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二十四章 红胡子街122号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威尔港特别乱,警察又多是帝国籍,侦探常常是殖民地出身,双方的矛盾除了在职业上,还有在民族。

    这个年代的警察,在某种程度上属于维护社会秩序的工具。

    十几分钟后,身着警长服的青年人走来,夏尔睡醒后接过该案,赶到这里,周围的警员将报告递来。

    夏尔一目十行,脸上阴晴不定。

    一位目光非常锐利,有着细长鹰钩鼻的侦探来到夏尔面前。

    “您好,我是洛克侦探,想必您是新来的警长吧?”

    夏尔点头默认,翻看着档案,和其并排走向案发处。

    “下城区出了一场命案,正常情况下没什么事,丑恶与凶杀甚至不会让周围的街道声名狼藉一分。”

    “但这是个非常时期,有人认为是军队……抢劫财物。”

    “案发附近是较为富贵的小码头区,在这种犯罪行为爆炸的时代,报纸……记者将会把我们这些案件和八卦新闻结合在一起。”

    “他们会不断的造谣,并把事情夸大,打着尊重案件的旗号,实则服侍金钱魔鬼。”

    “然后案件……越卷越大。”

    夏尔望向倒在地上的尸体,目测两人被穿透的胸膛,一人的头如足球一般滚在旁边。

    脸上的面皮被剥下来,红色的肌腱与血色的粘膜,让人看到极度恶心。

    墙的周围是排排蹲着的人,这些都是刚发现是被控制起来的。

    灵视下,“奇怪,这些人……都些是普通人。”

    男人穿着洗的发黄的衣服,女人则腰间系着围裙。

    夏尔摆了摆手,示意把他们放掉,这些不愿意耽误时间工作的人群感恩戴德的离开。

    夏尔没有理这位经验老道的侦探,反而走向了周围的一间房子,凝视片刻。

    他想到以后一定要学一些可以占卜类的法术,要不然以后有的受的,现在办案都是问题。

    “警长,据我分析,穿透胸膛的力量,超过人类数倍,掉下来的头颅估计是被拧下来的。”侦探小心翼翼的说。

    夏尔转过头来,双眼盯住洛克侦探,“你不知道暗世界?”

    洛克侦探沉吟半晌,“我的确曾经听说过,以前也见过那么几次。”

    “当时的我怀疑那个世界错乱了,不过当我接触到的越多,我也模糊相信这个真相。”

    “今天我确定了。”

    夏尔轻敲房门柱,眼中倒映着怪异的波纹。

    “案件明显是超凡者故意杀人案件。”

    捂住额头,“我去查案,你就对外夸大这个案件。”

    “可以把这件事情弄大,转移注意力和讨论方向,就说是一个精神病男人,有gay的爱好,把尸体……,尽量麻痹凶手。”

    “相信那些好事的记者对这个说法会很满意。”

    “这种案子普通部门能不查就不查,会死一堆人。”

    洛克侦探点点头,夏尔走出房间,把档案还给警察,转身离去。

    ……

    夏尔走在街上,打算去黑市查探有没有这个组织或凶手的情报。

    想想这些事情如果到黑市里,也许转手就被卖了,在他有些模糊的记忆中,他记得巴克大叔提到过一个超凡者据点酒馆。

    红胡子街122号。

    询问过路人后,变换好衣服的他匆匆地赶去大码头区红胡子街122号,明亮的阳光洒下,斑驳的光影的指引下他找到了这家店。

    那是一双红胡子样式的牌匾,推开冰冷的红把手,面前是一个浑身笼罩在灰色兜袍下的身影。

    “谁介绍你来的?”

    “巴克大叔。”

    微微侧过身,“哦,原来你是黑手会的,你们组织的会长来威尔了。”

    夏尔思索片刻,踏入房间。

    穿过门后曲曲折折的长廊,里面摆了十几张实木的圆桌。

    有拿着烟斗浑身慵懒的苍苍白发者。

    也有穿着披风头戴高帽的冷酷男,还有带有明显海盗服饰的海员,在他的肩膀上站着一只猴子……。

    还有一脸冷酷穿着披风与戴着黑色圆形毡帽,右手黑色手套,其上的波动显示这是一件超凡道具。

    周围正在进行一场牛皮会,谈论最近发生的劲爆事情……。

    “警察封锁了那个疯子的作案现场。”

    “杀人都不销毁掉尸体,太嚣张了。”

    “难道他就不怕有占卜能力的发现吗?”

    在众人揣测时,一个刚上任的灰袍牧师为彰显出自己的学识,挺着胸膛说出了一个震撼不已的消息。

    “教廷记载恐惧道路这种邪恶仪式,源于人们恐惧的精神波动。”

    “恐惧的真谛被他们所掌控,夜幕为他遮掩衣袍。”

    停顿一下,用古怪的腔调涌念出。

    “他们在恐惧中穿行,性格在夜幕下扭曲,临死前的扭曲与痛苦是他们的源泉。”

    “他们被称之为恐惧行者!”

    话刚说出口整个酒馆陷入诡异的寂静,有的人一脸茫然。

    更多的人都眼神不善的看着那个夸夸其谈的家伙……想活撕了他。

    “名讳有时候不能提起。”

    对于不明白恐惧行者的新手超凡者来说,这只是一个代号,他们也不知道这四个字之后的层层尸骸。

    因为凡有历史记载的情况下,就从来没有恐惧行者被抓到过,红衣大主教曾经丧命,他的每次出世都预表着腥风血雨。

    来到这里的人并不都是极其强大的超凡者。

    这位牧师再次停顿片刻。

    他用低沉的烟嗓音和诡异的言语缓缓诉说,“星空红衣大主教克默,神出鬼没就是为找到恐惧行者,克默熟睡时头发被割了!”

    这则消息就像刺骨的寒冰一样,对于这些底层超凡者红衣大主教或许就是人生的巅峰。

    那是世俗与超凡叠加的高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龙宸〕〔乡村男支教〕〔我有一柄摄魂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