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65章 装神弄鬼(下)
    周群的惨叫声简直是响彻天地,别说是距离厕所最近的这个大院儿了。就算再远一点的,也一样听得见。

    不过吧,这大晚上的,听到这样的惨叫声你敢出门吗?

    反正胆子小的人肯定是不敢的。

    这谁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总之就是一个字儿:怕!

    两个字儿:很怕!

    所以别看周群叫的欢,竟然没有人出来“英雄救美”,嗯,也不能就说男人不是英雄救美的“美”。虽说现在邻里邻居都是热心肠儿。但是这闹鬼的事儿,是一般的事儿吗?

    这要是喊一声“抓贼,偷井盖的贼”,保不齐能窜出来十几二十个大小伙子。

    但是你叫:“救命啊,有鬼啊!”

    鬼才出来呢。

    周群嗷嗷的尖叫,只觉得肝胆俱裂,浓浓的烟雾里,他看到了飘荡的女鬼,还有那一团一团的鬼火。周群要吓疯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真的有女鬼来纠缠自己。

    他尖叫着,如同一只被掐了脖子的尖叫鸡,嗷嗷的不停。

    女鬼轻轻的飘荡,来到他的身边,又很快的远去……可是那声音却仿佛是在很近很近的地方:“我会看着你,我会一直看着你,我会盯着你……”

    “啊啊啊!”周群终于扛不住巨大的压力,咣当一声,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周群没了声音,外面的声音也一下子消停了。

    白衣女鬼回头看向了男厕所,露出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容,她飘到了厕所附近,发出嘎嘎嘎的笑声,厕所里的人……紧紧的捂住了嘴,瑟瑟发抖,只盼着,女鬼不要进来,不要找他。

    他他他,他是无辜的啊!

    他可不想周群,外面那么多相好的啊!

    他除了喝酒,屁事儿不敢啊。

    女鬼的声音婉转的响起:“你要做个好人啊……”

    厕所里藏着的人一下子跪了,也疯狂冲着外面磕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做个好人,女鬼大姐……哦不,仙姑姐姐饶了我,饶了我……”

    “桀桀桀桀……”

    一阵笑声响起,白影飘开了。

    厕所里这位瞬间瘫软在地,呜呜呜呜,他要戒酒!

    这位仁兄不是旁人,正是这条街上有名的酒蒙子,人不坏,就是不务正业,日常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今天喝明天喝,上顿喝下顿喝,只要有机会就要往上凑,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往上凑,总之就是天字第一号大酒鬼。

    因为喝酒这个爱好,他已经接连撞鬼好几次了,谁让喝完了就想上厕所呢。

    但是前几次,他就是隐隐约约的听到女鬼的哭声,当时已经吓得都要昏过去,不过他想,作为一个有点“见识”的人,自己也算是与众不同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再次遇到女鬼,都能决战一二。

    可是事实真是到了眼前,他才发现,他还是那个从前那个胆小的自己,没有一丝丝改变。

    这一次,女鬼发疯了啊!

    啊啊啊!

    他今天又喝多了,他挣得那仨瓜俩枣儿,可不够喝。但是他今天有运气,特别好的运气,下班回家的时候捡到了一个钱包,在这一点上,他还是很做人的,他并没有据为己有,反而是大公无私的叫住了前面丢钱包的人。

    那人为了感谢他,非拽着他不让走,坚定的给他买了一只烧鸡,还买了两瓶酒呢。倒不是什么很贵的酒,但是三样加一起也不少钱了啊。

    他乐颠颠的回家,大快朵颐,这人吃着喝着的,没一会儿就多了,吃多喝多屎尿多。

    他晕乎乎的一路晃荡出来,远远的就看到周群在那儿搬石头,虽然不晓得干什么,但是他倒是来了几分兴致,毕竟,周群可是往女厕所里搬石头啊。

    那他能不好奇吗?

    大家口中的正人君子在深更半夜往女厕所搬石头,一想就没安好心。

    作为一个正常人,他百分之百是必须要好奇的,所以他闪闪躲躲,蹑手蹑脚的就凑上去了。不过他也不是个胆大的,生怕被周群发现了,所以直接就先躲到男厕所,打算看一看周群干啥。

    这深更半夜,总是让人疑惑的嘛!

    只是万万没想到,万万啊!

    他竟然见识了这么一场恐怖的见鬼事件!

    他窝在厕所里蹲坑儿,正好顺便听个热闹,只是可真是没得想到啊……周群见鬼了。

    再然后……嗯,反正该听见的,不该听见的,可以听见的,不可以听见的……他都听见了。

    这个时候,他真是恨不得踹死周群个缺了大德的。你在外面胡搞乱搞干什么,结果招惹的女鬼上门,他可是很无辜的啊。他要是也被女鬼收拾了,那可真是比窦娥还冤。

    这老兄吓尿了裤子,扶着墙从坑位里出来,贴在墙上,动也不敢动。

    至于跑?

    那就更不敢了。

    他捂着嘴,哭成了一个大猩猩。

    不过,女鬼就是女鬼,他不出声,女鬼一样知道他在,呜呜呜,好在,他平日里做事儿积德,从不缺德,女鬼竟然没有找茬儿,直接放过了他……

    果然,还是要做一个好人。

    他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反正就跪在地上,上半身又贴着墙寻找安全感,委屈的哭不停。

    这位仁兄动也不敢动,不过倒是有胆子大的终于出门了,这就是赵桂花他们院儿隔壁院子的,叫大强。

    这名字里带个“大”字儿,胆子竟然也挺大,他犹豫了半响,是第一个开门的,嘎吱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明显了一些。不少贴在门上不敢动的,这时更是竖起了耳朵。

    大强高声吼道:“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

    他扯着嗓门儿大吼一声,再一看,心里有点发麻,整条街,怎么凭空就多了几分烟雾弥漫,这股烟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只是并不算十分的浓郁,而在这烟雾里,多少也有几分鬼火跳动。

    鬼,鬼火!!!

    他心里一突,砰砰砰跳的更厉害了。

    饶是自称强大胆儿,这个时候抓住大门的手,也紧了几分。

    “谁!是谁!”

    他东张西望,这一看,开了口:“卧槽!那不是周群?”

    微弱的月光,仍是让他看清楚了倒地不起的人是谁!

    是的,大家都是一个厂子的,又住得近,当然是彼此认识的,即便是周群昏倒在地,他仍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周群,周群!”

    他高声的喊了几句,人却没有往前走。

    那个……他虽然是强大胆儿,但是也不莽啊,眼看这个要命的情形,他可不敢贸贸然往前冲。

    “周群!有人吗?还有人吗?”

    周围的安静的如同坟场。

    谁都不吱声。

    他在走与不走之间,僵住了。

    “周群!”

    又是一声,大概也就是因为这么一声,突然就听到女人的哭嚎声:“群哥~!”

    这一嗓子女声突兀的响起,本来就听说是女鬼,强大胆儿吓的一屁股墩儿坐在地上。他身后偷看的几个人也纷纷后退,嗞了一声,退后好几丈远。

    还有一个胆小的,直接窜回了屋。

    天灵灵地灵灵,看不见看不见!

    强大胆儿屏住呼吸,就在这紧张的氛围下,就听到跑步声:“群哥,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周群叫唤了无数声,惊醒了多少人啊,最后敢于出来的,还是他的媳妇儿,也只有他的媳妇儿姜芦,至于旁人,那么没有的。姜芦在家里睡觉,周群久久未归,她其实也不知道的。

    她这人睡觉有点沉。

    至于隔壁呼噜跟打雷一样的婆婆,那自然就睡得更死,这婆媳两个完全不晓得的。

    这等姜芦隐隐约约的听到声音,半个院子都起来了,一个个都趴在门上,白奋斗此时已经把门抵上了。生怕有什么妖魔鬼怪进来,姜芦迷迷糊糊的醒来,叫:“群哥,外面是出什么事儿了?”

    她问话当然没有人回答,她再次问了一句,仍是没有人。

    姜芦冷不丁想起来,周群出去上厕所,竟然还没回来,她这才急了,赶紧披着衣服冲出来,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我家群哥去外面上厕所,还没回来啊!”

    白奋斗:“外面闹鬼了。”

    “天老爷啊,这活了这么大的岁数,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儿。”

    “别说是你,我比你多活十岁,也没发现啊!”

    大家颤抖着还能唠嗑,一个个贴在门上,这种情况就是,又害怕,又好奇。

    这既是想看的,又是好怕被鬼抓,不过门口这一方天地,是人人都要争抢的。那咋不能争抢呢?听得更清楚啊。可是听了这话,姜芦一下子就不好了,真真儿的不好了。

    她男人,还在外面的啊。

    他家的周群啊。

    “周群……”

    “你别出声儿……”

    “怎么回事儿,在外面的是周群?”

    这下子大家可是惊了,闹鬼是晓得的,但是怎么个情况,那是不晓得的。

    反正就是闹鬼么!

    大家躲着看!

    可是可是,这怎么的……

    “周群,周群!”外面传来男人的叫声,李厨子认出来:“这是隔壁的大强喊的。”

    “他胆子大,肯定是出去了……”

    “你听他喊的是什么?是周群?”

    “对,他是喊周群,是不是周群撞鬼了啊。出事儿了吧?”

    这话一出来,大家齐刷刷的看向了姜芦,姜芦心里一突,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扒拉这些人,一个个拽:“滚开,都给我滚开!让开!我要去找周群……”

    王大妈:“你在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在……”

    “滚!”姜芦可不管她是不是为了自己好,高声一吼:“你给我滚!”

    她一把推开所有人,拿出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哗啦一下子拽开了大门,整个人飞快的窜出去:“周群啊……”

    今天晚上,周群这个名字的呼喊量是过高了。

    旁人看到这有点烟雾缭绕,鬼火点点,多少有点怕,但是姜芦不怕,飞快的向前奔跑,鞋子跑掉了,都浑不在意,她飞快的跑到厕所边,看到周群整个人躺在地上,她立刻扑上前,凄厉大喊:“周群!你不要丢下我啊!”

    姜芦仰天高声哭:“帮帮我,谁来帮帮我啊,老天爷你快来帮帮我的周群啊。”

    大家都在看热闹,谁也不动,当然也不仅仅是因为看热闹,最主要是,真的有点害怕。赵桂花也在人群里,她扫了几眼,没看到小儿子和小儿媳,她眼皮儿跳了一下,随即咳嗽了声,说:“要不,我们大家都出去看看?”

    她补充:“我们人多,人多力量大。不管是怎么样,应该都不至于有事儿的吧?”

    王大妈点头赞同:“对,大家都是邻居,就当做发扬一下互相帮助的精神,出去看看吧。”

    虽然她刚才被姜芦给吼了,但是到底是大局为重。

    他们院里的人出了事儿,她这个管院儿难辞其咎。

    既然赵桂花都说了大家一起出去,她是很赞同的,说:“我们这多人,不用怕。就算是真的有个什么不妥当的,难道还能对付得了我们这么多人?大家勇敢一点,我带个头儿!”

    她内心默默的哭泣,觉得这狗屁的管院儿,没法儿干了。

    再这么干下去,人就要干没了。

    这一天天的,大事儿小情儿的不断,她整天跟着操碎了心磨破了嘴,还要在这深更半夜闹鬼的日子里出去勇往直前,真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孽。这辈子要来干这个啊。

    其实同样的,赵桂花也格外的同情王大妈,大家都能往后退,就她不能。

    好巧哦,她也在想,王大妈上辈子是做了多少孽,这辈子才要给这些卧龙凤雏儿的奇葩来做管院儿啊。这可真是要人老命。

    她作为王大妈的老伙伴,还是很支持自己好朋友的工作的,她与王大妈手拉手,走在了最前,说:“我跟你一起,应该没事儿。”

    还别说,鬼火几乎都没有了……

    王大妈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两个大妈在前,像是勇士,紧随其后的是白老头白奋斗李厨子一干人等,再往后,则是苏大妈王香秀还有杨立新那些人……小孩子是不被允许出门的,所有的小孩子都不可以。

    不过总是有那欠儿蹬的,像是金来,这孩子趴在窗户上看了个全场,然后眼珠子一转,趿拉着拖鞋就往外跑,大人不许他们出去,那他去叫人啊。

    他飞快的冲到周家,咣咣砸窗:“周奶奶,你家周群出事儿了,快起来啊,再不起来就得吃席了啊!”

    倒霉孩子,当是如此。

    周大妈睡得格外的香甜,梦里啃猪肘子呢,远处传来吃席二字,啃得更快活了几分。

    “周奶奶,要吃席啦!周奶奶!”金来真是一个孜孜不倦的“好”孩子,他叽哇的一通叫唤,周大妈终于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骂道:“那个小兔崽子要死啊,敢扰我清梦,真是生孩子没□□儿的……”

    她骂骂咧咧的,再次展现了美妙的词语。

    金来:“你家周群见鬼了,大家都去看了,你还不去,赶不上了啊……”

    金来真不愧是金来,真是能戳人心窝子。

    周大妈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试探的叫了一句:“小群?”

    没人应。

    她又叫:“姜芦?”

    还是没人应。

    她脸色瞬间变白了,嗷的一声,爬起来就往外冲:“儿子啊……”

    周大妈就像是火烧屁股,飞快的就窜了出去,咣当一声,给门撞得晃了好几下。

    金来眼看着周大妈跑出去,得意的笑笑,冲着自家的方向招了招手,立刻又窜出来两个小孩儿,金来银来铜来三个小孩儿飞快的进了周家,眼看碗柜上还放着半碗汤,里面似乎是肉,他立刻来了一口。

    银来:“哥哥哥,还有我。”

    铜来:“还有我。”

    三个孩子把半碗汤分着喝了,一人还分到了一块多肉,嗯,一共四块儿,最后一块儿一人一口,谁都不吃亏。铜来砸吧嘴儿,说:“哥,这个是不是坏了?味道不咋地。”

    “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挑!”

    他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说:“这肯定没坏,就是这个味儿,你记得这几天院子里的臭味儿吗?这个东西本来就这么个味道。”

    他补充:“我都听说了,大补的。”

    “对对对。”

    金来又撒摸了一下,看到柜上还有一个馒头,抓了就跑,说:“赶紧走,别让他们回来堵着。”

    三个孩子飞快的跑出来,正好遇到庄志希,他站在院子中,几个人大眼瞪小眼。

    庄志希瞅了一眼,嗤笑一声,直接往外走。

    仿佛是出去看热闹了。

    银来赶紧问:“去他家不?”

    金来谨慎:“不去,他媳妇儿没出来。”

    他摆手:“撤!”

    三个孩子飞快的跑回家,一甩鞋子就窜上了床,分吃了这个馒头,嘿嘿嘿。

    庄志希勾了一下嘴角,出了院子,这个时候雾更是散了不少,就连鬼火的看不见了。大家都围在周群的身边,这个时候不仅仅是他们院子,就连其他院子都出来了。

    毕竟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嗯,差不多的道理,虽然害怕,但是既然有别人不怕,那么自己也是可以凑一局儿的!这不,很快就里三圈外三圈了。

    当然不怕的另外一个原因是鬼火都消失了。

    至于烟雾,好像也散开了不少呢。

    大家都围着,大家都不动,姜芦抱着周群哭的厉害,一旁哭的更厉害的,是周大妈。

    “大家帮忙,把人送医院啊……”

    姜芦哭哭啼啼,然而谁也不动。

    周大妈怒了:“你们这些该死的,还不赶紧点,你们都是我的小辈儿,竟然还敢袖手旁观。你们不肯帮我儿子,活该倒霉一辈子。一辈子都挣不到钱,断子绝孙!”

    这老太太为什么能人憎狗嫌呢,就是做人太恶毒了。

    你瞅瞅,这是人话?

    “你这老太太怎么还满嘴喷粪,有本事你别求人啊!”

    “就是,周大妈,别以为叫你一声周大妈你就倚老卖老,你算个屁啊你断子绝孙我都不会断子绝孙,你个老不死的老绝户!有本事你让你儿子开除我啊!你儿子不是要做领导?”

    “对啊,整天吹嘘要做领导呢。周副厂长嘛。”

    “你家没孩子就是因为你这么恶毒,活该!”

    “就是就是!”

    本来大家只是有七分不想帮忙,要是真的跟苏大妈一样,遇到这种事儿哭哭啼啼卖点惨。再恶心,也是有人帮忙的,可是周大妈不肯干,上来就骂人,而且是骂人断子绝孙,这谁能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