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8】学长原谅我
    ,精彩小说免费!

    陆瑟曾经从林怜那里获得过10张捶背券但一直没有机会使用,现在安芷主动提出要免费替自己按摩,陆瑟觉得换成按摩券比较合适,却又不能说出当前拒绝的原因。

    “好吧,我现在不在状态,或许休息一下能改善工作效率。按摩之类的就不用……”

    “会,会对工作状态有帮助的!”安芷坚持道,“我仔细观察了妈妈的手法,就让我帮帮学长的忙,不可以吗?”

    国内公司曾推出过一种职业叫“程序员鼓励师”,就是当程序员内心焦躁的时候,在旁边给他加油鼓劲的妹子。陆瑟编程时倒不需要妹子鼓劲,不过做化学实验时间久了肩膀酸痛,有妹子给按摩肩膀还是极好的。

    安芷实在是盛情难却,陆瑟一开始说在客厅沙发上按摩,安芷表示沙发椅背太高施展不开,最后去了陆瑟卧室的床上。

    两人脱下白大褂,陆瑟坐在床沿上,安芷把拖鞋也脱掉,跪在陆瑟身后帮他按摩肩膀。她说妈妈和爸爸用的就是这种姿势,而陆瑟有点担心她妈妈爸爸按摩结束之后又用什么姿势。

    午后一点半,正是精神困乏容易入睡的时间,陆瑟接受安芷的指部按压感觉很舒服,两眼的眼皮忍不住开始打架。

    从陆瑟的眼角余光里,可以看到学妹肉色丝袜膝盖处因为弯曲拉伸而透出的肌肤本色,连衣裙的裙角也会偶然从后面碰触到自己,撩拨少年的心弦。

    按道理说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睡着的,但安芷的体香在此时有一种令人心绪平稳的作用,她从妈妈那里偷学的按摩指法也温柔的很,简直和她的声音一样轻,颇有松弛肌肉顺便催眠的效果。

    “安芷,你一直不说话,很怪的。”

    有些紧张的一双女孩的手在肩膀处来回揉捏,陆瑟因为其主人久久不开口而感觉别扭。

    不知是不是安芷按摩消耗了许多体力,她的声音比平时更小,以至于必须把嘴唇贴在陆瑟的耳边才能说话。

    “学长,我这样还行吗?你如果累的话就……就向我这边靠一点。”

    安芷完全模仿妈妈(心情好时)给爸爸按摩的样子,陆瑟感到安芷的气息盘亘在自己耳边久久不散,心中忽然有一种顺势倒在学妹怀里的冲动。

    但陆瑟还没有抛下所有感情,这些感情是他进入十三级智能的障碍,也是他生而为人的最后证据。

    他知道安芷喜欢自己,他只要足够渣就能从安芷那里予取予求,但安芷不是林光政的女儿,陆瑟可以雇佣安芷让她成为复仇计划的一部分,却无法说服自己让她成为为所欲为的目标。

    同时,就像陆子东说过的一样,陆瑟回到冬山市未必就是为了复仇,可能在南极有什么恐怖的存在让他必须逃开,陆瑟现在还没有解开和之间的谜团,每次试图深入思考,他就会开始头疼并且感到心慌气短。

    笨蛋妹妹小佳的智商最近有所上扬,这种“喜讯”在陆瑟看来也隐含着某种恐怖的真相,甚至他一直有一种身处悬崖边的感觉,压力很大。

    调戏林光政的女儿们,以及跟林琴玩“社团竞赛”,某种意义上就是纾解这些压力的渠道。陆瑟喜欢解密,他不害怕的谜团本身,他只害怕解开谜团后的自己将不再是自己。

    海上花号花魁曾经劝告陆瑟要“无怨无悔地度过高中生活”,陆瑟现在就是把自己限制在高中生的身份当中,如果不这样做,他不但有可能做不成高中生,甚至连“人”都做不成。

    在如此的心理压力(以及大脑缺血)的状况下,陆瑟享受了一会安芷的按摩就昏昏欲睡,身体真的向后倒在了安芷怀里,差点把安芷给压在床上。

    “学、学长?”

    从后面抱住陆瑟,勉强维持平衡的安芷,从侧面看了看陆瑟的睡脸后,心中涌起了甜蜜和幸福的感觉。

    ——果然就像小娟老师说的一样,有行动才有回报啊!学长的脸睡着以后近看好可爱,可是好像又有什么令他不安的事在困扰他……

    ——学长一定很累吧?向一个跨国大集团复仇谈何容易?在这样的学长身边没人照顾他怎么行呢?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学长的!

    接下来,安芷费了很大的劲把陆瑟的整个身体都拖到床上躺好,陆瑟的卧室曾经是父母住的,床也是双人床,陆瑟躺在中间旁边还容得下身材瘦弱的安芷。

    拖动陆瑟的过程中,陆瑟的白衬衫卷曲起来露出了腹部,安芷发现这一点后有点害羞,但又没法忍住不去看。

    从未摸过同龄男性的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陆瑟平坦的腹部。

    ——虽然不像冬妮海依那样有腹肌,但也很结实,而且好烫!学长生病了还是怎么回事?

    陆瑟睡着了不代表伟哥失去作用,安芷很快就发现在自己手掌下方不远,“生米煮成熟饭”的工具正蓄势待发。双麻花辫眼镜娘不由得脸红到了脖子根。

    虽然小娟老师的现身说法很有说服力,但真的要做,安芷还是会犹豫。

    安芷读过很多书,在听了小娟老师的话以后,她还去专门查了法律书籍。在中国现阶段,强奸罪的受害者必须是女性,女性不会因为强奸男性而被控告(只能诉以其他罪名)。

    ——但、但是这样是违背学长意愿的,爸爸妈妈知道我做了这种事,也会跟我断绝关系的!

    然而内心的躁动无法抑止,在伸手摸了陆瑟的腹部以后,安芷觉得自己停不下来了。

    ——小娟老师看上去还很年轻,20年后变成她那样我勉强可以接受,但是40年后变成何校长那样就太可怜了!我好害怕……所以学长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这样想着,安芷跪在睡着的陆瑟身边,手指颤抖地将自己的连衣裙从头顶脱去,又脱掉了在室内有些累赘的保暖肉色丝袜,只余下了跟文胸连在一起的透明睡衣,以及跟她的朴素风格截然相反的蕾丝雕花胖次。

    “我只有这些,希望学长不要嫌弃……”

    用不看口型根本听不见的声音说出这些话,随后,少女用同样滚烫的嘴唇,从侧面向陆瑟的嘴唇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