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27章 捅了靳北哲一刀
    在洗手间里,她把南媛的包裹撕扯开。

    当看到里面是一些中年女人的衣服时,顿时嫌弃不已。

    什么鬼啊?

    再一看,这些衣服居然是旧的!

    包裹里,还附带了一张字条。

    [阿姨换下来的衣服,我都洗好了,你拿回去吧,最近换季,这些衣服都用不上了。]

    女设计师看完字体隽秀的字条后,不以为然,把字条捏成团,扔进垃圾桶。

    那袋包裹,她理都没理,直接丢到了最角落的单间。

    -

    此时工位上的南媛,完全不知道,江若离邮寄来的包裹,早就被人当垃圾处理了。

    她拿出绘画板,又给萧筠设计了两件服装。

    就在她勾勒好了线条图,准备上色时,她工位的座机响了。

    座机亮红灯,证明是内线,亮绿灯,则是外线。

    而此时,亮的红灯。

    南媛放下画笔,把电话接了起来,狐疑地放缓了语速:“喂?哪位?”

    “太太,是我,麻烦您来一趟66层总裁办公室吧!”

    电话那头,是靳言的声音,听起来挺急的。

    南媛几乎没有犹豫,把绘画板锁屏。

    “他出什么事了?”

    “是的,所以太太您赶紧来一趟吧!”

    南媛惊慌地差点把画笔挥到地上,她猝然起身,不再多说什么。

    几乎是一路小跑,来到电梯间,拼命地按按钮。

    刚才靳言电话里的语气很急,听上去,靳北哲像是发生了什么性命攸关的大事般。

    她一颗心悬着,再也不能安定下来了。

    昨晚他彻夜未归,到底去干嘛了?

    南媛健步如飞,一路狂奔,来到66层。

    经过总裁办区域时,员工们都朝她递来奇怪的目光。

    当靳言亲自过来迎接时,他们的眼珠子都快要惊得掉下来了。

    “刚刚过去的是谁啊?这么大排场,还要特助亲自来接?”

    “不认识啊,脸生。”

    一群人议论纷纷,不可思议。

    南媛似一阵风般朝总裁办公室跑去。

    靳言负责推开门,待她进去后,他停下了脚步,退出了门外。

    一室的寂静,只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

    南媛环顾四周,不禁皱起了眉头。

    总裁办公室是一个大开间的格局,旁边还有三个小房间。

    办公桌椅前,空空如也,并没有看到靳北哲的身影。

    她循着水流声,朝洗手间方向走去。

    敲了敲门,问道:“靳北哲,你在里面吗?”

    她觉得好奇怪,靳北哲该不会在里面洗澡吧?

    大早上的,来公司洗澡,难不成昨晚没上酒店住?

    南媛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了,她勾起手,打算再敲门。

    而就在这时,她看到了门缝里流淌出来的水流,表面上,还浮着一层鲜红的液体。

    这是……血吧?

    南媛惊了,忽然就着急起来,拼命地去拧门把,一边重重地敲门。

    “靳北哲!你在里面么?快回答我!”

    “靳北哲!”

    水流声戛然而止了。

    门‘卡擦’一声打开。

    南媛抬起头,恨不得第一时间冲进去。

    当她眼前出现一道白影,白影上还沾满鲜红时,她的神经被刺痛了。

    靳北哲穿着一件白衬衣,衣服没有系扣子,那肌肉线条若隐若现。

    在他的左腰处,衣服上有一大片的血迹,像是一朵盛开妖娆的花,红地刺眼。

    衣服上豁了一个大口子,仔细一看,血肉模糊。

    “没想到你这么紧张我?”靳北哲嘴角挂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轻描淡写的语气。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你这伤,怎么回事?”南媛伸出手,却有些手足无措。

    靳北哲懒于解释,而是当着她的面,把带血的白衬衣脱下,往旁边垃圾桶一扔。

    “打算看我洗澡?”

    “你伤地这么重,应该去医院。”

    “比起去医院,我现在更想洗个澡。”靳北哲淡淡道,目光灼灼地盯着南媛:“进来。”

    说毕,拉着她,走进了洗手间。

    南媛一阵惊呼,等她反应过来时,门已经关上了。

    靳北哲重新拧开了花洒,试了试水温,然后递给她:“给我冲洗。”

    “好。”南媛赶紧握住花洒,小心翼翼地对着他身上冲。

    眼看着血液随着水流哗啦啦的流下来,很快把他的裤子都弄湿了。

    南媛很担心,把花洒往旁边一转:“你得先止血,这样用水冲不行的。”

    靳北哲见怪不怪的样子,把架子上的消毒棉垫抽出两张,一张擦拭,一张按住:“私人医生很快就来。”

    “不去医院么?”南媛咬紧唇瓣,眼眸里雾气连连。

    靳北哲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般,而是勾起嘴角笑了笑:“你担心我对不对?怕我死对不对?”

    “不是。”南媛低下了头,攥紧拳头,把脸别开。

    见她这反应,靳北哲嘴角的笑意渐浓:“放心,不会让你年纪轻轻就守寡。”

    说毕,他从浴室里走出来,“给我把裤子换了。”

    “好。”南媛抬起头,发现有一套干净的衣服,早就摆放在防水隔龛里。

    原本她想站着给他换裤子的,却发现不怎么方便。

    靳北哲受着伤,单脚站立对他来说比较难。

    于是她蹲了下来,仰起头:“待会你搭着我的肩。”

    靳北哲没说话,而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当他往前靠近时,南媛的脸‘唰’地就红到了耳根。

    一股浓浓的暧昧氛围,骤然就升起。

    “北哥,你这又唱的哪出啊?前天是你的小美人感冒发烧,今天怎么又轮到你挨了刀子?”

    “唉?人呢?”

    “我靠!”

    洗手间的门被傅斯延粗鲁地推开。

    ‘哐’的一声后,是他爆粗口的声音。

    “北哥,你都伤成这样了,还乱来啊?”

    “滚!”

    “……”

    南媛快羞死了,三下五除二,赶紧给靳北哲把裤子拉上。

    “没穿好。”

    她正想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靳北哲冷幽幽的声音在她耳后响起。

    她硬着头皮,又扭过头:“哪里?”

    “里面的,没穿好。”

    “好。”

    南媛伸手去拉扯他的裤子,恨不得把脸埋进自己的衣服里。

    她就像个羞于见人的小媳妇儿,局促地当着外人,给丈夫把裤子整理好。

    傅斯延早就背过身去了,把医疗箱往茶几上一放,随手抓起果盘里的橘子便剥皮吃了起来。

    一边咀嚼,头也不回,问道:“北哥,好好的,你怎么挨了一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