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巨甜!我在禁欲冷〕〔一个人的道门〕〔四合院:我林飞,〕〔去他丫的废柴嫡女〕〔我在魔门捡功德〕〔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我全是靠自己努力〕〔巨龙:从六百万亿〕〔带着异能穿回七十〕〔游戏入侵:这个散〕〔神印之最强龙骑士〕〔从完美世界开始吃〕〔我绑定了魔教圣女〕〔忽悠世界为我打工〕〔从同窗开始的影视〕〔完美世界之轮回天〕〔超神学院:天使指〕〔制周〕〔预备偶像在线屠龙〕〔总裁宠妻套路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是外门弟子 第二章 身份令牌
    做完那位魁梧少年说的事情,许静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舍房的时候天色已经是一片漆黑,此时的他已经错过了晚饭的时间,只能忍受着饥饿坐在角落里面休息。 舍房之中的那些师兄们也都是忙了一天,没有人还会去关注角落里的他,都是稍微洗漱一番便睡去了。 在确认众人都睡熟后,许静悄悄地起身去上茅房。在茅房的时间他才有难得的半个时辰时间来进行修炼。 每天这样断断续续的修炼,一年了他才刚刚有气感,体内有了一缕真气,达到练气一层。而那些和他差不多同时入门的弟子现在都有练气三层的修为了。 许静这一修炼,立马感觉到自己的怀中有一股异动,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白天在兽圈中捡到的那块令牌,掏出来一看,发现那令牌已经和之前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令牌上面出现了一行小字,“残缺玄天功练气一层”,这正是他自己的修炼水平。这个令牌竟然显示了自己的练气等级,看来应该是好东西。 作为一个修真者,许静虽然只是练气一层,但是一般修真知识他还是知道一些的,觉得这个令牌应该是是法器,而且还是功能性法器,对于这种法器在使用时多是要用到心神的。 许静将这个令牌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然后将自己那微弱的心神沉入其中,很快就得到了这个令牌的一些简单信息。只是在他还想再多知道一些信息的时候,却返现自己无法再做到了,还是自己的境界太低了,心神太为微弱。 不过就是这些简单的讯息也让许静震惊不已。这个令牌竟然是一块身份令牌,全称加“玄天门外门弟子身份牌”。一开始看到这个名字时许静还觉得它就是一块普通的身份令牌,但是在看了后面令牌一些功能的介绍之后就再也没有那样的想法了。 这个身份令牌和自己入门时门里发的那个外门弟子腰牌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东西。自己在入门时拿到的那个身份腰牌就是一个普通的代表身份的物件。而现在自己手里的这个令牌虽然也是玄天门外门弟子身份牌,但是它却是法器,可以记录自己为玄天宗做出的贡献,发放相应数量的贡献点。这些贡献点可以用来兑换相应的奖励。至于贡献点怎么获得,有什么奖励可以兑换,许静现在都是不知道的,刚刚并没有看到这部分的描述。 还没有等他弄清楚更多的东西,许静就发现时间到了,他不得不回到舍房之中,再停留在茅厕的话就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在舍房的角落里,许静虽然看样子是已经闭目睡觉了,其还在想着刚刚那令牌,心中痒痒的,还想再研究一下。好在他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这个令牌应该就是自己的机遇,要是因为自己的不谨慎让这个机遇被别人夺去,那就真的自己一辈子就没有翻身机会了。 许久他才迷迷糊糊睡去,一觉醒来,竟然要比日常迟了一些,赶紧赶往兽圈那里,连洗漱都没有去浪费时间。 今天的工作依旧是打扫兽圈中那些牲畜昨晚新产出的粪便,他在干活的同时,心思还在那个令牌之上。在身边没人的情况下,许静又拿出了那块令牌仔细研究起来。可是他又研究了一遍,发现还是昨天晚上知道的信息一样,也就强行让自己放下对这个令牌的关注,重新认真地做自己的工作,不然自己今天晚上有可能吃不到饭。 人真的是忙碌起来就不会去想其他的事情,一天在晚饭前艰难地完成了三个人的工作量,许静差不多已经忘了那个令牌的事,就像是和平时一样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舍房。等自己重新窝到角落的时候他才想来怀中的那块令牌,这次实在是等不及到深夜,便去了茅厕,只是想再看一眼那个令牌有没有什么变化。 在重新将那个令牌放在自己眼前的时候,许静发现上面的确是出现了些许的变化,在昨天的那行“残缺玄天功练气一层”下面又多出了一行小字,是一个数字“三”。一开始他并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个应该就是张那个所谓的贡献点数量。至于他现在为什么有了三点贡献点,许静推测应该是自己今天的工作所得。既然是贡献点那就应该是计量自己对玄天门做出的贡献,那么日常工作应该也算是做了贡献,所以有相应的贡献点。 许静没有再贡献点上面纠结多长时间,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他再次将令牌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将心神沉了进去,脑海中出现的讯息比之前多了一些。多出来的东西更是让他惊讶不已,那竟然是一部功法,名字就叫做玄天功,是玄天门中外门弟子普遍修习的功法。只是许静在细看后发现里面的那部玄天功与自己之前修习的并不是完全一样的,似乎更加深奥一些。玄天功听着名字不知情的人可能会以为这是玄天门最为重要的功法,可是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玄天功在玄天宗之中只有外门弟子修炼,还是大家在入门之时就被赐予的功法,让外门弟子有个可以修炼的盼头。门中那些可不会寄希望于这些外门弟子中能出什么高手。 所有的外门弟子也都知道玄天功是他们没有选择的选择,毕竟还是可以修炼的,虽然修炼的效果不好。外门弟子之中有门路的早就已经不练玄天功,都改修其他功法了。 此时茅厕外面传来些许动静,应该有人来了,许静赶紧将那部玄天功先默记了下来,然后便出了茅厕,他准备深夜再到这里尝试一下,看看这不一样的功法练起来到底和之前自己修炼的那个有什么不同。 回到舍房的时候,那些师兄弟都还没有休息,正好在那里谈笑着。有人看见许静走进来,像是想起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对着他招招手,“许静,你过来。” 许静略微一躬身然后就快步走了过去,“俊哥,您有什么吩咐?”他问得及其卑微。 “我今天还没有洗脚,你去给我打盆洗脚水过来。” 许静立马退出舍房去弄水,等再次进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盆水,还有毛巾,来到那位俊哥的身前蹲下。 那位俊哥,全名叫车俊,是一个外门弟子的头目,许静这个舍房中的人几乎都是他手下的人。在数千的外门弟子之中也是小有实力的,据说他的身后有着门中的高人撑腰,所以才会在外门之中站稳脚跟。 车俊见许静蹲到自己面前,将自己的脚抬起来到他的面前,轻轻摆动了一下。 许静立马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强忍着心中的屈辱将那伸到自己面门前的靴子脱了下来,然后开始细致地给对方洗脚。 许静的操作立马引起了舍房之中那些外门弟子都是哄堂大笑起来。他紧咬着牙关低着头将这些笑声都牢牢地印在自己脑海之中。 在笑声之中,许静做完了自己的事情,然后端起水盆站起身来,准备退出舍房去将那盆已经有些浑浊的洗脚水处理掉。 突然他的脚边伸出来一条腿,许静没有注意到,便被绊了一下,身体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手中水盆自然是直接脱手而出。那水盆在旁边的那些人的可以控制下,倾覆在许静的上空,那满满一盆的洗脚水全都浇在了他的身上,将他淋了透,好不狼狈。 此时舍房之中的笑声更甚了,那些人对着地上的许静指指点点,口中还在说着一些嘲笑的话。 许静虽然被洗脚水淋了个全身湿透,却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甚至是在那里陪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然后快速地从地上爬起,拿起一旁的水盆,“俊哥,我错了。我不应该把舍房之中弄成这样,我马上来收拾。”说完跑出了舍房。在出舍房后的那一瞬间,许静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自嘲的苦笑。 没有一会儿他便再次回到了舍房之中,那里的笑声竟还没有停歇,他不管这些,只是弯下腰不去看周围的那些人,手上的动作不停,将地上洒的那些水全部清理干净。 见到许静如此的乖巧上道,车俊顿时觉得有些无趣,也就没有再去捉弄他的想法,看了周围一眼,躺到了床铺之上。周围的人在车俊的环视下顿时安静了下来,都是纷纷爬回了自己的床铺,动作十分轻柔,生怕弄出什么大的动静打扰车俊的休息。只剩下那已经爬到地上的许静在那里孤独地静静地擦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我绑定剧情维护〕〔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心头好〕〔神豪的幸福人生〕〔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徐南南帅〕〔猎谍〕〔唐柒柒与封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