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虎出山〕〔当我在规则怪谈百〕〔洪荒:从白虎开始〕〔撩欲!暗甜!穿成〕〔徒儿,出狱祸害你〕〔民间奇门风水秘术〕〔四合院:咸鱼的美〕〔新时代太平要术的〕〔楚爷,夫人又上热〕〔医妃萌宝,逆袭成〕〔诡传序法〕〔大明:我!老朱家〕〔圣庭时代,开局推〕〔我杀怪就能变强〕〔财阀小千金:老公〕〔方天成沐云初〕〔陆七权奕珩〕〔上门龙婿免费全文〕〔首席继承人陈平〕〔农村女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劣者是该搬出去,是吗?”俏如来并未言语,素还真便已然明了。他站起身点头示意,便又收拾碗筷带走。“前辈!”素还真停下来脚步回过头,似乎是期待着什么,却听见俏如来的询问声“前辈打算……何时离开?”素还真沉默了,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回答道“元邪皇之乱平息之后,劣者便离开。”“嗯。俏如来……知道了。”在素还真出去的那一刻,俏如来便只撑不住身体倒在了床上,手中紧紧握着曾经解锋镝赠郁他的那串佛珠。“为什么这样早……为什么不再晚一点告诉我……”他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崩溃,他将自己蜷缩在床上,心口的痛甚至有蔓延的迹象。史艳文与刘萱姑,雪山银燕与雨音霜,俏如来与解锋镝……这也是史家人的天命吗?他不明白。俏如来生平第一次恋爱,要折了。俏如来还能怎么办呢?他不会跟解锋镝离开这里,解锋镝更不会为了他留下,除了欺骗自己解锋镝和素还真并非同一个人让自己不要太过难受之外,他还能做什么?“就一会儿……就让我颓废一会儿吧……过后,我会让自己专心思考元邪皇的事情……”俏如来用手臂遮住眼睛,泪水却仍旧流了下来。哭泣,往往是最好的发泄方式,他多想放肆哭一回,但是若是声音太大难免被人察觉到,甚至父亲也可能知道他哭了这件事,他无声地哭泣,也是不希望大家为他担心。同样有些失魂落魄的还有解锋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俏如来在想什么?正是因为知道,他心底才更加悲凉,一份无果的恋情带给双方的,除了痛苦还会留下什么?素还真捂住胸口,叹了一口气,声音也极轻“天啊,为何……要对劣者如此残忍?”接下来的时日里,两人之间便没有了过往那般亲近,素还真也向史艳文挑明了什么,史艳文并不惊讶于解锋镝就是素还真,毕竟先前便觉得有相似之处,之前史艳文没想到,自己刚打算认下素还真这个女婿,却又知道了两人冷战的事情,一时间有些不明白这俩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史艳文询问,俏如来却也始终只有一句话“他只是素还真。”史艳文当然知道他是素还真,但是……但是……“精忠……”“爹亲,别说了,好吗?”俏如来的语气有些软,抬头看向史艳文的眸中带着哀伤。史艳文心疼他的大儿子,却又无可奈何。感情之事,他难以插手,也只能叹气抱一抱俏如来。都说酒能解愁,所以玄狐要喝酒的时候俏如来答应了,他与玄狐、剑无极一同饮酒。俏如来酒量着实不好,但是越是想借酒来忘记什么却记得越清楚。他喝得头昏脑涨地趴在桌子上,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醉没醉,之后,就被玄狐打晕了。醒来的时候,玄狐已经选择牺牲自己了。素还真只是站在俏如来的身旁,什么也没有说,于是时隔数日,俏如来主动开口“你能拦他的。”“我不能,俏如来。那是,玄狐自己的选择。”如同的选择推开我一般,都是自己的选择。素还真说过,元邪皇之事过去之后,他便离开。如今元邪皇已死,同时,雪山银燕失踪。素还真坐在俏如来的身边,强硬地将俏如来按近自己怀里“难受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可以好受些,别总是硬撑着。”俏如来转过头看向他,然后忽然亲了素还真一口。素还真一愣,要知道,自从他是素还真这件事被俏如来知道之后,他们之间便再也没有什么亲密接触了。“俏如来,你……”为什么会吻我?俏如来的手握着素还真的袖子,他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他说“素还真前辈,在你离开之前,能否再做一夜解锋镝,同我……再……缠绵一次?”素还真伸手去触碰俏如来,然后捧住了俏如来的脸。果不其然,俏如来哭了。“……好。”素还真心疼地吻了吻俏如来,为他擦干泪水,下一刻那白发便如泼墨一般倾泻而下。俏如来伸手碰了碰素还真黑色的长发,他轻轻地抱住了素还真“阿镝。”素还真不明白他们这一次的欢爱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不舍吗?是爱吗?是情绪的发泄吗?他不明白,但是这一次,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激烈,无论是他还是俏如来。“俏如来……我爱你。”“阿镝……”一夜极致的疯狂,是喜,是悲,是留恋。至此之后,便是从此天涯陌路。素还真离开的时候,俏如来和史艳文都在。俏如来并没有表情,连假笑都维持不住了,他实在是没办法笑着送素还真离开。在素还真走进时空裂缝之前,俏如来终究还是没忍住跑过去一把抱住了素还真“珍重。”素还真转过身回抱住俏如来,这是最后的拥抱了“你也是,珍重。”“素还真。我爱你。”这一刻,俏如来真的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了,解锋镝与素还真,本就是一个人。“我知道……俏如来,我明白。我又何尝不是呢?珍重吧……珍重……”说不出离别的话语,便只能不停地说着珍重。他一点点放开俏如来,一步步后退,退入那别离的路。等俏如来反应过来的时候,怀中早已没有了素还真的温度,空气中的莲香也早已散播了个干净。而他的手中紧紧地握着当初解锋镝赠给他的那串佛珠,泪水终究还是从眼角流出。史艳文看得心疼,走过去对俏如来说“精忠,我们回家吧。”俏如来擦了擦泪水,点头道“好,爹亲,我们回家……回家……”解锋镝醒过来的时候有些疑惑,他不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靠着树睡着了,而他的手边有一把琴,做工说不上什么上等,只是琴首上刻着一朵莲花。他对这把琴没有任何印象,心中却无比确定这把琴是他的。解锋镝收起琴,感觉脸有些湿,他伸手去触碰,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我为何,哭了?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很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