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13章 你们母子跟我回靳家
    小阿诺打了个奶嗝,把自己的奶瓶盖好,放回书包里。

    小短腿继续晃动着,一脸坚定:“你就是我的负心汉爹地!我妈咪一直把那张海报藏在枕头底下,除了这张海报,家里没有其他男人的照片!”

    顿了顿,小阿诺扁了扁嘴:“你不觉得,我们的眼睛长得一模一样么?”

    靳北哲被小家伙这话给逗笑了。

    仔细一看确实是,南媛是魅惑型的狐狸眼,眼尾上挑。

    小家伙却是瑞凤眼,跟他的眼型确实挺像的。

    “可你妈咪说,你是她跟别人生的孩子。”靳北哲褪去了一身的冷酷,学着小阿诺说话的语气,跟他交谈起来。

    小阿诺抚了抚额,从椅子上‘哧溜’滑下来,站到了靳北哲面前,仰起头跟他对视:“你抛弃我和妈咪,妈咪恨死你了,她跟我说你早就病死了,根本不想我跟你相认。”

    “……”

    靳北哲听到小家伙这话,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他抛弃了他们母子?

    她是这么跟孩子说的?

    四年前,分明是她拿了母亲的钱跑了!

    想到这里,靳北哲的眉头深拧了起来。

    因为小家伙所阐述的内容,跟他所得知的大相径庭。

    他伸出猿臂,一把将小家伙捞了起来。

    他觉得孩子还小,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不该告诉孩子。

    不过能从孩子口中听到一声‘爹地’,他真的太高兴了。

    “我没有抛弃你和你妈咪。”

    靳北哲尽量用简单的语言跟孩子解释。

    小阿诺拧了拧眉。

    他觉得渣爹好像没那么讨厌。

    所以妈咪之前为什么要离开渣爹呀?

    -

    晚上,南媛上了一天的班,没有先回出租屋,而是挤公交来到医院。

    媛妈因为化疗,比以前憔悴了许多。

    南媛去食堂打了饭送过来,给母亲喂饭时,眼泪没忍住,吧嗒落了下来。

    媛妈虽然憔悴,可却十分的积极阳光。

    她攥紧女儿的手,给她擦拭眼泪。

    “你去找北哲了?我在新闻上都看到了,你跟他跳舞,真般配!”

    南媛点了点头,却咬着唇瓣没吱声。

    媛妈抬起手,抚了抚她的脑袋,声音慈爱至极:“媛媛啊,妈懂你,你的心里,还一直记挂着北哲对不对?四年前要不是为了我,你不会跟他分开。”

    南媛摇了摇头,很痛苦地开口:“妈,我跟他早就断了。现在我只想把你的病治好,其他的事,我都不在意。”

    “傻孩子,你放不下北哲的。妈只想你幸福,只想阿诺幸福。我看得出,北哲也没放下你。”

    “妈,不说这个了,咱们吃饭。”

    南媛强挤出笑容,舀了一勺汤,送到母亲嘴边。

    她和靳北哲已经结婚,并且必须在99天内离婚的事,一个字都没提,全都憋在了心里。

    这些事说出来了,只会徒增母亲的烦恼,让她担心,一点益处都没有。

    她现在已经不在乎能不能和靳北哲在一起了。

    她只在乎母亲的病。

    只要能治好母亲,让她牺牲什么都可以!

    “江医生好。”

    “江医生,又来查房了啊?”

    “江医生对301号病人真是照顾呢。”

    隔着病房的门,南媛听到了外面护士的声音。

    不多时,门被推开,一身白衣大褂,文质彬彬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走过来跟媛妈打招呼。

    “阿姨这几天病情很稳定,化疗的效果很不错。”

    南媛听到这话,心里的不安总算被抚平,嘴角上不禁露出了笑意。

    “谢谢你,若离。”

    “谢什么?这是我身为医生的职责。”

    说毕,江若离走到吊瓶前,亲自确认药剂,并换上新药。

    南媛喂完饭后,起身拿着饭盒去洗手间洗碗。

    等她出来时,便看到江若离跟母亲有说有笑,把母亲逗得很开心。

    她会心一笑,抿了抿嘴。

    同时,内心对江若离的感激之情,更浓了。

    -

    看完母亲后,南媛打算坐公交回家,给小阿诺做一顿丰富的晚餐。

    江若离执意要送她,被她再三拒绝。

    “下班高峰,公交很难等,而且堵车。坐我的车走二环回去,至少快半小时。”

    “真的不用了,已经够麻烦你了。”南媛很坚持,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便离开。

    江若离想挽留,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了回去。

    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他们确实该保持距离。

    想到这里,江若离才攥了攥拳头,强忍着自己那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

    因为路上堵车,等南媛去超市买了打折菜回到家时,天已经黑的很彻底了。

    她拎着菜,气喘吁吁地爬上楼,准备掏钥匙开门时,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

    当她抬眼看到迎面伫立的男人时,惊呆了。

    居然是……靳北哲?

    这怎么回事?

    她正不知所措时,一颗小脑袋忽然从男人高大的身后探了出来,很高兴地喊她:“媛媛,你肥来啦!”

    南媛仍愣在门口,一动不动。

    靳北哲掩饰内心的情绪,佯装出平日里的冷酷,绷着脸道:“想饿死我们父子俩么?还不进来给我们做饭?”

    ‘父子俩’???

    南媛眨了眨眼,真的是一头雾水。

    她不是已经跟他说过,阿诺不是他的儿子么!

    她的抗拒情绪忽然就上来了。

    因为搞不懂靳北哲到底要干什么,而慌乱,不知所措。

    可碍于阿诺在,她不好发难,于是只能暂时忍耐着。

    谁知这时,靳北哲伸出手,把她手里的菜全都拎走。

    他瞅了一眼袋子里的食材,瞬间皱起了眉头:“你俩平时就吃这些?”

    南媛咬了咬唇瓣:“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她和他终究不能走到一起,于他而言,她只不过是个拿钱跑路,爱慕虚荣的女人,他又为什么要来关心她,搅乱她的心呢?

    靳北哲没闹懂南媛为什么忽然闹别扭,他把菜拎去厨房,走出来便把阿诺抱了起来。

    “你和孩子,都跟我回靳家住。”

    南媛闻言,不可置信地抬眼。

    她诧异地看着男人的双眼,想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些端倪。

    可男人古井不波的眼眸里像是浩瀚的深渊,让人根本看不透。

    “咱们已经是夫妻了,你就该回家里住。”靳北哲霸道地说道。

    南媛听完,自嘲地笑了笑。

    夫妻?有这么随随便便就把证领了的夫妻么?

    甚至连申请书都不是他亲手写的!

    她真的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我不想回靳家,我和阿诺在这里住得挺好。”南媛揪住自己的衣角,很艰难地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