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42章 第42章
    “听你所言,他应当不是玉京中人,我已派人去周遭城镇外寻,不日就会有消息传过来。”

    话虽是此般说,但穆书夜心中却另有一番思索。

    此人倒是不像如萨格所言般,在玉京中住过一段时日。

    不然又如何查不到半点踪迹,一行四人,还有个身子骨弱的病人,这般显著特征竟然无人见过……

    除非是故意隐匿行踪,不想为他人所找到,若当真如此,那么此一行人的身份必然不容小觑。

    有那样一手改容换貌的技术,若是大盛臣民还好,万一是外邦……

    穆书夜摩挲着冰凉的棋瓮,眸色深沉了下去。

    萨格的心思没有兜兜绕绕想得多,只当是救命恩人还没有找到,几分失落。

    听明月姑娘讲,‘塔塔利亚’和他那位身子不好的弟弟是要回乡去的,所以此时肯定不在玉京城中。

    想到这里,他又一愣,忽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昨日里竟忘记同穆书夜讲了。

    “夜,”

    萨格开口,手指在半空乱描乱画,好似想比划个什么模样的东西出来。

    “塔塔利亚走前留下了块这样子的玉佩,让我们遇到困难,可以去找你们玉京的那个大官,什么,什么太,太师府,说是有人会帮助我们。”

    “太师府?”

    穆书夜一怔,目光下意识瞥去一旁‘坐姿端庄’的小女子。

    傅椋此时正端着温温婉婉的架子,刚吃了一口茶在嘴里,耳中忽然闻了这么一句话,那口茶好险没喷出口,亦或是呛进嗓子眼里。

    她手下当机立断掐了把大腿,疼得激灵一挺腰肢,小巧喉骨轻一咕噜,详装淡定地咽下那口茶。

    才故作是后知后觉的察觉穆书夜看来目光,悠悠一抬眼睫。

    烛光下水灵灵的凤凰眼,满是疑惑地朝着这端瞧来,似是纳闷这件事同太师府有什么干系。

    她已然练就了一副尽管心里震惊,但面上却能分毫不显的‘绝世神功’,自认能将没有证据的穆书夜瞒一瞒。

    我滴个乖乖,傅椋心里震惊得十分厉害,感情这二人讨论的那什么‘塔塔利亚’,竟然讲得是她?怪说着这桩事听着有些许耳熟。

    只是这‘塔塔利亚’是个什么意思?

    傅小女子稍一疑惑,心下却又转念担心起另外一桩子事情来。

    嘶,若是这三王子同义兄相熟又交好,那么昨日里头,他嘴里说道的那位,同他讲‘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的那一位友人莫不就是……

    想起昨日里,她信誓旦旦地同人讲了那个龙阳的事情,又看着转脸回去,面上神情没流露出信又或是不信的穆书夜。

    傅椋连忙端起茶盏吃了两口茶压一压惊,又拿茶盏挡着半边脸,眼珠咕噜一转,做贼似的偷摸着瞄了穆书夜一眼,又迅速收回,心下里不免有几分发虚。

    咳,不会的不会的,应当是不会的。

    傅椋,傅娘娘,打住,不能想,这茬子事可千万不能胡思乱想。

    常言道,怕什么来什么,这世上哪儿就会有这般子巧事,这就好比让穆商言现在就出现在她面前一般嘛,怎么可能,若是当真下一刻那厮就能出现她眼前,那她就对天起誓,以后再不将那厮给关在门外头……

    这一番自我安慰的豪言壮语还没怎么念完,乃至就差上最后那么一个字眼,就能让傅娘娘彻底心安理得下来时。

    御书殿的门,开了。

    随着往内殿而来,毫不作掩的脚步声,傅椋嘴角一抽,心里陡然升起不好的预感,她还没来得及怎么因此生出惊诧,转脸间,目中恰就映入那道明黄色的身影。

    丰神俊朗,金冠束发,威严尽显。

    当真是穆商言那厮,竟是不知他从哪里打洞钻出来了,瞧着当朝陛下那略有些凌乱的发,傅娘娘面无表情地想。

    穆书夜和萨格起身作礼。

    ……

    算了,无所谓了,十之八九就是了……

    傅椋收回目光瘫坐椅子上,心里头准备找个什么借口开溜了去。

    穆商言这厮都能说到便到,那萨格口中的友人是穆书夜的这件事,显而易见的就是板上钉钉。

    不过穆商言此番来得也实在太赶巧了些,活像是要在穆书夜面前,亲手将她这条藏好的小尾巴揪出来炫耀似的,连个私下里头‘串供’的机会都不给。

    看来她‘塔塔利亚’的身份是要瞒不住了,傅椋磨磨牙,忧伤的从旁随手捞了个橘子来剥皮,有一搭没一搭地撕着白色的橘络,有些漫不经心地想。

    这是不是就像是话本中讲道的,隐藏身份英雄救美,最后被揭露身份时,众人会露出那种既震惊又诧异,或是再夹杂些许复杂的目光,惊叹似地讲一句,“竟原来是你!”

    这场面光是想一想,就好似令人有些激动和震撼,更别说此番,她还是那个即将要被揭露身份的。

    手下动作一顿,傅椋顿时就来了精神,眼里也亮了起来。

    方还琢磨着怎么撒腿溜的她此时完全镇定了下来,不仅不慌,甚至还开始期待起那一番场景来。

    虽说罢,她讲义兄龙阳这件事是不怎么道德,但说不准,他压根还不知道,再者,就算是知道了,她救下外金三王子也是好事一桩,是大功臣。

    他倒也不至于当真气起来,实在不行,便就同当初他欺瞒她假死的那件事抵了干净就是。

    左右他骗了她一回,她也骗回去一回,当就算是两清了。

    只是‘塔塔利亚’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傅椋暗中琢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