

    “诶?你就是boss说的,武功高强,打遍冬山市无敌手,号称3秒钟击倒蝙蝠侠的天海武馆馆主刘千鹏先生?不行您一定得跟我切磋切磋!我师傅说过见高手不能交臂失之!我是‘八臂金刚’刘师傅的关门弟子冬妮海依,您先出手吧,您打死我我也不怪您!”

    林怜在一旁拄着扫帚颇有点(大波)扫地僧的意味,修女疑惑道:“冬妮海依的师傅叫……芭……芭比金刚?”

    刘千鹏的武术根底完全是三脚猫,连个正经师傅都没有,他平时自吹自擂是武林高手,交往的也多是跟他一样的骗子,互相吹捧,假打真夸不亦乐乎。

    最近他倒是收了个能打两下的假少林武僧释宝刹,不过释宝刹被他留在天海武馆镇场子(以及卖假药)了,没有带进青姿学园来。

    冬妮海依是后来转校的,刘千鹏做副校长的时候没见过冬妮海依,突然一个185的英气逼人女汉子要跟自己比武,还说出了“打死也不要紧”这样的话,听得刘千鹏眼皮直跳。

    ——别是电影《一个人的武林》里面的那种武疯子,喜欢“既分胜负又决生死”的吧?先别说你会不会武术,你就这身板我就得被你打死!

    心里发慌但刘千鹏表面没露出来,他捋了捋下巴上的一点点胡子,道:“这里不是比武的场所,我是长辈也不能跟你这样的晚辈动手……还是你有功夫来我的天海武馆跟我的徒弟们过过招吧。你刚才说你是什么流派了吗?”

    “好、好像没说!”冬妮海依听说能去武馆还挺兴奋的,“我从刘师傅那里学的是八极拳!不知刘千鹏前辈您的流派是……”

    刘千鹏腰板一挺,道:“我师承百家,融会贯通,如今在天海武馆教给徒弟们的是自创的新流派——天海拳!这门拳法的奥秘比天高比海深,只不过根基不够的学起来进展慢,你也知道根基的重要性吧?”

    一边吹牛b,刘千鹏心里一边淌汗:练八极拳的1米85女生?俗话说“太极十年不出门,八极一年打死人”,民国时期练八极拳的李书文就打死了好些个日本武士、武林同道,我千万别跟冬妮海依动手,否则保不齐也变成了八极拳下之鬼哩!

    眼见冬妮海依眼睛发光还想继续讨教的样子,刘千鹏递给冬妮海依一张名片。

    “诺,上面有我们天海武馆的详细地址,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去……啊,不好意思,名片带错了,这是对面阴阳散手武馆的名片……不过你师傅不是说过见高手不能交臂失之吗?阴阳散手的馆主任红璃也是女的,跟你交手不用避嫌,能打得酣畅一点。你先去挑战阴阳散手武馆,等你赢了,才来挑战难度更高的天海武馆不迟。”

    “好,好啊!”冬妮海依很高兴地接过了名片,能跟武术高手切磋她就非常快乐,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中了刘千鹏祸水东引的计。

    楠楠在旁边稍微喘过一口气来了:“我记得……我记得任红璃好像是物理老师叶远峰的老婆吧?冬妮姐你上门踢馆打老师的老婆,不合适吧?”

    刘千鹏生怕冬妮海依打退堂鼓,连忙道:“别担心,叶远峰和任红璃的儿子也会武术,他年纪比你大不了几岁,每到周末就会回武馆帮忙教徒弟,你觉得挑战任任红璃不合适,可以挑战她儿子啊!”

    “好,我明白了!”冬妮海依仔细看了看阴阳散手武馆的名片,然后珍而又重地塞进了衣兜里,“明天是周五,周六我就上门跟叶老师的儿子切磋切磋!其实我早就有耳闻了一直没有机会去……我万一赢了的话,再接着去刘千鹏前辈的天海武馆学习!”

    刘千鹏不断点头:“好说,好说。”心里却暗骂:你以为去了阴阳散手武馆还能全须全尾地出来?最好是你们两败俱伤,我好坐在对面看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