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爱上美女领班〕〔穿越后,我和夫君〕〔星海剑尊〕〔极品小司机〕〔剑与魔法之火红年〕〔重生1998之混也是〕〔我在宝可梦世界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12章 父子相认
    翌日。

    南媛起了个大早,做好早餐,跟儿子一起吃完后,又把碗洗了。

    “宝宝,妈咪去上班啦,自己在家里乖乖的。”

    “恩啊。”

    小阿诺乖巧地应声,圆溜溜的大眼睛却藏着小心思。

    待妈咪离开后,他等了十几分钟,这才把自己的小书包翻找出来。

    书包里装了奶瓶,他给自己提前泡好了奶粉。

    除了这个,还有几包儿童饼干,以及一把雨伞。

    他把存钱罐里的零钱掏出来,带在身上,一切准备妥当,便静悄悄地离开。

    -

    此时,靳家。

    昨晚靳北哲离开国府一号后,哪里都没去,直接回了靳家。

    见两人领证第一天没同房,凤敏高兴坏了,一大早就起来给儿子亲手做早餐。

    “北哲啊,既然你都跟南媛领证了,不如就把她接回家来住吧。”

    凤敏给靳北哲倒上热牛奶,试探性地问道。

    靳北哲闻言,心头一喜。

    不过他的表情管理很到位,脸上波澜不惊,淡淡道:“哦?妈你不是讨厌她么?”

    “是讨厌,可你俩都结婚了,我能怎么办?与其一直仇恨着,不如把她接过来。你岁数也不小了,该给我们靳家传宗接代了。”

    凤敏故意提孩子这事,观察儿子的反应。

    靳北哲的眉头果然紧蹙,脸色‘唰’地黑如铁锅。

    脑子里,立马回想起南媛对他说过的话——‘小阿诺不是你的孩子!’

    “怎么?你不想跟南媛生孩子?你心里也嫌弃她对不对?她这种女人,拈花惹草,早就是破……”

    ‘鞋’这个字还没说出来,凤敏的话便被靳北哲打断。

    靳北哲慢条斯理地用餐布擦嘴,猝然起身:“妈,既然你同意我把南媛接进靳家,那我待会就跟她说。”

    “呃……”凤敏一愣一愣的。

    原本以为自己的话会刺激到儿子,没想到,反而还起了反作用?

    她不想南媛那个贱人进家门啊!

    可是说出口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最终,她只能强挤出笑意,点点头:“好啊。”

    她很清楚,儿子根本就没有真正放下南媛那个贱人。

    现在跟南媛撕破脸,只会引起儿子的反感。

    表面上,她得顺着儿子的心意,只能私底下对付南媛了!

    “爷,今天上午您有一个学术讲座,10点,清北大学商学院里。”

    靳北哲起身时,助理靳言抱着平板电脑走过来,给他汇报今天一天的行程。

    靳北哲脸上表情波澜不惊,迈着大步离开靳家别墅,乘坐上了他的专属座驾。

    “爷,这是您的演讲稿。”

    副驾驶位上,靳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文件,递给后排的男人。

    男人眼底里闪过一丝光芒,不留痕迹。

    清北大学每年都会邀请他去授课,可南媛离开的这四年,他就再也没去过,每次都是拒绝。

    这次他又突然答应清北的邀请,原因很简单:南媛回来了,清北大学就再也不是个触景伤情的地方了。

    -

    靳北哲是踩着上课铃声走进阶梯教室的。

    教室里闹哄哄,同学们好像很激动,都在欢迎他的到来。

    直到他优雅地迈进教室里,才发现哄乱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一个小家伙!

    一个梳着大背头,穿着背带裤,背着小书包的小男孩,正端端正正地坐在第一排座位。

    靳北哲有些恍惚。

    因为这男孩,长得实在太像南媛了。

    仿若一个缩小版的她坐在那,将他的思绪带回到四年前,当时他对南媛一见钟情,就是这番场景。

    “怎么回事呀?咱们班里怎么会出现这么个小奶包呀?”

    “不会是哪位同学带着孩子来上课吧?”

    学校里有不少研究生、博士生,年纪都不小,有的结了婚生了子,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不过学校虽然没明文规定,但没有谁会带娃来上学吧?

    正当同学们议论纷纷,疑惑小阿诺到底是哪位同学的孩子时……

    小家伙忽然从座位上起身,一晃一晃地奔向靳北哲,并抱住了他的大腿。

    “爹地!”

    这奶声奶气的一声,惊呆了全场。

    包括靳北哲,匪夷所思地垂眸,看着脚上缠着的小家伙。

    就像个大型挂件一般,紧紧抱住他的腿。

    “爹地!爹地!爹地!”

    小家伙使出了吃奶的劲,连着大喊了三声。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同学们大眼瞪小眼,静等靳北哲的反应。

    这谁家的孩子来碰瓷啊?居然碰到堂堂靳先生身上了?

    靳北哲看着小阿诺。

    小家伙仰着脑袋,朝他做鬼脸,奶凶奶凶地瞪他。

    还别说,这虚张声势的表情,挺可爱的。

    他一只手把小家伙捞了起来,冰冷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意:“我可不是你爸爸,别乱喊。”

    “你就是我爹地,负心汉爹地!”小阿诺哼了哼,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泛黄的海报,拿给他看。

    “我妈咪珍藏多年的照片,这上面的男人就是你!”

    靳北哲淡漠地瞥了眼海报,原本平静的心,忽然就泛起了惊涛骇浪。

    “小子,你妈妈是南媛?”

    “是她!难道你看不出我和我妈咪长得一模一样么?”

    小阿诺语气质问,眼神里带着一丝鄙夷。

    靳北哲乐坏了,比含了糖还甜。

    原来南媛骗他!

    这孩子,分明就是他的!

    “小子,你先乖乖跟门外那位叔叔出去,等爸爸上完课,再跟你好好聊。”

    “行吧。”

    小阿诺懂事地点点头。

    这个场合,确实不大适合聊私事。

    靳北哲把他放下后,他便乖乖地自己走出门,跟靳言搭话:“我爹地让我跟你走。”

    靳言愣了一下,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小阿诺。

    这孩子……跟南媛小姐长得真像啊。

    “我去?这怎么回事?难道这孩子真是靳先生的?”

    “啊?孩子他妈是南家二小姐吧?怪不得突然宣布婚讯呢。”

    “啧啧啧,现在果然流行奉子成婚了么?”

    同学们瞬间八卦起来,直到靳北哲板下脸,用强大的气场震慑他们,他们才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

    -

    讲座持续了一个小时,靳北哲侃侃而谈,获得了一大片掌声。

    待讲座结束后,他便马不停蹄地给靳言打电话,来到了学校的教职休息室。

    学校单独给他安排了一间休息的办公室,他推门进去的时候,小阿诺正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悠闲地晃荡着小短腿。

    手里抱着自己的奶瓶,喝地津津有味。

    这小子,连奶都没断,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靳北哲饶有兴趣,带着疑惑走到小阿诺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家伙,嘴角上勾起一抹弧度。

    “小子,你确定我是你爸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秦云萧淑妃〕〔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