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66章 传奇一夜
    因为周李氏的作死,周群和姜芦是完全没人管的,周李氏站在院子里嗷嗷叫骂:“你们这些个丧良心的,缺德玩意儿……你们不帮我家就不得好死……啊!”

    一盆洗脚水泼了出来,赵桂花可不惯着她,怎么的?

    我是你爹还是你娘啊!

    惯着你?

    不要做梦了。

    赵桂花毫不客气的泼水,回骂:“你再嘴臭,别说我扇你!”

    这个时候明美终于打着哈切出来,她捏着拳头说:“揍谁?我来!这种事儿我能代劳!”

    周李氏吞咽了一下口水,虚张声势:“别以为人多我就怕你们!”

    她虚晃着吼了一声,转头儿就冲着白家喊:“白老头,白奋斗,你们两个倒霉东西还不赶紧给我出来帮忙,大老爷们的不懂得邻里之间应该互相帮助吗?怪不得白奋斗你娶不到媳妇儿,你这种好吃懒做,心地一点也不善良的狗东西,活该打光棍儿。白老头,白老头你也出来,你个该死的老东西……啊!”

    不就泼水吗?

    他们白家也会!

    白老头的洗脚水,也是毫不犹豫的就泼给了嘴臭大娘。

    白奋斗挥舞拳头,气势汹汹:“妈的,我没去找你们家,你还敢来?我告诉你,你家周群冤枉我秀姐的事儿,这事儿可没个完。你们要是不在整条街挨家挨户给我解释清楚。我他妈见你儿子一次打他一次。还有你个老不死的!你还敢骂我爹……”

    他瞬间出拳头,咣的一下子,直接就给了周大妈一个黑眼圈。

    周大妈:“……啊!”

    她摔倒在地,捂着眼睛。

    “再他妈嘴臭,我就打死你!”

    周大妈受到重创,大叫:“杀人啦!!!”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擦亮了,大家其实也都没睡了,不过谁也不出来看她。看个屁啊,这种缺德的老太太,活该挨揍,打死拉倒。反正,又不是他们打的。白奋斗是暴躁了点,但是未尝不是为民除害!

    周李氏嗷嗷的叫了几声,眼看没人管,她直接扭着屁股咣咣的砸王大妈家的门:“王大妈,你是管院儿,你可得管管,你看看白奋斗这个狗东西,一点也不知道尊老爱幼,你可得批评他,赶走他……啊!”

    王大妈,也会泼洗脚水的。

    她指着周李氏的鼻子骂:“给我滚,不然我就不客气了。你信不信我把你另外一边眼也打成乌眼青。”

    周李氏踉跄着后退几步,突然间就嚎哭起来,“天啊,没有天理了……啊!”

    现在她不管说什么,最后一个词儿的结尾几乎都是“啊”,你不是愿意嚎叫吗?大家也不吝啬泼点脏水的。

    后院儿的二狗子有起床气,刚才看热闹都没去,听到这老太太在院子里咋咋呼呼,直接起来就把昨天的刷锅水泼出去了:“滚!”

    他高声一吼,周李氏哆哆嗦嗦的,哭丧着脸,猫到了一边儿。这个时候她才真的发现,自己是犯了众怒的。好像人人都厌恶她,都恨不得揍她。

    她吞咽了一下口水,心里有点怕了,想到儿子和儿媳还躺在外面呢,她不敢在院子里闹了。

    以往闹是有用的,她就觉得这是无往不利的。但是现在看来才晓得,好像一点用也没有,今次,是彻彻底底的栽了,没有一个人惯着她。

    也没有一个人由着她的性子。

    她踉跄着赶紧往外走,她一走,就听到好几声议论。

    “呸,一家子丧尽天良的,还指望别人帮忙,谁是瞎了眼才要帮他们家。”

    “他们家不要脸,我们还要呢,跟这样的人有来往,说出去都丢人。”

    “你瞅瞅她那张臭嘴,不知道是吃了多少粪才能喷出那么难听的话。”

    “以后离他家远点吧,恶心死了。”

    “就是……”

    “哎不是,你们说周群真的有那种爱好……”

    “那谁好说呢,我觉得这事儿是真的,不然怎么就他遇到这种事儿了,那酒蒙子都敢发毒誓见鬼了,他肯定不能撒谎啊……”

    “妈的,越想越恶心,这狗东西是一点也不懂尊师重道,连师母都下得去手……”

    “哎不是哈,我刚才一直在想,杏花姨是什么人……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儿,刚才我就突然想起来了,是不是以前食堂那个胡杏花啊?高高大个儿,眼睛不大,挺风-骚,专门找小伙子唠嗑儿,还捏人家屁-股那个?”

    “唉我去,还别说,真不好说啊!她男人是厂里负责考级的邹师傅,他们两口子不是都把工作让给儿子了?”

    “这要是从年纪上说,保不齐是她。”

    “这他娘的都什么事儿……”

    这个时候还没有“社死”这个名词儿,如果有,那么这条街的第一号人物,非周群莫属。

    这位仁兄托了酒蒙子的福,那点粑粑事儿已经被倒了个一干二净。

    其实,周群真的不是只搞定老大姐,年轻的他更喜欢。但是吧,他早些年为了个人的前途,找的都是岁数大的,基本上都是他老娘这个年纪了。

    没办法,这想走后院儿枕边风路线,可不是就只能找岁数大的。

    他倒是喜欢年轻的,但是年轻的没用啊。

    就说厂里的老师傅,级别高的,哪个岁数小了?还有那些有点小权利的,也大多都是有点年纪的。他们的后院儿,那就不可能年轻了。

    所以周群这不落了这个么名声。

    虽说现在周群也找了些年轻的,但是既然是“女鬼”,那肯定是死了的啊,年纪轻轻的又不会死,所以他揣测的都是早些年跟自己有染的那些岁数大的。

    这下子,他这名声,就更加不堪了。

    社死,妥妥的社死。

    而要说周群社死了,全院儿最高兴的是谁。你说是庄志希和明美夫妻?还真不是,最高兴的,当属白奋斗。

    虽然他心爱的秀姐被诋毁了一句,但是白奋斗还是高兴的不得了,他可以说是最最最最,最高兴!从小到大,他们这些差不多年纪的孩子都被比来比去。

    这些孩子里,李芳是女孩儿,庄志远比他们小三岁。

    至于庄志希就更小了,这货整整比他小了十岁呢。

    他跟苏小子周群三个是最容易被放在一起比的。他那个时候就跟苏小子玩的最好,不为别的,就是周群太烦人了,什么都显着有他。大家一提到周群,就说这小子如何如何的懂事,让人十分的不愉快。

    再后来,他们都进了厂,周群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往上升,他几乎是卡着工龄一级一级的往上升,一点时间都没浪费的。反倒是他跟苏小子走的慢吞吞。

    那个时候大家都长大了开始比工作了,庄志远虽然比他们小三岁,但是庄志远没进厂。新来的小学徒杨立新还只是个学徒。苏小子也走了,总之就是他白奋斗和周群的对决了。

    这些年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白奋斗其实一直是被周群压着的,这下子好了,这下好了啊,他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你周群,总算是翻车了。

    彻彻底底的翻了大车了。

    他高兴的哈哈大笑,说:“真是恶人自有天收,你瞅瞅,你瞅瞅周群这不是就遭了报应了?爸,咱喝一杯?”

    他十分开怀,简直比过年还高兴。

    他说:“你觉得,我去买一串鞭炮放一放怎么样?”

    白老头睨他:“你浪费这个钱干啥?钱多了烧的?买肉吃不香吗?”

    白奋斗:“嗐,我这不是看到周群翻车了吗?夜路走的多了,总算是遇到鬼了。哈哈哈哈……嘎!”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虽然他很高兴,但是这个时候突然又害怕起来。他压低声音,说:“老爷子哎,您说这个事儿……他真是见鬼了?”

    他挠挠头,他没读过什么书,不懂什么科学,反正打从心眼儿里,他是相信有鬼的。

    不过虽然相信,还是忍不住想问问自家老爹。

    这个时候就体会出家里还有个老爷子的好处了,老人家嘛,见多识广。

    他说:“这要是真的有鬼,咱们以后咋上厕所啊!”

    白老头也有点害怕,不过他平定了一下心神,说:“莫慌,我觉得,这个事儿应该问题不大。”他不知道是安慰白奋斗还是安慰自己,说:“你想,你仔细想想酒蒙子的话……酒蒙子说的是什么?”

    “师娘……”

    白老头儿翻白眼:“你别给我想那个,我说的不是那个,我说的是,酒蒙子说的是,女鬼是专门找白奋斗的。既然是专门找白奋斗的,那肯定跟我们没关系啊。”

    他用力说:“肯定不会找我们的,冤有头债有主。就算有鬼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啊。”

    白奋斗匆忙点头,说:“有道理有道理。”

    不过……他挠头:“哎,我这晚上,还真是不敢上厕所了。”

    白老头:“难道我敢?”

    白奋斗:“那话不是这么说的,我觉得吧,你去了女鬼也不找你,女鬼喜欢年轻的,你看周群不是就年轻?”

    白老头:“这个小混蛋,自己一个人要占着那么多女人,要不说我这样的好老头儿都打着光棍呢,他娶了年轻的,还要占着年岁大的。真是多吃多占,丧尽天良!”

    “可不是……还要冤枉秀姐的清白,就他那个审美,他怎么都不可能跟秀姐搞上的,就这还要诬赖秀姐一把。我看啊,他肯定是故意的,他就是听到酒蒙子在呢。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恶心我。对,他这么说肯定是为了恶心我!”

    白奋斗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竟然给这事儿圆上了。

    倒是白老头不怎么赞成这个说法,他蹙眉:“我看王香秀这个事儿……”

    “她肯定是被冤枉!”

    “我觉得不是。”

    “是!”

    “哎不是,你是爹还是我是爹,反了你了是吧?你为了一个女人敢跟我顶嘴……”

    爷俩儿呼啦呼啦的吵了起来,而他们话题中的当事人王香秀,王香秀正坐在炕上,一脸愁容。

    “妈,你说怎么办啊?”

    苏大妈看了王香秀一样,心里骂她做事情不谨慎,但是面儿上却柔声安慰:“你别怕,这个事儿也不是什么难事儿,我看啊,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那些老娘们身上,倒是未见得会全然的相信你也是其中之一。你就咬准了自己无辜,捉贼拿赃,大家又不是直接抓到了你,你怕什么的?到时候实在不行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她压低了声音,说:“自杀你总会吧?”

    她意味深长:“只要白奋斗在,肯定会拦着你的。你要做出一种十分冤枉十分委屈的姿态。”

    王香秀想了想,点头:“我晓得了。”

    她这边有了主意,总算是定下了几分心神,骂道:“周群这个混蛋,没想到他背地里玩的这么花花,想一想我就恶心,怪不得才三秒,肯定是早些年跟那些大妈在一起,搞坏了的。”

    苏大妈:“你小声点。”

    她看向了另一侧睡着的三兄弟,见他们睡得很熟,放下心来。

    她说:“我就觉得这事儿不对。”

    “嗯?”王香秀不懂。

    苏大妈:“好端端的,怎么就见鬼了,虽说咱们那边公厕是有点闹鬼的传言,但是也就是传言,可没闹这么大过……今天也太吓人了。”

    王香秀:“还不是周群做人太恶毒……怎么对老娘们下得去手……”

    她想一想就要吐了,自己还跟这种人搅合在一起,真他娘的晦气,这钱挣的晦气!

    “我不是说闹鬼。”苏大妈多精明的人,她立刻就反应过来另一桩事儿了,她说:“我说的不是闹鬼,闹鬼这个,倒是不怎么关我们的事儿。我说的是周群说的这些人,他师娘,还有杏花姨……要说这个杏花姨,我倒是想到是谁了,有可能是当年考级的邹师傅他老婆……”

    她当年,还挣过邹师傅的钱呢。

    不过邹师傅是个铁公鸡,给的极少,她只接触过一次。

    她蹙紧了眉,说:“你没发现吗?这两个人,都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

    王香秀:“岁数大?”

    苏大妈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觉得王香秀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怎么一点脑子也没有。她这个婆婆,都带不动了。

    她说:“什么岁数大,你别往那方面想。你再仔细想。”

    王香秀摇头,想不到。

    苏大妈叹了一口气,说:“你这脑子,你仔细想,他们是不是都有一个有点能耐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是不是都能帮得上周群?”

    她说:“虽说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但是你听那个话茬儿,大婶子大嫂子什么的,这一听都是年纪大。可是年纪大了,也代表他们的男人或许都有点小身份了。我就说周群的师傅怎么那么大公无私,真是把压箱点儿的东西都教给他。他考级也顺利的不得了,原来根源子啊这里,在这里啊……”

    王香秀恍然大悟,说:“妈,你的意思是,其中有交易?”

    苏大妈微微点头,她呸了一声,说:“这狗东西,是走了女人的路子往上爬啊。”

    王香秀:“下作!”

    又想了想,补充:“小人!”

    再次补充:“他就是个吃软饭的怂蛋!”

    怪不得三秒!

    就是年轻的时候糟践的太狠了!

    活该!

    王香秀骂骂咧咧,苏大妈倒是感叹说:“软饭吃的香啊……”

    王香秀一怔,说:“那倒也是,周群不过就是陪老女人睡觉而已,那得到的可太多了。他现在是电工七级,工资九十多,咱们厂里,他是最年轻的七级工了。电工工资又比别的高,如果不是有老女人帮衬,他哪里有这个好前途……挣这么多钱,吃香的喝辣的都不为过。”

    苏大妈点头,“是这么个道理。”

    两婆媳说着小话儿,丝毫没有发现,他们的小孙子铜来已经醒了,他闭着眼睛装睡,悄悄的在心里种下了一个种子……

    上辈子的潇洒男公关,在小小年纪就觉醒了靠女人能够吃香的喝辣的神奇血脉……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一个好腰子了。

    苏家的夜话仍在继续,旁的人家也大多如此。

    有的人家比较精明,就跟苏大妈差不多,已经猜想到了其中的一丁点关联,还有的就是单纯作为一个桃色新闻来看了,更是要感叹一下周群的爱好真特别。

    还要讨论一下王香秀是否牵扯其中。

    总之,不是他们院儿,而是这条街,这条街都洋溢着一股子八卦的气息。

    别加都是如此,庄家也不例外。

    庄老蔫儿再次的叮嘱:“老伴儿啊,以后你可得离周群那个小兔崽子远点。这货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咱可别吃亏。这小子专门盯着老大姐啊!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第一次看到爱好这么特别的人,见识了,真是长见识了。”

    赵桂花瞪了庄老蔫儿一眼,骂道:“你是个猪吗?什么爱好特别,他要是爱好特别能找王香秀?”

    王香秀虽然长得不算是他们院子里最好看的,但是身段儿是最好的,周群绝不是喜欢年纪大的。

    她说:“你用用脑子好吗?他哪里是喜欢年纪大的那一口儿,他喜欢的是人家男人背后的权利啊。”

    今天这个事儿,是上辈子没有的,周群被拆穿这个终极社死场面,上辈子也没有发生过。上辈子周群并没有被拆穿西洋镜,她是记得的,周群一直在厂子里混的不错,过一年多还当上了电工组的组长,再后来还又往上升了一级,算是厂里的小领导了。虽然后来厂子经历了下岗潮,但是作为小领导,周群电工级别高,又有好名声,所以没有直接下岗,被安置到机关单位了。

    最后退休,小日子过的相当如鱼得水。

    不过这辈子,很显然事情不可能跟上辈子一样了。

    赵桂花:“我就说他怎么一路运气都这么好,果然是秋裤套棉裤。”

    梁美芬:“啥意思?”

    赵桂花觉得这儿媳妇儿真是脑子不灵光,她说:“必然有缘故啊。”

    梁美芬:“……”

    她挠挠头,觉得自己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她结巴问:“妈,你的意思是,周群跟这些老娘们好,是为了往上爬?”

    她听一听,都觉得不寒而栗啊。

    这他妈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赵桂花点头:“那肯定的啊。”

    她冷笑一声,说:“二傻子才会以为他喜欢年纪大的呢,他这分明是为了前途和钱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