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0】没戴眼镜看不清
    ,精彩小说免费!

    “这究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佳一头雾水。

    “还能是怎么回事?”坐在沙发上的林琴解释道,“你哥哥当初不负责任地拿安芷当洗脑试验品,现在终于自尝恶果。虽然其中也有五人观察小组中小娟老师的影响,但安芷现在急着把生米煮成熟饭,还不是因为陆瑟扮演‘温柔学长’太卖力了?”

    虽然刚才小佳打开门只有一瞬,林琴却清晰看到了床头写字板上的几个荧光字,稍加推测就可以得出事实真相。

    “所、所以说我刚才看到的不是女鬼,是安芷姐姐?安芷姐姐怎么在我哥哥的卧室里不穿衣服!?”

    穿着惯常女仆装的莫莉先是拿出手机准备“计时”,然后又呆呆地对小佳说:“我看中国言情剧听到‘把生米煮成熟饭’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指的不是烹饪而是两人的关系,男男女女抱在一起然后这样那样,可能就熟了……”

    “我知道把生米煮成熟饭是什么意思!”小佳哭笑不得,“但是这不像安芷姐姐能做出来的事情啊,换成彩虹小马焦青青还有可能……”

    “越是柔弱内向,越有可能在长期隐忍压抑之下爆发。”林琴一边抚平黑丝上的微小褶皱一边评价道,“美国校园枪击案的凶手,不大多是平时挨欺负的那些人吗?”

    林琴忽然又提高了音量:“安芷!陆瑟是睡着了还是被你用安眠药迷倒了?你磨磨蹭蹭的打算什么时候开始?莫莉举着计时器已经举半天了,你没勇气的话就换成我来!”

    小佳满脸黑线道:“姐姐大人你说换成你来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只隔着一扇门让我旁听……”

    林琴面不改色:“我是要骑到陆瑟身上用丝袜把他勒死,省得他以后继续洗脑女孩子给咱们添麻烦。”

    陆瑟的卧室里,安芷反锁房门之后,在一片黑暗之中雪白的身体不住发抖。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被抓奸了!我这样豁出性命还是被抓奸了!林琴果然是阻止我和学长在一起的坏人!小佳回来天经地义你为什么要跟着回来!

    慌乱中看到床头写字板上的荧光字“把生米煮成熟饭”,安芷咬了咬嘴唇,有一瞬间将双手移向腰间的小可爱,甚至打算要不顾外面有人旁听,直接和学长造成既成事实——哪怕这事情本身实在是不知廉耻,让父母跟自己断绝关系也顾不得了。

    然而文学少女看见陆瑟被荧光字微微照亮的睡脸,马上又犹豫了。

    ——我只顾我自己没有考虑学长的想法,没人知晓的话也就算了,现在我还坚持这么做的话,不是会严重伤害学长的名誉吗?

    ——而且邪恶的林琴还要在外面计时!她还谎称学长“上一次表现很丢人”,难道我这一次还有让学长坚持很久的责任?我没有经验怎么让学长坚持很久?

    ——难不成要,用我的呻吟声来延长计时吗?林琴如果录下了我的声音,用来威胁我离开学长怎么办?而且应该怎样呻吟才是对的?会不会被林琴识破?

    左思右想都不能决定。

    沉浸于中的安芷能够获得勇气,凝视一段文字(比如“把生米煮成熟饭”)也能获得勇气,但是这些勇气一旦被外界干扰,就有可能烟消云散。

    这个时候,原本就没有睡熟的陆瑟,因为外面的对话声睁开了眼睛。

    “学长……”安芷的恐惧变成了之前的百倍,尽管她是心甘情愿脱成这样的,但还是下意识地双手捂住胸口退到了墙角。

    陆瑟的眼镜之前被安芷给摘了下来,他刚刚睡醒没能看得太清,只是感觉在黑暗之中有一个暖白色的人影,还在微微发抖。

    安芷的写字板倒是距离头部很近,陆瑟看见上面写的七个荧光大字,立即就猜出了几分事实。

    “所以说,刚才林琴的喊话不是做梦,而是她真的来了……安芷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一定有说不出的苦衷吧?你被谁威胁了吗?”

    学长没有如预想的一样发怒,安芷紧张的心感受到了温暖的慰藉。

    “不,我没有被谁威胁,我只是太想和学长在一起了……我什么都愿意做,只是希望学长不要因为这件事讨厌我……”

    安芷放低了遮挡胸口的手,用比之前更大的勇气跟学长裸裎相见。

    陆瑟却因为没戴眼镜+光线暗,看得不甚真切,他倒是摸到了床头柜上的眼镜,但此时戴上不够绅士,或者说太过绅士了。

    “嗯哼,你还是听了别人的挑唆吧?我听说五人观察小组的小娟老师和你谈过话……她思想偏激回来是要跟物理老师生孩子的,你不能有样学样也要跟我生孩子……”

    “没、没有……”安芷辩解道,“现在就生孩子会给学长添很多麻烦,所以我偷了衣柜里爸爸的……爸爸的安全套,但是忘在客厅沙发的挎包里了……”

    陆瑟从床上坐起来,顺势戴回眼镜,这样一来在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双眼面前,安芷的身体就无可遁形。睡过午觉的年轻男性都知道,很多时候刚睡醒的状态都是性致勃勃,陆瑟小憩一刻对消除伟哥影响毫无帮助。

    现在的情势是林琴和小佳堵在外面,莫莉可以忽略不计,但光林琴和小佳也受不了,一个是前未婚妻一个是妹妹,隔着门表演活春宫实在是太丧失了!

    于是陆瑟(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安芷后)把视线扭到别处,站起来的同时抓起安芷脱在床上的连衣裙,递给了墙角瑟瑟发抖的少女。

    “你把衣服穿好,白大褂也在这儿,咱们穿好白大褂以后出去跟她们说,咱们俩是在屋里谈工作。不能让你的名誉受损,你可是女孩子,如果实在没法让她们相信,你就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来。”

    安芷最害怕的时候没有哭,但是学长说出这样温柔的话来,她终于忍不住泪水湿润了眼眶。

    “明明是我的错……学长你对我太好了……诶?这个硬硬的东西是学长你把我的眼镜拿回来了吗?”

    陆瑟脸一红:“这个不是你的眼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