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第45章 520,求婚
    亦或者,是有人跟雅雅用了同款香水?不小心蹭到了靳北哲身上?

    这样的概率有多大,南媛简单地分析了一下。

    除非是相拥在一起,且停留了一段时间,不然香水味不可能从一个人身上,传到另一个人身上。

    也就是说,靳北哲跟其他女人拥抱过了。

    至于是否亲热过,她真的不敢去猜测了。

    牵起嘴角,她苦涩地笑了笑。

    亏得刚才她还小鹿乱撞,像个花痴少女一般在他面前红了脸。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太丢人了。

    靳北哲那么恨她,就算跟她结婚,也只是保持着隐婚状态,连婚礼都没办,更没有通知亲朋好友,就知道他的真实目的了。

    诚如他所言,为了报复她。

    所以他在他们婚姻存续这段时间在外面有其他女人,这也是说得过去的。

    结婚申请书都能让别人填,他就根本没在意过这场婚姻,没在意过她是他妻子这件事。

    南媛的心一瞬间拔凉,她拿着靳北哲的衣服快速下楼,往洗衣房里的滚筒洗衣机一扔,便再也不管,扭头离开了。

    这一晚,南媛失眠了。

    翻来覆去,想着靳北哲衣服上的香水味。

    由于睡眠不足,第二天早上她一直睡不醒。

    直到听到耳边阿诺抱着她的手机,喊她起床,她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媛媛,若离叔叔找你唉,要不要接?”

    “接……”

    南媛想起他的西装外套还落在这里,之前约定好要给他送过去的。

    她把手机从阿诺的小手里接过来,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

    “喂?”

    “媛媛,阿姨她今早在洗手间摔了一跤,突发性脑溢血了,你赶紧过来一趟吧!”

    南媛听到电话里的声音,脑袋‘轰隆’一声炸开,整个人彻底傻了。

    手上的手机掉落在被子上,她木讷地瞪大眼睛,张着嘴,一个字都说不出。

    阿诺看着妈妈这个样子,吓得赶紧抱住她:“媛媛,你怎么了?”

    南媛这才反应过来,悲伤的情绪就像汹涌而来的海啸。

    她绷不住了,眼泪哗啦啦地落下来,全身颤抖地厉害。

    无声地哭着,整个人眩晕,感觉天都要塌下来般。

    “妈咪!你怎么了?别吓我。”阿诺见妈妈在哭,紧张地不知所措。

    “是不是外婆出事了?”

    小家伙不停地询问着。

    南媛一边哭,一边快速地穿衣服,头发也不梳,脸也不洗,便抱起孩子:“走,咱们去医院。”

    她的声音不大,语气也不重,可是全身不停地在颤抖。

    阿诺知道出大事了,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妈妈,只能搂紧她的脖子,乖乖地趴在她肩膀上。

    “外婆会没事的,妈咪你不要哭,要是你倒下了,外婆该怎么办?”

    “妈咪不哭,妈咪会坚强的!”

    南媛赶紧擦干净脸上的泪,看着阿诺,冲他笑了笑。

    她抱着孩子冲出房门,径直朝大门奔去。

    当凤敏看着蓬头垢面,穿着拖鞋的狼狈女人像失了魂一般跑出去,她顿时猜到了些什么。

    “老钟,赶紧,你送她们母子过去。”

    “是!”

    钟叔应完声便急匆匆地去追南媛。

    -

    医院手术室的门外,南媛抱着阿诺躲在角落里。

    她整个人傻傻的、呆呆的,脑子里乱糟糟,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

    有一句话这么说的,有妈在的一天,她的孩子就有人疼。

    虽然南媛这四年一直很坚强,可当她脆弱的时候,还是想往母亲怀里趴一趴,偶尔撒个娇。

    仅仅是这样,她就满足了。

    可是为什么,上天连她这个卑微的愿望都不满足?

    “妈咪,你不要伤心了,我跟你一起为外婆祈祷。”

    小家伙握住南媛的双手,双手合十。

    南媛的心更疼了,抱住孩子,跟他额头碰在一起。

    一旁,钟叔直直地站立在那,他虽然心疼这对可怜的母子,但他还是坚守自己的立场。

    只要南媛不做靳家少奶奶,他可以伸出援手,并且毫不犹豫。

    叮叮叮——

    南媛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她根本没心情去接。

    最后,手机因为没电,直接关机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电话那头,靳北哲听到机械的语音提示音,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赶紧给家里打电话,询问南媛是否在家。

    “少爷,少奶奶一早就带着小少爷出门了。”

    佣人拿着电话,保持心平气和的语气,绝口不提南媛出门时的惊慌样。

    旁边就是凤敏,所以她只能照着夫人指使的话答复。

    “出去了?”

    靳北哲抬高了音量,语气里带着一丝愠怒。

    昨晚不是约好了么?让她今天腾出时间。

    他气得挂断电话,踢开脚底铺着的玫瑰花瓣。

    “爷,气球都扎好了。”

    靳言兴高采烈地跑过来,手里还攥着一根兔子气球。

    “这是给小少爷准备的!”

    靳北哲瞪了一眼兔子气球,直接从他手里抢过来,然后松开手,任凭气球飞走。

    靳言一脸莫名,顿时小心翼翼起来:“爷……怎么了?”

    靳北哲不说话,脸色阴沉地像锅底一样黑。

    他这张扑克脸写满了‘不高兴’,周身更是散发出冷森森的杀气。

    不远处,黎湘雅正在摆弄着花篮。

    这些花全是今天早上刚刚从荷兰空运过来的新鲜花朵,每一篮都颜色艳丽,芬芳四溢。

    她抬起头看了眼面前的教堂,眼里流露出艳羡的神采。

    光是鲜花就花了100多万,再加上5201314只气球,整个求婚成本高得离谱。

    黎湘雅真的很嫉妒南媛,嫉妒她有着优越的样貌,并且运气还这么好。

    能嫁给靳北哲,这是多少女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啊?

    黎湘雅的视线在求婚现场环视了一番,明媚的阳光、威武庄严的大教堂、缤纷的气球、绚烂的花朵。还有……帅气的男主角。

    当她把目光落在靳北哲身上,看到他生气地用脚踢草坪上铺着的红玫瑰时,赶紧跑了过去。

    “靳先生,怎么了?”

    “联系不上南媛了。”

    靳北哲克制着怒意,声音像是从喉咙最深处发出来的一般。

    黎湘雅听到他这话,心里莫名就高兴起来。

    不过表面上,她佯装得十分焦急。

    “媛媛应该是带着宝宝过来了吧?”

    靳北哲不理她了,负气离去,直接钻进林肯车里,点燃一根雪茄便抽了起来。

    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南媛地址和时间,就已经联系不上她了。

    今天是520她不清楚吗?

    昨晚跟她商量好的,她没记清楚吗?

    这个该死的女人!别让他知道她究竟干什么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