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26章 吻痕
    南媛回房间后没多久,又出来去了儿童房,给阿诺讲睡前故事。

    小家伙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点要睡的意思都没有。

    “媛媛,为什么住进爹地家里,你好像很不开心?”

    “哪有。”

    南媛手捧着故事书,微微一笑,摸了摸儿子的脸颊:“妈咪很开心。”

    小阿诺撅了撅嘴,并没有反驳。

    大人的事他不是很懂,但他不傻。

    他能感觉到爸爸爱他,奶奶对他也不错。

    可似乎,爸爸和奶奶,都让妈妈不开心。

    “如果媛媛你生活在这里不开心,那咱们搬回出租屋住好不好?”

    小家伙的声音软软糯糯的。

    他懂事的样子,真的让南媛觉得很心疼。

    有时候她在想,带着儿子受苦,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是不是让儿子认祖归宗,生活在靳家,享受最好的学习资源,最好的生活,才是正确的选择?

    她摇了摇头,俯身在阿诺额头上亲了一下:“咱们暂时先不回出租屋里,就在这里生活。”

    “好吧。”小家伙乖巧地点点头,眼睛忽然一亮,像星星一般闪啊闪:“那媛媛,给我讲英文版的故事,我要听。”

    “好。”南媛宠溺一笑,把手里的故事书放下,开始脱稿现讲。

    她说着一口地道的伦敦腔,声线优雅又贵气。

    就像播音主持人的腔调,让人听着很舒服。

    在这样的声音催眠下,阿诺很快闭上了眼睛,并沉沉睡去。

    小家伙睡着后,嘴角都是上扬的,可见他多开心。

    这一晚,南媛没回靳北哲的房间,就在儿童房里,跟阿诺挤在一起睡。

    第二天早晨,跟儿子一起洗漱,吃早餐。

    早餐吃完后,南媛准备去公司。

    而黎湘雅,带着她给阿诺准备的见面礼,来给孩子上第一堂课。

    “早安,诺诺。”

    “早,黎老师。”

    “真乖。”

    黎湘雅摸了摸阿诺的脑袋,目光落在南媛身上:“怎么不见靳少跟你们一起吃早餐?”

    “他,没回来。”南媛苦笑了一下,蹲下来嘱咐阿诺:“好好跟黎老师学习。”

    小家伙乖巧地点头:“放心吧。”

    南媛这才放心地站起身,跟黎湘雅挥了挥手:“那我去上班了。”

    “好。”黎湘雅点点头,眸子里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

    这么看来,南媛跟靳少的夫妻关系,并不和谐啊。

    -

    南媛离开靳家后,挤公交来到公司。

    当她来到工位上时,一眼就看到了压在鼠标下的红色邀请函。

    拿起来一看,正是明天慈善晚宴的入场券。

    [东西收到了么?]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弹窗出来一条消息,是江若离发来的。

    南媛愣住了,她很奇怪,他是怎么知道她急需这张入场券的?

    [收到了,谢谢。]

    除了感谢,一时间,她竟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江若离总是能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实在是帮了她太多太多。

    她现在在想,到底怎样才能回报他?

    你来我往,礼尚往来,她不想欠他的。

    “哟呵,你行啊,这张邀请函,你怎么拿到的?”

    就在南媛陷入沉思之际,南心柔走了过来,一把抢走她手里的邀请函。

    南媛不客气,把邀请函抢了回来,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包包里。

    冷着脸,不给对方好脸色:“与你无关!”

    南心柔‘切’了一声,从昂贵的香奈儿包包里,也掏出了一张邀请函:“巧了不是?这场慈善晚宴,我也会去。”

    “所以呢?”南媛挑了挑眉,锐气不减。

    南心柔笑了笑,不像之前那么容易急红脸:“所以,看你笑话啊。这次晚宴莅临的都是大人物,就你这种身份,可不得被笑话死?你估计连一身像样的行头都拿不出来吧?”

    “那就不劳你瞎操心了,我有颜任性,就算蛇皮袋穿我身上,都是时尚。倒是妹妹你,品牌都能穿成地摊货的既视感。”

    “你……”

    在口舌之争中,南心柔从来就没赢过。

    每次吵完,都会气得五脏六腑俱损。

    “好姐姐,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南心柔勾起嘴角,忽然扒拉衣领子,露出锁骨。

    上面有一小片像硬币大小的红色痕迹。

    “昨晚,靳哥哥没回家吧?你就不好奇我这个吻痕哪来的?”

    南心柔很得意,扬起下巴,恨不得用鼻孔看南媛。

    南媛表面平静,心里头,却像是被四分五裂一般疼。

    可是嘴上,她还是要强地回怼了回去:“跟哪个野男人厮混,与我相干么?”

    “你……”南心柔气得差点闪到舌头,用力戳了戳自己的锁骨:“这是靳哥哥的杰作!”

    “南心柔,你以为随便掐一点红色痕迹,就能让我相信你的鬼话?省省吧!靳北哲最烦这玩意儿,你不清楚吗?”

    “……”

    “滚开,别影响我工作!”南媛坐了下来,很强硬地把人推开。

    南心柔的气势,在这一瞬间彻底瓦解了。

    原来……靳哥哥不喜欢种草莓?

    早知道,她就用其他套路了。

    她以为自己的谎言被南媛拆穿了,于是灰头土脸地离开。

    可其实,南媛已经对南心柔的话半信半疑了。

    昨晚靳北哲彻夜未归,真的跟南心柔鬼混去了?

    既然他们互相有感情,他又为什么要来纠缠她,跟她结婚呢。

    只是因为想报复她,让她为四年前的离开付出代价?

    心在这一刻像是被寒冷的冰裹住了一般,血液不再流淌,思绪不再转动。

    南媛觉得自己好冷,冷到下意识地抱住了自己。

    她告诉自己,靳北哲娶她,只是为了折磨她。

    所以,她到底在期待什么?

    好好地跟他度过完这短暂的90几天婚期,然后带着母亲和阿诺离开,才是她的最终目标。

    想到这里,她强挤出一丝笑容,强迫自己从悲伤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

    此时,负一楼的快递驿站里。

    快递员抱着一大袋东西走进来,准备给包裹扫码入库,并通知南媛来取件。

    不巧的是,设计师同事看到了包裹上的姓名。

    寄件人:江若离。

    收件人:南媛。

    江若离,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她怎么觉得在哪里听过?

    “那啥,我是南媛的同事,你不用给她打电话通知了,东西我给她带过去。”

    “好嘞,那就麻烦了。”

    同事之间代取件很正常,所以快递小哥丝毫没有任何犹疑。

    女设计师取走南媛的快递,却不急着上楼,而是拖着东西,去了女洗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