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娴秦如凉〕〔恋综孕吐,病娇影〕〔明明是路人却在论〕〔青春岁月之致青春〕〔后妈对照组靠熊在〕〔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我的寒门赘婿〕〔我伪装成了美少女〕〔修仙从时间管理开〕〔成为妹妹的食物后〕〔冤种女皇的富国指〕〔论从天才到大能〕〔求求了,恶毒真千〕〔吞天剑帝〕〔我在靖安司悬壶三〕〔穿书大佬她视金如〕〔当时明月照彩云〕〔万相之王〕〔人在四合院靠救助〕〔豹豹我呀?大概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46章 南媛,怀孕了?
    车里烟雾缭绕,充斥着雪茄的味道。

    靳北哲莫名地烦躁,把手机放在仪表台上。

    他的余光,时不时会瞥到手机上,等待南媛给他回电话。

    时间像是按了慢速度一般,一根烟、两根烟、三根烟……

    直到他抽到第四根烟的时候,手机终于‘叮’的亮了。

    他拿手机的速度很快,手里的雪茄咬在嘴里,落下的烟灰差点烫到手。

    可他一点不在意,划开了手机。

    当看到是南心柔发来的消息,他莫名感到厌烦。

    昨天那把瑞士军刀把她脸割破地还不够狠?

    还是说,她不知死活,还敢来招惹他?

    [靳哥哥,我知道你讨厌见到我,不过这张照片你一定要看一下!]

    靳北哲划开了聊天页面。

    眼前是一张一家三口相拥在一起的照片,女人和孩子都是背对着镜头的。

    男人虽然面对镜头,却只露了半张脸。

    他以单膝蹲下的姿势,左手抱着女人,右手抱着孩子。

    由于角度问题,加上照片拍得模糊,所以看不清楚男人此时脸上是什么表情。

    男人的样子,虽然靳北哲只见过几面,却深深印到了脑海里。

    靳北哲脸上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幻着。

    一下子,脸色黑如锅底,整个人阴鹜至极。

    他用力抓着手机,几乎快要把屏幕捏碎了。

    手上的青筋因为暴怒而突起,像是要从皮肤里蹦出来一般。

    他气得把手机扔到了车里,推开车门,像是一只暴走边缘的雄狮,气咻咻地朝靳言所在的方向走去。

    靳言还在确认现场求婚仪式的事宜,让技术人员调试无人机。

    当靳北哲走过来时,现场的工作人员都感觉到了他的戾气,一个个都噤若寒蝉,愣了一下。

    靳北哲冷着脸,声音低沉到了谷底:“戒指,给我。”

    靳言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枚首饰盒。

    待会无人机调试好,他就准备把这枚戒指放到无人机里。

    求婚的时候,无人机便会降落到太太身边,然后爷会把戒指取下来,当场单膝跪下。

    一切设计地天衣无缝,就等女主角登场了。

    可谁知……

    靳北哲一把夺过了钻戒,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扬起手便用力一扔,把戒指不知道扔到了哪里。

    扔完戒指,他整个人身上像是笼罩了一层黑影。

    他就带着这层黑影,怒不可歇地重新上了林肯车,然后一脚油门踩下去,把车子开走了。

    发动机发出剧烈的响声,伴随着一团乌黑的车尾气,彻底打破了教堂门前的静谧气氛。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全都傻眼了。

    “这怎么回事啊?这婚,还求不求了?”

    “还不快找戒指去?”靳言低声吼着大家。

    一群人一哄而散,全都猫着腰,着急忙慌地在绿草坪里寻找戒指。

    靳北哲发疯似地开着车,把车速飙到最高,就算闯红灯他也不管。

    整个人气到肺快要炸裂般,怒意无处释放,只能发泄在脚下的油门,以及手里的方向盘上。

    这四年,他一分一秒都没有忘记过南媛。

    虽然没去找过她,但也从未对除她以外的女人动过心。

    原本他以为四年后两人重逢,这是命运的安排。

    他一次次地降低自己的底线,一次次地给她机会。

    可最后呢?

    得来的却是这该死女人一次次的变本加厉!

    520这样的日子,跑去跟别的男人幽会,还带着儿子一起去!

    而他这边呢?怕是昨晚随口一应,根本就没放在心里吧?

    南媛心里孰轻孰重,经过这件事,已经彻底让他看得清楚明白。

    他现在真恨不得掐死那女人!

    他真想挖出她的心,看看里面到底什么做的!

    -

    医院里,南媛虚脱地瘫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江若离将身轻如燕的她抱了起来,声音充满了自责。

    “是我没能让阿姨彻底清醒,媛媛,你要怪就怪我。”

    南媛摇了摇头,这怎么能怪到他身上呢?

    “我妈……她还能醒过来吗?”

    她无力地问着,觉得自己只剩下一口气,就靠这口气吊着了。

    “阿姨她现在处于不可逆的深度昏迷中,很大概率会一直这么昏迷下去,当然,也有可能奇迹发生,随时都会醒过来。”

    南媛听完这番话,便觉得整个人天旋地转。

    一直昏迷,那不就是植物人么?

    原本母亲就癌症晚期,等着换肾了。

    现在又成为植物人,可能永远不能苏醒。

    这双重的打击就像两座巨山,忽然朝南媛压来。

    她感觉续命的最后一口气也不够用了。

    双腿发软,眼前江若离的脸在她视线里变成了重影,影像交叠在一起。

    她的耳朵也开始幻听了,嗡隆嗡隆的。

    “媛媛,到爸爸怀里来,爸爸带你去看烟花。”

    南媛的眼角,缓缓划过一滴泪。

    她好想爸爸,真的好想好想。

    她好累……她真的好累……

    她只想休息一下,一下就好。

    “媛媛!”

    “妈咪!”

    -

    南媛昏昏沉沉,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等她睁开眼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窗外的天都黑了。

    屋子里暗暗的,只留下过道的一盏灯亮着。

    她感觉身上很重,仰起头一看,儿子正趴在她身上。

    一旁,白衣大褂的男人端坐着,疲惫地合上眼睛在打盹。

    她翻了个身,一大一小两人便都醒了过来。

    “媛媛,你醒了吗?”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

    接着,江若离站了起来,把病房的灯打开。

    他重新回到了病榻前,低下头,关切地询问:“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南媛摇了摇头:“休息了一下,感觉好多了。”

    “恩。”江若离这才点了点头,抬起手帮她理了理脸上被汗水粘住的碎发。

    温柔的指尖轻轻触碰着她,每一下,他的心都在抽痛:“饿不饿,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南媛继续摇了摇头,声音细细的,轻柔地像一缕烟:“我妈呢,她怎么样了?”

    “已经转到重症监护室了,目前身体各项指标都恢复到了正常水平,只是……意识还没恢复……”

    南媛听到这话,情绪立马就激动起来,感觉一口气憋在胸腔里,让她好难受好难受。

    江若离赶紧握住了她的手,压低了声音:“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不能再这么情绪激动下去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南媛愣住了,眼神里,有惊诧、百感交集,还有一丝丝不被察觉的喜悦。

    “若离……我不懂你的意思,你说清楚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斗罗之帝剑斗罗〕〔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无限辉煌图卷〕〔黑潮〕〔撑腰〕〔误入歧途苏玥〕〔猎谍〕〔斗破之开局魂二代〕〔秦云萧淑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暗恋成欢女人休想〕〔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