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9】只余寸缕
    ,精彩小说免费!

    陆瑟其实并没有完全睡着,在半醒半睡之间,他做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梦。

    他梦到,有一只女性的手覆在自己腹部,带来软玉般的沁凉感,却又很快和自己变得一样滚烫。

    接下来,接触停止了一会,但若有若无的香味并没有远离,反倒更加浓郁,像花蕊绽放甜蜜,引得野蜂痴狂那种浓郁。

    “学长,这是我用妈妈的信息偷偷网购的,是不是不太适合我?穿起来……穿起来非常不好意思,更别说是穿给学长看……”

    人睡觉时听觉会变得灵敏,而且房间里除安芷紧张的呼吸声之外,并无其他干扰。

    “学长你真的睡着了吧?因为你睡着我变得大胆一些了,我喜欢书因为书会静静地躺着让我翻阅……学长你也可以让我翻阅,并且翻阅我吗?”

    眼镜片后面的双眸湿润而迷离,越来越强的犯罪感让安芷极度不安,她终于低头含住了……陆瑟的食指。

    人在极端情况下有可能会显现出婴儿特性,一些勇敢的战士在战场死去时最后呼喊的是“妈妈”,同样还有某些ceo级别的“高端人士”喜欢用奶瓶喝水来重现婴儿时光以缓解压力。

    婴儿含住母亲的██会感到安心,手指的直径和哺乳期██直径相仿,某些人含手指的习惯也从此而来,甚至有理论认为香烟的直径强化了男性对女性██的迷恋。

    当然,以此推断下去就会得到结论——习惯抽雪茄的人迷恋直径更粗的器官,这当然站不住脚,所以仅是一家之言,经不起推敲。

    无论如何,安芷还是通过吸吮陆瑟的手指缓解了不安,她跪在学长旁边,光滑的膝盖几乎贴到学长的脸,同时也让体温蔓延过去。学长的左手被她抱在怀里紧贴透明睡衣,即使是在吐出手指之后,丁香小舌还在不断舔舐,在指尖和舌尖之间牵出了一条唾液连成的丝线。

    “唔……”

    陆瑟的一声呢喃吓得安芷差点把学长的手指咬掉,也让她的犹豫更增加了一分。

    ——不行,我还需要写字板,我要在写字板上写下我的决心,以免我在中途反悔!

    于是安芷挪下床,穿着透明睡衣赤着脚走出卧室,她经过客厅时有一种做贼的感觉(还是不知廉耻的那种女贼),好不容易从书房拿回写字板又回到学长床上。

    细眉微蹙,安芷咬着一边麻花辫上的发丝,为坚定决心在写字板上写了“把生米煮成熟饭”七个大字,然后将其竖立在床头。

    “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了,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学长和其他女生约会,将来娶妻生子……我感觉我会疯掉,所以还不如……”

    安芷摘掉了眼镜,她认为在接下来的活动中眼镜不是必需品,她也小心翼翼地摘掉了陆瑟的眼镜。

    “学长,冒犯了。我不是大富豪的女儿,其他方面也非常普通,但我想和你在一起的心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现在正在做这种事的我真是卑鄙啊……但是学长的身体好像并没有讨厌我……“

    打算进一步发展的安芷仍然感到害羞,于是她关了卧室的灯,写字板上的荧光笔迹因此更加显著,仿佛催促着她去“把生米煮成熟饭”。

    卧室有拉窗帘,冬日午后的稀薄阳光无法透入,黑暗的光线下,安芷的洁白身体只能显露出微微的轮廓。

    在视觉几乎被完全剥夺的情况下,少女的手却没有停止探索,像两朵小白花一样细弱、柔软的手,靠触觉来确认彼此之间的联系和存在。

    “学长你现在醒来的话会不会生气地打我?幸好我关了灯,不然学长你会看见我已经……”

    此时此刻陆瑟梦见自己玩dnd跑团,以冒险者的身份遇到了一名林间精灵,对方要求陆瑟用身体满足她才能通过,陆瑟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然而已经将手摸索到陆瑟皮带上的安芷,忽然听见从客厅传来开门的声音,然后就是小佳的抱怨声:“可爱的妹妹回家也不出来迎接,哥哥难道在睡大觉吗?”

    安芷的心几乎从胸口跳出来,她回头发现自己从书房拿写字板回来的时候忘了把门关严,现在学长的卧室门开着一条细缝!

    陆瑟家的格局,是从大门进入客厅,左手边紧挨的就是陆瑟的卧室,小佳很难会注意不到。

    “瑟情兽大概是在做什么瑟情的活动吧。小佳你看这有一双女孩的鞋,从尺码和风格上来看,倒挺像是安芷的呢。”

    好死不死地,林琴跟小佳一起回来了,听脚步声后面好像还有一个人。

    安芷慌得不行,她现在连(和文胸一体的)睡衣也脱了,全身上下只有一件小可爱,卧室的门缝却又被风吹得打开更大了一些。

    “小姐您小心,不然还是让我挽着您吧?”

    听说话声,最后一个进门的应该是林琴的贴身女仆莫莉。

    安芷面临她此生以来的最大危机,甚至要超过跳湖自杀!

    她是想和学长生米煮成熟饭,但她要的是既成事实,不是要别人对他们产生误会,更不想让学长的名声受损。

    现在这个样子被发现的话,一切都会失去控制,不管是自己还是学长都会超级丢脸,而且还可能让学长讨厌自己!

    所以一定要当机立断,哪怕只剩寸缕护身,也要跳下床把门关紧反锁,无论如何现在也不能让她们进来!

    “诶?安芷姐姐来做客的话,为什么听不见她和哥哥说话的声音?”

    小佳快速换完拖鞋然后自作聪明道:“一定是因为安芷姐姐说话声音太小所以两个人在笔谈呢!是不是在这里!”

    于是拥有“音速佳”称号的她,赶在所有人之前猛地拉开了哥哥卧室的门!

    然后她就看见了下床来关门,脸和身体都白的吓人的安芷。

    安芷没来得及戴回眼镜,小佳一下子没认出来,还以为黑洞洞的卧室里冲出了一个女鬼,赶忙又把门给关上了。

    “吓……吓吓吓吓吓吓死人家了!肯定是打开门的方式不对……让我再开一次!诶?怎么打不开了?”

    林琴却眼睛里不揉沙子,她目光幽幽望向重新被关紧,并且内部发出上锁声的卧室门,说:“在九三棋社二楼下围棋时,我就隐约看见安芷在跟踪陆瑟,没想到她的行动力一下子变得这么高了啊。”

    “不出意外的话,安芷你大概是被五人观察小组里的小娟老师给影响了……那么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你身上还有一件说明你还没有跟瑟情兽做到最后,你是要悬崖勒马穿上衣服出来,还是要把我们关在门外,用你俩进行瑟情活动的声音向我们宣示主权?”

    林琴说着连高跟鞋也没换,直接走入客厅,女主人一般坐在了沙发上,将一条黑色包裹的美腿叠放在另一条腿上面。

    “莫莉,里面不管是谁先开始叫,你都开始计时,我要看看陆瑟的持久力究竟怎么样——他上次在我身上的表现可是丢死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