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上萌娃综艺后爆红[重生] 第34章 上门
    送走纪眠后,沈意第二天就去传媒大厦见了航宝总导演,提出要退出航宝。

    总导演深沉地拄着手,静默了有三分钟之久。

    那之后,他问“能知道原因吗?”

    沈意没有告诉总导演实情,只道“违约金我会准备好。”

    沈意来之前就想好。

    纪眠婴儿时期被调换,这牵扯到傅煜休的个人私事。

    傅家这么多年都在秘密调查纪眠的下落,显然不希望让别人知道这段豪门恩怨。

    不然等有心人士或媒体深入挖掘并报道,伤害的不仅是傅家,还有纪眠。

    总导演摇摇头,也很简明扼要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我不会让你退出。”

    “……啊?”

    沈意万万没想到。

    话说赔钱都不好使吗?

    合同里明明写着的。

    “我,仅指我个人,不代表航宝。”总导演翻过面前的平板,朝向沈意,“第一期已经开播,沈意,不,请允许我叫你小意,你收获的观众心动数仅在傅新词之下,不过傅新词那纯粹是靠脸。”

    “……”

    你也不必这么说他。

    沈意顺势看向屏幕,就见视频网站上,会将每个嘉宾的头像挂在上面,出于保护,没有未成年,只有五位奶爸。

    可以看见头像下方有个爱心,爱心旁的数字就是观看用户给他们的点赞数,没有排名,只是直观表达每个观众对奶爸的喜爱程度。

    开播第一期,傅新词是500,沈意是59,其他人的数据都在50下面。

    沈意看了眼。

    这叫“仅”在傅新词之下……

    导演的用词之精妙,并非他能揣测。

    总导演“傅新词粉丝基础盘太大,在数据上自然无法超越,但你不一样,你是真正靠人格魅力在打动观众,我们监测实时弹幕发现,只要有你出现的镜头,弹幕数量就会上升。”

    不想红的沈意“谢谢……”

    总导演“尤其是你和傅新词同框的镜头中,弹幕更是不得了。”

    沈意惊了一下,心里发虚。

    别不是什么磕c……

    总导演“大家都说你们这对好磕。”

    “……”

    总导演叹了一声“我们航宝的剪辑向来都是最真实地反应拍摄现场,从来没有引导观众的倾向,这些都是观众们自发的反应和行为,我向组内年轻的小姑娘和小伙们了解了,他们说,这主要是因为你和傅新词这两位帅哥在一起的氛围感太强,想不磕都难。”

    沈意脸色发红,低下头,摸着手背,像教导主任面前受教的好学生“我下次注意……”

    然而教导主任手一摆“不用,做你自己。”

    “……”

    “我经弹幕提醒,竟然发现了磕c的乐趣,这给我后面的录制了不少灵感。”

    “……导演,理智。”

    总导演言归正传“你如果现在退出,航宝的损失不是违约金可以弥补的,小意,听我的,你要走,我不拦你,但是你不为节目着想,也要为你自己着想。”

    “我能看出你在录制中做出的改变,你一开始上节目时,总好像缩在壳里,惧怕着什么,但你现在越来越自然,我也能越来越多看到你的笑容以及投入。”

    “所以,这档节目不仅是一份工作,它更像是一趟心灵之旅,你一定要给自己深思熟虑的时间,这是我个人请求,希望你能慎重考虑,再给我答复。”

    沈意不为所动“导演,我已经考虑……”

    “我不听我不听!”总导演转过椅子,背对沈意。

    面对仿佛突发恶疾的导演,沈意“……”

    总导演的声音从高高的椅背后传来“正好我们团队目前在确认下一期的亲属来宾时出现点问题,没那么快开始录制,我给你一周的考虑时间,不管你的想法是什么,一周后再来见我。”

    沈意便是这么无功而返。

    等他回到乔一凡的住处,只有李莫秋在。

    李莫秋的论文已经接近尾声,过段时间就会跟学校里的第二批一起答辩,所以最近在收尾阶段。

    李莫秋知道沈意把纪眠送走的事,怕他伤感,连说话都变得格外小心。

    “沈意同学,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沈意翻折起袖管进房间“去我爸那儿一趟。”

    李莫秋若有所思,道“出什么事了?”

    沈意头也不抬“没,就是突然想到,好久没见他了。”

    李莫秋斜倚着门框,看着沈意拖出行李箱,放倒在地开始收拾。

    他眼底带上不易察觉的怜惜,却没有揭穿。

    因为沈父那边是重组家庭,住得又偏远,沈意整个大学四年都没去找过他爸。

    人在不安、痛苦和沮丧的时候,往往都会产生想回家的渴望。

    虽然沈意的家早已分崩离析,但沈父仍旧算是他的精神支柱。

    沈意那么多年不回家,现在突然毫无理由地要回去,可见他并非表面那样淡然洒脱。

    李莫秋道“我开车送你。”

    沈意轻笑“不用,坐高铁还快点。”

    “确定不用我陪吗?”

    “我说李莫秋,你是不是想多了?都说了没事,我……只是现在正好闲着,去看他一眼,以后上班,时间不自由,没这么方便。”

    “那就当我跟你去散心。”

    “我爸那边地方小,我去了都得睡沙发,带不动你啊。”

    李莫秋“我……”

    沈意手上整理的动作不停,低声道“我就想去看看他。”

    李莫秋舔了舔唇,将临到嘴边的话咽下。

    他知道沈意需要空间。

    沈意行动力比较强,整理好后,手机上订了高铁票,便拖着行李箱走出房间。

    经过李莫秋时,他说“帮我跟乔一凡说一声,让他别大惊小怪,我后面解除合约,还是要回来的。”

    “知道了。”李莫秋抬手揉了揉沈意的发丝,一笑,“早点回来。”

    沈意轻抿一下唇,没像过去那样拍开李莫秋的手。

    可能生命走到尽头,除了二三好友,都不会有人来参加他的葬礼。

    李莫秋和乔一凡,是他这两世中,最为确定并且安心的存在。

    总共四个小时的车程。

    沈意上了高铁,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整个人彻底安静,看着窗外风景出神。

    就这么过了一段时间,在隔了一条过道的前排,一个年轻女孩似乎发现了什么,不时回头看沈意,脸上充满按捺不住的惊奇和兴奋。

    只是沈意始终望着窗外,没注意到。

    女孩手中还横握着手机,上面播放的正是扬帆起航的宝贝第一期。

    女孩嫌旅途漫长,于是在视频网站上缓存了最近大热的航宝,看的时候笑得肚子痛,谁料一转头,就看到了视频中的人,还是她为之点了心动值的爸爸嘉宾。

    女孩又惊又喜,但不敢贸然上前搭讪,一直在反复确认中。

    终于,高铁进站,停靠站台。

    沈意身旁那位盯着股票大盘看了一路的中年男子收拾随身物品,下车。

    年轻女孩这时才鼓起勇气,猫着腰坐到沈意身旁的空位上,举着视频小声道“那个……你好,请问你是沈美人不是……沈意沈老师吗?”

    沈意呆滞一瞬,从窗外收回视线,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暂停的视频画面。

    上面正是自己在一个破旧的屋子里,纪眠趴在他腿上,像是在哭。

    正是他们选中最差的5号房时,中午休息的那一幕。

    这是沈意第一次经历上综艺然后在生活中被认出这种事,神色里闪过一丝尴尬,点点头。

    女孩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仿佛下一秒就要叫出来。

    沈意竖起一指,朝她“嘘”了一下,眨了下眼。

    年轻女孩连忙抿上唇,表示理解地点头,憋得脸色通红。

    她看沈意,越看越帅,想不到视频中已经够好看了,现实中竟然比视频还要好看,而且气质太绝了!

    等按捺住激动,女孩压低声,道“沈老师,我真的很喜欢你和纪咩咩,看着你们有欢笑,有泪水,我也被感染到了,已经忍不住期待下一期了,希望你和咩咩都好好的,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美好回忆,加油!”

    明知已经不会再有更多美好回忆,所以现在听着女孩热情真诚的祝福,心底就仿佛有淡淡的灰烬落下。

    沈意淡笑道“谢谢。”

    女孩没有打扰沈意,坐回自己在前排的座位,继续塞上耳机看综艺。

    沈意想了想,还是从包里翻出一个口罩,戴上。

    上下客后,高铁再次前进。

    窗外的风景千篇一律,沈意走神的时候,无端又想起刚刚看过的定格视频画面。

    从航宝第一期开播到现在,他还没打开看过,一是对于综艺从来都不感兴趣,二是隔着视频看自己,总觉得有些奇怪。

    沈意又看了会儿风景,可最终还是拿出手机,打开了扬帆起航的宝贝。

    剩下的路程里,沈意就一直在看视频中度过。

    就见口罩上方的那双桃花眼,时而平静,时而泛起笑意,时而闪过一丝波光。

    只是看着看着,那长长的鸦羽一样的眼睫,有了淡淡潮湿的痕迹。

    沈意从小城市破旧的高铁站里出来,直接打车到了沈校良所住的那片胡同。

    房子是张玉艳的,沈校良跟她重组家庭后,一直住在这儿。

    沈意以前只来过一次,不太喜欢。

    屋子里晒不到太阳,逼仄狭小。

    邋遢到仿佛不能生活自理的弟弟,声音夸张尖利的继母,餐桌上永远都是讲不尽的没钱的话题,跟他心目中家的样子相去甚远。

    沈意想远离这一切,但不代表他有意见。

    他虽然不亲近张玉艳,可内心始终对这个女人怀有感恩。

    是这个女人在他父亲最落魄的时候出现,一直陪伴,并且在之后的十几年间跟他父亲过着相互扶持的夫妻生活,没有大悲大喜,只有鸡毛蒜皮的琐事,是最贴近生活本来的样子。

    正因为这点,很多年后张玉艳生病需要五百万治疗费的时候,沈意没有犹豫,拿出了全部积蓄。

    今天正好是休息日,沈意到了门口,隔着栅栏,一眼看到坐在狭小院子里洗菜的沈校良。

    沈校良听到动静,看向门口,明显一愣。

    沈意牵起一丝笑容“爸。”

    沈校良赶紧冲了手,很习惯地在衣服上蹭掉水渍,垂着眼走来开门,口中喃喃“有点不一样了……”

    沈意轻笑“之前参加节目,修了头发,所以看着会更精神。”

    沈校良始终是低着眼,抬手摸上沈意的脸颊,嘀咕

    “不是,就觉得你好像累坏了……东西放这儿,我帮你收拾,进屋好好睡一觉,小张这两天在外给人帮忙,不会回来……没事没事,没什么大不了,去睡吧,睡一觉就都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四合院:从机械工〕〔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嫁给山野糙汉后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