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肥妻有点辣〕〔老子就是要当皇帝〕〔万象剑尊〕〔娱乐圈幕后大神〕〔春风1991〕〔老公过来让我吸点〕〔签到荒古圣体,从〕〔我纹身大哥吊打阴〕〔拿废物剧本的我超〕〔成为女帝夫君的我〕〔派出所里的小捕快〕〔重生后,成为疯批〕〔宠妃天下苏南衣云〕〔我只是个军师言冰〕〔农家后娘巧种田〕〔镇龙廷〕〔权宠娇娘〕〔毒医狂妃不讲武德〕〔剑仙她以理服人〕〔诸天从焚决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辉煌图卷 第三章 拔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这个世道,寻常人家要省蜡烛,省灯油,加上白天一天的辛劳,晚上都不会点多长时间灯火,如果半夜要起来上茅厕的话,往往是摸黑去。

    但在这个宅院里面,各处檐角下挂着的灯笼,屋子里面点亮的煤油灯,把里里外外都照的像是黄昏时一样。

    关洛阳已经绕这个宅院走了一圈,换了八个不同的位置观察,对整个宅院的布局都做到心中有数。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嗅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味道。

    “外松内紧,看起来懒散,其实都是精锐啊。这种人不可能是普通土财主能够培养出来的吧?”

    三城七乡之间开烟馆的被他杀得干干净净,大的进货商没了,流到这里的烟土自然少了很多,可惜他只有一人,有些不怕死的想私下里弄些烟土交易,他也实在管不了那么周全。

    而这一伙人昨天到了淀城之后,就反其道而行之,吹吹打打的开了烟馆,招摇过市,似乎生怕他这个青面鬼听不到消息。

    “所以是专门引我上钩啊……那,也就意味着满宅子都是被认为有资格伏杀我,做惯了这种事的人吧……”

    关洛阳眯着眼睛,构思着动手的步骤,眼神在走廊里那两个值守的人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这两个人身上都背了枪。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关洛阳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枪械了,当初刺杀河阳县令的时候,遇到那些火枪的攻击,着实让他心惊肉跳了好一阵子。

    首发

    毕竟一个在二十一世纪那最安全的国度成长起来的人,对枪械这种东西,几乎没有直接接触的机会,却又总是能听到各种关于威力的描述,不免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敬畏。

    以至于田公雨都觉得他反应过激到不能理解的程度,给他说了这样一段话。

    “洋枪确实很威猛,比一般人的刀子拳头厉害的多,不如说从更早的时候,鸟铳应用于军中开始,就有很多人觉得拳师应该要被淘汰掉了。

    但实际上,就算到了今天,该用刀子还是用刀,杀人的终究是人,你也不要把这些洋枪当成妖魔一样来看待。

    当年我在战场上打听过,洋人之间打仗的时候,如果是互相都有掩体的话,几百发子弹也不一定能打死一个人。义和团打八国联军的时候,不靠掩体,直接冲锋,一场战役下来,杀伤人数和消耗掉的弹药数量,也往往是一比一百以上。

    那些号称八国精锐的家伙,举枪打兔子都不一定打得中,你难道觉得自己跟我练了好几年,比兔子还不如吗?”

    只靠这一番话,当然不可能直接抹掉关洛阳心中的恐惧。

    但后来他自己在多次实践之中,已经能够非常冷静的对待这些枪械,带枪在身的地主劣绅,也没办法挡他一刀。

    然而这些人身上背的枪,跟他这几年行刺所见的又大有不同,从形制上来看,似乎已经有点像是从前在影视剧里看的那些二战时期的步枪了。

    必须要更加重视一些。

    嗯,这回就不走直捣中宫的路子,先铲除了这些有重大威胁的枪手,最后再杀领头的。

    呼!!!

    关洛阳那把刀别在腰带上,双手在墙头上一搭,整个身子已跳过墙的高度,双腿在墙上一蹬,整个人像一只迅猛的大猫,越过了五六米的距离,窜入走廊之中。

    正在来回巡逻的两个清兵,都是黑马褂紧身长裤的装束,这个时候刚好错身而过,向不同方向迈步。

    左边那个清兵只觉眼侧一花,脑子里忽然砰了一下。

    关洛阳脚步落地的声音,和拳头击打在此人太阳穴上的声音,同时响起,成为这个清兵生命之中听到的最后一响。

    右边那个清兵听到身后异响,转身看去,只见同伴身体歪斜,即将摔倒。

    地上一条影子一伏一起,就已经来到他面前,青色的面具在他眼中猛然放大,几乎撞到了他的鼻梁。

    喀!

    关洛阳一拳击断了这人的脖子,任由两具尸体先后倒地。

    沉闷的声音即将引来其他巡逻的人。

    穿越过来整整六年的时间,关洛阳也迷茫过,犹豫过。

    他用前三年的见闻,看着城里乡下那些人努力的活,又无力的死,看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破家灭财,瘦的像萎缩骷髅一样的烟鬼,躺在墙根底下,道路两边,无人收埋,才想清楚了自己要做些什么。

    那些肆无忌惮的压榨着劳力血泪,欺凌百姓弱女,践踏着人命的东西,无论是领头的还是帮凶,都是该被枪毙十次的渣滓。

    故而方才手底下又添两条亡魂,关洛阳目光也波澜不惊,口中微微吐出一点浊气,再深吸气,脚步穿插,迅速斜行出手。

    他动起来的时候,快的几乎像是在附近这几根柱子之间不断折射的影子,往往一闪之间,就能从这一根柱子旁边,窜到约三米外的下一根柱子那里。

    几秒钟之内,支撑着这一段走廊的左右各四根柱子,就被他分别印了一掌。

    广州附近的有钱人家,建造凉亭、走廊之类的建筑时,往往都是以柏木为柱,这种木料不易变形,防腐蚀性好,刚性也强。

    眼前这八根柱子,每一根的直径都接近二十厘米,斧子砍在上面也只会留下很浅的痕迹。

    但被关洛阳的手掌击中之后,就有细密的裂缝,在柱身上呈蛛网状扩张开来。

    在这个清朝末年的世界,虽然从没有见过什么神仙鬼怪,也没听说过三尺气墙、降龙神掌之类的武林绝学。

    但关洛阳从田公雨那里学到的拳术武艺,对体能的锻炼提升效果,却远远不是从前那个世界可以比拟的。

    两千斤左右的力道,含而不露,凝在掌心方寸之间,别说像这样打出贯穿柱身的裂纹,就算一鼓作气直接打断,也并非不能。

    打完这八根柱子之后,关洛阳身子一纵,手搭边沿,翻到走廊顶上,直接趴了下来。

    今夜乌云蔽月,星光稀疏,关洛阳一身灰里泛青的衣服,伏在走廊顶上之后,几乎与瓦片颜色融为一体。

    这时候附近巡逻的人才赶过来,发现地上的两具尸体后,立刻吹响哨子示警。

    十几人陆续赶到这走廊附近,四处巡视,小心戒备。

    客厅中的四人,登时被惊动,客厅另一侧几处院落里的那些巡逻人手,也纷纷动作起来。

    关洛阳身体微微移动,一条腿从廊顶上挂下去,一脚踢断了之前就被他打出裂纹的某根柱子,接着双手在廊顶一撑,整个人飞纵退开。

    原本八根柱子都已经出现贯穿性裂纹,这根柱子一断,其他柱子纷纷错位,相继倾倒。

    整段走廊都塌了下来,烟尘四起,碎瓦飞溅。

    聚集在走廊附近的这些人,当场被砸死、砸伤,哀嚎遍地。

    躲得远些的几名清兵,也被关洛阳临走之前掷出的瓦片打中要害,一命呜呼!

    他翻墙而去,身子起落,观察过的宅院布局在心中流淌,故意绕开客厅所在的那个院落,闯到另一侧的院落之中。

    李飘零、庄成贤等人,相继赶到这里,走廊坍塌掀起的烟尘还没有散去,那些清兵的惨叫,在这黑夜之下,格外刺耳。

    庄成贤张大了嘴,嗓子尖的破了音,发狠叫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他根本没有看到有敌人的踪迹,只看到自己最倚重的三十名精兵,直接在这里死伤了一小半。

    难道这破宅子年久失修,这段走廊今天就这么巧在这里塌了?

    不对,这些人不可能无缘无故聚在这里,之前有哨音示警,是青面鬼!可是……可是……

    庄成贤眼神颤抖,嘴里发出急促的气音。

    他们研究卷宗,自诩对青面鬼了解极深,这个人自从刺杀了河阳县令之后,对火枪就越来越不放在眼里。

    就算看到这里有火枪,他又不可能认出这些新枪到底有多厉害,怎么会一反常态,选择先对这些枪兵下手?!而且他还真成功了!

    今夜这场布局,刚一开始就好像从庄成贤手中甩脱了缰绳,往未知的凶险狂奔过去。

    庄承贤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不好!快……”

    李飘零最警醒,没等他话说完,猛然回头跑去。

    既然这个青面鬼先针对枪手,那除了这边已经死伤无用的枪兵之外,客厅右边那些院落里面,还有一批。

    ………………

    这座宅院右半部分的院落,是用来给家眷住的地方,没有走廊,假山,小竹林之类的景观,只有几处圆拱门相连的院子。

    而这几个院子通向客厅后院那里的路径只有一条。

    在这几个院子里巡逻的清兵,先听到哨音,又听到走廊坍塌的巨响,纷纷涌向那条路上,准备过客厅后院,到发出响声的地方去查看。

    墙头上掠过一道影子,直接落在人群之中。

    周围清兵受惊,纷纷看来。

    那戴着青色面具的人,在落地的一刹那,左手扶腰间刀鞘,右手按上了刀柄。

    明朝的《单刀式说》中有提到:“如执轻刀一言,制不得法,铁不炼钢,轻则侥薄,砍下一刀,刀口偏歪一边,焉能杀人。

    如要坚硬,则刀必厚,厚必重,非有力者不能用也。

    故制法,惟以刀背要厚,自下至尖,渐渐薄去,两旁脊线要高起,刀口要薄,此即轻重得宜也。”

    关洛阳手里的这把刀,是田公雨为他量身打造,刀柄七寸,有竹节纹路,刀刃两尺七寸,重心得当,顺手至极。

    他拔刀的一瞬,不像是人在用刀,而像是一头猛兽收藏已久的獠牙利爪,突然弹出。

    有清兵的眼中几乎看到那条持刀的手臂,像孔雀开屏一样,展开了一道道残影。

    人的眼睛,有视觉暂留的效应,如果物体的位移变化快于零点一秒,那么前一幕的影像,在人的视野之中,还没有来得及消失,就会形成残影。

    关洛阳这一挥刀的过程中,留下的残影如此完整,则是因为他不仅是刀刃挥动时的变位时间,远短于零点一秒,就连手腕、手肘、乃至于靠近肩部的大臂移动,也达到了一个极高的速度。

    这一刀落在视力稍差一些的人眼睛里面,简直就好像是他在拔刀的一瞬,手臂和刀刃,突然消失了一下,只剩下刀头灯光反射形成的一圈弧光。

    嗤!!!

    只这一圈刀光,就把周围三个人的身子斩断。

    他们低头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肋骨以上的身体,与其下的躯体开始分离。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惊叫。

    溅射状的血迹泼了一地,喷在外围的人脸上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明日星程〕〔长生〕〔梅府有女初成妃〕〔重生之老婆爱上我〕〔无限辉煌图卷〕〔黑光病毒:侵略多〕〔重生之寒门吝啬媳〕〔我的四位绝美师姐〕〔大明之太孙无敌〕〔无敌从忽悠老人修〕〔沈卿卿霍霆萧〕〔她从女尊穿来〕〔没人比我更懂气运〕〔全球游戏:剑荡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