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空间修仙:重生逆〕〔重生后被病娇权臣〕〔诸天从大罗殿开始〕〔重生刘星:开局成〕〔重生之都市天尊〕〔重返1987当首富〕〔傲世潜龙〕〔我的岳父是崇祯〕〔纯情大明星〕〔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大小姐的绝世仙医〕〔三界妖精群〕〔斗破:开局攻略美〕〔从军行〕〔无敌仙医混都市〕〔影帝的诸天轮回〕〔无限修仙玩家〕〔我成了初代五番队〕〔秦时之武侯传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六十四章 最蠢的人,从来都只是他自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时闻捧着林榆的日记本,在沙发上不知坐了多久。

    夜幕降临,房间内光线逐渐黯淡。

    恍惚之中,傅时闻抬起头,看到了房间里每个角落似乎都有林榆的身影。

    有在厨房里做饭的林榆,有在沙发上看书的林榆,有在阳台上搭衣服的林榆……

    “阿榆。”

    傅时闻轻轻地唤了一声。

    林榆回头,那双清澈的眼底盛着一捧灿烂的笑意,“先生,工作是不是很累,我帮你按按吧。”

    傅时闻怔怔地起身,他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抱住林榆,却徒然发现,怀里什么也没有。

    傅时闻手缓缓地垂了下去。

    ……

    黑暗之中,林榆的手机响了。

    一秒记住.42zw.cc

    傅时闻缓了片刻,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这里是x福珠宝店。”

    “打扰您了,我们是做一个回访,请问您对上次在店里的消费满意吗?”

    “什么?”傅时闻缓缓地开口。

    “林先生,上次您在我们x福珠宝定了一对钻戒,请问您对本次消费满意吗?如果满意的话,可以给我们一个好评哦。”

    戒指——傅时闻微微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上。

    那天,林榆将戒指戴在了他手上,傅时闻当天晚上洗澡的时候就取了下来。

    随后,他就没有在意戒指去哪里了。

    戒指去哪里了。

    傅时闻脑海中回想起了一个细节。

    那天晚上,他们做的时候,少年摸了他的手,随后又放开了。

    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店员愣了一下突然反应了过来,这个声音和之前的林先生听起来不太一样:“啊,不好意思,您应该是林先生的伴侣吧,上上周他在我们门店定了一对戒指,而且上面还刻了你们的名字,他还没有告诉您,应该是想给您一个惊喜吧,抱歉我说漏嘴了。”

    “喂,先生?您在听吗?”

    傅时闻挂断电话。

    发疯似地在屋子里翻找了起来。

    终于,在床头柜里,傅时闻饭找到了那一对戒指。

    他将戒指戴在手上。

    随后取了一根绳子,穿进属于林榆的那只戒指上。

    “阿榆,我再也不会取下来了。”

    “傅时闻,你这个样子是做给谁看?林榆他已经死了。”

    许纯站在门口,阴沉着脸。

    他是在傅时闻翻箱倒柜的时候来的,手里提着食物。

    要不是他妈让他过来看看傅时闻,许纯不愿意再过来。

    尤其是在听到白越说,傅时闻之前出车祸是假,是骗林榆的之后。

    许纯从小到大虽然比较怕傅时闻,却打心眼里尊敬傅时闻,只是他从没有想过,他的表哥,是这样的一个混蛋。

    傅时闻摇头,“他没死。”

    “是你害死了他。”许纯声音冰冷。

    “傅时闻,你现在装出深情的样子给谁看?阿榆已经不在了,省省吧,别演戏了。”

    许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阿榆以前多喜欢你啊,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你,你呢,你却连一点敷衍都不愿意给他,在奶奶生日宴上,你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他,可是他爱你,就算知道你把他当做替身,还心甘情愿的跟在你身边,心甘情愿地去做你的替身,在他知道你和安澄要在一起了,他选择默默地离开退出,祝你们幸福,可是你呢,你却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他,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不肯放过他!”

    “那天你是听到的吧,你装作被车撞进了手术室,林榆在外面被你妈羞辱,被安澄羞辱,可是你有出手阻止吗?”

    许纯忍不住红了眼,揪住地上的傅时闻,哽咽了。

    “你只是稍微演了一下,他就选择原谅了你,选择再次相信你,但是你还是和安澄不清不楚。”

    “傅时闻,你真是个混蛋,你就是仗着林榆喜欢你,有持无恐地玩弄着他的感情。”

    林榆搬回傅家的那一天,是许纯开车送的。

    许纯还记得,那天林榆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

    “阿纯,我能感觉到先生他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在乎我,先生说没有把我当替身,我相信他,我想拥抱一次幸福。”

    就算前面是万丈悬崖,只要上面铺着一层傅时闻编织的谎言,林榆也会义无反顾地跳下去。

    后来,他真的跳下去了。

    傅时闻任由许纯拽着他,他只是捧着林榆戒指,喉咙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话。

    许纯看着傅时闻这副模样,鄙夷地丢开了他的衣领。

    “傅时闻,我鄙视你。”

    说完,许纯冷漠地离开。

    傅时闻缓缓地坐了起来,望着手中的戒指。

    许久,他说道:“阿榆,你是怨恨我的吧。”

    傅时闻其实一直都知道,林榆很聪明,他一点都不笨。

    但是傅时闻想骗他却很容易,因为林榆从来都是义无反顾地相信他。

    什么时候,林榆把手指上的戒指取了下来,和他的放在了一起,不再戴在手上?

    为什么林榆没有将怀孕的事情告诉他?

    原来,林榆什么都知道了。

    他的一切虚伪的伎俩,都被林榆看清楚了。

    傅时闻捧着戒指,声音沙哑地哈哈笑了起来,只是眼角再次湿润了。

    笑过之后,傅时闻心口再次痛了起来,针扎一样细密,痛得他呼吸都困难。

    他缓缓地握紧手中的戒指,闭上了眼睛。

    “阿榆,我喜欢你。”

    只是,他发现的太晚了。

    当傅时闻明白自己的心意时,一切都万劫不复了。

    原来,最蠢的人,从来都只是他自己。

    ……

    作为傅时闻的助理,李巍一般早上六点半醒,吃个早饭,到公司一般八点左右。

    最近一段时间傅时闻没来公司,李巍也忙里偷闲,偶尔也和其余同事一样,九点到公司。

    早上六点半闹钟响起,李巍醒来看手机,看到了傅时闻给凌晨给他发信息。

    问他上个项目的企划案在哪里?

    发信息的时间是早上3点多。

    李巍还想再睡个懒觉,被这条信息吓得一个机灵,赶紧爬床洗漱好滚去公司。

    一个多月没见老板。

    李巍发现老板整个人都消瘦了不少,桌上堆积着一大摞文件,李巍扫了一眼,全部都看过了。

    这是几点就开始工作了。

    他小声地问:“傅总,您吃早饭了吗?我去给你买早饭?”

    “嗯。”傅时闻冷淡地应了一声。

    李巍担心地看着傅时闻。

    傅总看上去,真不像是没事。

    白越在群里吆喝了一声去喝酒艾特了傅时闻。

    “傅哥,喝酒去不?”

    傅时闻破天荒地回了白越一次。

    “嗯。”

    晚上,酒吧包厢里。

    白越拿着酒瓶子,对着嘴吹了一口。

    “我就说嘛,那只不过是个替身,傅哥压根不会在意。”

    傅时闻端着酒杯,坐在光阴交接处,面无表情地一口一口地喝着酒。

    安澄坐在傅时闻身边。

    他担心地看着傅时闻:“时闻,少喝一点吧。”

    傅时闻没说话。

    白越拍了拍手

    包厢房推开,几个漂亮的少年走进来。

    白越笑着说:“今天刚来了一批新人,都是雏儿,别说你们越哥不大方,好货色都藏着掖着。”

    这间酒吧白越是投资人之一。

    几个少年一进来,包房里气氛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那啥,你叫什么名字?”白越指着其中一个少年问。

    少年小声地说道:“徐莫。”

    白越对他使了个眼神:“去陪傅哥。”

    那少年穿着白色体恤,看上去干干净净,长得很清秀,只是可能不太适应这种环境,怯生生的,眼眶有些红。

    安澄还坐在傅时闻身边呢,他瞪了一眼白越。

    白越装作没看见,他揶揄着说道:“安澄,你要不要我给你挑个帅的?”

    安澄抱着双手,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最大的担心的已经除掉了,再说傅时闻又不是来者不拒。

    安澄等着看好戏。

    少年缓缓地走到了傅时闻身边。

    白越说,“给傅哥端酒,懂事一点知道吗?”

    少年颤抖了一下,点了点头,给傅时闻端了一杯酒过去。

    傅时闻缓缓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少年,接过了酒,淡淡地说了一声:“谢谢。”

    少年望着傅时闻俊美的脸庞,微微一愣,瞬间红了脸,“不、不用谢。”

    “会喝酒吗?”傅时闻望着少年问。

    “不、不会。”少年摇头。

    “坐。”傅时闻指了指身边的座位。

    徐摸惴惴不安地坐下,他来这里已经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要是那个人是眼前的这位先生,似乎也不难接受。

    安澄皱起了眉:“时闻,我有些不舒服,陪我回去吧。”

    “我叫吴叔送你。”

    安澄咬着唇,气鼓鼓地起身摔门离开。

    傅时闻没太在意,转头对少年轻声问道:“多大了?”

    “十……十八。”

    “上大学了吗?”

    “大一。”

    傅时闻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望着少年红润的眼眶,“为什么要来酒吧?缺钱吗?”

    徐莫缓了几秒,才点头:“嗯。”

    傅时闻又问:“缺多少?”

    徐莫小声地说:“50万。”

    “是家里人出事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徐莫低头:“我妈需要做手术,但是钱凑不齐。”

    傅时闻写了一张支票:“拿去吧,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徐莫受宠若惊:“先……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