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 银行不只能取钱
    “那么首先,去哪儿能够找到那个所谓的武器房间呢?”尹门冰摇了摇头。陈其兴掏出自己随身的本子和笔划拉起来:“这栋楼的一二楼的门市是不是都是羊资银行的?”“是倒是,”尹门冰回道,“我在这儿办过业务,那时接待我的业务员是这样介绍的。”“虽然我的这个方法很粗糙,但也不是不行。”陈其兴唰唰两下在本子上画了一个大概的户型图。“这是根据这栋楼外面样式来推测的横截面图,”陈其兴说道,“逃亡的时候我大概看了一眼,楼外的样式十分好记。”几个人凑过去一看,确实是好记,整栋楼总体呈一个缺了两个对角的长方形样式。“我们进门的时候是大厅,”陈其兴一边说着一边在图上添加着线条,“大厅的两边是通往二楼的楼梯,而越过大厅和接待室之后就是我们现在呆着的vip室了,这些大家看看我有没有记错。”“是这样没错”林士博点头称赞,“还真亏你能记得那么仔细。”“这是其兴老毛病了,”张林南接话道,“他从小就特别喜欢推理一类的东西,也特别喜欢模仿里面侦探的习惯。”“对对对,之前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几个的学生卡号他看一眼就记得,”尹门冰也说道,“我当时还觉得挺恐怖的,总觉得没有隐私了。”“过目不忘的本事是吧?”林士博佩服道。“倒也没有那么的厉害,”陈其兴用手点了点本子示意大家继续正事儿,接着说道,“大概的样子就是这样。”大家被拉回话题,低头看向陈其兴手里的地图。“c市中心碑附近的建筑,九成以上是属于市政府的,只能租赁不能购买,我们先大胆的假设这间也是市政府处租赁的好了,”陈其兴说道,“这样的门市一旦装修完成开店之前,市政府的人员都会第一时间上门进行合格检查,我的店铺也是属于政府租赁,他们通常会以顺时针方向将每一个房间编号,并且准备一个很小的号码牌订在房门的门框最右下角,无论任何一个房间都是。”“那么也就是说,”尹门冰说道,“我们只要找到两个房间中间的小号码牌是跳了一位的,就能顺利成章地找到那个房间了?”陈其兴点头:“没错,并且根据我的猜测,这个房间多半是在这个角上。”说完他拿笔在进门大厅左后面的那个角位置画了一个圈。“听门冰说的意思,这个房间的存在并不是为了防止丧尸这种电影里才有可能出现的生物,而是为了防止恐怖分子或者劫匪抢银行,那么这个房间所要应对的就是有智力并且手里有武器的人,这部分的空间大,很好就可以做一个隐藏,应该是绝佳的。”“不过现在问题是,我并不能排除究竟是在一楼或者是二楼,”陈其兴低下头去,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并且我也不敢保证自己的想法就是全部正确的,甚至有可能全错……”陈其兴的声音越来越低。张林南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兴,你真的已经很厉害了。”“对啊对啊,怪不得严姐那么喜欢其兴哥,”于小希黝黑的眼睛瞪得像是小兔子一样的圆,“长得帅气又聪明,其兴哥就像是寒剧里走出来的欧巴一样。”“你呀,”尹门冰笑着接话道:“可少看点儿寒国剧吧,凭什么帅气聪明就是欧巴专属了?”“对,”林士博也说道,“其兴这可是华夏上下四千年文化沉淀出来的!”——xxx——许松洋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自从高中时妈妈做手术以来就一直……最先这个梦是噩梦。同事楚叶在黑暗中满身是血的朝自己爬来:“许松洋——为什么死的不是你?我要拉着你下地狱!”一个白大褂和一群黑衣人拿着枪站在许松洋的背后。“呀,”女人调笑着的语气传来。“看来又有人要被杀了——”“先生,你为什么没死呢?”黑暗中穿着制服的警察浑身是血,转过头来无助地望着他。许松洋不要命的跑啊跑啊,可是那群穿着黑衣的人,依然紧跟着他。终于,一双手刺破无尽的黑暗抓住了他。许松洋听见了尹门冰着急的声音。阳光从尹门冰刺破的黑暗中射进了许松洋的梦,许松洋看见了张林南和陈其兴站在尹门冰的身后,三个人就像太阳一样耀眼。好温暖。许松洋突然不再害怕了。唧唧的鸟叫声从左边传来,许松洋缓缓睁开眼睛。清晨的阳光透过车玻璃射到了他的眼睛上,他眯起眼睛将头转到一边去躲过过于耀眼的光线。“我这是…在哪儿呢?”——xxx——“我和世博哥一起出去找一下那个房间,”尹门冰站起来说道,他将手里对讲机的开关打开冲陈其兴说道,“其兴你和林南球球小希留在这里,有什么情况我们对讲机联系。”“我也要一起去!”张林南说着就要站起来。于小希黑着脸一把又把他按了回去。“林南哥给我呆在这里,”于小希生气地说道,“你现在不能剧烈运动知道吗?”“我…”“小希说得对,”陈其兴接道,“说得不好听一点,你现在去就是拖后腿的。”张林南扁了扁嘴,看着面前气鼓鼓的于小希,犹豫了两下,最终还是放弃了一般乖乖坐好。“我知道了,”张林南心不甘情不愿看向尹门冰和林士博,“你们一定要小心一点。”尹门冰和林士博郑重地点了点头,转身走出vip室。根据陈其兴的推测,尹门冰和林士博决定优先调查上下两层的左后方,运气好的话,可以在五分钟内就找到。“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和世博哥一起两人行动呢。”尹门冰说道。“这样一说还真是。”林士博举枪靠着尹门冰的背,回道。“我第一次看见士博哥的时候,虽然你穿着警察的制服,但我还是下意识以为你是高中生了。”尹门冰举着手电筒,一边向四周打量一边说。“怎么突然说这个了?”林士博微微侧头问道。“就是闲聊,”尹门冰回道,“我们进来的时候那么大动静都没有东西扑来,我估计大厅是安全的,所以想要放松一下自己,跟你瞎聊聊。”“瞎聊聊啊,”林士博说道,“那就聊点儿别的,我很介意我娃娃脸的,都26了去买票还要被人问成年了没有。”噗嗤,脑子里林士博在站台被人拦下来被迫掏出身份证的画面实在是太戳尹门冰的笑点了,尹门冰差点儿没控制住笑出声来。“啊,你刚刚笑我了是吧。”“绝对没有。”尹门冰眨巴着自己狡黠的狐狸眼,面不改色地撒谎道。林士博叹了口气。“虽说不显岁数大也算好了,但是这个脸作为警察就太没有威慑力了。”“这个倒也是。”“我之前还被一个小偷嘲笑说我还没满月就出来干活来了。”“噗!”“啊,你绝对笑我了。”“并没有。”尹门冰捂住嘴狂笑。“你们做生意的都会睁眼说瞎话吗?”林士博回道。两人说着来到了最左边的走廊口。这是一个很小的走廊,尹门冰朝里面一打光,一下子就照亮了头上的那个房间。这个走廊一共连接着七个房间,左边三个房间都写着会谈室,右边的三个房间则是两间会议室和一间休息室,最头上的那个房间写着档案室。“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秘密的房间,”尹门冰说道,“尽都是些常规的房间。”“现在还不好说,”林士博回,“秘密的房间自然是要好好的伪装的。”“那就按照其兴的那个说法来试试吧,”尹门冰撸起袖子将手里的手电筒交给林士博,“如果大厅算一号的话,顺时针数过来左边的第一间房间就应该是2号对吧。”尹门冰说完朝左边的第一件房间走去,蹲下来在这间房间的房门外右下角认真摸索着。“啊,真的有一个硬硬的牌子在墙纸里面,”尹门冰手指细细地摩挲着上面的纹路,“0…0…2!果然这间是第二间!”尹门冰又转头走向右边的第一间房间的右下角:“如果这个是009的话,就意味着这之间一定有一个夹层。”0…0…8又再仔仔细细摸了两遍,依然是008。“没有吗?”林士博问道。“没有,是008。”林士博顿了一下,如果可以的话,现实果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看来我们要去二楼一趟了。”“是的,”尹门冰有点儿失落地按亮对讲机,“其兴,第一层左后边应该没有。”沉默了一会儿,对讲机里传来陈其兴的声音:“收到。”“我和世博哥打算现在到二楼看看。”“注意安全。”对讲机的连接呼吸灯在尹门冰回了一句“好的”之后便灭掉了,这边的陈其兴靠着沙发盯着手里的对讲机出了神。如果二楼也没有怎么办?如果他俩人遇见了危险怎么办?陈其兴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只能在心里祈祷默默地祈祷尹门冰两人一切顺利。“哎呀球球!”于小希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其兴哥林南哥,球球要拆家了!”陈其兴和一旁张林南听声回头一看,发现于小希坐在地上,两手抱着球球的腰,正在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俩,而球球嘴里正叼着一片刚从墙上撕下来的墙纸,扭动着腰想要摆脱于小希的控制。“管它呢,”张林南仰头靠在沙发上,“都世界末日了,就让球球拆嘛。”陈其兴也是这样想的,再加上这又不是自家,球球想拆就拆呗。“就让它拆吧。”“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球球这样,”于小希抱着还要继续啃墙皮的球球说道,“它一直都表现得超级乖的。”“那是你认识球球时间太短了,”张林南一笑回道,“你是没见过它见到炮仗时的样子。”“炮仗?”陈其兴向于小希解释道:“球球小时候被张林南和尹门冰拿炮仗吓过,所以特别讨厌炮仗。”“是吗?”于小希看向陈其兴,“那它一看见炮仗就会很激动吗?”“那可不止,它就是光闻到炮仗的火药味都……”陈其兴顿住了。“林南,”陈其兴指了指还在疯狂刨墙皮的球球,“你之前说球球闻着味就把你藏好的炮仗找出来啃得稀烂了是吧。”张林南有点儿疑惑于陈其兴突然转变的态度,点头回道:“是啊,它一闻到那个味儿就满屋的…啊!”三人同时看向那面挂着油画的墙。说起来,这个房间是在接待前台的正后方的,可是这个长度却远远短于前台的长度来着。“门冰,”陈其兴拿起对讲机按亮,“我想我们这边发现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文轩体育课器材室〕〔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两家人一起换〕〔制服(校园1v1)〕〔仙医佳婿〕〔告白〕〔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上门王婿叶凡〕〔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