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 张林南和陈其兴
    那是13年前的夏天中的某一天。张林南已经记不清楚具体是哪一天了,只知道那是暑假中最热最让人难受的一天。陈其兴和张林南两人相约在小区旁边的健身公园玩。上午的太阳又毒又辣,他们一出门就后悔了,两人去小超市买了两根冰棍就跑到公园的树底下懒着。就是在那里,陈其兴和张林南遇见了那只小狗。那是一只被人抛弃的小土狗,它应该是刚被抛弃不久,见到人还是会往人身上贴。张林南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只小狗的样子,他觉得陈其兴也不会忘记的。那只小狗全身都是黄色的毛,耳朵尖尾巴尖和四只小狗爪是白色的,它还没有长大,捏起来全身都肉嘟嘟的。陈其兴和张林南一走到树下,小狗就主动靠了过来,摇着尾巴往人身上贴。当时的小陈其兴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小短袖,小狗的小爪子一踩,就在他的衣服上印上了两个脏兮兮的梅花爪印。但是陈其兴并没有生气,小孩子就是这样,比起身上的白衣服和回家后可能的挨骂,他们总是更关注眼前会动的小生命。陈其兴将小狗抱起来,小狗也没有反抗,还开心地去舔陈其兴的脸。“是谁的小狗走丢了吗?”张林南左右看了看。“是被扔掉了吧,”陈其兴说道,“明明那么可爱。”张林南还是第一次见到陈其兴这张冰块脸稍稍融化了一点的样子,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小狗啊。“那我们俩养它吧?”张林南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裤子,提议道。陈其兴马上惊喜地看向张林南,但片刻之后又有点儿沮丧地说道:“我爸应该不会同意的吧。”“那就去问问我妈,”张林南说道,一把抓过小狗就往小区跑,“我妈肯定会同意的!”“阿姨真的会同意吗?”“不同意咱俩就出来在公园挖个坑和它一起住,”张林南一边跑一边说道,“或者我们俩带着它一起浪迹天涯去,行侠仗义!”“还行侠仗义,你能再天真一点吗?”陈其兴再也憋不住笑容哈哈大笑起来,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我们才十岁啊。哈哈哈!”那天的太阳晃眼得让人看不清周边的东西。张林南只记得陈其兴跟在他身后一边跑一边开心的大笑,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陈其兴笑得那么猖狂。不记得当时他们两个小孩子是怎么跟张林南妈妈说的了,张林南只记得当时妈妈笑着同意的脸,和他俩抱着狗子欢呼雀跃的画面。从那之后的一整个暑假,他们再也没有去过公园。陈其兴每天都会来找张林南,两人一起陪着小狗追逐打闹。那真是一段相当美好的时光,带着童年最美好的味道。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小狗的寿命本来就要比人类短得多,张林南的妈妈也这样提醒过张林南和陈其兴。但是所有人应该都没有想到,散场会来得那么快。在马上就要开学的前一天,小狗生病了。它不吃也不喝,还一直往外吐血。陈其兴和张林南马上带它去看了附近的兽医诊所。是犬瘟,并且是晚期。虽然张林南和陈其兴按照兽医的所有嘱咐尽可能悉心照顾了它。它还是走了。张林南还记得那天是星期五。早上去上学之前他俩看小狗状态好多了还很高兴来着,可是一转眼到了下午放学回家的时候,摆在有说有笑的张林南和陈其兴两人面前的,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明明都约好了星期六一起出去玩的。明明想给它攒钱买最好的项圈的。明明连名字都还没有给它取好。张林南只记得当时自己奔溃得哇哇大哭,谁都哄不好。那是当然的,因为当时的他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嘛,第一次面对死亡的小孩子,又怎么会不害怕和伤心呢?可是十岁的陈其兴没哭。虽然小脸憋得通红,但他就是没哭。“早知道它这样,我们就不该捡它回来!”张林南只记得他转身就往外面跑,抛下了这一句听起来绝情极了的话。如果不是张林南追了上去,偷偷的看见陈其兴摔倒在去公园的马路上,然后蹲在马路上哇哇大哭的话,张林南和陈其兴的友谊应该就到此结束了吧。但是张林南追了上去。他一边追一边想要陈其兴收回刚才说的那句话。然后他便看见了抱着摔破的膝盖蹲在路边哇哇大哭的陈其兴。周围没有人,陈其兴哭得撕心裂肺。“哇啊啊啊!对不起啊啊!我们连名字都没给你取,哇啊啊啊!”这个画面张林南永远都忘不了,那个绝情放着狠话却在没人的大马路上放声大哭的陈其兴,那个看似面瘫脸却实际比谁都外冷心热的陈其兴,张林南不会忘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