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鸡毛蒜皮(三更合一)
    庄志希心里看不上周群。

    不过他可不是那种会直接说出来的人,反而是比周群还能东扯西扯,扯得周群头疼,到最后,倒是他主动说了出来:“小庄,我妈和你媳妇儿的外公有些误会,但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都是一个院子里住着,是不是也没有必要太计较?”

    庄志希笑着说:“你说的对。”你说你的,我该咋滴还咋地。

    周群一听,心里高兴,说:“你能这么想就对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完全没有必要惊动厂里,你说对吧?不如你就劝一劝老人家,主动跟厂里说是他小题大做了,误会了我妈……”

    这人倒是越说越不要脸了。

    庄志希还笑着呢,他说:“哦,原来周哥是这么想的啊!”

    庄志希无辜的挑挑眉,说:“周哥,你看咱们都一个院住了二十来年了,那可真是实实在在的邻居,周大妈整天作威作福比地主还狠,我们都不跟她一般见识了,但是咱也不能睁眼说瞎话吧?我可是个老实人,你要是这么跟我说,我可一点也不能说。咱们小辈儿哪能忤逆老人?再说你看这事儿厂里都有自己的说法,你现在是质疑厂里的说法啊。周哥,别怪弟弟说你哈,你现在真是嚣张了啊。怎么连厂领导都不放在眼里了,我晓得你是技术高手,周大妈又是街道一霸,但是咱们可都是劳动人民,这样不好的吧?”

    “你!”周群没想到,庄志希完全不给面子,而且作为一个很喜欢给别人上纲上线的人是很明白庄志希话里的意思的,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说:“你可别说,什么地主,什么街道一霸,这话可不能随便说的。”

    庄志希点头:“对啊,不能随便说,但是周大妈也别做啊。这抢房子,那不是黄世仁干的事儿?”

    周群更气,他深深的吸气呼气:“我妈不懂事儿,再说那个房子放了好多年,我妈一直觉得那个房子是我们家的……”

    庄志希:“我还觉得机械厂是我的,人家也不给我啊。”

    庄志希这人就是这样,就是这么说话,人也不恼,还能带着笑。他说:“周哥,你看,这一码是一码,你妈不做人,我们不怨你的。知道你也管不到你妈,毕竟你是个小辈儿。咱们该怎么处还是怎么处,但是长辈啥样的决定,咱们也别太掺和了。哪里像话啊。再说,你看我都没回家,光是听说,就觉得你妈真是太不简单了。黄世仁抢喜儿,你妈抢房子,一看还真是白毛女看多了,都学会了。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庄志希不生气的样子让周群更生气。

    这互相有点小不对付,这样是最恼火的,你气的不行,但是对方却毫无反应,这多少是让人心里恨恨。

    他说:“那你是不肯帮忙了?”

    他冷下了声音,庄志希纳闷儿的很:“帮忙?周哥,你说什么啊?你也没提让我帮忙的事儿啊?怎么突然扯到帮忙上了?啊,你不会是说让我去说服老人承认错误吧。不是吧不是吧,周哥你不是这么颠倒黑白吧?”

    周群冷着脸,庄志希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说:“我知道周大妈这事儿做的不好给你丢脸了,你也别太难过。”

    周群气压更低。

    庄志希“同情”的看着周群,说:“周哥,你如果心里难受就跟弟弟说说,别憋在心里,这人要是憋在心里久了,是很容易憋出毛病的?年纪轻轻的可别因为这件事儿气坏了身子。”

    周群咬牙切齿,说:“我不用你担心,你管好自己吧。”

    庄志希微笑:“谢谢周哥关系。”

    随即又说:“周哥你真的不用和我见外哈,你要是憋着难受,咱们就喝一杯,只要你结账,我跟你喝个地老天荒。”

    周群还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他都这么生气了,他还能说的下去?还想让他请客?做什么美梦呢?他们院里的人,他可是从来不请的,又不能给他增加什么加持,想什么美事儿呢。

    但凡是用不到的人,他是不会付出一点的。

    “周哥,厂里怎么处理你家黄世仁啊?你跟我说说呗?我这还不知道更多的情况呢,全是听说。这消息啊,还是第一手的准确些,你看传来传去的,我反正就记住你妈是黄世仁了。”

    周群终于忍无可忍,说:“你就别说黄世仁了,什么黄世仁,有什么黄世仁的,你给我闭嘴吧。”

    庄志希委屈巴巴:“你咋还发火了呢?这不是全厂都这么传吗?我晓得你因为你妈的事情心情不好,但是你也不能拿我撒气啊。再说气大伤身,你看都住在一个院儿,你可别气出个好歹的。我听我们医务室的大姐说,人是很容易气出……”

    “够了!”

    周群这人真是度量小啊,被气的脸色一片黑,他倒是毫无风度,直接拂袖而去。

    这人一转头大踏步的离开,庄志希站在原地没动,看着他的背影,耸耸肩,很是无辜。

    这人真是,太小心眼了啊。

    他又没有说什么很过分的。

    就这,他还没开大呢。

    这时正好遇到下班耽误了一会儿的杨立新,杨立新好奇的看他:“你今天咋走这么晚?”

    “你今天咋走这么晚?”

    两个人异口同声。

    庄志希随即笑了出来,说:“这不是被周群哥缠上了吗?他来找我,又不高兴的离开,真是脾气差。”

    杨立新立刻追问:“他找你干嘛?是为了他妈的事儿吗?他妈真是活该啊,让她在院里嘚瑟,现在好了,遭报应了。所以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杨立新是极其厌恶周李氏的。

    因为杨立新是招赘上门,就连儿子都不能跟自己的姓,虽然面儿上他没说什么,但是周李氏整天明面上背地里说他是个吃软饭的男人,这就让他十分的不高兴了。

    要不说周李氏这人是很能招人烦的呢,她是专门往人家的心窝上戳。

    “这老不死的,这次还不脱层皮?”

    庄志希:“应该不至于吧?”

    他带着几分揣测的说:“周群哥也是有点门路的,我听说姜芦姐下午没上班,估摸着是给他跑关系去了吧。”

    庄志希说:“你呢?今天走的倒是挺晚的,你们食堂不是半下午之后就没事儿了吗?”

    杨立新:“厂领导有招待,我在哪儿备菜。”

    庄志希:“那不用等他们吃完啊。”

    杨立新笑:“不用,大厨儿在就行,我们帮厨儿不用的。”

    他显然是对的厂长宴请谁的事儿不感兴趣,毕竟作为厂里的厨子,这样的情况多了去了。见怪不怪,他倒是挺好奇今天发生了什么,他靠近庄志希,压低声音:“老弟,你跟我说说,今天这个是怎么回事儿?”

    庄志希摊手,说:“不知道。”

    他真诚的说:“我这一天都在单位没回家啊,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反正就是听说周群他妈抢人房子,辱骂厂长还有保卫科,被抓起来了。”

    他可没掺假,道听途说,全都是道听途说。

    “那周群刚才……?”

    庄志希义正言辞:“谁知道他怎么呢,语无伦次、气急败坏的,大概是让周大妈气的吧。毕竟他也算是厂里有点效能力新一代了,结果摊上了这么个妈。”

    停顿一下,他想了想说:“我估计,今晚食堂请的是周群。”

    杨立新眼睛一瞪,震惊脸说:“那咋可能?不可能的。”

    庄志希笑:“怎么不可能?他刚才就是往回走的,人家周群哥跟咱们不一样,人家可是有一个八面玲珑能干的老丈人。说不定是一起吃个饭缓和一下关系呢。”

    杨立新微微蹙眉,好半天,说:“要不,我回去看看?”

    庄志希:“那随便你,我得回家了,再不回家我媳妇儿该出来找我了。”

    杨立新嘴角抽搐一下,才不相信呢,但是就看庄志希说的跟真事儿一样,他也犹豫起来,他想了想,终于还是算了,说:“还是回家吧。”

    两个人一起回到院子里,还别说,院子里还挺热闹的。

    这不下班的人都回来了,少不得聚在一起三三两两的聊一聊今天的事儿,周李氏不得人心,大家都热闹的跟过年一样。一个个的也不着急回家。

    庄志希一回来,就看到大家齐刷刷的看他。

    庄志希笑着说:“你们等我呢?”

    倒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明美立刻冲出来,“小声”说:“大家都在等周群和姜芦回来呢,也顺便看看周大妈回不回来。”

    大家看到回来的是庄志希还有杨立新,自然不感兴趣,这俩人知道的还没有他们多呢,大家继续叭叭叭。庄志希则是左看右看,说:“外公呢?”

    明美:“他回去了,房子没干透,他今天搬不来的。”

    说起这事儿明美还是挺有气的,她噘着嘴说:“你说周大妈怎么这么烦人啊,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竟然欺负我外公,真是当我们不存在啊!”

    庄志希:“周大妈一直都是这样的,你都嫁过来快两个月了,也该晓得这人就是这样的。”

    明美哼了一声,说:“我看就是大家给她好脸儿了,以至于她自己都不要脸了。”

    庄志希揉揉媳妇儿的头,说:“不生气啊,我看你外公都未必生气,你气什么?”

    明美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按照她婆婆的说法,她外公好像还真没生气,更是没把周大妈放在眼里,他心心念念的头等大事儿竟然是找对象,也是让她大开眼界。

    明美抓抓自己的头发,说:“那你在厂里听说什么没有?”

    庄志希:“大家都是八卦,毕竟谁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儿。”

    “还能怎么回事儿?有人会送礼呗?”

    一个人插话儿了,这是刚进门的白奋斗,白奋斗撇嘴说:“人家周群能是一般人?人家可是舍得送华子的。我看啊,明天周大妈就能回来了。这不,晚上人家老岳父就来厂里了。现在还在厂里喝着呢。”

    白奋斗是保卫科的,知道的比一般人多不少呢。

    再说这事儿总是通过他们保卫科的,白奋斗虽然没有跟来抓周大妈,但是也是打听的细致的。这周大妈,前后讹了他十五块钱,他可是都记在心里呢。

    难得看周大妈这次吃瘪了,他真是只恨自己白天没有跟着一起过来。但凡有这么个机会,他肯定要按住这个老不死的老虔婆,给几脚的。

    看她还敢不敢在他白奋斗面前嚣张。

    可惜啊!

    不过也不可惜,现在老虔婆在保卫科遭罪呢。就是可恨周群竟然还成了领导的座上宾。

    “啊,周群都跟领导一桌儿了?”

    “华子,周群为这事儿送了华子?送给谁啊?”

    “奋斗你可得跟我们好好说说。”

    “要不说人家周群会娶媳妇儿呢,你看着有一个算一个的,那个能比得上姜芦是个贤内助。人家自己不仅条件好,还能为男人操持。”

    “谁说不是啊。姜芦除了不能生孩子,别的还真是都没得挑。”

    庄志希笑着调侃:“奋斗哥,你是什么都知道啊,这华子你都知道了。消息灵通啊,果然我们这普通的就是没有你们保卫科人消息灵通。我这听这个传话儿,那个传话儿,都不知道哪个说的是真的。”

    白奋斗得意了,笑着说:“那可不?咱还白在保卫科待着了?我知道的可比你们多多了。今天我都盯着呢,就看周群两口子揣着什么过去的,后来人一出来,我们领导就抽上华子了,不是他们给的,还能是谁?那华子是一般人买得起的?我看啊,保准是周群从他老丈人哪儿拿的。别看周群争的不少,但是软饭一样吃的香。”

    白奋斗还是很嫉妒周群的,正是因此,他是毫不为周群掩饰,真是一秃噜什么都说。大家听了面面相觑,各有各的心思。庄志希两口子也在其中。

    庄志希笑了笑,说:“那周群哥倒是命好,这跟领导做一桌儿,看来很快就能升职了吧?”

    “啊?怎么的他还能靠着私人关系升职?可不兴这样的。”

    “就是,要是靠送礼,我们可不同意。”

    “哪个领导也不能这么干!”

    白奋斗更是脸红脖子粗:“这小子可升不上去,这要是靠着关系升上去,咱们找人去!”

    “对对对。”

    一时间大家倒是不关注周大妈了,反而更关注的这个升职,天知道可还一点不靠谱呢。不过倒是引发了大家的热情,纷纷说了起来。庄志希凑在一旁挺热闹,真是看眼儿不怕事儿大。

    明美也凑在一边儿,她眼光的余角瞄了一眼,冷不定就看到苏金来这小崽子在周家门口探头探脑。

    明美:“???”

    她轻轻的拉扯了一下庄志希,庄志希一眼就看到那小子探头探脑,不用说也晓得,这小子儿肯定是没憋着好。他若无其事的别开视线,不去多管。

    “庄志希,你回来就唠嗑,家里是一点也指望不上你!”赵桂花的出了门,吼了一声。

    庄志希立刻抱头鼠窜,赶紧回家,“妈,我这不是就来了?您说让我干啥,您说让我干啥就干啥。”

    赵桂花:“你干什么?你这个时间回来还能干什么?赶紧回来吃饭。”

    明美贼兮兮的靠近赵桂花,小声说:“苏金来那小子估摸着又想偷东西。”

    她还真是想不通,这苏家婆媳两个怎么就不知道管管孩子呢,好好的孩子,养成了这个样子。整日就想着偷鸡摸狗。干正事儿没看见他的身影,这偷鸡摸狗的事儿,他倒是相当有天赋了。

    这一听人家不在家,立刻就动心,倒是很会抓机会。

    明美撇嘴小声说:“这要是偷了,周家还不发飙?”

    庄志希抬眼看向了媳妇儿,说:“那可不一定。”

    明美:“哎?”

    她疑惑的看很,庄志希说:“周家这正是有事儿的时候,不太得人心,周群这次跟领导一起吃饭又被张扬了,他肯定是想低调的,如果真是这样,估计他也认了这个栽。”

    赵桂花:“狗改不了吃屎!”

    苏金来这小子,在往后的人生里,不断的重复着进去出来,出来进去……小时偷针长大偷金,他养成习惯了,根本不能改。

    赵桂花盛了饭,说:“你们两个也别整天盯着别人家,那不是闲的?能不能上进一点。”

    说完这个话,赵桂花自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庄志希和明美面面相觑,不晓得赵桂花笑什么,赵桂花笑完了又板起了脸,说:“行了吃饭。”

    每天晚上吃饭,一家子总是要在饭桌上念叨一下今天的事儿,像是家庭会议一样。赵桂花就说了今天的事儿。她一点也不同情周大妈,自找的。

    但是她倒是很郑重的跟明美说:“赶明儿你回一趟你爸妈那边,就说我说的,给她带个话儿。”

    明美:“嗯嗯,您说。”

    赵桂花:“咱们院,牛鬼蛇神不少的,现在他们是不知道你外公条件不错,等知道了,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周大妈还有苏大妈,少不得要行动。周大妈那边我不担心什么,你外公肯定是看不上她,但是苏大妈那边,你得跟你妈讲清楚这老太太是个什么人。免得着了道儿。你外公要找对象这个事儿,我是觉得挺好,找个合适的,这两个老虔婆也不能去你外公那儿占便宜了。但是再找到合适的之前,你一定得跟你妈说离这两个老寡妇远一点,哦,小寡妇也不行。”

    明美一听这个,重重点头,说:“妈你放心,这个我晓得,他们是什么人,我这一双眼,火眼金睛,看的透透儿的。”

    赵桂花:“那明天不等你吃晚饭了。”

    明美:“成!”

    “妈,你明天有事儿吗?”这时庄志远倒是问了起来。

    赵桂花:“没事儿,咋?你有事儿就说。”

    庄志远:“那自行车和鱼竿儿给我用呗,我明天轮休,我想去山上钓鱼试试。”

    这段日子,他但凡是遇到个会钓鱼的,都要辛勤讨教一番,毫不吹牛,他现在就是牛逼他妈给牛逼开门,牛逼到家了,那绝对是理论上的巨人。

    “我觉得我成!”

    自从大年初二他们家买了鱼竿,还一条鱼也没有钓上来,庄志远觉得,自己是时候拿出真正的实力,打破这个零蛋记录了。不然都对不起他家斥巨资购买的鱼竿儿和自行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