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9】抗日纪念日
    ,精彩小说免费!

    “谁、谁说我在和陆瑟约会?而且男女生不纯交往是违反校规的!”

    理香立即反驳小加的说法,并且很后悔今天出门没有带着校规缩印本,不然会更加有理有据。

    陆瑟记得小佳是和林琴一起参加漫展的,这么早就回来显得很可疑。

    “漫展没到中午就结束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林琴和莫莉呢?”

    “别提了!”小佳抱怨道,“这次漫展的主办方非常不靠谱,居然请了**和蒋介石的特型演员让他们在台上比拼光剑!后来还有别的把赞助商都吓跑了!林琴姐姐说再呆下去别人会以为林氏集团也有关系,我们就提前离场了!”

    陆瑟点头:“原来如此,主办方真是作死,活着不好吗?”

    理香对中国的国情不够了解,疑惑道:“在中国历史名人练习剑道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吗?剑道哪里不好呢?”

    “不说这个了!”小佳从背后拿出一个牛皮纸包递给陆瑟,“哥哥你猜里面是什么?”

    陆瑟扶了扶眼镜,目光中透出智慧的光芒:“一般人可能会猜是一包栗子,但你刚好从天海武馆的方向跑过来,假和尚释宝刹还在门口叫卖围了许多大爷大妈……最重要的是纸包正面烫金写着四个大字,所以这包东西想必就是天海武馆卖的藏传秘药了!”

    “人家、人家不就是没把那四个字捂住吗?居然嘲讽人家!我可是为了给哥哥帮忙才用零花钱买这个破药的!”

    “帮我?你怎么帮?”

    小佳得意地扬起了脸,仿佛她的实际身高要超过140cm,比这更高大似的。

    “天海武馆的刘千鹏不是一直想报复哥哥吗?他们卖的药一定有问题,咱们可以先下手为强!哥哥你把我买的药拿回去化验一下,如果化验出来有毒,不就可以把跟你做对的刘千鹏送去蹲班房了吗?”

    陆瑟有些哭笑不得:“小佳你想得太简单了,天海武馆卖的药虽然不会有什么疗效但也不至于有毒……不过你用心不错,这药我先收下了。”

    接过牛皮纸袋之后,陆瑟敞开袋口闻了闻,他常年在化学实验室工作能嗅出不少有害物质气味。

    “主要成分应该是面粉,化学式接近章鱼小丸子。”陆瑟说,“刘千鹏干脆别卖什么藏传秘药,改行卖特色小吃好了!”

    理香站在距陆瑟三步远的地方听兄妹俩说了半天话,这时终于尴尬症爆发道:“你们慢慢聊,我今天的日程还有安排,我先走了。”

    小佳奇怪道:“诶?理香姐姐你不和我哥哥约会了?我可以不做电灯泡的……”

    “我才没有和他约会!我们是偶然遇上的,请不要再传播谣言了!”

    理香说着就拉了拉单肩包急匆匆走了,速度快得单马尾在脑后一翘一翘的,足见少女心中的惶恐。

    风纪委员走后小佳有些无聊地鼓起了腮帮子,想了想之后说:“我听说哥哥你是跟冬妮姐一块来踢馆的……怎么样?赢了吗?有把对方打趴下吗?”

    陆瑟摇了摇头:“一言难尽,我慢慢讲给你听。”

    兄妹俩并排沿街走了一会,陆瑟给小佳大略说了阴阳散手武馆的简单经过。反正当时在场还有许多人,这也不是什么机密,林琴想打听的话可以从任何人那里打听到。

    “原来还有冬妮姐也打不过的人啊……”小佳慨叹道,“是不是长得像猩猩那种壮汉?不会是哥哥你在南极雇佣的那个半兽人吧?”

    在南极的最后几年,陆瑟雇佣了虽然是人类但是长着一副兽人面孔的德国搬运工弗兰肯,“半兽人”是其他小伙伴给他起的绰号,并不是只有小佳这样叫。

    陆瑟道:“弗兰肯身高2米20重300斤,骨头里都是肌肉,武术界有句俗话叫‘一力降十会’,我还没那么残忍眼看着弗兰肯和冬妮海依过招不去阻止呢……话说你们不是一块离开漫展的吗?林琴现在在做什么?”

    “啊我要吃那个章鱼小丸子!”爱吃零食的小佳指着街边的摊位叫道。

    “吃什么小丸子,吃这个藏传秘药不就行了?”嘴上虽然这么说,陆瑟还是排队给妹妹买了一盒,小佳接过以后用牙签戳起一个吞进口里,咀嚼的同时露出满足的表情。

    “很好吃啊,哥哥你不吃一个吗?”

    陆瑟摆了摆手,又问:“林琴在哪儿,你最后见到她在什么地方?”

    小佳抬起空牙签往街道口指了指:“就在那边的九三棋社下棋啊!林琴姐姐遇到了棋社社长,就受邀去下围棋了!”

    九三棋社虽然目前有独立经营权,但已经是林氏集团的产业,陆瑟能理解林琴为什么进去下棋,当然也不排除林琴本身就喜欢下棋。

    正在考虑要不要进去看看,却远远发现方才快速逃离的理香,在九三棋社门口被一群女生给围住了,看其中一些人的穿着,竟然也是青姿学园的学生。

    “你这个日本人来九三棋社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九三棋社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1945年9月3日中国抗日战争胜利?”

    “没错!这里不欢迎日本人!赶快向我们道歉然后离开这里!”

    “真是不明白为什么金世杰少爷会喜欢你……”

    看这些女生说话的口型,陆瑟就明白了她们并非是什么“爱国人士”而是“金粉”,由于金世杰放出话来要追求理香,理香素来受金粉们敌视,现在偶然遇上,对方抓住一个由头欺负她完全合乎逻辑。

    理香却不明白根本原因,还以为自己真的是犯了什么忌讳。

    “我、我只是想看一眼有多少人在下围棋,现在日本年轻人下围棋的少了,外公说下围棋可以修身养性,我……”

    “你什么你!你一个日本侵略者还说什么修身养性?你是来拍摄中**事机密的吧?把你的手机拿出来让我们检查相册!”

    理香微微咬起了嘴唇,她在学校里教尺不离身,但是出来逛街不会带着,对于一个技术型兵器组武道家来说,空手根本无法突围,而且已经有金粉伸手掐她了。

    陆瑟还没决定要怎么做,单细胞的小佳义愤填膺,以光速跑到这一圈人旁边,大喊道:“都住手!理香姐做什么了你们就围上来?你们真给抗日纪念日丢脸!我哥哥绝对不会对他的约会对象放手不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