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七十七章 刁难
    ,。京城宫中一场惊变,太后薨逝的消息瞬即就到了江东。

    足以证明敬王势力扎根之深,根系之广甚至能避开萧允煜的耳目。

    虽然敬王萧宁晟足不能行,但是萧允煜从来没有小觑这位皇。

    顾文君更不敢。

    她很快掩去了眼中的难以置信,垂首跪于那轮椅跟前,恭敬叩拜:“敬王殿下,太后故去的消息,实在让文君震惊心痛,一时情绪起伏,难以自拔,还望敬王殿下原谅文君的失礼之处。”

    顾文君嘴上打着官方话,事实上,她脑内正在思绪急转,想着接下来的对策,这种事,她不认为萧宁晟会骗她。

    敬王轻瞥过来一个冷漠不信的眼神,眉宇间微微隆起似乎划过一丝轻讽刺,他张开凉薄的唇只是淡淡地吐出一句:“你有心了,起来吧。”

    顾文君没有推让,顺势就从地上站起来。

    只是她心里情绪仍然难以平息,上下翻涌仿佛胸膛里涌进了气流,把她的心情都搅和乱了,太多的问题堆在顾文君的心口。

    太后昨夜去世,敬王今夜才到的江东,那他是什么时候得知太后的死讯的,从何得知?

    他手里为什么有顾文君交代李栋升的药方?

    这么大的事,萧允煜打算压到什么时候才对天下昭告太后的死讯?

    敬王殿下又是为什么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她,是已经开始怀疑她了吗,想试探她有没有参与此事?

    偏偏顾文君一个问题都不能问出口。

    因为在江东,她就是赶走十六年才被接回顾家的弃子;而萧宁晟也只是一个从京城远道而来参加顾家乞巧宴的贵客。

    而非陛下萧允煜的亲信和预谋皇位的敬王殿下。

    他们守着这份默契,才能这样和气地交流,否则撕开各自立场,他们就是注定不死不休的敌人。

    顾文君站了天子的队,就是与萧宁晟对立的敌手。

    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经转了好几个弯弯绕绕,敬王萧宁晟也在暗暗观察顾文君。

    却见到一副绝艳秀美的姿容,一弯修眉轻轻笼着又缓缓舒展开,明眸里蕴着一汪朦胧的水,似悲似哀愁又似什么情绪也没有,仿佛带着烟雾一样叫人看不清楚。

    萧宁晟眼神微动,第一次真实见识到了那些人口中的顾文君的好皮相。

    幸亏顾文君如今年纪还小,等到再大一些,出落成真正勾魂夺魄的绝色之姿,也不奇怪。

    他知道太后的死,一定和顾文君离不开关系。

    可是表面上,得知太后薨逝,顾文君的表现没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这都试探不出顾文君的问题,萧宁晟又领教了这个少年郎的城府,他便又低声问了一句:“李太医,可是你的同乡?”

    顾文君心间猛地炸过一道剧烈的惊雷。

    果然,萧宁晟怀疑她。

    “文君出自江东庆禾县,如果敬王殿下口中的李太医也是江东人,那就也是文君的老乡了,都是江东人,也算是顾家的同乡。”顾文君耍了个小聪明,避开不直接回答,左右言他。

    萧宁晟合上双唇,沉沉不语,也没有解释太后死前,突然换了李太医来为太后治病的事情。

    他们彼此都很清楚,对方心怀鬼胎,来者不善。

    直到顾家的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出来唤:“萧大人,文君少爷,现在大夫来了,瑾少爷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便让我带你们去休息。老爷夫人一会儿便来。”

    等到管家要来推敬王殿下的轮椅,却被萧宁晟一个冰冷的眼神逼退,甚至比直言一句“滚!”都要来得冰寒刺骨,渗人心肺。

    那管家立刻缩起手脚跪倒在地,拼命磕头求饶。

    萧宁晟眼里却连一丝厌恶鄙夷都没有,如同看到蝼蚁不自量力地想要越过他的鞋靴,根本不会引起他半分情绪变化,简直如同一座没有感情的机械构造,只需要精密的零件,就可以咔咔运作。

    顾文君看得惊奇,但到底看不下去,她再厌烦顾家,也不至于为难一个无辜的家仆。

    所以她便在那管家吵到萧宁晟之前拦下了,“好了,萧大人不是怪罪你,我来推萧大人,你去前面带路吧。”

    萧宁晟则是微合眼眸,不发一言,但是没有出口拒绝。

    见此,那管家才爬起来,对着两人行了礼,小心翼翼地走到前面为他们引路。

    顾文君心中暗疑:“这敬王殿下真是高冷难以亲近,就连他的轮椅,都只肯让萧清乐碰。”

    她犹疑了一刻,伸手落在萧宁晟的轮椅背上,见没有引起对对方的反感,这才推动着这座精铁打造,轻盈便捷的天工机械滚动齿轮往前。

    车轮轱辘地滚着,碾过石板上的细缝发出轻微声响,萧宁晟突然扔下一句话:“瞒不了多久的,成亲,难。”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他仍然没有什么语气起伏,但话里的信息已经足够让人震惊。

    前方领路的管家身形瞬间僵住,他虽然不知道什么事情瞒不下去,但是也知道成亲的事情必然指的顾瑾和徐秀容的婚事。

    顾文君手也猛地一顿。

    敬王并没有对顾文君说什么保密、管住嘴巴之类的废话,他知道顾文君是个聪明人,不会做这种蠢事,反而出人意料地提醒了一句。

    是啊。

    太后要是去世了,死讯一定瞒不了多久,必定会公布,那就相当于半个国丧,那么势必要影响全天下的喜事庆事,尤其是顾瑾和徐秀容的婚嫁。

    顾文君万万想不到,敬王殿下明明是顾家的靠山,却会提示她这事。既然顾文君设计了顾瑾那就更要趁早对顾家下手,肯定就会把事情做绝,否则,仍然有变数。

    “萧大人?”顾文君这次的诧异就不是装的了,而是真的不懂敬王在想什么。

    他到底是想要促成这桩婚事,还是想要毁去婚约?

    可是接下来萧宁晟就不再开口说话,为他安排的院子到了,萧宁晟也不用顾文君继续照顾,自然有萧清乐安排的人来接应他。

    这次,纵然是顾家料理内务的一把手,管家也不敢对顾文君流露出半分不敬之色。

    原本一个乡下回来的半路少爷,管家是根本不屑看他一眼的,可是顾文君屡屡表现惊异,不仅刚踏上江东就力挫夫人身边的掌事妈妈萍姑,更是在香客楼打了顾瑜的脸,闹得全江东都知道了顾家的糟心事,丢脸丢出郡县了!

    就连他们在乞巧宴的精心安排也没有算计到顾文君,足以证明这位乡下少爷的可怕。

    管家藏好眼中的神色,低低一俯身:“文君少爷,这边请,老爷和夫人也为您安排好了住所。”

    顾文君心里想着敬王的话,忧虑重重,也没有多问,直接跟着走了。

    然而走了半道,顾文君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怎么越走越偏?

    敬王的住所就是在离顾家主屋的很近处,所以,没走几步,就到了。屋子被庭院包围,地面偌大,离前堂中厅都十分近,出行方便,屋内早已候着各色奴仆,从伶俐的丫鬟到有力的家丁全都齐全,一切都是最高规格的待客之道。

    如果不是担心萧宁晟嫌恶和下人议论,恐怕顾长礼和萧清乐恨不得把自己住的屋子让给敬王。

    可是管家带顾文君去的地方,却十分偏僻,离顾瑾的屋院也十分地远。周围的植物越发稀疏不说,地面的铺路也变得崎岖泞泥,走着都嫌膈脚。

    顾文君停了下来。

    “管家,你好大的胆子,老爷夫人让你给我安排住处,可是现在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是要带我去地窖关起来吗?”

    她心思敏捷又和顾家就差撕破脸皮,当然看得出,顾家为她安排了一个芜狭小的院宅!顾文君嘴上呵斥管家自作主张,欺负主子。可她心里清楚,这当然不是管家自作主张,而是萧清乐嘱意。

    这种待遇连一个庶出的都不如,完全是为了羞辱顾文君。

    管家一张老脸憋得扭曲,他心里暗暗捏了一把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