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穿越诸天从风云开〕〔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世界又又又毁灭了〕〔偷偷养只小金乌〕〔崇祯的网购系统〕〔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盖世龙婿〕〔爱上美女领班〕〔穿越后,我和夫君〕〔星海剑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47章 把真相告诉靳北哲
    江若离抬起手,笑着摸了摸南媛的额头。

    不过,这笑里究竟有多少苦涩,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先看了眼旁边的阿诺,接着,声音压得很低:“诺诺要有弟弟或妹妹了……”

    “什么?”南媛听到这话,先是激动地瞪大了眼睛。

    接着,手无处安放,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着力点,便紧紧用手攥着被子的边缘。

    “怎么会……”

    这第二个孩子的到来,她真的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这几天,明明是她的安全期。

    怎么会?

    怎么会?

    “会不会查错了?”

    南媛仍旧不太相信自己真的怀上了。

    江若离温润地摇了摇头:“不会错的,各项常规检查都可以发现你已经有了的迹象,不过,确切的结果得等一阵子,到时候照个b超就知道了。”

    南媛知道,如果怀孕的时间不到六周,前期主要靠血清hcg和尿检来判断是否妊娠。

    若离他是医生,此刻他的语气这么肯定,那肯定不会有错的。

    一时间,南媛的情绪复杂起来。

    慢慢的,她嘴角上扬起了一丝笑容,抬起手,下意识地便摸上了自己的腹部。

    如果能给阿诺生个妹妹,凑个儿女双全,那就再好不过了。

    阿诺一个人也孤单,有了妹妹陪伴,对他的成长也是一件好事。

    不过……

    南媛的心又沉了下来,嘴角上的笑容立即消失,整个人瞬间忧郁起来。

    母亲身患癌症,又成了植物人,还要做换肾手术。

    她和靳北哲的关系又纠缠不清,迟早会离婚。

    这个孩子其实不该来,来了以后,又要像阿诺一样,从小就成为一个没爸的可怜孩子。

    南媛很纠结,她在想,这个孩子,到底要,还是不要?

    就在她难以做决断时,阿诺糯糯的声音响起,歪着脑袋询问江若离:“若离叔叔,媛媛有baby了,对吗?”

    江若离一直知道阿诺这孩子聪明,他也不打算隐瞒,抬起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是,你要当哥哥了。”

    听到这话,阿诺立马手舞足蹈起来。

    “我要当哥哥,我好想当哥哥的,以后我要教妹妹读书写字,我还要教她唱歌,给她扎两个小揪揪!”

    “诺诺真能干。”

    听到儿子这么期待肚子里这个孩子的到来,南媛又动摇了。

    “宝宝,你想要个妹妹?”她狐疑地问道。

    小家伙郑重其事地点头,头点地很用力:“恩,要妹妹!”

    “为什么是妹妹,不是弟弟呢?”南媛嘴角上扬,问道。

    “弟弟太调皮了,我不喜欢太调皮捣蛋的,妹妹乖,这样就不会惹媛媛你生气。”小家伙一板一眼道。

    这番话让南媛想哭又想笑。

    阿诺明明才3岁而已,就已经会为妈妈考虑。

    可他也是男孩啊,居然还嫌弃弟弟会捣蛋。

    “噗,那就妹妹。”

    终于,南媛被逗笑了,母亲成为植物人这件事,也被儿子的懂事给覆盖,让她的心里没那么苦了。

    “媛媛,这是阿姨的日记本。”

    忽然,江若离想到什么,起身去一旁,从媛妈的私人物品里翻找出一本薄薄的本子。

    本子很旧,外面的封皮都破破烂烂了。

    “阿姨昏迷前让把这本本子交给你。”

    南媛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接过日记本。

    江若离见状,把阿诺抱了起来:“饿不饿?叔叔带你去吃云吞面好不好?”

    “好。”小家伙爽快地应着。

    江若离抱着孩子,嘱咐南媛:“日记你慢慢看,我带孩子去吃点东西。”

    “恩。”南媛点了点头。

    她确实想要一点私人空间来消化这一切。

    待病房里只剩她一个人时,她才把日记本翻开。

    前面记载的都是母亲跟父亲谈恋爱时的一些甜蜜过往。

    看到这些过往,她忍不住会心一笑。

    不过这些过往很短,母亲只记录了几件比较难忘的事。

    很快,她就翻到了最后一页。

    这一页是母亲写给她的一封信,字里行间,全都透着母亲对她的关切。

    [妈知道这四年你过得很苦,看到你跟北哲重新遇上,妈真的很欣慰。

    告诉北哲真相吧,哪怕像我和你爸当年那样遭到全家人反对,妈也希望你能跟他并肩作战。

    你爸说,他从不后悔舍弃家族的一切跟我私奔。

    我也从不后悔这些年跟他过苦日子。

    妈是过来人,妈知道,最痛苦的莫过于被棒打鸳鸯、不能厮守一生。

    而最幸福的,莫过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看完这封信,南媛内心很触动。

    她就像当年的母亲。

    同样遭到男方家族的强烈反对,两人所选择的路却截然不同。

    [媛媛,我的名声不重要,我都是半条腿入土的人了,我还在乎什么?我就在乎你啊,我的宝贝女儿,你过得好,妈妈就算死了也无怨无悔了。]

    看到这段文字,南媛的眼泪不受控制地便落了下来。

    四年前她跟靳北哲分手的原因,从来没跟母亲提过。

    可最后,母亲还是猜到了。

    俗话说母女连心,大概就是这样吧,她什么都不用说,母亲却知道她所有的痛、所有的悲伤。

    这个时候,她真的好想扑进母亲的怀里,然后抱着她大哭一场啊。

    时间分秒过去,南媛看完这封信,沉默了好久好久。

    她在想,母亲的话也许是对的。

    把一切跟靳北哲坦白,说不定事情并不会更糟糕,也许会有转机呢?

    这是一场豪赌,得拿母亲的名誉作为赌注。

    可如果不去赌,她和母亲都会陷入到最被动的处境。

    母亲现在已经成植物人了,情况已经糟糕透了,如果再不争取,她就要失去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了。

    想到这里,南媛慌张地赶紧找手机。

    她想见靳北哲,现在、立刻、马上!

    拿起手机的那一刻她懵了,手机因为没电,早就关机了。

    这时她忽然想起来昨天和靳北哲的约定,说让她把时间腾出来。

    糟了!

    南媛慌了,顾不得自己手上还打着点滴,把瓶子拎起来,便四处找充电线。

    病房里没找到,便跑去护士台借。

    借到充电器,充上电后,她第一时间打开手机。

    当弹窗‘叮叮叮叮’响个不停的时候,她的心猛地揪到了一起。

    划开一看,居然全是靳北哲打来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无限辉煌图卷〕〔为了成为英灵我只〕〔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猎谍〕〔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秦云萧淑妃〕〔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