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15章 熊孩子惹事儿
    庄志希和明美两个人在老丈人家混了大半天,临走的时候,还被丈母娘塞了一只鸡,老母鸡咕咕咕的,看起来可招人喜欢了。这老母鸡啊,抹个脖儿,拔拔毛,加上一点小蘑菇,再加一点干笋,大火炖,小火咕嘟,那可是顶顶好的一道菜了。

    想一想就忍不住流口水。

    所以说庄志希通过这个老母鸡,深刻的感受到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这句话的真谛。

    要知道哈,他大哥这些年也领着媳妇儿去了无数次老丈人家了,可没有一次有这样的待遇,但是他庄志希不同,他有!所以即便是大冷天儿,北风呼呼吹,庄志希骑着自行车蹬的也可有劲儿了。

    明美坐在后车座上,搂着庄志希的腰,觉得果然两个人骑车就是好,好挡风哦。

    小两口骑车回到了巷子,还没到家,就看到巷子里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贼多,要知道现在可还没有放假呢,大家伙儿都上班,能凑到这么多人,估摸着前巷子后巷子都过来了,不然绝对没有这么多人。

    庄志希:“这又怎么了?”

    明美立刻从车座上跳下来,踮脚张望,好奇的追问:“怎么了,怎么了?”

    庄志希:“不晓得啊,好像是围在我们院子那边,不知道是谁家有事儿……”

    他高声:“让一让,让一让,老少爷们给我让条道儿,我回家啊。”

    他这高声一喊,立刻就引来目光,一窝瓜脸大娘见到他就说:“小庄啊,你回来的正好,你妈再发飙呢,你赶紧回去看看,多少劝一劝。”

    庄志希:“我妈?”

    哦,原来是我家?

    他很快的就穿过人群,在大家的夹道儿让路下,踏入了院子,院子里人也不少,赵桂花同志双手叉腰,口吐芬芳,骂人的功力丝毫不比接连出战的周李氏差。

    她都不带大喘气儿的,嗷嗷的骂:“小兔崽子缺德算计到老娘身上了,还真当老娘是个乖巧小猫咪了是吧?没有家教的狗东西,缺德冒烟的玩意儿,怎么着?你奶你妈惯着你,天底下所有人都要惯着你?我是你爹啊?我要是你爹就直接给你踹茅房里,缺德玩意儿。你还想跟我要东西?啊呸,真是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你们家过的困难?谁家过的不困难?别人家怎么都能省吃俭用的好好生活?就你们家,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占便宜没够儿是吧?不给就打击报复是吧?”

    “苏大妈,你也别给我装柔弱,装给谁看啊,我是那些老爷们吗?我她娘才不吃你这一套。你还是给我省省吧。别人愿意给你是他们自己的事儿,想来我身上扒皮。你也不看看自己算老几!怎么的老的不好意思就让孩子搞小动作?还想打击报复?你们家怎么这么缺德呢?这一道雷下来怎么劈死你们这缺德的呢。”

    赵桂花骂的酣畅淋漓,死死盯着苏家人,简直要吃人一样。

    庄志希:唉我去~

    他赶紧上前,问:“妈,怎么了?谁欺负您了?”

    明美在一旁跟着架秧子挽袖子,说:“对,妈,谁欺负您了,我给您教训她去!”

    围观群众:“……”

    哦豁,你妈这样,谁欺负的了?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要是说按照以往的状态,赵桂花这个狂暴状态,肯定有人要出来伸张正义,说两句好话和稀泥的,但是今天倒是没有,因为今天这事儿吧……

    啊就……不好说。

    但是要说赵桂花会吃亏,那是不可能的,怎么都不可能的。

    事情要从今天中午开始说起了,是的,这事儿有点长,但是倒也不是很复杂的一件事儿……

    虽说已经是年底了,但是这一天就跟平常每一个普通的日子一样,吃过了午饭,虎头这种精力旺盛的小男娃儿也不休息,也不怕冷,领着妹妹就去街上玩儿了。

    现在是放寒假,街上的小孩儿像是小蜜蜂一样,嗡嗡嗡,一群群。

    虎头领着妹妹出门,直接奔着前街,找自己的小伙伴去了。两个小孩儿一离开,梁美芬也换了衣服出门,她打算去街道办一趟。以前她有工作没什么,但是现在没有工作了,就少了一份收入来源。

    她原本打算的还挺好,反正一家子一起过,家里这么多工人,也缺不了他们这一房的嘴。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婆婆竟然不走寻常路。虽说现在也没分家,但是这跟分家了又有什么区别。

    她占不到便宜,又缺了一个人的薪水,只能多想想办法。如果说想再找一个正式的工作,那是想都不要想了。就算她是高中毕业也别想,完全是白日做梦。

    现在下乡如火如荼,多少个有点小权利的家庭都不能保证家里每一个孩子都能有一份正式的工作留在城里,更不要说她这样的情况了。梁美芬虽然有点拎不清,但是这个道理也是晓得。

    正是因为晓得,她才想要去街道登记一下,问一问有没有她能干的零工,额外赚点零花钱。可是她也晓得,他家这样的情况,一家八口,四个工人,还有两个是小孩儿,属于条件相当不错的人家了,一般情况街道安排一些零工,也不是什么样的人都安排,都是先紧着困难户。

    他们家那肯定不算是什么苦难户了,一个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五块钱的,才叫困难户。他家八个人,也就是说超过四十块钱,就不是困难户了。她老公公一个人的工资就五十五块钱了,这怎么说!

    他们家说破天都不可能的,也不太容易安排给他们家。

    所以梁美芬最近几天只要没事儿就频繁的去街道办“报道”,反正厚着脸皮,在哪儿混日子,希望街道办能看她常去,给一点活儿,糊纸箱啊糊火柴盒儿啊,她都乐意干的。

    正是因此,今天梁美芬也在午饭后离开家了,一大家子,只留下了赵桂花一个人,赵桂花正琢磨小儿子领着儿媳妇儿回门的情况。她记得上辈子的事儿,上辈子因为他们家没有掰扯清楚,虽然说给了儿媳妇儿五百块钱做私房钱,但是明家也是很不满意的。

    庄志希过去并没有得什么好脸儿,赵桂花想到这些,虽然嘴硬,但是心里也是隐隐约约有几分悔意,她上辈子这件事儿确实没有做好。

    正琢磨着,就听到窗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赵桂花一个健步上前,一下子拉开了窗户,果然,窗下三只“大耗子”。

    三个家伙鬼鬼祟祟的,赵桂花看着金来银来铜来三个小孩儿,抿着嘴问:“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金来没想到自己被抓包了,尴尬又勉强的笑了一下,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一个借口,说:“我们玩捉迷藏呢。”

    赵桂花挑挑眉,可不怎么相信这三只“大耗子”,不过倒是也没为难小孩儿,她呵呵一声,说:“这里能藏什么人?捉迷藏出去玩儿。”

    说完就要关窗,不过她没计较,这三个小子倒是没脸没皮了。

    金来昨晚睡觉醒了尿急,可是听到他奶和他妈的话了,庄家有鱼呢。其实他家也有,但是他家的要留着过年吃啊,庄家条件这么好,分他们家一点怎么了!

    都是邻里邻居的,还能吃独食?

    这小子打小儿就被家里人溺爱,性格也格外的自私,想到这茬儿,赶紧开口:“赵奶奶,我想吃鱼。”

    赵桂花关窗的手停顿了一下,看向了这个小崽子,小崽子仰着头,一脸的理所当然,他说:“我闻到你家有鱼腥味了,我也想吃。”

    赵桂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真儿觉得好笑了,她凉飕飕的说:“你想什么没事儿呢,小兔崽子,我家有鱼就给你吃?你脸怎么这么大?你家里人就这么教你的?真是好笑了。你是九岁,也不是像你小弟,才五岁。要是五岁的孩子说这个话,我可以当他不懂事儿,你不觉得你一个九岁的大孩子这样说,没脸没皮吗?”

    金来其实不懂这个道理吗?

    他懂的,也知道现在吃的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给别人的,但是他奶和他妈经常说着自家多么的困难,别人日子好该是守望相助,听得多了,他就觉得这话很对,十分的理所当然。

    “我家都吃不饱饭了,你怎么这么没有爱心?给我们一点有什么关系!你这么刻薄,将来肯定没人给你养老!”金来学着他妈一贯爱说的话,斥责赵桂花。

    赵桂花本来就气儿不顺,这被他一说,一下子就火大了。

    她毫不客气,指着金来三个小孩儿就骂:“小兔崽子,占便宜占到我们家了是吧?爱心?你有爱心怎么不把你家东西拿出来?整天出来偷鸡摸狗的,什么倒霉孩子,你是有人生没人教是吧?我不乐意跟你小孩儿一般见识,你赶紧领着你弟弟给我滚蛋,再让我看到你过来,我不打孩子,但是我可饶不了你奶和你妈!什么狗屁玩意儿,一个半大小子还跑到我这儿装模作样了。你是个什么东西!”

    金来银来铜来三个是男孩子,别说家里受宠,就算在外面,谁见了不说一声好。这一下子生了三个小子,打虎亲兄弟,三个崽呢。这多牛气啊。

    他们出去跟别人玩儿,都是占上风的。

    而院子里的人也颇为喜欢他们,别看周李氏对他家骂骂咧咧的,但是有时候也是会用羡慕的眼神儿看他们的,三个小子谁不馋?白家两父子就更不用说了,老的舔老寡妇,小的舔小寡妇,那肯定对三个孩子好。

    就连李厨子也羡慕他们家,他只有一个独生女儿,虽然招赘的,孙子也跟他姓儿,但是对儿子的渴望总归还是不同的。旁人家多多少少,也是会把羡慕放在面儿上的。

    正是因此,金来三个小孩儿在羡慕嫉妒的眼神儿下,是很享受的。

    这冷不丁的就被骂了,自然是一下子就气的不行,憎恨的盯着赵桂花,赵桂花:“看什么看,小混蛋还敢这样看我,信不信我抽你?”

    九岁的孩子再大也是不敢跟大人打架的,赵桂花又很凶,金来狠狠的瞪了赵桂花一眼,拉着两个弟弟就跑了。

    赵桂花看到孩子跑开了,摇摇头,心道这家子真是不会养孩子,好好的孩子,教育成什么样了。他家确实比别人家困难一点,可是要说他家日子过得不行,那么赵桂花是不认同的。

    上辈子她就没怎么看得清,觉得邻里邻居,两个女人带着三个半大小子生活,就一个人上班,能帮就帮一点。可是后来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

    王香秀一个人上班是挣得不多,但是她钱财来源广啊。

    别看王香秀不是小鸟依人又柔情似水的女人,但是她长得不错,而且丰-乳-肥-臀,十分符合这个年代的审美,手里抓了不少个爷们儿帮衬呢。

    倒未见得真的干了什么,但是互相之间便宜没少占。搁几十年后的话来说,她的鱼塘也养了不少鱼。只不过她们这些人都不在厂子上班,男人也不怎么说这些事儿,所以他们这边的住户都不怎么晓得罢了。

    而她婆婆苏大妈呢,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凭借一副柔柔弱弱可怜兮兮又病恹恹的姿态,也是没少在邻里邻居间占便宜的。就更不用说,他家还有两个扶弟魔女儿了。

    弟弟死了,扶着侄子也不含糊。

    她儿媳妇儿梁美芬够扶弟魔了吧,跟苏家两个女儿比起来那是小巫见大巫。

    所以就冲这个,赵桂花也知道当年自己是没看清啊,实际上,他家日子过得真不亏。保不齐比她赵桂花吃的还好呢,至于苏大妈什么身体孱弱,啊呸,她也就比自己少活了几年而已,病恹恹的身子骨儿,一直活到九十五呢。

    就这年纪,现在活蹦乱跳的周李氏的坟头儿树都长起来了。

    赵桂花可不相信她是真的身体不好了,这不过是苏大妈的一个手段罢了。她嫌弃的嘀咕:“装模作样。”

    赵桂花回想往事,却不知道,挨了一顿呲儿的三个小男孩儿十分的愤怒,金来领着两个弟弟来到院子外面,骂骂咧咧:“这个老不死的,不给我们家鱼还要骂我,怎么不吃死她!就该鱼刺掐住嗓子,让她好看!”

    银来小眼睛叽里咕噜:“哥,你骂也没有用,她不给我们啊,我们没有鱼吃。要不,我们偷吧?”

    铜来在一旁点头,他比虎头小一岁,但是可没有虎头的活泼可爱劲儿,小孩儿贪婪的说:“不给我们吃就偷光,什么都不留。吃屎吧他们家!”

    这个话一出,金来和银来同时看向了弟弟,铜来:“嗯?”

    金来眼睛里闪着小恶毒,说:“这老不死的不给东西还骂人,我们得教训教训她。有仇不报非君子,我们虽然是小孩儿,但可不是好欺负的。”

    银来铜来点头,齐刷刷:“哥,你说怎么办!我们听你的。”

    金来恶毒的说:“既然她不给我们吃,我们就给她吃。”

    银来铜来:“???”

    给她吃?

    他们自己的东西都不够吃啊!怎么还能给别人?

    两个迷茫的坏小孩儿。

    金来桀桀桀桀的坏笑,说:“我们就听小弟的,让她吃屎!”

    “啊?!!!”

    他们是真的惊呆了,不过想到那个画面,随即高兴的拍手:“好,这样好!这人就得教训!这个教训好。”

    银来:“哥,你说怎么办?”

    金来:“我想想,我好好想一想。”

    他沉吟了半响,说:“我们盯着院子,她也不可能一直在屋里,肯定要出来上厕所的,只要她出来上厕所,我们就绕到后面儿,把炮仗扔到厕所里。运气好,她就能掉进厕所,这还不吃屎?如果运气不好,她没掉下去,那么溅她一身,我们也赚了!”

    “这个主意好,不过我们没有鞭炮啊。”

    “哥,我想玩儿鞭炮。”

    金来琢磨起来,说:“咱奶肯定不能给钱的,我们得想别的法子。”

    铜来:“白爷爷,跟白爷爷要。”

    金来:“对,我去找白爷爷,如果找不到白爷爷,找白叔叔也行,我就说自己要放炮,他们肯定能给,我这就去要,你们两个在这儿盯着老不死的。”

    “行。”

    三个小孩儿分工合作,别人家这么大的孩子多少都能为家里分担一点了,但是这三小孩儿可没,他们想着怎么合伙儿干坏事儿呢,一个个还挺有精神头儿的。

    赵桂花也不晓得这个,压根儿不晓得危险即将来临呢。

    半下午的时候她出来上茅房,刚走出院子,已经准备就绪的三个小孩儿立刻就悄么悄的跟上了,鬼鬼祟祟的。

    说真的啊,要说这个家里最不习惯这个厕所的,还真不是从楼房住到了四合院儿的明美,虽然明美算是由奢入俭了,但是她本身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也习惯这样的旱厕了,他家不用,但是在外面也用的,虽然有些艰难,但是还算是能扛得住。

    最扛不住的,非赵桂花莫属了,她这都几十年没用过这样的旱厕了,每次上厕所,真他娘的都要给自己做一点心里安慰才能踏出步入厕所的步伐。

    苦啊!

    她手抄在袖子里,快步来到厕所,奔的就是一个速战速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