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表白你不接受,我〕〔让你看一眼,没让〕〔激活帝王系统,开〕〔因为谨慎而过分凶〕〔惊悚游戏:我家祖〕〔直播卖功法,我开〕〔摆烂世子挂机三年〕〔高手下山,我有九〕〔乡村妖孽小傻医〕〔因为怕死只好多谈〕〔黄仙讨封,我告诉〕〔抗战:百倍返现:〕〔让你重生炼小号,〕〔帝国第一驸马〕〔人皇至尊〕〔这个出马仙有点强〕〔木叶:这个忍者浑〕〔联盟之魔王系统〕〔方天成沐云初〕〔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11章 第11章
    这截针镖看着尤其的新,躺在掌心里熠熠发光,不像是被遗失了许久的东西,更不大像是方才那贼眉鼠眼的二人所用。

    倒也不是她低眼看那两位,只是二人倘若真有这种本领在身,还不早早就一针灭了她的口。

    哪里还需要顶着这般被发现的风险,来这种没有人烟的犄角旮旯里头交头接耳呢。

    想起方才在狗叫前出现的破空声,傅椋只觉自己当是没有听错,心下顿时有了想法。

    这一招,莫不是过路的哪位壮士,在出手相助她?

    这可真得好生谢上一谢了,想她今日运气是绝顶的好,先是有狗大将出声赶敌,后有不明壮士以飞针相助。

    也不知那壮士走了与否?

    想到这里,她忙站直了身,回忆起戏本子里头,那些遭救的江湖女侠是如何作为的。

    她双手抱拳,自以非常有那股豪气姿态的对着四面墙头就是一晃,十分顺溜地念起词来。

    “感谢这位壮士鼎力相助,小女子不以为报,只是以身……”

    后面几个字还没从那樱桃小嘴里蹦跶出来,被此言论吓掉了胆子的白诺,当即就大逆不道地捂上那朱唇。

    “娘娘!”

    这话说出来若被有心人听去,可是要被诛九族的!

    被仓促间捂了嘴,一股子淡淡青苔的潮湿气息扑鼻而来,傅椋几分茫然地眨了下眼,下意识扒拉那只捂她嘴的手。

    好端端,这小女子捂她嘴做什么?

    她不过想说只是以身相许是不成了,但可以封他个响当当的名号,譬如御猫御犬御老虎之流的。

    “这种话不能乱讲的,”白诺警惕望向四周,“如果叫其他人听到可是诛……”话音一顿,她忽又想起她家娘娘什么要诛九族的事情没做过,就连忙又改了口,“大逆不道的!”

    隐在暗处,差些就要因为这位傅娘娘的话,被吓出一身冷汗的暗卫连连附和着点头。

    他早就听说这位傅娘娘的性子尤为奇特,没想今日一见,竟然……竟然这么……

    他拭了拭额上沁出的冷汗,顿时有些一言难尽。

    好不容易才将白诺的手给掰了开,傅椋到底没忍住,轻抽了这大逆不道的小女子手背一下。

    “想什么呢,小丫头,好女可不嫁二夫,本宫是想说封他个响当当的称号,就譬如那些个什么带刀侍卫之流,也算是谢一谢这位壮士的救命之恩了。”

    闻此言才知是闹了个乌龙,白侍女同那位隐在暗处的壮士同时吁了口气。

    当真是要吓掉了命了。

    也不知那位壮士走了没走,不过听说这种壮士向来都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傅椋犹豫了下,还是将闪亮亮的针镖收进了腰下的素色锦囊里。

    方才这好一番折腾都没有露面,想来应是不在了,还是留个物什,找人去查一查罢。

    思此,她又拍了下荷包,也不知那位壮士看没看清方才二人的模样,待将那二人找出来,她非要让他们尝尝厉害,将那妖后的名声坐实了不可。

    傅椋阴恻恻地想,在白诺的搀扶下往外面走去。

    徒留她身后被拿走针镖的暗卫呆若木鸡,直到傅椋走远,才胆颤心惊地咽了口唾沫。

    陛下应当……也许……大概……可能……认不出那是他的东西罢。

    傅椋回来的消息,其实在昨日里头就被传遍了太师府。

    虽然从皇宫里送来的确实是顶空轿子,但却也不妨将事事都料周全的陛下同自家老丈人通个气。

    借着路途劳累之名,吩咐下人不得随意去扰了娘娘清净。

    这也是为何好好的大门不走,傅椋要专程从后院子里头翻墙进去,当然了,她心里是将穆商言好一顿埋怨。

    若不是因为这厮,她又何苦摔崴了脚还险些遭了他人毒手。

    躲躲藏藏的,趁着一路上都没个旁人,也许是老管事为了方便自家小姐溜回房中,所以才故意在差使人时专程避开了这条路。

    总之,是有惊无险了。

    空下了许多年的闺房终于迎回了它的主人,从半开的窗子吹进来风,缀在纱帘上的晶莹珠玉碰撞,发出悦耳的泠泠声响,似是温柔又期盼的迎接。

    桌椅物架,纱帐锦褥,哪怕一笔一墨,一簪一环,都维持着傅椋离开前的样子。

    还有养在窗子旁的那株藤萝,绿意葱葱的,连盆中埋的土都还是湿的,一看就知是有人从不落下的细细打理。

    才刚进了屋,傅椋就一头栽上了榻,柔软的被褥里透着阳光和风盏花的味道,连半点儿潮气也没有,软乎的令人发昏。

    她翻了个身,看着顶上玉白色的纱帐双眼发直,到此一刻才真正卸下心神,只觉阵阵疲惫涌了全身,连动也不想多动一下。

    白诺要来给她褪去鞋袜,傅椋又一骨碌撑坐起身。

    她靠在床帐旁,精致眉眼间难掩疲意,似明珠落了薄薄尘埃,“都这会儿了,就不睡了,这早朝当是时候下了,待见过了爹,想来宫中的帖子也该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苏玥马强马老二〕〔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重生回来的熟练度〕〔卓简傅衍夜字叫什〕〔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终极反派:我打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