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极品丈母娘,〕〔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新婚被气死!嫁渣〕〔美食:随机摆摊,〕〔艾泽拉斯黑镰之锋〕〔官海沉浮之美人泪〕〔我!反派家主,开〕〔网游:只有我能看〕〔诸天从流月城开始〕〔反派:女主偷听我〕〔宿舍求生,我被拉〕〔反派:冷艳校花竟〕〔世家族女〕〔欢迎来到实力至上〕〔我编的百科词条成〕〔蜀汉之庄稼汉〕〔霍格沃茨的神奇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史艳文不再反对的原因主要还有一点就是发现俏如来跟解锋镝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说起来也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有问题,让俏如来年纪轻轻便担上了这样沉重的担子,他也永远忘不了当初俏如来在自己怀里哭着说“你从没对孩儿讲过,原来做你的儿子,这么难……这么难啊……”能有人让俏如来放松并露出快乐的神情真的很难得,除了同意,没有什么能做的了。儿子开心就好。他只是有些担心,俏如来是否会因此承受非议。解锋镝将头发变成黑色的术法是暂时的,所以解锋镝每天起的很早然后再次加固。素还真和解锋镝虽然是一个人,但是终究还是有不同的地方,他自己也不确定俏如来有没有发现什么细微的问题,他听说恋爱中的人都很敏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阿镝,如果你要走,一定要提前告诉我。”临睡着之前俏如来忽然崩出来这么一句,把解锋镝吓了一跳。解锋镝答应了下来“好。”不过,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什么时候离开。门外。雪山银燕看着站在门口的史艳文,有些疑惑问道“爹亲你在干什么?”趴在门上的史艳文轻咳了一声说没什么,然后拽走了雪山银燕。“但是爹亲你一直在大哥门口,是大哥有什么事吗?”想到大哥出事,雪山银燕有点慌,转身就要回去,结果被史艳文拽了回去。“精忠没事。不用担心。”史艳文就是想看看解锋镝有没有对自己宝贝儿子动手动脚,不过现在看起来是盖棉被纯聊天。如果解锋镝做了什么,他想,他大概会推门进去,在大儿子震惊的眼神下跟解锋镝来个武艺切磋?“但是……”“存孝啊,精忠真的没事,爹亲只是好奇精忠有没有做噩梦!”“这样啊,大哥做噩梦了吗?我要不要去陪陪大哥?”“真的不需要,存孝。有解锋镝在呢。”问题宝宝·雪山银燕“解先生为什么在大哥房里?”“爹亲不知道怎么跟你讲,但是,将来你会知道的,别问了。”史艳文发现看起来银燕并不知道解锋镝和俏如来之间的事情,是只有银燕不知道还是只有自己知道?神蛊温皇走过来将史艳文叫走了,两人谈论的话题就是俏如来和解锋镝。经过证实,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确实只告诉了史艳文。至于神蛊温皇……“欸~他们两个那么亲密,温皇不过是猜测了一下,又找到史君子证实而已。”神蛊温皇和解锋镝接触不多,每次见面时解锋镝都是在俏如来身旁,虽然对外称是好友,但是这点小不同怎么可能瞒过温皇呢?史艳文……啧。俏如来睡不着,他心中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不安究竟是因为元邪皇还是解锋镝,他不清楚,但是这种心慌的感觉,真的很难受。“阿镝?”解锋镝迷迷糊糊地将俏如来捞近怀里吧唧亲了一口“睡觉。”俏如来原来睡着了啊……俏如来也合上了眼睛在解锋镝的怀里睡着了。次日清晨被解锋镝用手指戳醒。“解锋镝!”“抱歉抱歉。”解锋镝原本只是想戳一下,但是戳起来的手感太好了,就戳上瘾了,没想到把人戳醒了。“早安。”说着,解锋镝送了俏如来一个早安吻。俏如来和解锋镝的头发都很长,自己打理起来有些麻烦,就互相帮对方梳头发。俏如来还是很认真的帮解锋镝的,但是解锋镝每次都会做些什么,比如在俏如来头发后面编出一个爱心之类的,类似的事情解锋镝没少做。“不准再编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俏如来提醒道。于是,俏如来便听见了解锋镝惋惜的叹息,以及小声的呢喃——“其实给你编两个猫耳朵应该挺可爱的”,然后便感觉到解锋镝拆开了他的头发。俏如来一时间有些感谢自己的机智,不然顶着一对猫耳朵出去,估计……唉。俏如来感觉到解锋镝似乎有心事,但是解锋镝一直不说,俏如来也不敢问,他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好像,问出口就会失去什么。甚至,俏如来都不愿去细想。至少,让他再自欺欺人一段时间吧。刚才,俏如来帮解锋镝梳头发的时候,落在他手中的断发变成了白色,此时俏如来坐在凳子上,手中握着的就是那几根断发。很多时候,答案就摆在了明面上,只不过是看当事人是否愿意去看而已。解锋镝在身后抱住俏如来俏如来也放松身体靠在了解锋镝的身上,他们面上带着笑,只是这笑中皆是带着几分苦涩。俏如来嗅着莲香,开口道“若是能永远停留在此刻,该有多好。”“是啊。但是,人存于世,大多身不由己。”解锋镝放开俏如来,转移了话题“有什么想吃的吗?”“什么都好。”俏如来站起来吻了解锋镝一下。他们两个都在尽可能的让在一起的时光不留过多遗憾。爱很伟大,也很自私,只不过在这个世界,在和平之前,他们都不会先规划自己的未来幸福。素还真得走。俏如来想着,心脏却有些抽痛。在解锋镝走出去之后,俏如来整个栽倒在床上,他放空大脑不去想任何事,他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同时,解锋镝也是如此,一个人坐在厨房的凳子上,他敢打赌俏如来肯定是看出来了,若是现在就跟俏如来坦白会怎样?雪山银燕走进了厨房,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解锋镝,他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和大哥吵架了吗?我刚才去大哥那里,看他心情也不是很好。”“应该……算是吧。”“有问题应该说开了啊,或许是有什么误会呢?无论是什么时,都应该迈出第一步的,不然将来会后悔的。”说道这里,雪山银燕想起了霜,当初就是自己犹犹豫豫导致霜差点嫁给苍狼。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又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地方。雪山银燕没察觉出来究竟到底有哪里不对劲就放弃了,走过去掀开了锅盖,然后锅盖又一把被解锋镝按回去。“解先生?”“劣者来吧,我做些东西哄哄你大哥。”雪山银燕收回手,有些遗憾“那好吧。”看起来大哥吃不上火锅了。解锋镝过去听俏如来讲过雪山银燕做饭不好吃,甚至比他以前炸厨房做出来的东西还难吃,政治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为了俏如来的安全考虑,他还是决定让雪山银燕离开厨房。“不需要我帮忙吗?”“不需要!道歉需要的是真诚,所以劣者便不假手他人了!”雪山银燕点了点头离开了。解锋镝做了几个简单的小菜端了回去,俏如来坐起来看着来送早饭的解锋镝露出了一个笑容。解锋镝看着吃的开心的俏如来,最终还是决定告诉俏如来,哪知解锋镝还没开口就听见了俏如来的声音“等一下。等我吃完……”“好。”解锋镝应下,拿起筷子与俏如来一起吃早饭。在俏如来放下筷子的那一刻,解锋镝的黑发渐渐变成白色,俏如来并不惊讶却仍是呼吸一滞。“俏如来……”解锋镝尚且没有说出接下来的话,俏如来便站起了身子垂着眸子唤了一声“素还真前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大团圆结2亲情会目〕〔那一天〕〔李二重生之天下无〕〔佛系大佬穿成炮灰〕〔我在华娱那些年〕〔民国诡事〕〔斗罗:杀星归来,〕〔穿成状元糟糠妻后〕〔长生仙途:育妖养〕〔掌中之物傅慎行说〕〔这个选手罪孽深重〕〔好看的宇宙文明小〕〔我靠阴阳怪气在恋〕〔人在斗罗,开局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