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天神帝〕〔东京泡沫人生〕〔我以神明为食〕〔张云川白色孤岛〕〔乡村桃运小神医〕〔二战风云:铁血苏〕〔绝世神医〕〔陈古吴沁薇〕〔灌篮之中锋荣光〕〔重生南非当警察〕〔王爷,听说你要断〕〔不做炮灰,我是路〕〔狂妃来袭:腹黑王〕〔山村小神医〕〔分家后,我靠商城〕〔重生之工艺强国〕〔高手回归被七个姐〕〔重生农门小福妻〕〔骗了康熙〕〔抗战之兵王出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法逃离丧尸之地 1 武器
    这精致的油画竟然是个机关。陈其兴将墙上的挂画摘下来,发现挂画的背面连着一根很难让人看见的丝线。蹲到这面墙面前一摸,果然在右边发现了一块小小的硬牌。012…是第12号房间。“其兴啊,”张林南兴奋地询问道,“球球是因为火药味发现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这里面有那个东西呢?”张林南指的当然是枪。“不知道,”陈其兴回道,“现代的枪能有火药味吗?”“你会用枪吗?”林士博反问道。张林南颇为自信地点头:“我吃鸡玩得可好了。”“……”尹门冰拍了拍林士博的肩膀:“麻烦士博哥了。”一边的陈其兴将挂画后面的丝线猛地向外一拽,丝线是用什么特殊的东西制成的,看起来又细又脆弱,实际却相当坚韧,陈其兴用了全力的一拽,也只是将它连根从墙里拔了出来。“这应该是一个机关。”陈其兴说道。丝线的头上有一个小小的金色的小钥匙,刚拔出来,墙后便马上发出啪嗒一声轻响,仿佛是什么锁扣被打开了的声音。接着整个墙发出轰轰隆隆的颤抖声,然后猛地向左缩进了垂直的墙里。满墙的手枪并没有如愿出现在张林南的面前。这确实是尹门冰说到的那个房间,四面墙上都装着高级的隔音材料,墙上也挂了很多存放武器的玻璃盒子。但盒子里面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张林南似火的热情瞬间就被浇灭了。“诶?好像和想象的不太一样?”尹门冰说道,“武器呢?被人拿走了?”“不是被拿走了,”陈其兴走进房间,伸手在墙上的玻璃盒子里一抹,“应该是本来就没放。”“我大概知道其兴小哥的意思,”林士博叹了口气,“外面的那个挂画机关明显是一次性的,要是真有人进来拿过,那个机关不应该是好好的样子。”“而且这些玻璃盒子上有很厚的积灰,如果原来是放着武器的话,积灰应该留有武器的样子才对,”陈其兴给大家看了看自己满是灰尘的手,“这儿的积灰很均匀,应该是没有东西放到里面很久了。”“哈——就是单纯的为了应付上面的规定搞了个这样的房间呗,”张林南说道,“然后什么都没放。我真是白期待了。”“你的期待本来就容易落空,”陈其兴回说,“咱们国家是不允许枪支的,一个外企的银行怎么能在c市中心区域堂而皇之地搞一个秘密房间存放枪支呢?”“那球球闻到的味道又怎么解释呢?”尹门冰站在边上问道。这个陈其兴同样也很好奇,他于是转头看向一边的球球,发现从刚才门打开为止,球球就一直在自顾自地鼻子贴地嗅来嗅去。“球球,”陈其兴一挑眉,“是还有东西我们没有找到吗?”所有人都低头看向球球,球球就像是扫描仪一样,认真仔细地扫描着地面的每一寸地方,终于,它走到了一个墙角不动了。陈其兴走过去一看,虽然不是很明显,但陈其兴还是发现了这块的木地板和别的地方的木地板相比颜色要稍稍深上一点,他试探性地蹲下去拿手一扣,木板竟然很轻易地就被他给扣了起来?!这下面竟然有一个被巧妙挡住了的地下室拉门!其余几人都看呆了。“地下室?这是有个地下室?”张林南瞪大了眼睛说道:”太牛了,这是秘密特工拍摄现场吗?”陈其兴也兴奋得双手直抖,他注意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个地下室的拉门旁边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政府标记的房间硬牌。这个地下室是没有房间号的!这可能吗?是地下室不需要标记房间号还是说,这才是真正的秘密房间呢?为什么一个在国外小小的银行要大费周章甚至不惜欺骗政府来建造一个密室,无论怎么想也说不通啊。“其兴,想什么呢?快打开看看啊,”张林南见陈其兴蹲在地下室拉门前仿佛被定住了一样的陷入了沉思,着急的说道,“看看底下都有些什么。”“哦,抱歉。”陈其兴从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中回过神来,无论这个银行到底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秘密,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能够插手的事情,现在最应该要做的是活下去,而不是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地下室的拉门很重,陈其兴用尽全力拉了两次拉门都纹丝不动,加上了尹门冰和林士博三人才勉强拉开。黑洞洞的洞口连接着一把钢筋梯子通往底下,潮湿和霉臭的气味从里面传来,闻起来就像是发了霉的旧。看来真的是个地下室。尹门冰拿着电筒往下照了照,只能看见一小片地下室的地面,地面距离陈其兴他们大概有两米多,就是没有铺上瓷砖的普通水泥地面。一打开地下室,球球便情绪激动地冲着底下狂吠,看这反应,底下绝对有跟火药沾边的东西了。尹门冰拿着手电筒最先下去,他一到下面,陈其兴就听见了尹门冰惊叹的声音。“门冰,底下有什么?”陈其兴问道。“我说不清楚,底下没有其他人,我建议你们最好下来看看。”——xxx——看着满墙的武器,陈其兴有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在游戏里一样。这个画面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吗?有太多他叫不上来名字的武器了,不仅有枪,还有各种各样的刀具和防弹衣以及背包绳索一类的。这还是银行吗?这难道不是武器库吗?“fnfal,g3,加利尔,ar15,m1911a1式……这里面随便拿出去一把枪,银行行长牢底都能坐穿!”林士博激动地看着面前挂了一个墙的枪,“我简直难以想象我现在是在鱼中区。”“士博哥,”陈其兴问道,“你觉得政府知道有这个房间吗?”“肯定是不知道的,”林士博回道,“我觉得政府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陈其兴还想再问点儿什么,一旁的张林南突然递给陈其兴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先别聊了,给你这个。”这是一个方形的塑料盒子,巴掌大小,盒子的正中间有一个画着电源标志的按钮,陈其兴接过盒子,感觉异样的沉重,虽然壳子是塑料做的,但是手感很好并没有显得廉价。”这是什么?”陈其兴问道。“哼哼,你按一下按钮看看?”张林南略显得意的说道。陈其兴于是轻轻地按了一下按钮。按下按钮的瞬间,长方形盒子的一端突然弹出来两个细尖的长针,一道一看就挺危险的电流从这个针窜到那个针再从那个针窜回这个针,发出呲呲的电击声。“很精巧吧这个电击枪,”张林南手里拿着电击枪的使用说明,“门冰给我翻译了一下这个说明,这个电击枪好像能放出最小220v的电压,狮子老虎都能三秒干倒来着,而且它还准备了四块替换电池,每块都可以连续放电20分钟以上,如此小巧却又具有如此强悍的杀伤力,我一看到就觉得特别适合你。”“除了枪竟然还有那么危险的东西…”头上悬着的无数疑团又增加了一个,从小喜欢侦探题材的陈其兴现在只感觉自己灵魂都在因为这些谜题而颤抖,突然爆发的丧尸类疾病,昏迷不醒的许松洋,还有这个奇奇怪怪的羊资银行,如果侦探福尔摩斯在这里的话,他是不是连思考都不需要就能马上推理出事情的真相?那么自己呢?想了一会儿,陈其兴最终还是压下自己强烈的好奇心,乖乖接过张林南手里的其它配件:“谢谢,小巧的确实是很适合我。”“对吧,”张林南呲牙笑着,“你们俩也别光站着了,快来挑挑自己能用的武器吧,好像还有防爆盾和防弹衣呢。”“士博哥!”尹门冰端着一把从墙上拔下来的枪,朝这边的林士博招手,“快过来教教我怎么用这个!”林士博一看就慌了。“放下!给我放下!一会儿走火了手给你崩掉!”——xxx——与此同时大概七公里外的一家ktv内,张一凯和韩凡影面对面坐着。“我不懂。”张一凯如坠冰窟,好半天才说出了这一句话,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韩凡影。韩凡影依旧是那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淡淡地说:“所以说,跟你一起跑到这儿来的那个同伴,他现在已经不是他自己了,我是尽可能的想要在他还是他的时候就让他去往生的,但是他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我刚准备动手他就变化了。也许是因为生前是军人的原因吧,他比别的那些丧尸看起来都要难缠,我当时能够把你安全的带到这里来就已经很好了。”“所以这就是说…”刘勇变成了那种东西了?张一凯的脑子里反复播放着关于刘勇的回忆,他最后让自己快跑时的表情,他眼眶湿润拜托张一凯时的样子,他和自己出去喝酒时的笑容……刘勇,整个队伍最心善的人,也是最不愿意伤害无辜者的人,你现在一定很痛苦吧。“你的包我最后见到的时候在他的手里,”韩凡影带着一点好奇问道,“你真的能杀得了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龙宸〕〔误入歧途苏玥〕〔回到2002当医生〕〔开局洪荒:我能穿〕〔四合院:小娥是我老〕〔赐我狂恋〕〔独行修仙路〕〔大叔,你暗恋的小〕〔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攻他又又装穷了[重〕〔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玄幻:授徒万倍返〕〔打工先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