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心头好 第八十二章
    后面是温漾先睡着的。乐瑶不理他,他就老老实实靠在她身上睡觉。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乐瑶心情复杂,一直没能睡着。后半夜的时候,温漾又出了点汗,她下床拿了湿毛巾给他擦了擦,累得腰有点疼。

    照顾病人是个体力活,照顾一天更是。她想了想,到底还是掀开被子躺在他身边睡了。

    这次她很快就睡着了。因为心累身也累,所以睡得比较沉。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清醒过来。

    她皱着眉,侧目去看将脸埋在她颈间的男人,她的背靠在他怀里,他自后抱着她。

    乐瑶抿唇沉默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闭着眼睛说了句:“你轻点。”

    温漾动作停了一下,后面果然温柔了很多。

    乐瑶背对着他,将脸埋在枕头里,为自己一时失策感到烦恼。

    胡闹了很久两人终于分开,乐瑶躺在一边,闭着眼睛什么都不想管也不想看。

    温漾这个病号倒是下了床,去衣帽间穿了睡袍,出来之后又去了浴室,打湿了毛巾回来蹲在她身边说:“我帮你擦擦。”

    乐瑶懒得看他,也没拒绝他。

    后面她精疲力竭地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说是早上也不太准确,看看床头柜上的台钟,这都快十一点了。

    乐瑶倏地坐起来,低头看看光洁肩头上浅浅的牙印,以及被子下坦坦荡荡的身子,她深吸一口气,掀开被子穿衣服。

    温漾不在卧室,看起来他是好了。乐瑶穿回昨天的衣服,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下楼准备离开。

    下楼时她一直在看手机,找温漾叫车送她回去搞不好他会拒绝,或者找别的理由推迟,她现在心急如焚地想走,那就只能靠自己人了。

    赵彤收到乐瑶的位置,立马开车往这边来,因为江城距离滨江有点远,乐瑶还得在这里等她一阵子。

    聊完微信人已经到了一楼,乐瑶抬眸就看见了温漾,他换了衣服,十分居家舒适的灰色毛衣和黑色长裤,头发松散柔顺地垂着,戴着黑框眼镜的英俊脸颊上挂着牲畜无害的笑容。

    “你醒了。”他刻意无视了乐瑶拎着背包一副要走的样子,面不改色地微笑道,“肯定饿了吧?过来吃东西。”

    乐瑶远远望着他,不说话,也没过去。

    温漾就这么被看了一会,面色始终平平静静没什么变化,但抄在口袋里紧握着拳的手出卖了他的真实心情。

    “……我第一次做饭,给个面子。”良久,他压低声音说道。

    乐瑶怔了怔,她寻思着反正赵彤赶过来还要一会儿,吃点东西也没什么。

    于是她将背包丢到沙发上,踩着拖鞋走向餐厅。

    看到她如此,温漾明显兴致高了一点儿,他跟在她身后进了餐厅,餐桌上已经败了三菜一汤,菜都是素菜,清清淡淡,挺适合女明星管理身材的。

    他也是费了心思的。意识到这里,乐瑶心情更复杂了一些。

    她拉开椅子坐到一边,温漾就坐到了她对面,他看她一言不发地拿起筷子吃饭,也跟着端起碗喝了一口粥。粥做起来没什么难度,算好电饭锅的时间和水米的比例就行。倒是菜,虽然盛出来之前他尝过了,但看乐瑶伸筷子去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中惴惴。

    挺难得的,这么长时间了,他又感受到了这种不安和忐忑,意外得竟然还不算讨厌。

    在温漾观察她的时候,乐瑶在认真品尝菜品。

    这是温漾第一次做饭,说实话,没什么出挑,却也没什么错误,味道都很正常。

    第一次能做到这样,还是养尊处优的温总来做的,这已经非常难得了。

    试想一下对其他人不假辞任高不可攀的温总特地早起给她这么做了一顿饭,真的是让人受宠若惊,头皮发麻。

    抬眼瞟了瞟一直拿她下饭的温漾,乐瑶没什么情绪道:“你不吃菜?难不成下了毒?”

    温漾没料到她会这么说,虽然知道她在开玩笑,还是回了句:“怎么会。”

    说完,拿筷子夹了菜吃。

    乐瑶扯了扯嘴角,没什么笑意地笑了笑,后面都没再说什么。

    好不容易吃完饭,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乐瑶吃得不多,吃得很慢,倒不是不饿,也不是饭难吃,而是她要保持身材。营养师告诉她不管吃什么,每一口都得咀嚼至少三十几次再咽下去。

    乐瑶一直努力坚持着,殊不知她这样的吃饭方式会让温漾觉得他做的饭实在是……难以下咽。

    “抱歉。”收起碗筷的时候,温老板谦逊地说,“我下次会做得更好一些。”

    乐瑶本来想洗碗,但看他拒绝的样子也没坚持,她立在桌子边说:“还有下次?”

    温漾抬眼和她对视:“只要你愿意,就会有无数个下次。”

    乐瑶沉默着没说话,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温漾看着她继续道:“你是我老婆,我为你做饭是应该的。”

    “我还不是。”乐瑶纠正他,“我们没领证,你所谓的婚礼我也没出现。”

    温漾安静地收拾碗筷,离开餐厅之前他冷静地丢下一句:“你说了‘还’不是,所以迟早会是。”

    这次乐瑶倒是没反驳,她目送他离开,看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想到昨夜稀里糊涂随他做了几次,大脑就开始剧烈疼痛。

    按着额角走出餐厅,坐到沙发上拿出手机摆弄,乐瑶不怎么抬头,但也知道温漾从厨房出来,坐到了她对面。

    她不主动开口说话,他也暂时没有说话的意思,打破他们沉默相处的是电话铃声。

    是温漾的手机,一直震动,但他没接,直到乐瑶有些烦了,蹙眉看向他,他才犹豫了一下,当着她的面接了电话,甚至还开了免提。

    “温漾。”是温老爷子的声音,“从昨天到现在,你知道我接了多少电话,见了多少人,替你收拾了多少烂摊子吗?”

    乐瑶抬眼看过去,这烂摊子显然指的是他单方面宣布和她结婚的事。

    “抱歉董事长,但这也是您应该承受的,您是董事长,如果您都不管,还能交给谁呢。”

    温漾不咸不淡地说话,语调虽然温和,但措词特别无礼不留情面。

    想到他前一刻还是对自己嘘寒问暖,下一秒就对别人颐使气指毫不在意,乐瑶心中很难不产生一种虚荣的、不真实的怪异甜蜜。

    这种所谓的“甜蜜”是病态的,但也是每个人都难以避免的小心思。

    乐瑶有点想走,但现在走不了,温老爷子也不知道她在一旁听着,后面的话说得比她想象中平和多了。

    “我帮你处理的确没什么,但你将事情闹成这个样子,还没明白现实吗?”温老爷子沉吟道,“乐瑶没有出现,说明她是真的不想和你在一起了,你又何必搞出单方面和她结婚这么一出儿?你知不知道从你这么做开始到现在,集团的股价波动有多大?”

    温漾非常坦白地说:“我不知道,我不关心,也不在乎。”

    “你……”

    “如果你是为此来指责我的,我已经收到了,你可以挂电话了。”温漾已经失去耐心了,他现在好像只对乐瑶有耐心,说话的时候时不时就看向她。

    乐瑶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攥着背包带子转开了视线。

    “……既然你不想听这些,那我也就不说了。董事会那边我会帮你应付,外界的猜测我也会帮你处理。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如果你让我放弃,那还是别开口了。如果你要帮我跟外界否决我的婚姻,那也不必替我处理了。”

    “没有。”温老爷子解释道,“你都已经搞成这样了,我还能怎么样?我只是希望你抽个时间陪我一起去一趟疗养院,你母亲的情况不太好。”

    此话一出,温漾沉默下来,握着手机半晌不说话。

    乐瑶再次看向他,他眉头紧锁,脸上还带着病初愈的苍白。

    “后天早上八点,你记得回来,别迟到。”

    温老爷子没等到他的拒绝,全当他答应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乐瑶静静看着温漾将手机放到一边,他抬头和她对视,突然笑了笑说:“你看,他都认了,说明我还是成功了。他离不开我,温氏离不开我,我厉害么。”

    乐瑶沉默了一会说:“你确实很厉害。”

    有点意外她会回答,温漾怔了怔才继续笑着说:“我不会去看温柔的,你别担心。”

    “我为什么要担心?”乐瑶有些不解,“你去看她和我没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温漾微微凝眸,轻声问她,“难道我去见她你不会担心吗?担心我再次被她骗,被她说服去做一些让你伤心的事。”

    “……你现在做什么都是名正言顺的,我们已经没关系了,我不必因为你伤心的。”乐瑶平缓地陈述事实。

    “我们怎么会没关系?”温漾突然有点激动,他起身坐到她身边,抓住她的手紧紧握着,“我们当然有关系。我记得之前我要回老宅,让你和我一起回去,你那个时候拒绝了,情绪也不高,是不是当时就很担心很害怕?为什么不和我说?”

    乐瑶:“……”说什么呢,有什么好说的。

    她有些意兴阑珊地想要挣开他的手,但他坚持握着她。

    “我不会去的,我以后都不会做让你担心害怕的事,你要相信我。”他语气紧绷保证,并向她提出要求。

    乐瑶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可我还没决定要不要和你重新在一起。”略顿,她又说,“你还是和董事长一起去看看温女士吧。”

    温漾抿着唇不说话,乐瑶慢慢说:“我怕她真出什么事的话,你以后会后悔。虽然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和你复合,但也不想因为我让你今后不断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温漾张张嘴想说什么,乐瑶抢在前面说:“如果你坚持为了我不去的话,其实也没什么意义。你去或者不去分别都不大的。哪怕你去了,如果你心志坚定,也不会重蹈覆辙。若你心中还是没有确定一切,那你不去也迟早还会改变。所以我说,你不如去吧。”

    乐瑶愿意和他说这么多,已经是不可多得了。

    温漾后面没再拒绝,他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只要他心思澄明不受蛊惑,去了也没什么。反而是去了比不去好,这也算是一种考验吧?

    “不管她说什么我都不会再辜负你。”温漾换了个温柔的力道握着乐瑶的手,“瑶瑶,我以后会对你好的。你好好想想,我们早点复合。”

    乐瑶想提一提单方面结婚这“绯闻”如何处理的事,恰好赵彤这个时候赶到了,正在落地窗外朝里面张望。

    乐瑶站起来说:“那我先走了。”

    温漾跟着站起来,依然牵着她的手:“我送你。”

    “彤彤来了,你休息吧,不用送我。”乐瑶拉开他的手,垂着眼睛语气淡淡道,“别逼得我太紧,你要说什么,也等你从疗养院回来再说吧。”

    温漾心想,她果然是想考验他一下的,他没拒绝的立场,所以任由她安排。

    乐瑶走出别墅大门,和赵彤碰面,她背对着门口思索了一下,转身看着送出门的温漾说:“结婚的事你真要这么放任下去吗?”

    温漾逆光站在门口,乐瑶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但感觉到赵彤有意无意地躲在她身后,想来他此刻气场不怎么热情。

    “你说错了,不该说是放任,因为这是我所求的。”温漾的声音透着几分阴郁的执迷,“一切都是事实。”

    “那如果我非要跟大众解释呢?”乐瑶说,“我们本来就没有真的结婚,一切都只是你……”

    “一切都只是我自作主张,自作多情,我知道你的意思。”温漾打断她的话,用固执的语气说,“但我请你别那么做,至少给我点时间。你想给我机会的,我没感觉错,对吧。”

    他的确没感觉错。

    从北京回来相处的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还是动摇了她。

    乐瑶心情复杂地沉默着,温漾适当地说:“至少在你彻底做出决定之前,让一切暂时将错就错,这是我的底线。”

    话说到这个地步,似乎是不留余地了。

    乐瑶没再言语,转身和浑身发抖的赵彤一起离开。

    温漾单手抄兜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嘴角噙着的笑也跟着一点点消失不见。

    他缓缓转身进屋,整个别墅都被阳光照得光芒温暖。

    温漾站在一片阳光之下,明明一切都光明得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可他内心依然黑暗一片。

    手机震动起来,温漾漫不经心地拿起来看了一眼,见是向云,便按下接听键。

    “温总。”总助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尽职尽责汇报道,“收到了一些关于乐小姐试镜林煜新电影的消息,林煜似乎真的打算启用乐小姐出演电影女三号。”

    温漾没说话,向云等了一会问:“公司这边要放行合同吗?”

    温漾想了一会儿说:“签吧。”略顿,他继续道,“签好之后接洽一下拍摄时间和地点,空出我的日程,在拍摄地买套房子。”

    “……您的意思是?”

    “她想拍电影,可以,我陪她。”

    向云看了一眼忙成狗的关樾,又看了看自己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惆怅地叹息道:“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还能怎么办呢,毕竟是励志要成为世界最强助理的人,当然要努力满足老板的一切需求了。

    挂了电话,向云把温漾的话给关樾重复了一遍,关樾麻木地拿出下一份文件,紧紧握着钢笔咬牙切齿道:“你还在磨蹭什么?”他丢了一份文件给向云,“来啊,互相伤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