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第67章 保卫科出动
    庄志希一大早的来到厂子,刚走到大门口,就被拦住了。

    保卫科张三儿拽住了庄志希,眼睛亮晶晶的简直像是有星星,他说:“小庄医生,听说你们巷子厕所闹鬼了?”

    庄志希嘴角抽了一下,我到底要解释多少次,我不是医生。

    他笑了笑,说:“这个事儿,我不太清楚,我睡得沉,你问问旁人吧。”

    别看平时八卦可是不少,但是庄志希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如果他说的多了,落得一个宣传封建迷信就不好了。他补充:“闹不闹鬼我不晓得,不过今早出门的时候,白奋斗和周群还在那儿互殴呢。”

    张三:“神马!!!”

    他赶紧问:“互殴?为了啥啊?是为了女人吗?我怎么听说王香秀也牵扯进去了?啧啧,这事儿闹得你说。”

    庄志希:“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如,你问问别人?我还要去宣传科,就先不跟你说了。”

    “别介啊,你跟我说说啊,我不告诉别人。”

    庄志希:我信你奶奶个腿儿啊。

    他心里腹诽,面上还笑着说:“我真忙,哎对了,我依稀听到周群早上还在叫着要找街道,不过我看这事儿只找街道也不太成吧?事儿不该是咱们保卫科参与吗?街道他们处理一些家长里短和鸡毛蒜皮还行,这种事儿,总觉得未见得能行。再说了,街道虽说是管着我们那一片儿,但是他们又都是有工作单位的。哪有不找单位的,估计街道也可能推给厂里吧?哎,说不好,谁知道最后是谁来处理……”

    庄志希感慨了一句。

    他笑着说:“咱们保卫科最近不忙啊?你都能来这儿堵我听八卦了。”

    张三儿一拍大腿,说:“啊!这个事儿,该是咱们厂保卫科管啊!周群怎么能找街道,你们大院儿可都是厂里的人。他周群和白奋斗也是厂里的人,怎么能找外人来处理?这不是没把我们保卫科放在眼里?我去跟我们头儿说!这个事儿,我们得管啊。”

    他可不是为了什么八卦,八卦什么的,没那事儿!

    庄志希意味深长的笑了出来,随即又露出一抹沉思的样子,即刻点头说:“有点道理啊,厂里管确实比街道管更好。不行的话联合调查也行啊。不然人家调查清楚了直接通知厂里,厂里显得多被动。毕竟他们都是厂里人。”

    “可不是!”

    张三一下子来了精神,说:“我去找领导。”

    庄志希笑着说:“那说不定到时候你比我知道的还详细了,下一次就是我跟你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张三儿:“嗐,我打听消息的功力可比你强。”

    庄志希笑骂:“你就吹吧,我先上楼了。”

    庄志希并不纠缠,很快的就来到宣传科,他最近都在忙活这个,几个小品已经定下来了,但是虽然定下来了,却又要准备一些道具。像是《白毛女》,布景就要准备一些;还有《小二黑结婚》,就得准备一些背景,他们初步定还是要搞一个田园画做背景的。

    他们人不多,又要排演又要准备道具,一人都当成两个人用了。

    庄志希咚咚上楼,一进屋子,就看到已经来了几个人了,其中一个大姐刷的抬头,赶紧问:“小庄,听说你们那片儿闹鬼啦?”

    嗞!

    你瞅瞅,这消息传的多快!

    庄志希:“你们怎么一个个这么灵通啊。”

    他笑着调侃了一句,宋主任这个时候都进门了,他接话儿:“我今早还没进场,走到厂门口都听到有人议论了。怎么的?听说跟电工组的周群有点关系?”

    庄志希:“……这话,我没法儿说啊。”

    他双手合十,说:“诸位大哥大姐等一等,周群已经决定找保卫科了,你们肯定就能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了。说实话,昨晚怎么样的,我压根就不是很清楚,开始我都没敢出门的。你们也晓得,我这样英俊的小伙子,总是要多注意一点的。”

    “噗!你这脸皮怎么这么厚啊。”

    “可不是。”

    “哎不是,你别藏着掖着,你看大家都在一起工作,多少说一点呗。”

    大家七嘴八舌的催促起来,其实有时候啊,真不是庄志希嘴碎,而是这是人际交往的一种手段,这个年头儿可不是各扫门前雪,但凡是有一点事儿,都是传的沸沸扬扬的。

    大家都说,就你不说,那反而是不容易融入环境。

    有时候一起说个秘密说个八卦,反而会容易融入一个新环境。

    当然过犹不及,有些话不能说,说了反而让人看不起,所以庄志希推诿了一下之后才捡着能说的说:“我不知道是不是闹鬼,他们都是这么叫着的,我开始都没想起来看。不过后来姜芦说外面是周群,冲了出去,我们不放心才大胆跟着一起出去看看的。”

    “那……真的有鬼吗?”

    “你竟是胡说,这世上哪有鬼。”

    “你们别说话,听小庄说。”宋主任也瞪大了眼,他斥责了一下,催促庄志希:“你来说。”

    庄志希:“我是没见到什么鬼,就是雾有点大,具体的不清楚啊,反正周群是吓的拉裤子了。”

    “卧槽!”

    “哎妈呀恶心。”

    “这是不是四九城爷们啊,怎么这么怂包蛋啊。”

    庄志希继续说:“后来周群他妈不想出钱送人去医院,我们就散伙儿回家了。不过今天早上,周群和白奋斗又干起来了,我出门的时候,还打着呢。”

    “他们这是干啥?他俩又是为啥打起来啊?”

    庄志希:“一言不合吧,毕竟大家火气都很大。”

    “啥一言不合啊,你肯定知道,说说呗,你看你这小子,说一半儿留一半儿的。”

    庄志希苦笑:“有些话。不好说啊,涉及到别的女同志了,我要是说了,不跟长嘴婆子一样了?你们别急,我估摸着保卫科要过去的,到时候消息可比我全乎,我其实也一知半解呢,就怕说错了给人名声造成不好的影响。”

    “别介啊……你……”

    宋主任:“行了,别为难小庄了,大家赶紧干活儿吧。孰轻孰重总是知道的,那些八卦都是小事儿。我们还要抓紧搞劳动节的事情。对了,老黄,背景可以开始准备了。”

    老黄点头:“我知道,但是我一个人忙不过来。”

    宋主任立刻看向了其他人,被他视线看到的人迅速的别开视线,不跟宋主任对视。

    宋主任:“小李,你跟着老黄……”

    小李苦哈哈,说:“主任,我这边有三个节目,练节目都忙不过来,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您看……”

    宋主任想了一下:“那确实不行,小王,你去吧。”

    小王也不乐意,她撇嘴说:“我这边也有两个节目呢,这个小二黑里大段的台词,我都背不住呢……”

    宋主任:“那……”

    大家飞快的闪躲,反正都是不怎么想去了。

    这表演给大家看,还能露个面儿,体面的很。可是这做背景这种幕后工作,吃力不讨好。老黄为人也有点刻板古怪,大家自然不想与他一起。

    宋主任何尝不知道这个,他愁的叹了一口气,视线落在庄志希的身上,眼睛一亮,说:“小庄,你昨天不就过来准备布景了?我看你也是有点经验的,正好了,你配合老黄把小品背景画一下。”

    庄志希还没搭话,就听小李说:“对对对,我看小庄可以的。”

    小王也是点头附和:“对啊,小庄主要是主持和大合唱,这都不用怎么背词儿,他帮忙合适的。”

    “我看也是。”

    “我觉得也是。”

    大家真是有志一同的都觉得,庄志希去很好。

    其实谁去谁不去的,只要不是自己跟老黄搭档,别人谁去都好。

    随他!

    大家都这么说,庄志希倒是也不推辞了,只是说:“我行的,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嘛。不过我没有画画的老经验,只在学校画过板报,可以吗?”

    “那有啥不可以?你已经算是很懂了。”宋主任坚定:“不少人连板报都没画过,还不如你呢。行,这事儿就你了。”

    庄志希笑着说:“既然领导安排了,那行,我过去。黄叔,有什么您说话,只要您不嫌弃我手笨,我给您打下手。”

    老黄脸色木木的,说:“是个人就行。”

    庄志希:“……”

    他笑了笑。

    其实他不算是很精通,但是上学的时候也做过板报的,所以到底还算是会一点。做主力恐怕不成,但是打下手儿还成。老黄是他们宣传科唯一一个会画画会做道具的,庄志希跟着他干也成。

    老黄是主力,今年快五十了,说话硬邦邦:“行了,你跟我走,咱们找个大一点的地方。”

    庄志希:“成。”

    他跟在老黄的身后,跟个小太监似的。

    “黄老师,您看咱们还需要什么,我去准备一下。”庄志希在一点上相当的明确,他只是来帮忙的,并不是宣传科的正式员工。所以也不会专门的越俎代庖,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多听多看多学多干,少发表意见。

    这就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发表意见的年代。

    而且吧,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跟着老黄学一学,他可不是屁颠儿屁颠儿的,虽然现在人人都觉得这玩意儿没用,不乐意去老黄哪里打下手儿,但是庄志希是乐意的。

    他的观点是,学一点是一点。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用得上了呢。

    总之学点东西肯定不吃亏。

    他乐颠颠的跟着老黄走了,老黄看他高兴的样子,诧异的扬眉,要知道现在这写写画画的事儿可都是不太好的。知识分子都不受重视了,庄志希能保持这种态度,还是很难得的。

    他原本觉得这个小庄有点油滑,但是看他热情洋溢的,他又觉得,还是年轻张扬一些,倒不是真的油滑老道。真是油滑老道的话,就不至于眼看别人都不乐意来,还屁颠儿的傻乐呵。

    俩人一起去空仓库做背景,老黄睨他一眼:“人都不爱来,就你蠢。”

    这一次过来帮忙的不止是庄志希一个人,但是有的人就眼神闪躲,人都要缩在□□里了,倒是庄志希本来就是个大高个儿,还出条条的站在那里,一点也不回绝。

    庄志希笑着说:“反正我都是来帮忙的,干什么都一样。再说了,与其跟他们一起练大合唱,我倒是觉得在您这里多帮忙挺好的。我还能偷师呢,咱厂里说不知道您画画特别好。”

    这话不假,厂里的所有板报,这些年几乎都是老黄一手包办的。

    他不管是字还是画,都相当不错了。

    是不是那种书画大家,庄志希是不知道,应该不是的。

    但是他们普通老百姓,也不会鉴赏是不是什么惊世之作,他们看着觉得特别“真”,那就很好了。毕竟能做到很真,又有几个呢。庄志希笑着凑过去,说:“您有什么尽管指挥我,我也见识见识。”

    老黄:“那成,不过咱们先做一个窗户。”

    庄志希:“哎?”

    老黄:“杨白劳他们家得有个窗户,才显得真实,外面飘雪那种。”

    庄志希其实不怎么会搞,但是他双手一摊,说:“我听您的,您就吩咐吧!”

    老黄瞅了庄志希一眼,点头:“行,走,我给你讲讲。”

    庄志希这人吧,在同龄人里不一定还是人缘儿最好的,但是这哥们是相当受老师喜欢的,为什么呢?好学啊!认真啊!诚恳啊!不懂就问啊!

    反正这些都是很能戳到老师的点的。

    庄志希喜上学的时候就跟老师处的好,现在跟老黄也很快的就打成一壶儿,旁人都觉得老黄这人刻板说话不留情,不可以靠边儿。庄志希反而不怕他,一来一回的,倒是聊得不错。

    老黄拍着他的肩膀说:“你小子不错,学东西快。”

    庄志希乐呵呵的,说:“这也是您教的好。”

    两人忙活的很,哦不,是整个宣传科都在忙活,宋主任骂骂咧咧:“这个白老头怎么回事儿,他演杨白劳呢,怎么还敢不到场排练。”

    “我去问过了,他没请假,不过他们院儿今天好多人没来。”

    宋主任后知后觉的想到,哦豁,闹鬼那事儿!

    他说:“这是什么事儿都赶在一起了,行了你们先练着,我去保卫科看看。”

    好么。

    原来这人也是好奇的不得了的。

    他快速下楼,小王笑着说:“主任,您得到第一手消息,可得赶紧告诉我们啊!”

    宋主任严肃:“什么得到第一手消息,我这是去看一看白老头为什么无辜旷工,哪里是去管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儿的?你们都给我好好的排练,不要总是嬉皮笑脸的,我们要严肃。”

    “好的好的。”

    大家一个个还是嬉皮笑脸,宋主任很快的下楼。

    果然,等他来到保卫科,发现已经一大半人都不在了,他咳嗽一声,说:“你们科长呢?”

    王二麻子立刻上前:“宋主任,我们科长领人出去办事儿了,咱们厂职工涉及了一些封建迷信,咱们保卫科是义不容辞,当仁不让的。”

    宋主任一听,点头说:“哎呀,我找你们科长问点事儿,你说这……得,你告诉我哪个院子吧,我直接过去。”

    王二麻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打听这个,然后去看热闹。

    他赶紧说:“是杏花里。杏花里四十四号院儿,您直接去那边找去就成!”

    “好。”

    宋主任匆匆出门,立刻奔着那头儿过去了。

    王二麻子羡慕的说:“又一个去看热闹的,我还得上班,唉。”

    宋主任行色匆匆,刚出厂子就遇到了骑着自行车出来的张副厂长,张副厂长:“老宋你这是?”

    宋主任咳嗽一声,正义凛然的说;“我们宣传科最近为了五一劳动节忙得很,这不是借调了几个职工过来帮忙?其中演杨白劳那个今天没上工也就算了,竟然连假都不请,我过去看看是什么个情况。我这白毛女可等不及啊。”

    张副厂长嘴角抽了一下,心说你就直接说你想去看热闹得了,还找这么多借口,啧,不老实,真是一点也不老实。

    不过他的官话儿也是张口就来的,说:“你看,我们这都是全心全意为了厂子鞠躬尽瘁,我这也不是?今天厂子好多人无故旷工,听说又牵扯了一些是非,保卫科都过去了。我这作为主管的副厂长,可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发展下去,并且一无所知。我也得过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如果厂长和厂里其他领导询问起来,我也能给解释个清楚。这最怕的就是传话儿,那可是再好的话都要说个细碎的。”

    “对对对。”

    两个人对视一眼,嗯,彼此都是很懂对方的人。

    俩人一起骑车就奔着大院儿来了。

    而此时,杏花里四十四号院儿,也就是庄家他们所在的这个院儿,真是好些个人都没上班,倒不是无故旷工,而是昨晚没休息好,早上难免慢了几分。

    要是紧赶慢赶的往前跑着走,倒是也能卡点到厂子。

    可是大家都没有这个精神头,再加上,保卫科竟然来了。

    是的,保卫科来了。

    这不,正好就顺势让大家先别走。事情总是要调查的。

    不得不说,周群和白奋斗真是勇士中的勇士啊,两个人愣是你来我往,忽忽悠悠的打到了保卫科到场,竟然还没散伙儿,两个人身受重伤。

    周群被打的皮青脸肿,身上散发着一股子若有似无的臭味儿。

    至于白奋斗,在跟周群的拳脚对抗中,他是绝对的胜者,胜者为王那种胜者。但是架不住周群还有两个帮手,一个老太太,一个小媳妇儿,两个人使出了失传已久的九阴白骨爪,生生的直接给他挠成了土豆丝儿。

    保卫科刘科长一看,赶紧说:“拉开拉开,赶紧给人拉开,你们说这都是什么事儿,你们两个大老爷们这是闹什么?”

    保卫科一到,讲真,就连周群都慌了,比他更慌的周李氏。

    周李氏,她跟保卫科不对付,是有阴影的啊。

    人家保卫科还没问她什么呢,她就一屁股墩儿坐在地上,一副死了爹的样儿。

    当然了,她这个年纪,死了也是正常的。

    倒是白奋斗嘚瑟起来了,为啥?他自己就是保卫科的人啊,他是知道他们科长的,虽然人一张黑面神的脸,但是还是很护犊子的,自己人帮着自己人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前夫他总是气我〕〔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