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 球球?!
    陈其兴飘了起来,感觉自己像是一片落叶,在空中晃晃悠悠地打转,好半天都落不到地上来。模模糊糊之中,陈其兴听见了张林南的声音,就在他的身边,他于是抓住张林南的声音。张林南的声音很宽阔也很沉重,一下子就将陈其兴这片落叶带到了地上。“哟,醒了?”面前是正微笑着看着他的张林南。“林南…那个小朋友呢?”陈其兴问道。“放心吧,只是让松洋和门冰教育了她一顿,现在小希正哄着呢,”张林南回说,然后有点儿好笑的打量了一下陈其兴,“倒是你,被捅了一刀就昏过去暴睡了三个多小时,要不是小希看过了说并没有戳多深,还以为你真的要死了呢。”“抱歉。”“倒也没什么好道歉的,”张林南将手放在陈其兴的额头上感受了一下温度,“你是不知道那小孩儿,她还以为你真被她捅死了,吓得都呕吐了,笑死人。”“……”“你现在冷静下来了吗?”“嗯,”陈其兴点头,“冷静得差不多了吧。”“那就好,”张林南说着递给陈其兴一杯刚沏好好冒着热气的茶,“我料想你当时就是热血上头了。”陈其兴和张林南是发小,自从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张林南一家搬到了陈其兴的隔壁,两人就再也没有分开过。玩是一起玩,上学一起上学,就连逃课两人都是一起。陈其兴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的一张面瘫脸,但只有一起长大的张林南知道,他真的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不喜欢表现在脸上而已。实际上他的心思比谁都细腻,也比谁都更容易冲动。大概从他们和严丽分开的时候开始,张林南就多多少少察觉到了陈其兴的异样了,再加上后面自己受伤和失去球球,陈其兴虽然表面看上去还是那样的从容,但实际上应该是比谁都要难受和害怕的。他的老毛病就是一直喜欢什么都忍着,无论任何的小心思他都不会跟身边的朋友们说,像这次发生这样大的事情,哪有人会不害怕和想要退缩呢?只要踏错了一步就有可能步步踏错,甚至付出自己生命的代价,大家将他推到了领路者的高位,其实陈其兴是不愿意的吧。张林南不自觉地又想到了很多年前那个小小的陈其兴,那个蹲在马路边自己一个人哭得稀里哗啦的陈其兴。那么多年了,陈其兴在这方面是一点儿都没有改变啊,还是那个所有人都走了才能哭得出来的傻子。“我确实是有点儿失控了,”陈其兴端着茶,低头盯着茶杯里的茶叶沉思道,“我想我应该是有点儿生气的吧。”“我知道。”陈其兴抬头看了看张林南,有点儿惊讶:“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吗?”“何止明显,”张林南表情夸张地说道,“大家都惊着了好吧,尤其是门冰和松洋,他俩都没有见过你生那么大的气过。”“抱歉。”“有什么好道歉的?”张林南回道。“因为我情绪失控了。”“啊——你说这个,”张林南毫不在意地回道,“其实我也有点儿生气来着。”“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张林南向陈其兴伸出手来,“但是我觉得你的愤怒是正确的,人世间真正的痛苦,只有在这其中的人才能真的知道。”陈其兴的眼睛闪了一下光,为什么他和张林南如此的不同却又能够一直是最好的朋友呢?他想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无论多么迷茫多么自我怀疑的时候,张林南都会及时出现,仅凭着一两句话就解开他的心结。让他茅塞顿开。人世间真正的痛苦,只有在这其中的人才能真的知道。对啊,原来他一直都在生气的就是这个啊。老和尚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受了多少的痛苦,他又怎么能真正地理解他们几个人对于这种东西的恨意呢?他又怎么能!——xxx——“怎么不多睡会儿?”许松洋端茶的手微微一顿,看向门口。张林南正搀扶着陈其兴往里面走。“其兴!”尹门冰站了起来,“你没事儿了吗?”“其兴小哥!”林士博也站了起来。“其兴哥,感觉怎么样?”门边的于小希马上凑上来问道,“会影响走路吗?”陈其兴虚弱的抬了抬手,微微一笑:“没事儿,已经好很多了。”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你快吓死我们几个了,”林士博说道,“被戳了一刀之后突然就倒下去。”“就是,”张林南一边扶陈其兴坐下一边帮腔道,“不知道的以为你受了多大的伤呢。”“哎呀,哪个壮汉之前也昏过去了来着?”尹门冰瞟了一眼张林南。“不一样好吧,我那是中枪了!中枪了!gun懂吗?!”“好好好,对对对,那可真是相当严重了呀。”“诶你是不是欠打?”“哎呀哎呀,儿子谋杀亲爹了!”“我今天就要把你塞回娘胎里去!”尹门冰和张林南你一言我一语又开始了惯常的拌嘴小频道。周边几人对此见怪不怪,任由他俩打着嘴仗。“后面怎么样了?”陈其兴坐在许松洋身边问道。“没发生什么事情,”许松洋回道,“你晕过去了之后林南和士博哥就把你抬到你睡的屋去了,于小希马上帮你检查伤口,我和门冰把那小朋友教训了一顿。”“老和尚呢?”“嗯,他什么都没有参与,”许松洋喝了口茶,有点儿好笑的说道,“只是一个劲的阿弥陀佛。”“是真的。”旁边的于小希马上凑上来说道。“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许松洋问道。“天亮了就走吧。”“不管了?”“不管了。”许松洋挑挑眉:“想通了?”“我本来也不是较真的人。”陈其兴回道。“其实我能懂你的感觉,”许松洋淡定说道,“无论现在外面让人类变成这样的是什么万物生灵,我都不觉得我杀了它是不对的,想要活下来就得伤害别的东西,就算没有这些事情我们也是每天靠着剥削别人活下去的。他那样说,显得自己过于高高在上了。”“你也那么觉得的?”“不如说大家都那么觉得,”一边和张林南一起的尹门冰回过头来。“我自己想干什么事情还不需要别人多管闲事。”天快要亮了,空气里关于秋的气息更加浓郁了点。小和尚在床上翻了个身,他睡得很香,完全没有意识到昨天夜里就在他直线距离两百米不到的位置都发生了些什么。但是他早晚也会知道的,就算现在陈其兴他们不说,要不了多久他应该也会自己发现的。——xxx——出了恩怨寺继续往前走,再差不多走半天左右的时间就能走到鱼中区边缘的滨江路了。理论上来说应该花不了多久的时间,但是他们的几个好几个都受伤了的情况下,速度自然是快不了。“临走的时候,”张林南在陈其兴旁边说道,“我塞了一张小纸条到小和尚手里,告诉他真相就在晚上亮着灯的废屋。”陈其兴叹了口气:“到时候吓着他。”“那我管不着,”张林南说道,“老和尚既然觉得他的行为是正确的,那让他的徒弟知道知道也没什么吧。我可不像你这样,明明憋着一口气还非要当个绅士。”正说着,尹门冰突然从两人身后冒了出来。“嘿!”差点儿把张林南吓得就地起飞:“你干嘛呢?!”“这个这个!”尹门冰满眼冒光指着手里刚捡来的宣传单,“我们去这儿看看吧。”张林南和陈其兴低头一看,这是一张来自三天前的宣传单,蓝天白云的背景之下一辆漂亮的房车正在公路上行驶着,上面用精心编排的几个大字写道:c市房车展览会,等你来撩。“我们现在这样一直徒步走下去的话肯定很废体力的,但是普通的轿车装我们六个人又太拥挤了点,”尹门冰说道,“有了这个房车的话,我们就可以在车上做饭甚至烧烤,还有床睡,多好啊。”“好是好,”张林南低头往传单底下一看,“这个我们还得往回走啊。”“就几步路,不远的,”尹门冰一把揽过张林南的肩膀,“哎呀哎呀,林南哥哥,带我去嘛去嘛——”这一通猛男撒娇把张林南恶心得不要不要的。“去去去!你别扒拉我!”“好耶!”尹门冰又转向陈其兴,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其兴,“其兴哥哥,我们看看去吗?”陈其兴认真思考了一下,尹门冰说的也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儿道理,他们六个人受伤的就有三个,两个伤着肚子一个伤着手,不仅行进速度会受到影响,战斗力也有所下降,如果这种时候出现了丧尸的话,很容易被丧尸追上或者队伍被冲散,房车展览会的地址离他们几个现在所在的地方并没有那么远,往回走一个路口再左拐后再走30分钟左右就到场馆了,他们现在离中心区的丧尸群已经很远了,虽然信号还没有恢复但也确实是用不着那么赶。“房车好像是有那种很厉害的吧?”陈其兴问道。“你说的是奔驰arocs越野房车吧,”尹门冰嘿嘿一笑,将宣传单一转,“这可是这次房车展览会的主角哦。”一辆军绿色的长方形房车出现在陈其兴和张林南的面前,庞大的车身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每一个线条彰显着它沉稳的性格,霸气十足的车头和精密设计的驾驶室,哪怕是透过照片都能感受到它不容侵犯的气质,仿佛一头沉睡的远古巨龙,一旦苏醒过来就会将面前的一切撕扯成碎片。果然男人至死都是少年啊,都什么时候了,看到这种东西时还是会被吸引,哪怕是沉稳的陈其兴也不例外,当这个小宝贝一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陈其兴马上就挪不动眼睛了。这也太帅了!怪不得尹门冰撒娇都得去看看。在这个小宝贝面前,超级跑车都得给它跪下。“这辆房车顶上可以升降,住六个人完全绰绰有余,里面的空间有20平米多,loft设计,”尹门冰继续兴奋地介绍道,“厨房有冰箱电磁炉,带烘干的洗衣机,卫生间还是干湿分离的,还有空调电视机排风扇,全车14度电,并且还配有千瓦超静音水冷柴油发电机,我们就算不点火发动,都可以在这里面呆上整整一周呢!”“也就是说,这么个尤物现在竟然可以有机会让我们摸到了?”张林南摩拳擦掌,“第一次知道末日求生还有这种好事儿。”“那何止是摸到了,我们还可以在市区大摇大摆的开它呢,”尹门冰斜眼一笑,“几千万的小宝贝,拿出来当碰碰车玩。”张林南吹了声口哨:“你这真是在馋我呢。”说着转头询问似地看向陈其兴。“我们应该可以去看看,”陈其兴看了看两人说道。尹门冰和张林南一听这话,马上眼睛就发亮起来,这要是两人长得有尾巴,现在尾巴应该都快摇成电风扇了。“不过我们几个人说了不算,我们得参考一下大家的意见。”陈其兴接着说道。尹门冰和张林南的尾巴又耷拉了下来。“还要商量啊,赶紧去吧。”“不行,我们得参考大家的意见。”陈其兴说完就打算把大家召集过来商量关于是不是有必要再倒回去一点路去看看这个房车的问题。但是手刚举起来,一声狼嚎突然之间从不远处的一处废墟传来,接着以陈其兴他们几个为中心,周围开始响起此起彼伏的狼嚎,听起来十分可怖。“什么情况!”一边的于小希下意识往林士博身边一缩,害怕地左右打量,“是狼叫吗?”林士博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将于小希朝自己身后拉:“先不要乱动。”“狼叫?”张林南看了看周围,“为什么会有狼叫?”“因为这边有c市动物园,”许松洋走到了三人身边,“我们从轻轨站一出来就是。”“我说怎么这一段路丧尸少得可怜,”陈其兴无奈地摊了摊手,“原来是因为这些动物被放出来了。”“你是说,被吃完了?”许松洋没来由的一阵恶寒。“听说要是在野外遇见狼群比遇见鲨鱼群的存活几率都小,”尹门冰插话道,“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东西打得赢那些东西。”“哼,管它一只狼还是几只狼,在枪的面前,神都得给我们三分脸色。”张林南说着颇为自信地旋转起来自己手中的消防斧,看起来对于自己手中所握着的火力相当自信。话音刚落,一头狼猛地从一栋楼开着的窗户跳到了他们几人不远处,面色凶狠地瞪着他们。说实话,这是张林南见过最壮最帅的狼了,它比普通的狗大上好几圈,感觉它要是两脚站起来,甚至比一米九的张林南都还要高。那狼气势满满地在陈其兴几人面前来回踱了几下步,来回朝陈其兴他们几个嗅闻了好几下。接着朝着周边低吼了一声。一只比它稍小一点儿的狼便立刻从另一边的一辆货车底盘下爬了出来。然后又一只,又一只……短短三十秒内,陈其兴他们几个周边内就围满了狼。数了数,一共九只。最后出现的是一只满身杀气的老虎,它比第一只出现的头狼看起来还要大上一整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离张林南不远的路边摊车顶上,正悠闲地盯着他们几个。所有人冷汗马上都下来了。“tmd!”张林南爆了一句粗口,“这数量还不如让我打十个丧尸呢!”“快过来!”陈其兴朝距离他们四个不远的林士博和于小希着急大吼道,“我们被包围了!过来的时候不要移开视线,面朝着它们慢慢退着聚拢在一起!”“老虎和狼还能组队呢?尼玛猫科犬科不是世仇吗?”尹门冰靠着许松洋的背盯着老虎无语道。“人家自己的事情你少管,”许松洋回道,“你先保证你自己能活下来再卦吧。”说着就去掏枪。林士博和于小希一退到了陈其兴他们四个人这边来,几个人马上背抵着背,面朝着外面靠成了一个圆圈。“听着,一会儿掏武器的时候动作快一点幅度小一点,”陈其兴说道,“它们和那些仗着自己能力只知道一个劲猛冲的东西可不一样。我们只能试试能不能吓跑它们。”“嗯,”林士博从背后掏出自己的狙击步枪,“远距离就交给我和门冰吧。”“拜托了。”陈其兴点点头。几人都迅速将手背到后面掏出自己的武器,摆好了迎战姿态。“汪!”一声熟悉的狗叫突然之间从几只狼中间传来。这是陈其兴他们四个怎么都不会听错的声音。林士博一挑眉,疑惑道:“这狼怎么叫得那么像狗啊。”话音刚落,从狼群中突然走来了一抹金黄色的影子。软绵绵毛茸茸的大脑袋,金黄色的眼眸,断了半截的尾巴以及那憨憨傻傻的笑容。“球球?!”不是他们的球球还能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网恋需谨慎小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辰风萧贵妃〕〔那一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