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一心御兽〕〔从斗罗开始的武魂〕〔因为怕死只好多谈〕〔抗战:百倍返现:〕〔祖宗诶!选妃呢?〕〔开局亮剑,我一团〕〔神奇宝贝:大师系〕〔少年歌行:隐居十〕〔万界神王:从召唤〕〔大秦:父皇!我真〕〔狂飙:从制霸京海〕〔那一夜,她带走了〕〔全宗门都是恋爱脑〕〔穿书之没人能比我〕〔灵泉修仙:农家崽〕〔我的替身是史蒂夫〕〔流放,神医小娇妻〕〔秦静温乔舜辰〕〔韩飞李斐雪是哪部〕〔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 要出大事儿了
    许松洋穿着一件一点都不符合他穿衣风格的黑色连帽衫,正趴在尹门冰的背上紧皱着眉头大口喘着气。张林南马上上前查看许松洋的情况,只见许松洋一手死死抓住一个碎了屏的按键手机,一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小腹,尹门冰背部烟灰色的西服已经被许松洋腹部源源不断冒出来的鲜血染成了大红色。“怎么这是了,好严重的伤。”张林南拿起手机刚准备打急救电话。“别,别打电话……”身后许松洋虚弱地看着张林南,“千万,别让人知道我在这儿……”尹门冰无奈的摇了摇头。“门冰,”陈其兴上前问道,“发生什么了?”“早上在公司地下停车场发现的,我停那儿的一辆车忘记锁门了,一打开门就看见松洋躺在后座。”“那个时候就受伤了?”“嗯,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他死了,”尹门冰蹲下身子,示意张林南过来帮他扶着一点许松洋,“他不让我叫救护车和警察,也不让我叫人,我只好把他搬到你这儿来了,这个他倒没意见。”“那就先把他放下来想办法处理处理伤口吧。”陈其兴从收银台下拽出平常中午盖着睡觉的毛毯铺在地上,张林南小心翼翼地拖着许松洋的腿和背让他侧躺到了毛毯上。“门冰拿一下你右手边柜子上面的急救箱,林南你去后门把球球牵进来然后把门锁了。”两人马上照做。从收银台旁边的小门走进去,穿过仓库和员工休息区便是小店的后门。张林南穿过狭窄的库房和员工休息区,着急地朝后门的小巷子走去。“其兴,医药箱。”找到医药箱的尹门冰马上拿着医药箱放到了陈其兴的手边。“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立刻跟我说。”陈其兴点了点头。腹部流出来的血很快就染红了小半块毛毯,许松洋看起来已经因为失血过多神智不清而眼神涣散了。陈其兴使劲拍了拍许松洋的脸:“松洋,松洋你现在还听得到我们说话吗?”没有回应。现在就算是违背松洋的想法把他送到医院估计也来不及了,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止血。陈其兴心一横,转头去从医药箱里面拿出一瓶还没开封的医用酒精。“门冰,帮我把松洋放平,衣服掀起来。”尹门冰听话的捞起半昏迷的许松洋,掀起了他的衣服。许松洋的整个肚子全是血,干了的血半干的血和新鲜的血全糊在肚子上,连伤口在哪都完全看不出来。“嘶——”尹门冰轻轻的吸了口气,“这小子出了多少血?”“不少,我也不知道我们究竟能不能救得了他。”陈其兴拧开医用酒精的盖子往许松洋的肚子上倒去,接着拿起医药箱里的白毛巾开始擦。白毛巾都变成红毛巾的时候,陈其兴终于找到了还在疯狂冒血的伤口。“……”陈其兴拿着毛巾的手微微颤抖。这个伤,最喜欢刑侦推理的陈其兴是绝对不会认错的。“枪伤。”此话一出,在场两人都沉默了。怪不得许松洋死都不要尹门冰去医院,这又不是枪支遍地的米国,能中枪伤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的伤人事件。但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细想怎么回事儿了。“门冰,给我扣住松洋的双手,”陈其兴从兜里掏出美工刀插进了医用酒精瓶里,“松洋后面没伤,子弹应该还在里面,我们现在就得把子弹取出来!”——xxxx——平常几分钟就能走完的路现在仿佛长得没有尽头,张林南担心许松洋的情况,急得快要起飞似地朝后门飞奔。没想到手刚搭上后门的门把手,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地面猛烈地一震,张林南重心不稳摔倒在地。货架上的货物劈里啪啦砸了下来,张林南躲闪不及被一箱饮料的箱子角瞬间砸得头破血流。什么情况,张林南捂着自己冒血的脑袋翻身躲过另一箱货物,地震了?门外传来球球惊慌失措的叫声,张林南忙扶着墙站起来打开了后门。一打开门,球球立马拖着血兮兮的屁股跳进了张林南的怀里哀嚎,张林南低头一看,球球毛茸茸的大尾巴少了半截,正在往外冒血呢。球球被拴的地方是后门边上已经报废了的煤气管道,旁边斜倚着好几根不知道放了多久的生锈了的钢筋。现在本来斜倚着的钢筋倒在了地上,而球球的尾巴也少了半截。看来应该是刚才地震的原因,被震倒的钢筋正好砸在了尾巴。“好了好了,球球别怕。”张林南一手抱着球球一手去解拴着球球的链子。周遭隐隐约约传来一股难闻的汽油味,张林南吸了洗鼻子抬头一看,还带着火星的几股浓浓黑烟覆盖了大半个天空。看来这不是普通的地震,而是爆炸引起的震感。爆炸地点应该在附近不远,不知道是什么爆炸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次爆炸,呆在室内不是明智之举。张林南带着球球进了屋并关上了后门。——xxxx——c市交友玩闹友好群——上滑查看历史消息————全员禁言中————全员禁言中————全员禁言中————禁言时间已过——有你:。有你:有人吗?有你:我这儿信号不稳定乖乖猫:有个油罐车炸了!乖乖猫:那一排的车全炸了!!!乖乖猫:我公司就在那附近乖乖猫:成龙大道整个高架桥现在一片火海!!乖乖猫:你们有人打得通110和119吗乖乖猫:快打电话啊!!有你:我在环山坪有你:前面好多人打成一团了有你:我打不通警察电话小小只:有没有人知道小官山路怎么样了?小小只:我男朋友跟我打着打着电话就断线了小小只:他公司在小官山hg:怎么了啊hg:发生什么了?——xxxx——便携式碘伏里自带的塑料镊子手感滑腻,陈其兴因为紧张满手手汗的手几乎都抓不住它。毕业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这些东西,现在处理起来生分得不行。面前躺着的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他只是个连执业兽医资格证都没考下来的兽医,拿着一堆根本就不算是手术用具的用具。“没关系的,其兴,”也许是看出来了陈其兴的紧张,尹门冰安慰道,“你可是当初一节实操课都没逃过的临床小学霸啊,这已经是我们能做到的最好了。”“就算你这样说,我也是第一次取子弹啊……”擦了擦脸上的汗珠,陈其兴深吸了一口气,非常小心地将镊子探进了刚才用美工刀扩过创的伤口里。小腹的肌肉随着许松洋微弱的呼吸缓缓地运动着,镊子深入其中,陈其兴努力地克制住自己莫名的恶心感认真地寻找着不同于身体内任何部位的触感。在镊子探进去大概一半左右的时候,陈其兴终于在镊子的正前方够到了一个东西。是子弹。陈其兴松了口气,看起来进入的并不是太深,小腹部的肠道看起来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镊子紧紧地钳住子弹,陈其兴慢慢地将子弹往外拽了出来。一个圆头的黄铜色子弹。这是手枪的子弹。陈其兴将子弹拿起来看了看,因为并没有射到什么过于坚硬的东西,这枚子弹还算完整。“真的是子弹,”一旁的尹门冰看到了陈其兴手里的子弹不敢相信地说道,“松洋这是惹上什么人了啊。”陈其兴将子弹递给尹门冰:“门冰,你把这个收好,千万别丢了。”说完就伸手去医药箱拿小瓶青霉素粉剂撒在伤口上。“差不多完事了?”“差不多吧,”陈其兴接着在伤口上面填上了一大团医用棉花,然后再在外面缠上了一圈绷带,“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话音刚落,门外突然红光一闪,接着轰隆的一声巨响传来,便利店的玻璃立马被冲击波震得碎裂开来。“爆炸?!”最靠近门边的雨伞货架被掀飞,雨伞和着玻璃碎片朝几人袭来。尹门冰下意识护住了自己怀里依旧昏迷的许松洋,而陈其兴来不及反应,一下子被狠狠推到了墙上。无数的玻璃碎片打在陈其兴的身上和脸上,陈其兴只觉得天旋地转,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小店开张的时候的场景。尹门冰和许松洋、张林南提着还小小的球球站在他的店门外。“其兴,哥几个给你的开店礼物,”张林南晃了晃手里系着蝴蝶结的球球,“看门犬,厉害吧。”一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仿佛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陈其兴有一种感觉,直到前几天还普通到让人厌烦的平凡日子,已经离他们四个相当的遥远了。一切,都要开始脱离常识了……——xxxx——c市交友玩闹友好群——上滑查看历史消息————全员禁言中————全员禁言中————全员禁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说他碰到你了没〕〔从完美世界穿越诸〕〔麻衣诡相〕〔开门迎客〕〔模拟修仙:我能看〕〔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嫁给山野糙汉后她〕〔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怪谈玩家〕〔漫威之我穿越的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