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六十章
    韩慧侨接到了神秘邀约,她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对方表示可以帮她解决目前所有的麻烦,她已经绝望至此,实在没什么资本再拒绝,所以哪怕不知道对方是谁,她也赴约了。

    见面安排在一间熟悉的酒店,说熟悉是因为前几年的时间里她曾数次陪同温漾在这间酒店出席活动。现在回想起来,那仿佛都是上辈子的事了,她对温漾的感情,从他毫不留情地扯开她的手开始,从她跪在他面前他甚至都不看一眼开始,已经消磨得七七八八了。

    她推门进入雅间的时候,从未想过自己见到的竟然还是和温漾有关的人。

    她陪温漾去老宅吃过年夜饭,所以见到温柔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温柔虽然快五十岁了,可保养得宜,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

    她一头黑发高贵典雅地绾着发髻,身上穿着香奈儿当季新款套装,戴着漂亮低调的珍珠项链,她不愧是温漾的母亲,生得一副高冷妥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富贵感。

    韩慧侨盯着她,怔愣在门口,半晌没有动作。

    温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见她这副反应,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

    难怪她不得温漾喜欢,就这副不淡定的样子都枉费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竟不比乐瑶见到她时淡定。

    韩慧侨见温柔皱眉,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可她早就不是之前的她了,徐静被赶走了,她如今什么通告都接不到,被以前看不起的三四线演员压在头上作威作福,再多的骄傲和淡定都消耗光了。

    她深吸一口气,走上前拉开椅子坐下,勉强说道:“温女士好。”

    温柔不咸不淡地睨着她,眼里的审视和估量毫不遮掩,韩慧侨被看得很不舒服,但还是静默着没说话。

    温柔看了她一会才说:“韩小姐,你挺让我失望的,你和温漾混在一起十来年,竟然还没有一个刚出现不到一年的姑娘得他喜欢,还被他搞得如此狼狈,可真不像是个出道十来年的影后啊。”

    韩慧侨牵强地笑了笑说:“感情这东西就是这样,它不分先来后到,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再努力都没用。更不要说,即便我是先认识的温总,可他自始至终也没在意过我了。我再是什么影后,也抵不过资本的力量,温总作为我的老板,真的想把我搓圆捏扁的话,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温柔似乎对这话很不屑,她又喝了一口茶,才漫不经心道:“你应该很清楚现在可以帮你的人只有我了。”

    韩慧侨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

    “听说你的经纪人陪了你十来年,对你一直很好,这次出事也是为了你才去算计温漾和那个女人,搞的毁了自己的前程不止,甚至都快流落街头了。”

    温柔的话让韩慧侨握紧了拳头,温柔见此冷淡地笑了笑说:“你想帮她回归过去吗?想帮自己重新走回属于你的位置吗?”

    韩慧侨笑了笑说:“我不想的话,今天就不会来了。”

    “很好。”温柔双臂环胸靠到椅背上,“既然你想,就要先为我做件事。”

    “愿闻其详。”

    “怎么说温漾也和你维持了几年的合作关系,哪怕出了你的人算计他那种他极其厌恶的事,也没有置你于死地,只是雪藏你两年而已,可见他对你还是有几分情面的。”温柔一脸嫌恶道,“我要你借他对你这几分微薄的仁慈去勾引他,倒不是让你真的勾引成功,你要能成功早就不是今天这样了。我要的是你破坏他和那个乐瑶的关系,不说让他们就此分手,也要让他们误会至死。”

    韩慧侨呼吸都缓慢了下来,她双手交握久久不语,温柔耐心等了一会就讥讽道:“怎么,觉得自己做不到?”

    韩慧侨是真觉得自己做不到,所以没说话。

    温柔淡淡道:“做不到也得试试吧?总归你也没有别的出路了,想帮你的经纪人和你自己就得听我的,哪怕明知道几率微乎其微,你也得豁出去试试,不是吗?”

    韩慧侨垂下眼睛依然不说话,温柔直接拿起背包站起来,打了个哈欠道:“我没有耐心和你废话了,你决定好了就联系我的助理,如果没有,我就当你放弃这个机会了。”

    语毕,温柔毫不留恋地抬脚走人,大约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这份冷酷无情利用人至死的样子,像极了那个被她自己厌恶的儿子。

    韩慧侨在雅间里待了很久,天色渐暗的时候她才离开,也不确定她到底想通了没有,但她要了温柔助理的联系方式。

    生日过后,乐瑶和温漾过了一段堪称甜蜜的日子。不工作的时候她就赖在他怀里哪儿都不去,他看文件,她就坐在他腿上看他的脸,有时候她会坏心眼地在他接电话的时候咬他的喉结,看他本来一本正经地谈工作,结果被她搞得意乱情迷,眼含春光。

    更过分的时候,预约的客人到了她也不想离开,为了避嫌她干脆蹲到办公桌底下,靠着他修长笔直非常有力量的腿胡作非为,看他在她的戏弄下防线岌岌可危却仍然强撑镇静。

    整个先成集团的人现在都知道温漾和乐瑶和好了,并且感情很好,你找不到温漾的时候,去乐瑶那看看或许就能遇见。或者你找不到乐瑶的时候,那去温漾的办公室,绝对错不了。

    九月底这天,温漾晚上要出席晚宴,举办方是温家的故交程家,温漾拿资料给乐瑶看的时候,乐瑶就看见了个熟悉的面孔。

    “程静?”她念了一遍对方的名字,也没多说别的就翻到了下一页。

    温漾正在写东西,她坐在他腿上,他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写字,说实话这有点不自在,但习惯了也就好了。

    听到她念叨那个名字,他淡淡地说:“怎么,你认识?”

    乐瑶不在意道:“嗯,有过一面之缘,第一次陪你参加那个慈善酒会的时候和她说过几句话。”

    温漾握着笔的手顿了顿,回想了一下那时的场景,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她和你说了什么。”他还记得她那时就是在和对方说完话之后忽然走了。

    乐瑶望向他的侧脸,他已经不写东西了,只是看着她,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

    乐瑶放下手里的资料,环着他的脖颈亲了亲他的脸颊,然后抬手轻轻擦掉他脸颊上的口红印。

    “没什么,只是带着一群富家小姐来夸奖我的裙子好看,问我哪里买的。”乐瑶笑了笑,语气十分无所谓,好像当时的情景十分平常,没什么需要介意的。

    温漾何其聪明,很多事情她哪怕不说他自己就能想得七七八八,现在她透露了一些蛛丝马迹,他就很清楚事情的发展轨迹了。

    “受委屈了。”他握住她给他擦口红印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温柔如水的眸子里蕴藏着怜惜,连语调都比平日里更柔和了几分,“今晚给你最漂亮最贵的裙子。”

    乐瑶被他逗笑了:“不委屈,小场面,当时可能觉得委屈,现在想想不算什么。我连你都得到了,何必再去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

    她的豁达连他都及不上,温漾看着温雅平和绅士风度极好相处,可他内里其实是个睚眦必报的伪君子。相较于他,乐瑶可是实实在在的大方女孩。

    “那也不行。”他充分发挥了他的记仇和小心眼,直接按了内线对向云说,“去拿点晚礼服的画册来给乐小姐挑选。”

    向云立刻应是,温漾特别补充说:“拿最贵的。”

    向云顿了一下再次应是,温漾这才结束通话。

    “好了。”他收回手掐住她纤细的腰,将头埋在她的劲窝间蹭了蹭,低声喃喃道,“晚上帮你出气。”

    乐瑶叹息道:“真没必要,其实她也没什么坏心思。”

    “无心之失也不应该。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太难堪。毕竟是程家的女儿,叫我一声哥哥,我总要顾着程家的脸面。”

    这话说得好像很在意友情亲情一样,但其实他是个凉薄到连自己亲生母亲都防备至极的人。

    当然,这种凉薄也是相互的,他遭受过什么待遇,现在便全部还给了别人而已。

    乐瑶也没再多说什么,转开话题聊起了别的,她心里想的是,只是个晚宴而已,说白了就是吃吃喝喝和合作伙伴搞好关系,这都快国庆节了,就算是为国家做贡献也别惹出什么乱子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在温漾身边本身就足以让他被人诟病了,不想再给他惹什么麻烦。

    这个时候的乐瑶,是真不知道酒会上会发生什么。

    晚上她被迫盛装打扮和温漾手牵手走进晚宴现场,并不知道她身上穿得是哪款礼服、梳得是什么发型、佩戴的是哪款首饰,甚至喷了什么香水,都已经被人打听得清清楚楚。

    晚宴举办地的一条僻静的走廊,韩慧侨看着身上和乐瑶一模一样的裙子,脖子上佩戴的同款首饰,以及几乎照着对方照片做出来的发型,还有脸上特地模仿她化得妆容和身上完全一致的香水,想到自己将要做的事情,感到无尽悲哀。

    她靠墙沉默着,久久不肯挪动脚步,直到手机亮起,有人不耐烦地催促。

    韩慧侨握紧手机,将它塞进手包,深吸一口气,站直身子离开这里。

    乐瑶无疑是今晚晚宴的公主,先不说她身边站着全场最尊贵惹眼的男人,只说她的模样,连艳压群芳四个字都有些形容不到位。

    她本来就生得好看,如今穿着一条银灰色羽毛高定低胸连衣裙,佩戴着价值一千多万的红宝石项链,牵着同样一身银灰色西装的温漾,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人追逐的焦点。

    程静远远瞧见她,整个人都傻了,她不自觉走过去,盯着乐瑶喃喃道:“小姐姐真漂亮。”

    乐瑶认出她,微笑着说:“程小姐也很漂亮。”

    程静有些脸红,她是主办方家的小姐,身边自然跟着不少同样家世的千金小姐,几人看着抢走了所有光芒的乐瑶,再看看几乎不理会别人寒暄,只陪着乐瑶,甚至和她亲密手牵手的温漾,银牙都要咬碎了。

    “程静?”温漾主动开口和程静说话,让对方受宠若惊。

    “温漾哥。”程静喜气洋洋地打招呼,正想说什么,就被温漾打断了。

    “裙子不错,什么牌子,多少钱?”温漾两个问题问得程静云里雾里,只以为他是真觉得她裙子漂亮,想要买给身边的女伴,所以如实报了牌子和价格。

    温漾微微抿起嘴角,有些羞涩地笑了一下,握着乐瑶的手旁若无人地凑到她耳边,用明明大家都听得到却仿佛又压低过的声音赧然道:“好便宜,不及你身上裙子价格的零头,本来想买给你,但还是算了,太廉价的东西,她们穿穿还好,配不上你。”

    这话说得,让跟着程静而来,心里还暗戳戳妄图和温漾搭上话的千金们脸色全都变了。

    乐瑶也有点尴尬,她本来想阻止温漾,可他表现得太自然,说话时那优柔轻浅又礼貌的样子,真的让人完全猜不到他会说这种让人难堪的话。

    她轻咳一声,反握紧他的手微笑道:“我看好多人想和你打招呼,我们过去看看吧,就不打扰诸位了。”她拉着温漾就走,温漾这样的人,还真任由她随意拉扯,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好像她真能主导他的什么行为一样。

    所有关注他们的行业精英都在衡量乐瑶在温氏集团以及温漾面前的地位,琢磨着想要达成的目的是否可以从她身上出手。

    饶是程静和温漾熟识,也看呆了这一幕。她认识温漾十几年,头一次看见他这么顺从一个女人,他连温伯母都不屑一顾,只维持表面尊重,却容许乐瑶一个女明星扯着他的手到处走,在一众参加晚宴的大佬中穿梭,这代表什么不言而喻。

    程静都顾不上因为他的话难堪,倒是她身边的人摸出了门道。

    “那个女人看起来很眼熟。”某千金回味了一下说,“是个女明星来着,最近还挺火的,好像在年初的时候在程家的慈善酒会上碰到过?我记得当时似乎……”她将那时发生的事回忆了一遍,大家顿时如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她们算是明白为什么总是礼貌温柔彬彬有礼的温漾会来这么一出了,这特么绝对是来给那个女人出气的!当时她们做的事情,他如今单枪匹马奉还回来,虽然没有其他人听见或者帮衬,但他是谁啊,他是温漾啊,温家的太子爷,温氏集团的第一把交椅,他一个人,就抵得上千军万马。

    大家的脸色都难看极了,包括回过味来的程静也是。

    倒是有一位站在最末尾的端庄小姐面不改色地喝了口香槟,她身边的千金低声问:“顾妍,你不生气吗?”

    顾妍微微眨眼:“为什么要生气?”

    “刚才那种事……”对方想说什么,但被顾妍打断了。

    “那也是你们做错事在先,温先生帮女伴出气,很有绅士风度,很有男友力啊,我觉得非常不错。”顾妍一脸认真。

    和她说话的人无语凝噎,看起来有些焦躁,但碍于顾妍的家世身份不敢造次,只能憋气忍着。

    顾妍认真地看着温漾被乐瑶扯着到处走的背影,用喝香槟来掩饰自己嘴角的笑意。

    原以为会是个和其他门当户对家族的公子一样复杂世故的男人,可复杂归复杂,世故归世故,那张腼腆无害的假面具,以及那张如烟似玉的漂亮面孔,着实引起了顾妍的兴趣。

    想到家里提起过的相亲安排,顾妍几乎都开始期待之后和他的碰面了。

    程静很快和好友们走散了。她握着手机挪到会场边缘,看着上面韩慧侨发来的短信。

    程静有些不太理解韩慧侨什么意思,又想要做什么,她还不知道韩慧侨最近具体发生了什么,两人曾经的关系还不错,她要她做的事也的确不难,所以她也没多想,跟侍者要了杯挺烈的洋酒,一手端着一杯去找到了暂时和乐瑶分开,正和晨曦电子董事长说话的温漾。

    “温漾哥。”程静有些脸红地说,“我来道歉了,为我之前做过的不妥之事。”她将烈酒递给温漾,“你原谅我吧,我以后不会再那么做了。”

    温漾垂眸看着她递过来的酒杯,余光瞥见程家长辈看向了这边,到底是给了对方几分面子,接过了酒杯。

    “你懂事就好。”他不冷不热地说。

    程静笑着说:“我当然懂事,我以后会好好的,不会再给温漾哥还有乐小姐添麻烦。之前发生过的事情绝对不会再有了。”

    温漾若有所思地看着程静,她其实是个挺单纯的女孩,也的确没什么坏心,他想了想,到底是和她碰了碰杯,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算是接受了她的诚恳致歉。

    只是,喝下酒之后才发现这酒有点烈,一饮而尽辣到了喉咙,他微微蹙眉,眯眼盯着程静看了几秒钟,将空酒杯递给路过的侍者,面颊微红道:“程静,别做多余的事。”

    程静心头一跳,立刻说:“当然,当然。”她也把自己那杯酒喝了,辣得她眼泪直流,显然是和他刚才喝得一样的。

    “哎呀,拿错酒了,怎么是伏特加,我不行了,不行了……”

    程静是真不行了,她是说要烈酒,可没说要么烈的啊!她整个人晕晕乎乎的被赶来的程夫人扶走了,温漾见她如此,本来还存着几分戒备怀疑,现在也消散了不少。

    他继续和人交谈,但虽然他酒量尚可,可他已经喝了不少酒了,现在又那么快速饮下一杯的伏特加,哪怕杯子不大,他这会儿也有些脑子昏沉。更别提,交谈的另一方又端了两杯香槟过来,他顺势接了一杯,缓慢地喝了两口,觉得头都有些晕了。

    他皱皱眉,转眸开始寻找乐瑶的身影,但没找到。

    对危机感的敏锐让他及时撤离了晚宴现场,想找等候在外的向云,让对方安排个安静的房间靠一会醒醒酒,顺便联系乐瑶。

    可他还没看到向云,先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倩影。

    “瑶瑶?”他眯眼辨认了一下,的确是那条熟悉的裙子,他身体有些摇晃,走了没几步就被对方扶住了,乐瑶没说话,搀着他进了一旁的房间,还没来得及关门,他整个人便把她压倒在了地毯上。

    “瑶瑶。”他靠在她怀里,看不见她的脸,但闻得到她今天喷的香水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和礼裙让他放松了警惕,他喃喃地说了句:“我喝醉了。”尾音里几乎带了些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